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9章 男人是不值得女人付出的-私人婚-
私人婚

第999章 男人是不值得女人付出的

    见乔依然不搭理自己,大姐又低下头,好言相劝着:“你别这样了,跟那个男人不是为了钱吧?”

    乔依然“噗嗤”一声笑了起来,好奇地望着大姐回答着:“我就是为了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你这种长相清纯的女人,骨子里都是恨不得把男人剥光了再抽皮刮钱下来的,”浓妆女人有些鄙视乔依然了,“想不到哪里都能遇见白莲花,我就是被我们厂子里的白莲花给出卖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猪脑子,这德行,被人出卖是省不了的,只要不帮着人数钱就是祖上烧起了高香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两个女人斗嘴,乔依然并不觉得烦,相反还有种不该有的如释重负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在这里,不用去对着那些她结决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那两人吵闹了好一会,仍旧没有消停下来,倒是把警察给惹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给我安静点,是不是还想在这里多住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姐姐,我们只是嗓门大了点,难道聊天也犯法了吗?我少,字还是认识几个的,你告诉我,我聊个天又是触犯了哪条法律。”

    正经女人大多是瞧不起这种失足的女人,总觉得这种女人不值得同情,自甘堕落。

    女警也是普通人,但她还是把心里的个人想法给掩饰住了,可眼底露出的那丝不屑还是刺痛了大姐。

    “警察姐姐,你问问这个小妹妹,我们吵不吵,警察可是最讲究证据了的,”大姐倒是很熟悉警察的一切流程,一看就是个熟客。

    跟大姐互看不顺眼的浓妆女人,现在也变得跟大姐站在同一条线了,她撞了撞乔依然的胳膊:“你说,我们吵吗?你离得最近,不排除有的人啊,就是想”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吵啊,大家都只是像普通朋友一样在说话而已,”乔依然直接打断了浓妆女人的话。

    若是让她继续说下去,就有点欺负人了。

    本来,说话声音大,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那她为什么还是要选择帮她们呢,那是因为她心里觉得警察被某人利用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,给我都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恶婆娘,我替他老公悲哀”浓妆女人小声嘟囔着。

    乔依然拍了拍她肩膀,淡笑着:“淡定点。你们都是因为什么理由走上这条路的啊。”

    浓妆女人听到这个问题,有些难堪地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看她这不愿意回答的样子,乔依然也没追问了,又换了个问法:“有想过以后要做些小买卖吗?毕竟这个行业不能做一辈子?”

    “不要你告诉我,我知道,”浓妆女人不耐烦地把乔依然的手给推开了,一个人坐到角落里去了,又骂骂咧咧道:“你是不是这些警察的卧底啊,专门来策反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,”这是那大姐对那浓妆女人的评价,然后又温和地对乔依然说着:“我替前男友扛了故意伤人罪,坐了七年的牢”

    这种开头都会附带着一个哀伤的故事,乔依然也不是个喜欢窥探别人**的人,她道歉着:“对不起,提到您的伤心事了。不如我们换个话题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说呗,”大姐是个豪爽之人,直接盘着腿就坐在了地上,但是她只把后背留给了她们,“咱们仨也算是有点缘分了,算你俩运气好,可是学点防着那些渣男。”

    有些伤疤,已经愈合了,可终究是在心里落下了印记,伤感是在所难免的。

    “那年我18岁,爱上了一个小伙子,他也是18岁,我们都是进城打工的小青年,赚钱也不容易。有次,他跟人打麻将,打了两天一夜,把我们所有的积蓄都给输光了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大姐下意识地就做了个夹烟的动作,往嘴边送。

    惯性使然,她想猛吸一口,却落空了,干笑了两声,继续说着:“那场麻将他输了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十万对我们这种农村出来的,那就是天文数字。我想过跟他一起扛下来,大家慢慢还”

    浓妆女人从角落里站了起来,又坐到了乔依然身边,脱口而出:“肯定是被人设计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重要了,”大姐抱着她自己的双膝,又继续说着:“半夜,你让我去勾引我们房东,一个丧偶的中年男人。本来我们说好,我喊强女干的时候,他冲进去救我,然后去勒索房东,哪知道他就在门缝里看着我被糟蹋了”

    “我艹,还是男人吗?”浓妆女人气得飙脏话了,又骂着大姐:“你脑残多了,我是贪图奢侈品信用卡透支了而已,你居然被男人坑了。”

