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章 试毒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03章 试毒

    我联系着邓武斌的话,又回忆之前的一些经历,打心里有这么个概念。

    这次抢劫太阳岛,邓武斌把事前准备分批交给手下去办了,比如方皓钰准备毒化物,骆一楠提前来果敢考察等等。

    别看方皓钰的准备没出啥岔子,但骆一楠因为中毒,导致我们的计划被耽搁了。

    我如果真是悍匪中的一员,肯定会跟邓武斌一样,特别无奈,但身为线人,我反倒觉得更加乐观,毕竟越耽误,对抓他们就越有利。

    我面上没表露什么,随后我们“自由活动”了,反正都没离开套房,愿意干什么都行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也不管水凉不凉,依次去洗了个澡。我猜是被冷水激到了,洗完后,我浑身直痒,忍不住用手总挠。

    胖老板办事也够效率的,没多久他带着服务员,端上来十多个菜,把客厅桌子都摆满了。

    胖老板很热情的给我们介绍每一盘菜,还说他特意让厨子做了一大盆牛肉菌汤,而且这个菌蘑菇可不是毒的,很有营养,我们喝了,能尽快调整好身体。

    我们听的直点头,不过都没人特意接话,这也隐隐给胖老板提醒,他说的太多了,适可而止吧。

    胖老板最后嘿嘿一笑,一转话题跟我们要餐费。邓武斌问多少。胖老板比划着五根手指,那意思五百块。

    邓武斌原本正摸衣兜呢,听到这儿,他想了想又说,“我们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呢,每吃一顿就结一次帐,太麻烦,最后统一结了吧。”

    胖老板说好,又带着服务员离开了。就凭这举动,我猜到了,邓武斌这次来,带的钱不多,尤其还要涉及到买枪,所以他本着能省就省的原则了,另外到时真要抢劫成了,我们整体跑路,这餐费十有是打水漂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宾馆也不是我开的,我犯不上为这种事操心。

    胡子饿了,看着满桌子菜,也馋了。他这人,原本就是个老粗,现在更不想讲什么规矩,这就要入座动筷。

    我看邓武斌和楼强都没急,而且这胖老板给我的印象不好,我就及时拽了胡子一下。

    胡子也不是那么笨,被我隐隐这么一提醒,他也明白过劲儿。但他指着一桌子菜,反问,“咱们总不能到果敢后,啥都不吃吧,那样会饿死的。”

    我也接话提了个建议,“咱们可以把店老板请上来,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这话言外之意,到时胖老板要是不吃,这菜指定有问题,反之没什么。

    我自认这建议还不错,邓武斌却摇摇头,回了句,“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他等个什么劲,但他是头儿,我和胡子只好遵守。

    渐渐地,满屋子都飘上菜香味了,胡子一边吸着烟,一边揉着肚子,试图让自己好受些,能抗住美食的诱惑。

    其实我们也没好过到哪去,细算算,我们也都一天多没吃东西了。

    这套房还正对着一条街,邓武斌趁空打开窗户往外看了看。他这人,总显得很沉默,很少说话,这也让人琢磨不透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呢,他急匆匆下楼,也没告诉我们,他去干什么。但他下楼快,回来的也快,手里拿着两包花生米。

    他抛给楼强一袋,把另一袋抛给我和胡子,那意思,让我们先垫个底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他当老大还算称职,能为手下着想,另外我想起一句老话,叫望梅止渴,而我们仨现在,却是吃着花生米,望着一桌大餐止饿。

    足足又过了半个钟头,方皓钰拎着两大包东西回来了。他出去期间,买了不少东西,有瓶装矿泉水、药茶、果敢的地图以及一个没贴标签的药瓶,另外他还抱回来一只半大不大的狗崽。

    我一看到这狗,就想到方皓钰的猥琐了。我心说不是吧?他本性难移的,不会是到果敢都忍不住的还想蹂躏动物吧?

    胡子也流露出稍许不自然的表情。而我盯着那只小狗,又觉得,这狗崽太小了,方皓钰为何不逮个成年狗呢?

    方皓钰一边把买的东西一样样交给邓武斌,一边抱着狗,大有深意的看了满桌子菜一眼。

    我被他这举动一提醒,突然全明白了。我还忍不住的赞了句,“方爷,聪明!”

    胡子听的一愣,方皓钰倒是对我笑了,接话说,“小心为上,让狗崽子先试吃,它的抵抗力不如人,如果它有事的话,老子一定把这一宾馆的工作人员全杀光。”

    邓武斌让方皓钰别只顾着说。方皓钰这就找了个空碗,每盘菜都夹了一筷子,等都放到碗里,他又强行喂给狗崽吃。

    这期间楼强也拿起药茶,喂给骆一楠喝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倒没啥事可做了。我俩凑到邓武斌旁边。他正在看果敢的地图。

    果敢没多大,这地图做的很详细。我们从这上面找到了太阳岛,我算着距离,发现这个赌场离我们住的地方,只相距十多公里,也不算太远。

    另外这地图上有些地方,被红框标记着,要么写着基地,要么写着执法处。邓武斌告诉我们,基地是同盟军的地盘,执法处相当于国内的派出所。

    我想到一个问题,跟大家说,“咱们到时能抢劫的时间有多少?”

