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章 定时爆破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04章 定时爆破

    我想不明白方皓钰这话的意思,这里就是个很一般的地方,附近大部分商铺都关门了,更没有一家ktv之类的。

    我一脸不解的看着方皓钰,但方皓钰指着一个湘菜馆,它倒是没打烊,只是招牌破破烂烂,有的字都残缺不全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说,“拉了一下午,肚子又饿了,咱们先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方皓钰不是这种拖拖拉拉的人,尤其眼瞅着办正事了,他咋还有心情吃呢?我也含蓄的劝了一句,那意思,湘菜那么辣,他肚子又不太好,吃了会不会适得其反?

    方皓钰摇着头,还不由分说的拉着我走进菜馆。

    有个女服务员,正坐在一个桌子上打瞌睡,尤其对我们的到来,她都没留意到。方皓钰使劲咳嗽一声,才把她惊醒。

    她匆匆忙忙的拿起一个菜单,过来招待我们,还用很地道的hn口音,问我们吃什么?

    我看着这小妹,搞不懂她为何选择在果敢逗留,湘菜这东西,去国内哪里不能卖呢?

    但我又观察到,她胳膊上有几个针眼,原本她用衣袖遮着,但不经意间,又漏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一下明白了,果敢的毒很便宜,她既然有毒瘾,也只能留在这里熬着,不然再也找不出一个能比果敢卖毒还便宜还纯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感叹一句,吸毒害死人啊!

    方皓钰倒没想的那么多,反倒看着菜单,点了两盘菜。我发现他口味也真独特,一盘是腐乳炒空心菜,一盘是咸鱼茄子煲。

    我光听菜名,就没啥胃口。方皓钰却连连催促,让厨子快点去做。

    女服务员带着菜单离开。等就剩我俩时,方皓钰压低声音跟我说,“我出去买水,你等我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我扭头看了一眼,这菜馆的角落里放着一个冷藏柜,里面有各种饮品和酒。我回答说别费那二遍事了,直接从菜馆买不就得了?

    方皓钰嘿嘿笑了,说这里的酒水太贵了,咱们都是精打细算的人,不花这冤大头的钱。

    随后不等我同意,他拍了拍我肩膀,转身先出去。

    给我感觉,方皓钰怪怪的。我目送他离开,也就是这么不经意的一看,我发现路边有个公共电话亭。

    这让我想起了九十年代的中国,路边就都是这种东西。我有了个想法,问服务员,“这电话亭用什么卡打电话?i卡还是200卡?”

    服务员没太听懂,但还是回答说,“投钢镚就行了,一次一块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真够贵的了,在国内打给市内电话,也就一两毛。但我没计较这个,跟服务员换了几个钢镚,我也转身出了湘菜馆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提前把饭钱接了,不然会让服务员以为我俩逃单呢。

    我奔着电话亭走去,这上面还贴着一个发黄的纸片,写着打各种电话是怎么收费的,其中打国际长途要一次三块。

    我爽快的投了三个钢镚,又四下看看,确定没人后,我拨了花蝴蝶的号码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还不住的默念,心说她快点接电话吧。不然错过这次机会,我再想联系她就难了。

    但话筒里面一直嗡嗡响,我心说这怎么回事?随后电话自动挂了。

    我特想骂一句靠,心说这狗屁电话怎么回事?连打通的意思都没有,就吞了我三块钱?

    我犹豫着要不要再打呢,突然间,背后传来一个声音,“老兄,你要打电话么?”

    我猛地一回头,发现身后站着一个十来岁的孩子,长得干瘦,跟个竹竿子似的。

    他对我咧嘴直笑。我觉得这熊孩子真不会说话,我点了他一句,“叫叔!”

    他压根不理我这茬,又拿出完全不认生的架势,走到我身边,指着电话说,“老兄啊,你一看就刚来果敢,啥都不知道,前一阵打仗折腾的,果敢的公共电话全坏了,根本打不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沉。这熊孩子又跟我说,“我老爹有手机,你要想给中国的亲戚朋友打电话,可以找我代劳,我偷偷用老爹手机给你打。”

    我可不信这世上有这好事,我盯着他反问,“你还想要点辛苦钱吧?”

    熊孩子赞我聪明,又一比划,“我的收费标准,一分钟五块。”

    这话言外之意,他吃了两块的回扣,我倒没觉得这回扣有多高,问题是,我该不该信他。

    熊孩子很滑头,竟猜到我心中所想了。他强调,“他阿华在整个果敢可是出了名的信誉好,各种跑腿的工作,交给他,没有一次失误的。”

    他还拿出一个小本,翻开让我看。乍一看这是个日记本,但每一天记录的,都是他接了什么活,挣了多少钱等等。

    我看最多的一天,他接了十多个活呢。我心说这小兔崽子如此年纪,竟挺有生意头脑的。

    我因此也妥协的信了他的话,给他五块钱,把花蝴蝶电话告诉他。

    这熊孩子又问我,“转达什么话?”我想了想,回答说,“告诉机主,欠我的货,什么时候给我?”