    乔依然隐约看到大姐摸了摸眼角。

    这事换在哪个女人身上都不会好过的。

    浓妆女特备打抱不平地骂着脏话,乔依然也一直叹着气看着大姐,说出了让大姐直接大哭的话了:“相爱的时候,为对方去死都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坚强的大姐,这些年行走江湖可谓是见惯了无数大场面。

    曾经有人拿着刀架在她脖子上,她都没有哭过的,却为了乔依然这句话泪流不止,“我不是为他哭,我是为了我自己哭。”

    大姐站起来,依旧是背对她俩,望向了窗外的阳光,“后来,那个男友跪在地上求我,我原谅了他。房东说要凑十万,得三天,哪知道三天后,他带着人去我们新住处打我们。慌乱之下,我男友把房东捅成了残废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很怕,他说要我顶罪,说我是被强的受害方,法官会酌情处理,不会判刑的”

    “傻一个,男人说的话,你也信,活该你坐牢,”浓妆女人又忍不住骂了起来,还狠狠地拍着乔依然胳膊道:“我告诉你,你不学乖,以后也是这个样子的”

    浓妆女人不是个会安慰人的细腻女人,她干巴巴地劝着:“指不定这个清纯姐姐遭遇比你还惨,喂,你说说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警察来了,生硬地说着:“乔依然,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乔依然被带去的时候,就见到了暴躁的阮磊了。

    “依然,你知道这事是顾澈做的吗?从昨天方睿霖带着赵馨茹去接年芳的时候,我就该意识到,顾澈要对你开刀了你别怕,我让律师在想法子把你给弄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一如既往地护着她。

    不管阮磊与陆松仁之间的仇恨是怎样的,至少他对她表面上还是不错的,所以乔依然就很顺嘴地叫了声:“磊哥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样挺好的,我在这里很清净,”乔依然说的是真心话,但落在阮磊的耳朵里,简直就是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试问一个正常人,谁会觉得牢房比外面好。

    “顾澈是不是又威胁你了?这次是什么?陆松仁吗?他这辈子对你都没有尽过一个父亲该有的责任,你觉得你跟顾澈闹到现在鱼死破的境地,不都是因为他吗?你该狠狠地恨他?他这种人,就该死了才好。”

    本来对陆松仁没有这么大仇恨的,但是此刻,看着已经不想好好生活的乔依然,阮磊觉得自己快疯了,“你才20多岁,他都那把年纪了。”

    看来,他也是不装了。

    以前,阮磊从来不会当着她的面这样诋毁陆松仁的。

    “但是他给了我生命,无论如何,我都希望他活着,”乔依然很想把心底的话吼出来,我坐牢了,是不是让你没有软肋威胁陆松仁了,所以你就失望了。

    撕破脸,对陆松仁始终是不好的吧。

    大家这样假惺惺的,说不定还能让阮磊放缓针对陆松仁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磊哥,没事,我先回去了,我朋友还在等我,”面具下的丑陋,她不确定自己还有没有承受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真的只想逃离原来的生活,让一切暂时静止。

    阮磊望着乔依然离开的背影,用着妥协的语气说着:“我不会让你愿望落空的,他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一句“谢谢”乔依然都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阮磊很是不服气,为什么乔依然没有杀人放火,可就是不能被保释。

    而正在赶来路上的顾澈,正在劈头盖脸地骂着唐浩宇:“你什么时候这么能耐了,嗯,不经过我的允许,就敢瞎做主。我这个总裁是不是都要换你做了。”

    唐浩宇内心都要抓狂了,他明明就是奉命行事啊。

    可现在是有理说不清了,只好联系着那装病的病患,还有律师了。

    临下车的时候,顾澈还气不过给了唐浩宇后脑勺一巴掌:“把你那愚蠢用的计划给我全部扔掉。以后对太太客气点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”唐浩宇送走了恨不得宰了自己的顾澈,又一个碎碎念了起来:“什么时候和好了,就不能通知一声吗?昨天下午还在要我整死太太呢。”

    顾澈出马了,事情就简单了许多,本来这件事就是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乔依然倒是有点意外看见他来保释自己,她像个没事人一样问着顾澈:“这次玩的不算太大,下次打算怎么玩?杀人还是放火呢?”

    这个死女人,自己放下了所有事,来保释她,她竟然这么不领情。

    可是一想到乔依然进警局的原因,他就不敢去看她那双满是仇恨的眼神了,冷清地说着:“回去吧,不要让顾毅再担心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