第997章 恨得是那么深刻-私人婚-
私人婚

第997章 恨得是那么深刻

    于是,顾澈也掏出了手机,开始看顾谦朋友圈了。

    除了那白雪公主照,还有着顾谦穿着一身玛丽莲梦露裙子,脸上还贴着一颗大痣。

    而顾毅就充当人工扇子,不停地去掀顾谦的裙子,还小嘴朝着顾谦嚷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朋友圈下面的评论更是笑料百出。

    “我,谦少,我去游乐园给你送药吧。要不然以后我们没法子好好玩耍了。”

    “谦少,要我帮你叫救护车吗?是不是间歇性神经病发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露点了啊,裙子下的小家伙再给力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家的采花大盗啊,小小年纪就想染指我们谦少,以后长大了绝对是个大人才。”

    顾澈修长的手指飞快地回复这人的评论:“我儿子,很乖,很可爱。”

    文菡也回了句:“顾毅,赶紧把你二叔给剥干净啊。阿姨给你买糖糖吃。”

    顾澈回复着文菡:“少买点,怕长虫牙。”

    看到回复的人是顾澈,文菡赶紧就低着头把手机给丢进了口袋。

    无心开会的还有唐浩宇,他刚才收到了“搞定了”这三字的短信,心情就极度不平静了,他注视着顾澈下一步会有什么打算。

    毕竟

    这是顾澈和顾谦彼此认识的人,才能看到一部分评论,所以这些评论是搞笑居多的。

    然而那些顾澈看不到的评论,全是顾谦那群狐朋狗友,说的话是各种不堪入目了。

    “小宝贝,剥开谦少,你会发现他前面平,后面更平。你来掀姐姐的裙子啊,你会发现新世界哦。”

    “谦少,你这个禽兽,放下这个小鲜肉,让我来。姐姐我可是精通108式呢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谦少最近不出来泡妞了,原来是恋上小鲜肉了,口味重啊。”

    当然,后来的这些顾毅很多字不认识,顾澈看不到,顾谦扭着头偷看到,就一个劲骂着:“一群禽兽,这是我大侄子啊。一个个比一个欠揍。”

    顾谦虽然很多字不认识,但是他也懂那些进来的新评论是很多人看到了。

    他还看到了自己爸爸头像的评论,指着那评论问顾谦:“二叔,我爸爸说什么了啊。”

    想着顾毅不识字,顾谦就将计就计地说着:“你爸爸让你不要欺负二叔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这么乖,怎么会啊,我是在保护二叔啊,”顾毅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,气得顾谦一口老血恨不得喷出来了。

    总算到了鸣翠公寓。

    顾谦抱着这个想小机灵鬼就要上楼的时候,却看到了一群警察带着乔依然正出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妈妈了,顾毅就开始在顾谦的怀里来扯着嗓子大喊了起来:“妈妈,你要去哪里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顾毅,是顾毅,”乔依然回头就看到了朝她奔跑过去的一大一下了。

    她把手上的手铐往身侧藏了藏,又小声乞求着女警:“可不可以让我跟儿子说两句话?”

    “请便,”女警通融之余,就把身上的制服外套脱下来放在了乔依然手上的手铐上了。

    无论嫌疑人做了什么事,她的孩子都该被温柔对待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要去哪里?我们回家好不好?”顾毅焦急的很,他望着那群警察和警车,心里很是害怕,“警察阿姨,你们抓错人了,我妈妈是好人。灰太狼才是坏人,你们去抓它,不要抓我妈妈。”

    执行任务的警察也很是无奈,这孩子的童言童语让他们很想笑,可这次事件实在是在社会上引起的反应太过于恶劣了,他们的心情也很是沉重压根就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有孩子的人,早知道你孩子会面对这种场景,当时就不该在蛋糕里添加大量的铝泡打粉,”警察对乔依然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住的这么豪华的房子,又有着这么可爱的小孩,怎么就想不通要去做犯法的事。

    乔依然并没有辩解,她说她是冤枉的,这些事与她无关,那是不会有人相信的。

    这次,顾澈是把矛头对向了她,她认命了。

    他是那么的恨她,昨晚他说的“少跟我玩心眼。乔依然,你玩不过我的”,不是随便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“顾毅,妈妈是跟警察阿姨和叔叔回去协助调查,等过几天我再找你玩好不好?”乔依然轻声哄着他,又把心里的难过给咽了下去,“亲妈妈一口,说不定就能早点看见我回来哦。”

