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8章 还是会不甘心-私人婚-
私人婚

第998章 还是会不甘心

    “我认罪”乔依然双手掩面捂着那落寂又清秀的脸庞。74b83

    作为一个专业的西点师,又怎么会不知道非法使用含铝泡打粉的危害呢。

    社会上,的确有很多糕点店,包括包子铺,通常为了产品看起来色彩更鲜艳更有卖相,就会选择添加铝泡打粉。

    按道理嫌疑犯认罪,对警察来说是最轻松的活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件事,涉及到民生问题,尤其是时下最关心的食品安全问题了,他们当然就会格外慎重了:“乔依然,请你交待,你是在何时何地找谁买了这么多非法的铝泡打粉了。”

    乔依然摇头。

    她望着手指上的婚戒,心里由不得觉得讽刺万分。

    这个不是婚戒,她的婚礼是被她自己给搞砸了,所以她就一直没有带婚戒,只是带着以前顾澈送的戒指。

    曾经,她为了这个戒指连命都顾不上去跟那两个流氓抢了回来。

    而现在

    是她拒绝葬送了顾澈要给的一辈子保护她的承诺。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女警有些激动地把笔拍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先前抓乔依然的时候,她还觉得这个女人态度良好,但现在一审问下来,就觉得她是故意不配合。

    “乔依然,你别以为你不说,我们就查不出来。现在是给你机会自首,要不然到时候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直接枪毙吧,”乔依然用着一种生无可恋的语气说着话。

    死,或许就是最大的解脱了。

    对现在的局面,她真的是无计可施了。

    爱她的,她辜负了。她爱的人,已经被她伤害到体无完肤了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在威胁我们吗?”女警激动地想站起来,被身边的同事给拉下来了,小声劝着她:“你让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劝女警的警察是个上了年纪的男警察,一看就是经验丰富。

    他朝乔依然发问着:“你很聪明。国家规定使用铝泡打粉的含量是不允许每公斤超过100而心意糕点的铝泡打含粉的含量是每公斤110就算罪名坐实。你的判刑不会超过三年。”

    只是三年?

    乔依然倒是没想到时间会这么短,果然很顾澈,让你活着慢慢折磨你,让你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中年警察话锋一转,“可是心意西点旗下有90家分店,引起的社会关注度是超出我们的预计。你现在不交待清楚,难道就不担心那些非法卖给你过量铝泡打粉的人,把所有罪名都抛到你头上来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,”乔依然起身,用着轻蔑的语气说道:“怕,会有用吗?怕了,你们就会放我出去吗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让女警是坐不住了,气得不顾身边中年警察的劝阻就站了起来指责着乔依然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们可是有真凭实据的?”

    看似柔弱的乔依然,直接生呛了回去:“就是字面意思。我无话可说了,送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把话说清楚,我们可是接到了受害者家属的举报,并且还得到了医生的鉴定,“女警真的气得要死。

    现在这些嫌疑犯,做错事了,怎么还可以有着一种蜜汁自信,简直是礼义廉耻都被狗给吃了。

    重新被关押到牢房的乔依然,坐在那冰冷的大理石凳子上,就那么面如死灰地盯着翻着灰尘的地面。

    就跟她的心一样,灰尘挤压太厚了,已经见不到最初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是在哪个夜总会坐的,你们老板真不厚道,竟然还不来保释你,”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上前去跟乔依然攀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夜总会?

    初初听到这个词,乔依然只觉得人格都受到了侮辱一样,她还死死地抓着衣服下摆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就想通了。

    无所谓了,跟一个陌生人有个什么好解释的。

    “他跑路了,”乔依然回给这个女人一抹微笑,但是那微笑仔细全看是丝毫不达眼底的。

    瞅了瞅警察,浓妆女孩又趴在乔依然耳边说:“你也真是倒霉的,不瞒你,我们场子里的妈咪跟我关系很好。你要不要出去后跟我一起做,你去我们场子之后往女神范打扮,绝对能很快出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多少钱一晚?嗯?”

    这种女人在社会上是叫做失足妇女。

    一向循规蹈矩的乔依然哪里会想到,看起来古板又守旧的她会被人这么误会呢。

    乔依然不想回答,直接闭着眼睛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又不是一个风格,我们的客人绝对不会重复的,你还怕我抢你生意吗?”浓妆姑娘不悦地瘪了瘪嘴,就跑到一边去了,不想再搭理乔依然了。

    浓妆姑娘是个害怕安静的人,乔依然不搭理她之后,就又唱起歌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,哪个妹妹能让你心醉。”

    隔壁牢房里的一个正在睡觉的女人,直接就开骂了,“你是东坡山臭鸡蛋村夜总会的吗?现在什么年代了,还唱什么你有几个好妹妹。这么蠢,难怪你被抓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,你这么聪明,怎么也被抓了啊,”浓妆姑娘毫不怕死地挤兑着,就趴在那铁门上用脚踹着:“你多少钱一晚,还敢瞧不起我,我可是我们东华夜总会的头牌,你知道吗?点我可得2000一晚呢。”

    隔壁牢房的女人打了个哈欠,抱着肩不屑道:“我们会所最次的姑娘,也是5000一个晚上。东华夜总会是个什么鬼。”

    隔壁牢房的女人年纪比乔依然和浓妆女人都要大一点,所以浓妆女人就很嚣张地挤兑着:“大婶,你小心吹牛,牛皮会破哦。你这种货色,500一个晚上,我客人都嫌贵呢。”

    被扰了清梦的女人,直接想开站了,怒气冲冲望过去的时候,就看到了一脸失落又惆怅的乔依然了。

    “喂,让我猜猜你是怎么被抓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浓妆女人用着看白痴的眼神说着:“老娘是被扫黄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戏精啊你,我问的是这个姑娘,”大姐指着乔依然,可惜地说着:“妹妹,你这样子是为了男人吧。做我们这行的,说难听点,我们是上不了岸的。跟客人走肾就好,走心就是不专业了。”

    作者题外话:晚一点还有一章哦,么么哒各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