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章 道德绑架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05章 道德绑架

    方皓钰告诉我,毒化物的箱子里有两个暗格,被他偷偷藏了两个炸雷,而且这俩炸雷都用的烈性炸药,威力很大,现在被他用了一个。

    我记得邓武斌嘱咐过,让我们来果敢时,不要带枪械之类的,一切听他指挥,但在老大这番话面前,方皓钰还敢打小算盘,偷偷留了一手。

    另外我也不禁的担心,心说另一个炸雷还没用呢,以后出了什么岔子,方皓钰把这个炸雷丢到人群里,那岂不是一场浩劫?

    我想到这,还特意看了看门外的一片狼藉,心里突然涌上来一股恶寒。我打定主意,以后重点留意这颗炸雷,防止悲剧的发生。

    我和方皓钰并没多聊,又继续吃吃喝喝上了。同盟军想找到爆炸的原因,很快有军人把注意力放在这个湘菜馆。

    有四个军人结伴走了进来,其中两人很不客气的把枪举着,瞄准我和方皓钰。

    方皓钰很能装样,在枪口面前,他吓得手都有点抖,原本他正夹菜呢,筷子硬是被他抖得,在中途让菜掉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而那俩军人,对方皓钰这表现很满意,也绝对认为,这么个怂货,跟爆炸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暗骂这些军人真是瞎了狗眼,另外我也不想多摊事,就跟方皓钰一样,装作害怕样。

    军人又把服务员找了出来,询问一番。服务员压根什么都不知道,但方皓钰突然插话,说刚刚他和我吃饭的时候,看到街头有个人影鬼鬼祟祟的,很可疑。

    四个军人让方皓钰描述一下,这嫌犯到底长什么样儿。方皓钰说看得不太清,但这人应该年纪不大,高个子,很瘦很瘦。

    四个军人琢磨一番,有人怀疑这人是阿华。

    我心里惊了一下,方皓钰明显是想栽赃嫁祸,转移这帮军人的注意,而这四个军人,还真就上套了。

    这四个军人还立刻来了脾气,有人骂咧咧的说,“这两天老缅军渗透进来了搞破坏,还杀了咱们的三个兄弟,这阿华非常可疑,很可能是老缅军的奸细。”

    我估计阿华可能会惹点麻烦,不过他也不是真的奸细,倒不能因此丢了小命。

    现在这场合,我也没法给阿华说点好话,另外我跟他也没熟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我打定主意缄口不语,四个军人很快离开湘菜馆。那一卡车的同盟军也撤退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这次的目的达到了,也不想在湘菜馆多待。我俩出门后又奔向鸡街。

    鸡街并没被这次爆炸影响到,整条街上,灯红酒绿的气氛还很足。我随着方皓钰,拿出逛街的架势,溜溜达达的走着。

    这里的所有门市,几乎都是ktv或者按摩院,在这些门市的门口,坐着很多浓妆艳抹的女子。

    我印象中,就算女人想堕落,也分什么情况,一般年轻和有点姿色的,往往先选择当小三,一旦能挖墙脚把男人撬过来,这就属于篡位成功了,但要是一直篡位失败,最后一无所获被逼的没招了,再选择从事小姐这个行业。

    而我的这个观点,在鸡街完全不成立。这里的小姐,年纪看着都不大,有的还一脸稚气未退呢,估计也就十七八岁吧。

    另外来逛窑子的客人,也真好意思,有的直接进了门市后,就开始动手动脚,公然的摸着各个女子的胸口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感叹,心说就凭果敢能把鸡街公开合法化,这里就很难发展,毕竟礼义廉耻都抛弃了,怎么文明?又谈何进步?

    当然了,我也不是愤青,更不想在这种问题上较真。我悄声问方皓钰,“随便找个门市进去,找人开始套话吧?”

    方皓钰微微摇头,回了句不着急。我发现自打来了鸡街,方皓钰就爱眯眼睛,跟一头猎豹一样,观察着每一个门市和里面的每一个小姐。

    我们足足转悠了小半个钟头,最后方皓钰对我使眼色说,“就去欢乐今宵这个ktv吧,今晚必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他这么说到底有什么根据,反正我随着他,一先一后进了大门。

    这所ktv的前台旁坐了五个小姐,都挤在一个长条沙发上。我俩一进来,她们就一同瞅我俩。

    方皓钰的长相,太“出彩”了,或者说,太能欺骗别人的眼睛了。这些女子都心仪方皓钰,还有人对着方皓钰抛媚眼。

    ktv前台还站着一个老女人,估计是老板。

    她天生是个笑面,也立刻很热情的迎了过来,嘴甜的问,“两位先生,咱们家的姑娘很不错,陪酒陪唱都行,甚至陪那个的话”她故意坏笑着,往我俩面前凑了凑,又说,“活儿好,还会折腾。你们懂的。”

    我和方皓钰都点点头。而方皓钰呢,自大进了欢乐今宵,他又变了个脸,拿出一副颓废样。

    他随后摆摆手,说今晚他心情不好,就想找人说说话。

    女老板一愣,估计她经营ktv这么久,还头次听到方皓钰这种要求呢。

    她还有些结巴上了,念叨说,“陪、陪聊啊?那也行吧,我们这的姑娘都上过学,有文化着呢,来来,阿娇,你说说。”

    那个叫阿娇的女子,立刻抿嘴笑了,说她是果敢高中毕业的,从小到大读了十多年的书呢。

    我差点听的直咳嗽,心说现在的国内,在大街上随便撇一砖头出去,都能砸到几个大学生呢,怎么听这意思,在果敢读个高中就很了不得呢?