    这话只说了半截,但我相信,大家都听懂了,因为到时一旦有人报警,同盟军和执法处的警察会迅速赶到太阳岛。我们不规划下时间,真等面对真枪实弹的武装人员,结果只能是束手待毙。

    方皓钰先冷笑着接话回答我,他说这个时间目前还不确定,但他有办法估算出个数据来。

    他没就此再多啥。邓武斌还把地图收好了,我也就没继续这个话题再问了。

    邓武斌把那个没标签的药瓶拧开,从里面倒出几粒黑了吧唧的药丸来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被这药丸的外表震慑住了,一时间想到的,是泥丸。

    邓武斌却很识货,随便挑了一个药丸,放到嘴里嚼一嚼、品一品,又跟我们说,“没错,是麻古,你们都吃一粒,调整下体力吧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和楼强很积极的凑过来。我和胡子没急着动身,胡子还问呢,“老大,咱们别因此染上毒,这玩意,能从里往外的毁灭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一边嚼着麻古,一边特意拿了两粒递过来。他并没胡子的担心之处,还劝我俩说,“偶尔吃一粒,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我不想我哥俩这么格格不入的,而且细想想,医院用的杜冷丁,也都有吗啡的成分,偶尔来一针也真是影响不大。

    我带头,拿起一粒麻古吃了。胡子一脸犹豫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也别说,这药下肚后,我的身体迅速发热,小腹里好像有一团气乱串一样,很舒服。

    另外骆一楠喝了药茶后,竟然醒了,虚弱的嚷嚷着肚子疼。楼强带他去了厕所。

    乍一看骆一楠的身体更糟糕了,但我觉得是好事,他拉个稀跑个肚啥的,能把体内毒清一清。

    那只狗崽,吃完饭菜后,一直活蹦乱跳的,我们压着性子又等了一刻钟,邓武斌觉得可以了,又招呼我们,一起上桌吃饭。

    别看饭菜都凉了,我们却好一番的狼吞虎咽,连骆一楠也勉勉强强吃了小半碗饭。

    邓武斌趁空跟骆一楠交流一下,这个匪王,最在乎的是来果敢后,怎么买枪。

    骆一楠说了个地址:在果敢郊区,有个按摩院,其实它暗地里就卖枪,而且只要钱到位,连火箭炮都能买到,之后他还说了几个买枪的接头暗号。

    楼强跟骆一楠的关系近,这次自告奋勇,说等天黑了后,他走一趟问问买枪的事。

    邓武斌点头同意了,接下来他又给其他人下了任务。

    邓武斌想跟胡子一起,今晚去太阳岛赌场附近转悠下,算是提前踩踩点了。而且他指定让胡子陪他,也考虑到胡子是扒子出身,对踩点的敏感性比一般人要强。

    而我和方皓钰呢,被他安排了另一个任务。我俩一起去果敢有名的鸡街,挖挖消息,尤其是针对太阳岛的。

    至于骆一楠,因为身体衰弱,就让他守着毒化物的箱子,老老实实躲在宾馆休养。

    我发现邓武斌挺有领袖头脑的,光凭他这么安排,就让人觉得,他在因才施用。

    我们吃完这顿饭时,才下午,时间上并不急,等撤了饭桌后,大家都选择躺在床上休息。

    我睡得很实,也有这么个感觉,真就是眼睛一闭一睁,就到晚上了。方皓钰并没享受到这种美好时光,他有些水土不服,这期间上了几回厕所,跟骆一楠一同成为蹲坑专业户了。

    随后我们陆续出发,我跟方皓钰选择步行,溜溜达达的往鸡街走。

    鸡街故名其实,就是果敢的“红灯区”,我打心里觉得,我俩打探消息,去哪不行,非要跟鸡街较什么劲呢?

    我也跟方皓钰商量几句,方皓钰压根没妥协的架势,他有两个理由,一是鸡街里人多耳杂的,最容易打探消息,二是他想找个果敢女人爽一爽,尝个鲜。

    我心说果敢女人也没几个真的缅甸货,有什么新鲜的?

    但我一看劝不了他,就没再多浪费口水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当我们转过一个路口,眼瞅着快到那一片灯红酒绿的鸡街时,方皓钰突然止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我挺纳闷,看着他。而他左看看右瞧瞧,四下打量一番后,突然笑了说,“就这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