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6章 瘸腿的老友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06章 瘸腿的老友

    有句老话叫,王八看绿豆,瞧对眼了。方皓钰跟这个胖女孩,现在就处在这个阶段。

    但方皓钰是装出来的,他俩撇下我和阿娇,又聊了一番后,方皓钰一把抓住胖女孩的手。

    其实胖女孩一看就不是个雏儿,也接过不少客了,但这一次,她浑身微微抖了一下。如果说她以前接待客人是任务,那这一次,她完全的动心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对胖女孩这状态很满意,又搂着她说,“咱们去楼上再找个地方吧,我想跟你秉烛夜谈。”

    胖女孩脸红的点点头,拿出小鸟依人的架势。这俩人一起往门外走去。方皓钰趁空回头看我一眼,留下一句话,“兄弟,甭等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打心里想的是,这兔崽子的变态称号,真的是当之无愧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,这房里只剩我和阿娇了。我怀疑方皓钰刚刚的一番忽悠,让阿娇也有了些以前不曾有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把精力全完放在我身上,问我在国内做什么的,有女友没?

    我心说她这是当小姐呢?还是跟我谈对象呢?我没方皓钰那么虚伪,也不想在一个小姐身上乱“投资”。

    我一转话题,告诉她,我到果敢来,对赌场很感兴趣,更想好好赌把钱,也想让她多说一说,这里的赌场尤其太阳岛是什么样的?

    阿娇还没死心,跟我说赌场有什么好的?还不如趁机旅旅游,找个心上人好呢。

    随后她还拿出手机,翻出几张照片,递给我看的同时,强调说,“来果敢赌钱的大陆人不少,就说这几位,他们来时穿的人模狗样的,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儿,但在太阳岛待了不到三天,就一贫如洗,最后都没钱回大陆了。你就看这位。”她重点翻出一张照片,又说,“他现在为了生计,都沦为赌场的看门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本来对她这话题不感兴趣,但她非强迫我看最后这个人的照片。我无意的瞧了瞧后,心里突然跟过电一样。

    这人穿的破破烂烂,正坐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吃快餐呢。我看着他很眼熟,但冷不丁又记不起来他是谁。我拧着眉头想着。

    阿娇误以为我被吓住了,继续翻了其他几张照片。按她说的,这都是大陆来的,但接触赌场后,无一例外的全都成为果敢底层人士,这其中包括教师、公务员和企业管理者。

    我对其他照片毫无兴趣,而且这期间我一直想着那个看门人,最后我脑海中冒出个人名来。

    那人姓武,也都叫他小武,也是个豁免线人来着。如果按时间推算的话,这线人决不可能立功后被赦免了。

    我怀疑他是逃出来的,躲在果敢防止被大陆警方抓住。

    我让阿娇把照片翻到那一张,随后我问她,“你确认这人给太阳岛看门?”

    阿娇哼笑了一声,还当我面自夸起来,说她是个万事通,有啥事能逃过她的眼睛和耳朵?而且她又补充说,“太阳岛有三组看门的,这人负责的是晚班,下午四点到午夜十二点上班,其它时间全躲在一个废弃的老宅里。”

    我跟阿娇又套了套话,把小武的住址挖出来了。我一时间对太阳岛的资料不怎么感兴趣了,反倒觉得,自己应该去见见小武。

    阿娇压根没放我走的意思,但我摸着衣兜,拿出二百块地给她,那意思,跟她算账了。

    阿娇表情一暗,其实细算算,她也没跟我发生什么关系,光是陪着聊会天而已,这二百块,她肯定是赚到了。

    但她拿了钱,一点不开心的先行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也懒着理会阿娇的心情了,我也紧忙离开,奔着一个老宅赶去。

    这老宅并没人住,按阿娇说的,原来的屋主人死掉了,而小武又没住的地方,就来个暂住。

    这老宅也没大门,里面几乎空空如也,估计值钱的东西,也早被周围人抢去了。我来到老宅时,小武并不在。我看了看时间,刚刚到午夜十二点,我估计他得过一会才能回来呢。

    我随便找个角落,这里有个脏兮兮的毛毡。我猜它就是小武的床了,我一屁股坐下来,靠着墙,默默等起来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个钟头,门口有动静。我一直在黑暗中待着,眼睛也适应了不少,这一刻,我往门口看去。

    有一个瘸子,突然出现了,他拎着一份快餐,另外也举着手电筒呢。

    他很敏感,人没进屋呢,就先用手电筒对着里面照了照。

    我隐隐认出来,这是小武没错。我喊了句他的名字,但电筒光照向我时,我又忍不住的举手挡了一挡。

    小武有些怕,问我是谁?我一扶墙,站了起来。小武没等我说什么,他撇下饭盒,一瘸一拐的要逃走。

    我急忙冲了出去,而且再怎么说,我也是个腿脚健全的人,比他一个瘸子跑的快多了。

    我很快把他拦住。小武试图对我抡拳头,还让我别过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那行动不便的腿,心里就挺犯懵的,因为印象中,小武入狱前是个黑道打手,尤其腿功厉害,真实打实的想伤人,一腿下去,就能把对方弄得骨断筋折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瘸了,我倒不担心被他伤到,我故意避开他的拳头,还伺机凑到他身边,将他抱住了。

    我压低声音喊他名字,又问他,“我是小闷,还记得我不?”