    我猜还是这里的教育没普及的缘故。

    方皓钰听的倒是直点头,最后指着一个胖女孩,跟老板说,“我看她不错,能聊得来。”

    老板和这些小姐全稍纵即逝的诧异了一下,或许她们都没想到,方皓钰会钟意于她们中最没身材最没长相的那位。

    我倒是隐隐觉得,这胖女孩的胸是这群小姐里最大的,这是方皓钰最看好她的地方。而且阿娇的表情最先有变化,拿出赌气和嫉妒的样子,看着胖女孩。

    老板一看跟阿娇的关系不错,也想劝一劝,但方皓钰摸着兜,掏出五百块来,塞到老板的手里。

    老板见钱眼开,立刻劝都不劝了,说直接上二楼,201的包房是最好的,现在没人,让我俩想怎么跟小妹聊天就怎么聊。

    方皓钰带着胖女孩,往楼上走。我总不能单身一人的跟过去吧。阿娇这时盯着我,等我表态。

    我心说得了吧,我就选她这个“知识分子”吧。

    我指了指阿娇,阿娇抿嘴笑了,还大方的挽着我手臂,一起上楼。

    这201其实也是个唱歌的地方,但方皓钰把麦克风都收好了,随便找几个轻音乐播放,又要了几瓶啤酒喝果盘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就围在小桌前,一起喝起来。

    这俩小姐冷不丁不知道怎么暖场了,尤其方皓钰也不调戏她俩,光喝着闷酒。

    我猜方皓钰这兔崽子,肯定又耍什么心眼呢。我索性配合他,等酒过三杯了,我故意说,让他别闷着,有啥不开心的,就都说出来。

    方皓钰探口气,问这俩小姐,“你们认为,这世界上有真的爱情么?”

    这俩小姐有点支支吾吾的,胖女孩最后接话说,“肯定有了,比如牛郎和织女。”

    我正喝酒呢,差点喷出来,我心说她举啥例子不好,咋非得跟牛郎织女死磕呢,要知道,这俩人一年才见一面,这种异地恋是很苦逼的。

    方皓钰却顺着胖女孩的话往下说了他的遭遇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,他从大学毕业后就跟一个女孩在一起了,他是个很专一的人,想跟这女孩白头到老,他一直照顾这女人,甚至可以拿无微不至来形容。有次女孩生病了,他陪着这女孩,连续两夜都没怎么睡。

    但他又话题一转,说这女孩就是不懂他的心,总偷偷在外面风流,跟其他男人发生他每次都原谅这女孩,因为他看中的是这女孩的心,而不是身体。问题是,女孩最终还是抛弃了他。

    他说到最后,默默的流泪了。就他这个哭样儿,外加结合他说的话,这种伤感的气氛一下被渲染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小姐听的都特别堵心。方皓钰又拿捏尺度的,跟她俩一同喝了几杯闷酒,继续闲扯几句烘托气氛。随后他苦笑着,拿出看似无意的架势念叨句,“我心灰意冷之下,找个大师算了算命。我问的是自己的感情,大师让我来果敢散散心,还说这里会有转机,也会有一份真正的感情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他又看向胖女孩,点了一句,“知道么?你跟抛弃我的那个她很像,但我能感觉得出来,你比她好很多。其实看到你,我就想到我和她,想到我当时的愿景:我们一起找个小城市,我挣钱养家,她做个贤妻良母,照顾好我们的家庭,我们一家三口,一辈子就这么幸幸福福的过下去,多好啊?”

    胖女孩一时间表情怪怪的,而且她看方皓钰的眼神变了,不再是一种敷衍的陪着,反倒温柔了好多。

    至于阿娇,拿出羡慕嫉妒的样子,也忍不住说了句心里话,“先生,果敢这地方,你刚来还不知道,这里太乱,日子太苦,我们这些穷人家的女孩,都想找个大陆来的好男人嫁了,一辈子只图个稳定,就行了!但现实很残酷,我们为了讨生活,不得不做这一行的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拿出很憨厚的样子,连连点头,表示理解。而我突然明白一件事,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我心说方皓钰可真行,为了套话,为了尽可能的得到太阳岛的资料,他竟耍手腕连小姐都勾搭起来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胖女孩,明显是个真正的实在人,方皓钰要是再狠点,很可能来一出感情绑架,利用她给邓武斌卖命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