    熊孩子一丝不苟的把这话记在本子上了。我催促他,越快打这电话越好。

    熊孩子连连应着,还说今晚回去就打。我把精力全完放在这熊孩子身上了,另外也真没想到,方皓钰能跟个鬼魅一样,突然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隔远看到我和这孩子,喊着句,“喂!”随后他嗖嗖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熊孩子倒没太大的反应,我看着方皓钰,心里咯噔一下。我太知道方皓钰的奸猾了,怕他发现什么。

    我让熊孩子这就走吧。也好在这孩子腿脚利索,嗖嗖跑开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不想放这孩子走,又喂喂几声,有追的意思。我反倒拦住方皓钰,解释说,“一个推销毒品的孩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没说话,只是默默看了我几眼。

    我发现他双手空空的,压根没买水。我又一转话题问他怎么回事?

    方皓钰也不计较那熊孩子的事了,更不解释为啥没买水,他带着我一起回到湘菜馆。

    这时菜都做好了,摆在桌上,此外我们还点了四个馒头。

    我并不太饿,但为了陪方皓钰,我硬着头皮跟他一起吃。我发现这俩菜的口感还不错,没我想的那么糟。

    而方皓钰是一直嚷嚷饿的人,现在却压根没啥胃口,一边随意的吃着菜,一边还蹂躏起馒头来。

    这湘菜馆做的馒头,白花花的不说,最上面还镶了一个红枣。结果方皓钰就把这馒头当成女人那地方了。

    服务员很敏感,看到方皓钰这举动后,她一脸的反感,但也流露出少许的骚劲儿来。

    就凭这,我猜这服务员也不是啥好货。另外我不知道咋劝方皓钰放下馒头。

    这么又吃了几分钟,方皓钰还把手机拿出来,摆弄几下后,给我看。

    屏幕上显示的,是秒表功能。我心说方皓钰现在改脾气了?不玩魔方改玩秒表了?

    方皓钰还盯着那服务员瞧了瞧,服务员正背对着我们,方皓钰又急忙对我做了个嘘声的动作,说好戏快开场了。

    我被他说得直迷糊。但没等问啥呢,外面传来轰的一声响,地表也跟着猛地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吓得心都快从嗓子眼里钻出来了。服务员更是哇了一声,也不顾一切的一下趴到地上。

    她在当地待这么久,都有经验了,扯嗓子跟我俩喊,“外面又打仗了!”

    我冷不丁还没适应,有点愣,但被服务员这么一提醒,我打心里不住骂娘,心说我哥俩也太点背了,刚来一天就摊上这种麻烦事?

    我急忙问服务员,“军队会冲进来不?你这有什么地方能躲么?”

    服务员压根不正面回答我的两个问题,她站起来,玩命的往后厨跑去。

    我叫着方皓钰,那意思也跟着服务员去后厨躲一躲吧?但方皓钰摇摇头,反倒主动端着两盘菜,又往门口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心说变态就是变态,思维跟正常人不一样。我也不能让他白白送死,就又凑过去要拽他。

    方皓钰跟我较劲儿,而且这么一来二去的,我俩反倒一起来到门口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示意我看着不远处的一个角落。我顺着那方向一瞧,好家伙,一个打烊的门市被炸了,尤其门脸都破破烂烂的,大门下方破了一个大洞,那碎木屑溅了一地。但我又观察那门市的四周,并没人,更别说有什么武装冲突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把菜随意放到一个饭桌上,招呼我继续吃,随后他还拿出手机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我留意到,他手机上的秒表已经开始跑上了。我隐隐明白些什么,而且也能压着性子,坐下来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十多分钟,有一辆军用卡车冲了过来,这卡车上载满了真枪实弹的士兵,不仅如此,有两个士兵还带来两头军犬。军犬汪汪的叫声,让这种环境变得更加嘈杂。

    方皓钰把秒表停了,看着最终的计时跟我悄声念叨,“十二分零三十秒。”

    我联系起之前让我头疼的一个问题,我们到时能抢劫的时间有多少?而现在呢,这问题也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我顺着方皓钰这话往下说,“从爆炸开始到同盟军赶来,一共是十二分半的时间,这里到军队基地的路程,比太阳岛离基地的距离要近上很多,所以咱们到时能抢劫的时间,最少能有十五分钟左右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嘿嘿笑了,那意思,完全赞同我说的。

    但我又想到一件事,问他,“爆破的炸弹,你从哪弄到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