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0章 要珍惜眼前人-私人婚-
私人婚

第1000章 要珍惜眼前人

    “好啊,为什么不呢?”乔依然是该发火的,可是她却笑靥如花。

    “太太,对不起,”唐浩宇赶紧赶过来致歉着,又给她拉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乔依然温柔地对他笑笑,又意味深长地说着:“你又没做错事,不需要道歉。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我懂。”

    “顾总,您”唐浩宇恨不得自己躲进龟壳里才好。

    怎么就又陷入这两夫妻的争端来了。

    话说有人能告诉他,这次顾总和太太是怎么回事吗?

    总是那么悄无声息地就仇恨了,又那么静悄悄地和好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你说这年代,赚点钱怎么就这么难呢。

    顾澈并没有理唐浩宇,朝他做了个“快走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然后又掏出了一根烟,望着乔依然的方向,沉默着。

    这条路很笔直也很长,所以车子一直在直行着,他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深邃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被你老婆气得抛下车来了?”段局长刚才看着这两口子气氛不对劲,就没有跑出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具体来说,自从乔依然对顾澈捅了那么一刀开始,他就无法对这个女人冷静了。

    人不可貌相,大抵就是说乔依然这种不动声色就能干出大事情的女人吧。

    “我是待会要回公司,”顾澈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他满口袋摸着打火机在哪,却一直都摸不到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段局长给了他火:“休想在人民警察面前撒谎。我可是懂微表情的,家回不去,咱们去酒吧。”

    以前多么理智一男人,怎么就被一个小女人给折磨地折磨不成人形了。

    当然,段局长,这里主要是指顾澈的心理世界,顾澈的外貌还是一如既往的宛若天神下凡的俊朗。

    酒吧里,顾澈是对段局长送来的酒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“咱们说会话啊,你别一个人灌,喝慢点,”段局长嘲笑着:“我自己是个粗野的汉子,喝起啤酒来才是大杯大杯的干,但也只限于啤酒而已。这是红酒,得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知道吗?”

    顾澈点了点头,对着吧台打了个响指,“去,给我搬两箱啤酒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顾先生,”酒保对顾澈是相当的尊敬吗,毕竟这个的老板可是赖柏海。

    “顾澈,你慢慢喝,我先去个洗手间,”段局长趁机给酒保塞了小费,又吩咐着:“去那种可以往里面加冰的啤酒,照他那么个喝法,我怕他喝出事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,”酒保也很是机灵。

    可是当酒全部送上来的时候,顾澈望着那一杯杯从未封口的大瓶子里倒出来的酒,心有不悦,但是没做声,直接就倒了一口。

    待把那大瓶子的酒喝完了,他就抱怨着:“这海是不想做生意了,这酒是掺了多少冰,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迈着还算沉稳的步伐,朝着酒吧中心舞台中央走了去。

    舞台中央,是现场伴奏的乐队。

    主唱紧握着麦克风,伫立在麦架前,正深情闭眼唱着一首英文经典老歌bbr。

    sns

    &p;p;nbsnr

    prrbr&p;;

    np

    &p;p;nbnsssr

    r,r

    熟悉又悠扬的旋律响起,还有着这些让都市人卸下心防的个词语,使得酒吧里的其他客人也好奇地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首歌前面的歌词很能抓住人的心灵,开头的意思是送一个人来爱我吧,我需要在他的臂弯里入睡。让我有安全感,免受伤害。远离倾盆大雨,给我无尽的夏季吧。上帝啊,我害怕寒冷。

    这首歌的原唱也是雄厚的男人声音,是歌手向他尊敬的前辈致敬的。

    可在这个孤独的晚上时分,更容易让人们卸下心防,大家都生活在这个越来越浮躁的尘世间。

    有着那么多的痛苦与忍耐是无法言说的,尤其是孤身而来的男人,有几个边跟着哼唱,一边点着头,似乎这些歌词把他们的内心世界描述地恰到好处了。

    他们时不时跟着横上两句副歌“bbr”

    “顾先生,您有什么需要吗?是这首歌不好听吗?您想听什么,我让歌手马上换?”

    顾澈所到之处,服务员都很热情地问着他。

    而他就像是很忙都听不见一样,就那么径直地走上了舞台。

    正沉静在音乐世界的歌手,觉得有些不对劲,就睁开了眼睛,看着底下的服务员朝他挤眉弄眼,就落下了节拍。

    这个歌手是个在校的大学生,长相很是青涩,穿作也是时下欧美流行的嘻哈风格。

    “先生”

    歌手怯生生地打着招呼,这要是放在平时,保安就不会让这么一个浑身醉意又看起来恐怖的男人上来舞台。

    然而,纵观围在下面的人,就连店经理都不敢上来,只是使着眼色让他方聪明点。

    经理犹豫了一会,还是上台了:“小祝啊,这是老板的朋友顾先生。顾先生,小祝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继续唱?”顾澈直接朝着经理,“嘘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场控害怕发生冲突,所以现在特意把舞台的灯光都给调暗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,经理还是能感受到一道能活剐人的凌厉眼神,“小祝,继续唱啊。顾先生,您有事再叫我。”

    小祝艰难地把最后一句生硬地给唱出来了,b。

    “你懂是什么意思吗?”乔依然她会懂吗?

    顾澈厌倦她对着自己带着面具做人的样子了,为什么不哭不闹,笑得那么开心她知道有多丑吗?

    只觉得顾澈像个从地狱里来的黑暗王者,小祝看着顾澈,忍不住往后倒退了好几步直到撞上了肥胖的鼓手。

    站定了,他这才咽了咽口水回答着:“爱就在我们身边。”

    借着黯淡的灯光,小祝发现顾澈的脸上很是冷峻,像是不满意这个答案一样,他又说了句:“这意思是要我们珍惜眼前人。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胖子鼓手忍不住笑了起来,在他身后笑着:“你还真是乖,送货上门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要您珍惜您身边的爱人或是朋友,亲人,”小祝恨不得咬舌头,说什么眼前人啊。

    作者题外话:1000章啦,这是我目前最长的书啦。感谢一路陪伴的大家,爱你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