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章 虐杀同盟军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01章 虐杀同盟军

    接下来在雨林中行走,我们并没遇到啥危险,也没再见到老缅军的狙击手,这本该是值得庆幸的事,但骆一楠出了另一个岔子。

    我们穿过雨林,一共用了整整十个小时,在眼瞅着接近尾声的时候,骆一楠时而清醒,时而变得疯疯癫癫、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他双眼也有点凹陷了,一脸的惨白,跟死人快有一拼了。

    我们都搞不懂他为何会变成这样,胡子还说,“会不会是被吸血虫带毒,把骆一楠咬成这德行了?”

    我跟方皓钰听完就一同摇头,方皓钰还指了指大家,接话说,“要是吸血虫有毒,为什么其他人都没事?”

    胡子这个猜测,一下站不住脚了。

    邓武斌和楼强都想到了那个小艇和死去的水耗子了。楼强说,“只有骆一楠喝了水耗子的茶,很可能是那茶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但这也只是个猜测罢了,而且顺着它往下想,水耗子为何会对我们下毒?尤其他那小艇上还有一闪一闪像是跟踪器的东西,难不成他跟老缅军有关?

    我们没有更多的证据。邓武斌这人,还是老态度,让我们先赶到果敢,其他的,随后再慢慢计较。

    我们最后来到雨林边缘时,楼强背着很衰弱的骆一楠,我们一同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那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居民区,有平房,也有三层小楼。这就是果敢了,而且要我说,看这架势,跟北方的大镇子差不多。

    邓武斌自行留了一把手枪,又让我们其他人把所有枪械都交给他,他找了一棵老树,在树上砍了几刀,作为标志,又挖个坑,把枪械都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接下来有个头疼的事,按邓武斌所说,骆一楠是我们这一伙人的向导,在雨林中行军,他不如楼强,但到了果敢后,一切吃喝拉撒的事儿,都由他提前计划的。

    别看骆一楠现在状态不佳,邓武斌却硬生生给他打了一针强心剂,还掐他大腿根,让他临时清醒一些。

    邓武斌让骆一楠说说,“按原计划,接下来去哪?”

    骆一楠有气无力的,指着果敢方向,让我们奔着中心地带去,找一个叫果壳宾馆的地方,我们这些人最终在那里住店。

    随后骆一楠也补充说,“果敢刚刚打完仗,缅甸军被迫撤出,现在这里被当地同盟军统治着,很可能走在街头就有暴乱,所以我们一路上少生事端为好。”

    大家听得连连点头。邓武斌还接话再次强调一遍,尤其指着方皓钰,说你就是个刺头儿,但这次一定稳住。

    方皓钰狞笑着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们一行人,在邓武斌带领下,一起走进果敢的边缘地带。我踏上实打实的又坑坑洼洼的马路后,心里一度叹气和纠结,因为我一直盼着花蝴蝶有所行动,但邓武斌这些人,还是安然无碍的来到果敢了,在这种动乱的城市想抓他,难度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我有些无精打采,跟胡子一起,跟在大部队的后面。我们走了半个钟头,而且为了省时间,我们还穿街走巷的,往市中心奔。

    这里连个出租车都没有,只有三轮摩托,也都是非营运的,邓武斌试着对路过的三轮车摆手,但他们压根不载客。

    当我们又身处一片巷子里,转过一个拐角时,我们看着眼前都一愣。

    也怪我们对路线不熟,这一次走进一个死胡同,而就在最里面的角落,有三个穿军服的男子正在作恶。

    他们围着一个女子,这女子看起来很年轻,也就二十来岁,深色的皮肤,凭这肤色以及她的长相,一看就是本地人,她此刻已经死了,瞪着无助的大眼睛,全身被扒的**,尤其她胸口,正被一个一脸络腮胡子的男子狠狠的抓着。

    这男子也正在做那种事,或许准确的说,应该叫了,他不仅没有心理负担,反倒看样子很享受。

    另外两名男子,裤子半敞着,连裤带都没系好,要我猜,他们都已经办完正事了,正一边站在旁边吸烟,一边等着同伴呢。

    这三人的身上带着不少家伙事,斜跨着一排子弹,背着老式步枪,腰间也带着军刀和手枪。

    骆一楠这时躺在楼强的背上昏迷着,并没看到这一幕,也就没法提醒我们什么了,邓武斌眯着眼,看清当前形势后,他轻声念叨句,“应该是同盟军的畜生,咱们别跟他们对视,往外撤。”

    我们都挺听命令的,连方皓钰也把头低了下来。问题是,我们不想惹事,这三名男子却不想放过我们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看着我们,喂了一声。他这么一喊,既让我们被迫止住脚步,也给他那两个同伴提醒了。

    原本正的络腮胡也不办正事了,更不管他那根棒子碍不碍事的,他直接穿好裤子,举着枪,跟同伴一起跑过来。

    我们六个人,被他们三个丁字形的围住了。

    络腮胡先冷冷问了句,“你们什么人?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没急着回答啥,而且这么多人,也轮不到我俩费这口舌。方皓钰先友善的笑了,而且还拿出一副点头哈脑的样儿,说我们刚下班,正结伴回家呢。

    这三个军人都拿出不信的样子,络腮胡还很不客气的对着方皓钰呸了一口。

    他的口水很有准头,吐在方皓钰的裤腿上了。方皓钰盯着裤子,脸一下沉了。

    邓武斌咳嗽一声,这一看就在对方皓钰提醒呢,让他老实点。邓武斌随后也笑了,他这人,长得很平凡,笑起来也很憨,也让人觉得,他是个地道的老实人呢。

    他接着说,“长官,我们确实刚下班,希望没打扰到你们的雅兴,我们这就滚!”