    小小的孩子,哪里是见到过这种大场面,直接嚎啕大哭抱着乔依然的脑袋不撒手,亲了又亲:“我亲妈妈一百下,马上就能看见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“宝贝,你要听爸爸的话,还要好好照顾妹妹。干妈在楼上陪着妹妹,你也上去跟妹妹玩吧”

    乔依然未曾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与儿子想见的。

    也好,让他从小就知道自己妈妈不是个好人,也就不会那么爱她了。

    可她的心好难受,几乎快不能呼吸了。

    “乔女士,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,”女警也是有孩子的人,每次面对这种场景,她心里也很难受。

    她吸了吸气对着顾谦说道:“家属把孩子给照顾好,我们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,我要去找我妈妈,你帮我把妈妈抢回来,”顾毅朝着远去的警车伸长了胳膊,哭红了双眼,就要追上去。

    “别哭,别哭,二叔给你想办法啊,”顾谦不由得叹了一口长气。

    这个老爷子,真是够狠的。

    速度也是快的没s了。

    哭哭啼啼的顾毅被顾谦抱上楼之后。

    赵馨茹给他们开门之后就指着顾谦的鼻子破口大骂道:“你爷爷那个老东西太过分了,连诬陷人的事情都做的出来,我要去上告发,我去找记者曝光。别以为有钱就可以草菅人命。”

    再机灵的顾毅也只有两岁,对这种变故也是束手无策,只会哽咽地求着:“妈妈,我要妈妈”

    为什么就这么命苦啊。

    这么难得才能见到妈妈,却又被警察抓走了。

    相对于这一大一小的不淡定,顾谦就沉着多了,他拍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顾毅,叹气道:“我劝你这时候找我大哥最妥当。”

    什么媒体,记者,赵馨茹能想到的,想必爷爷早就打点好了吧。

    这时候,顾澈还是没散会。

    在这种例行的集团日常报告会上了,着实很无趣,他不停地刷新着顾谦的朋友圈。

    新的留言倒是不少,看到他留言,夸赞顾毅的人也多到他觉得烦了,可始终就是没看到顾谦有新的朋友圈了。

    他以为这两人玩的是不亦乐乎,就懒得发朋友圈了。

    在他才放下手机的时候,却接到了赵馨茹的电话了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女人还没说话,就听到了顾毅那声嘶力竭哭着喊着要妈妈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“究竟怎么回事?”顾澈就是这么旁若无人地讲着电话,动作还很大地把座椅给往后踢着。

    目睹着总裁怒气腾腾地往外走了。

    使得正在回报着的财务总监为难地望着总裁助理唐浩宇,小声问着:“发生什么了,这会还开不开了?”

    “暂时休息十分钟,大家别走了,”唐浩宇今天一整天都是心神不宁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第一次打击太太,而且还是一招致命的做法。

    虽说这具体的计划也是总裁自己设定的,可执行人是唐浩宇。

    打从心里来说唐浩宇心里还是挺喜欢乔依然的为人,温柔又低调,对员工也很不错。

    他半夜也是踌蹴了许久最后很是不忍心地把这些资料发出去。

    哎,谁让他拿人钱财总该替人消灾吧。

    会议室外,顾澈那凌厉的眼神直勾勾地落在了唐浩宇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警局里,女警好言相劝着乔依然,“这次在络上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,我们的压力也很大,就不能让你保释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乔依然人很冷静。

    这应该才是个开始吧。

    后面还会怎么发展都好,反正顾澈不会狠心伤到年芳就好。

    只是他心中对自己这么大的恨,他过得也很难过吧。

    “现在请你配合我们做笔录,可以开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”乔依然一直都是低着头的。

    她不心疼自己,只是心疼顾澈,这样对她,若是他能开心能放下,她就算一辈子在牢里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疯狂报复另一个人的时候,这只能说明他一点也放下这件事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请问你是心意西点屋连锁店的法人乔依然女士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”

    乔依然本能地就回答着,但看着两个审问警察微蹙的面容,还有他们手上的资料。

    她又改口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他真是舍得下本,为了打压她,居然早就把那间著名的西点屋改成了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就不怕她事先卖掉跑路吗?

    警察互相交递了个眼神,又接着问下面的问题了:“请问你知道非法使用含铝泡打粉对人会造成什么影响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”乔依然不禁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招还真是够狠的。

    本来女警还对乔依然有那么点怜悯之心的,可是她这冷笑的态度惹得她很是生气了:“既然知道你还做,你这种行为简直就是谋财害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也是当母亲的人,难道就不担心,你自己的儿子那天吃了那种东西,会导致他发育迟缓,影响他机体的细胞代谢吗?”

    “你家里没有老人吗?这东西吃了会造成老年痴呆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