    小武情绪波动很大,他不管不顾的喊着说,“我谁都不认识,你滚开!”

    我觉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就一边继续安慰他,一边把他往老宅里拽。

    反正费了一六八开的劲儿,我跟他一起坐在毛毡上了。我点了根烟,递过去,那意思抽一口,缓一缓吧。

    这时小武心态摆正了不少,但他低着头,不接我的烟,反倒摸着兜里,拿出一颗黑色药丸,一口吃了。

    我猜是麻古,而且想拦他的时候,已经晚了。我问他,“你是不是傻了,怎么吸毒?”

    小武瞪着我并不回答。

    我又说了几句暖场的话,最主要是我俩以前都认识,现在攀攀交情,也不是那么难。

    我随后一转话题,问小武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?

    如果我是警察,他或许还不会说什么,但同样是线人,让他没啥防备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,他半年前被分到广溪做任务,要收集龙老大的涉黑证据,他原本挺用心的,不过随着渐渐深入,他隐隐觉得这里面有猫腻,甚至连警方内部人员都牵扯进来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任务完不成的话,会被警方怪罪,但真要收集到证据了,很可能更会捅了一个大篓子。他考虑好久,最后有了个决定。有一次龙哥交代他一个事,他趁机出逃,一路奔向yn又来到果敢,想做个中转,之后再偷渡到泰国。但来到果敢后,他有次贪赌,输光了盘缠不说,最后还因为欠钱,被人打断了腿,这才沦落到现在这地步。

    我当然很清楚广溪的龙老大,尤其那里的猫腻,在幽灵大盗案被“侦破”时,就渐渐浮出水面了。

    另外我看他现在这德行,又劝小武,那意思别在果敢待着了,不然天天又是吸毒又是看门的,他活不了太久。

    我说的这些,小武哪能不明白。他盯着我,呵呵直苦笑。他反问我,“不在这里藏着,能去哪?”另外他挠着自己的脖子,我发现他脖颈有些红,不知道是不是麻古刺激的,他补充说,“他坏了规矩,警方不可能留他,他还染了毒,只有果敢这里的毒便宜,他回国后,毒瘾犯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留了一手,没敢跟他透漏太多我这次任务的事。我只告诉他,将功补过或许还来得及,尤其果敢这里,会有大案子的,另外毒瘾这东西,想戒的话,一定有办法。

    小武犹豫起来。我觉得今天到这程度就行了,也别聊太透,等过几天有机会的,我带胡子过来,再跟他好好谈谈。

    而且自打接触到小武后,我一直观察他的表情,他不像顽固不化的人。我有个直觉,或许这次抓邓武斌,他能出上力。

    我跟他告辞,还把兜里剩下那些钱,都塞给他了。

    我出门时,小武托着瘸腿,还站了起来,目送我离开。

    我独自一人在街头溜达一番。我捋一捋现在的思路,最后下了个决定,还是回欢乐今宵等方皓钰吧。

    我发现真是巧了,在赶回途中,当我刚走出一个胡同时,看到远处有个人影。

    他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但就凭他那瘦竹竿的身材,我断定是阿华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小子大半夜不回家睡觉,在这偷偷摸摸干什么呢?而且他收了我的钱,也不知道替我打没打电话。

    我想走过去问问他,但也没急,因为我有个感觉,阿华似乎再等什么人。

    我躲在胡同口,想先观察一番。

    隔了几分钟,阿华有些急了,甚至从那角落里走出来,站在街头中央的地方,四下看着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露面,有个吉普车从远处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以为这就是阿华要等的人呢,谁知道阿华一愣之下,又哇的怪叫一声,扭头就逃。

    我故意缩了缩身子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这吉普车很迅速的追了过去,而且很快从里面跳下来几个拿枪的军人,应该是同盟军。

    他们把阿华逮住了不说,有个军人还用枪托使劲砸着阿华的脑袋。我离这么远,都能听到砰砰的声音。

    阿华因此变得昏昏沉沉的,这几个军人架着他这个倒霉蛋,一起上车后,迅速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运气好,一直没被发现,但看着吉普车的背影,我纳闷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