    邓武斌又对大家一摆手。我们倒是想走,问题是,三个军人压根不放行。

    络腮胡沉默少许,又说话了。他指着我们,“看你们一身脏兮兮的,尤其你和这小子。”他指着邓武斌和胡子,“你俩带着绷带,鞋子上还有泥土,分明是从瑞果雨林过来的,你们是中国逃过来的偷渡者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惊,心说这哥们真够可以的,眼睛这么毒。

    邓武斌又连连赔笑,说长官你们误会了。

    但三个军人压根不想再多说什么,络腮胡看中了方皓钰拿的那个背包,这里面装的是那个载着毒化物的皮箱。

    他用枪指着方皓钰,喝了句,“他娘的,能偷渡过来的,要么穷要么是有钱人,想来果敢赌场赌一赌的。你这背包里鼓鼓囊囊,肯定是钱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,也立刻得到另两名同伴的支持。他们一起嚷嚷,让方皓钰把这背包递过来。

    方皓钰肯定不会这么做,而且敏感之下,他反倒把背包捂着更紧。

    络腮胡气的骂了句娘,主动凑过来,他这人,力气也真不一把将背包抢了过去,顺带着,还踢了方皓钰一脚。

    方皓钰踉跄了一下,而且他也就是强撑着,不然换做一般人,很可能因此摔倒了。

    络腮胡让同伙盯着我们,他把背包打开,又把那皮箱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看到这,一时间额头都热了。络腮胡试着把皮箱打开,却发现有密码锁。他用拳头砸了两下。

    这皮箱其实挺结实的,箱壁里镶嵌着钢板呢。他这两拳,压根没啥用。

    络腮胡把皮箱放到地上,又举枪瞄着,看架势随时会开枪。

    我们六个原本的态度是不惹事,不过到现在这么一看,想不惹事也不行了,不然几发子弹打上去,这皮箱真要漏几个窟窿,氰化钾真要溢出来,别说在场这些人了,估计方圆几里内,都得摊上大麻烦。

    邓武斌这时喊了句等等。以络腮胡为首的三个军人,都看着邓武斌,络腮胡还恶狠狠的强调说,“你过来,给老子打开皮箱!”

    邓武斌连连说好,他又不露痕迹的对我们其他人看了看。

    这一刻三名军人都没看到邓武斌的目光,我却从他如此狰狞的目光里,知道他的意思了他让我们伺机而动,把这三个兵痞杀了。

    我又立刻跟胡子看了看,我想一会动手了,我哥俩是一帮子,得共同对付一个人。

    方皓钰和楼强这俩人倒没啥眼神上的交流,不过很明显的。他俩都挪了小半步,往互相间靠了靠。

    邓武斌慢吞吞走到皮箱前,还蹲在地上,拿出要开密码锁的架势。

    但突然地,他猛地一抬头,看着胡同里那具女尸,他还故意拿出一副颤悠悠的声调,反问,“她咋活了?”

    三个军人全被吓住了,一同往后瞧。

    我们等得就是这一刻。邓武斌对着络腮胡子扑了过去。方皓钰和楼强奔着另一个人,我和胡子对付第三名军人。

    我哥俩全拿出伸缩棍,胡子先对这人的手腕狠狠敲了一下,让他被迫把枪脱手。我随后对准他膝盖砸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军人腿一软,跪在我们面前,他也因为手脚上的疼痛,整个脸全扭曲着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把伸缩锤全架在他脖子上,那意思,他再敢动一下,我俩就给他的脑瓜子开瓢儿。

    这期间邓武斌他们也陆续结束战斗了。楼强别看背着骆一楠呢,但又凭借他的铁臂,把敌人的脑袋拧转了一百度,方皓钰成了配角,他倒是想捅一刀,问题是,他的尖刀刚从后腰拿出来,还没等捅呢,敌人就已经死掉了。

    他气的直呲牙咧嘴。而邓武斌用了一系列的擒拿招数,把络腮胡子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三个军人一死两伤。我对这结果还算满意,但邓武斌看着我和胡子擒住的那个军人,他摇摇头说,“留着他有什么用?杀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有些犹豫,方皓钰却一下子兴奋了,他嗷了一嗓子,跟个疯子一样,扑了过来,把尖刀对准这名军人的胸膛,竭尽全力的刺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几天趁着放假,去搜集素材了,刚回来,大家十一玩的怎么样?我是折腾了三个省,累趴了快,昨天还在红山文化遗址转悠了一整天,散散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