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章 军匪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07章 军匪

    我能感觉得出来,华子等的绝不是同盟军,不然他不能见到吉普车后立刻逃走。

    但同盟军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抓阿华,到底是被等的人出卖了?还是偶然?我一时间没法断定。另外我猜阿华这次被抓,指定会很惨,这也跟方皓钰之前对同盟军的瞎忽悠有关。

    我对阿华的生死倒没那么在乎,只是觉得,我交代给他的事,十有还没办呢,这事也几乎泡汤了。

    我本想迅速离开这里,但又发现,阿华被抓的那个地点,地上好像落下什么东西了。

    我四下警惕着,靠了过去。让我惊喜的是,这东西竟然是一个老款的摩托罗拉按键手机,估计是阿华遗落的,又或者准确的说,是他爹的。

    我都顾不得场合了,立刻摆弄起这个手机,甚至这就要给花蝴蝶去电话。但无论怎么开机,这手机都没反应。

    像这种老款手机,最抗摔。我没那么悲观,以为它坏了啥的。我更偏向的是它没电了。

    我先把手机揣好,又站起身,穿街走巷的往“欢乐今宵”赶去。

    别看这都后半夜了,整个鸡街里,有一多半的门市没关,其中也包括欢乐今宵。

    我从这里一出一回,也没多久,但坐台的小姐都不见了,看女老板喜逐颜开的样儿,我估计又有一拨客人来了,把小姐包了场子。

    这女老板对我的去而复返很诧异,甚至不避讳的跟我说,“先生啊,你是不是想阿娇了?但阿娇陪客去了,你要再想见她,可能要等一等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屁啊,老子看起来就这点追求么?但话说回来,我兜里钱都没了,正愁找个借口能免费蹭个包间呢。

    我就故意拿出一股遗憾样儿,问阿娇什么时候能来?顺带着我又一叹气,很无奈的让老板先给我安排个包间,让我默默等着吧。

    女老板被我这样子一弄,连连应着。很巧的是,我又回到了原来那个包间,但物是人非,这包间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我没管这些,自行坐在包间里,拿出那款老式手机,摆弄起来。

    我把电池抠出来,又装上,问题是还开不了机。我跑到楼下,问老板有摩托罗拉的充电器没?借我一个。

    本来我对此抱着悲观的态度,女老板却拿出一个万能座充,问我行不行?

    我比划一下,发现这座充有点但还是想试试,就带着座充又上楼了。

    我继续折腾得有小半个钟头,把座充上的探针都掰变形了,才勉勉强强能给电池充电。

    我掐时间看着,也不想充那么多,想再等十分钟吧,我就再次开机试试。

    等待的时间让人焦急,甚至这也绝对是一种苦熬,尤其包间外时不时传来男人那种卖力的喊声和女人的假叫。

    但眼瞅着这十分钟快到时,ktv外传来砰砰的枪声。我被弄的一激灵,心说我不就偷偷摆弄下捡来的手机么?为啥这么多劫难呢?

    我也没法安心继续在包间里躲着了,急匆匆往楼下赶。

    细算算,我才来果敢没两天,却时不时就见到真枪实弹的军人。我估计十有同盟军又做什么恶呢。

    我来到一楼时,看到女老板正拿出打烊的架势,往下拽卷轴门呢。这卷轴门原本是电动的,缓缓往下落呢,女老板或许觉得等待时间太长,这才又上手了。

    另外正对欢乐今宵的路上,躺着一个人。他没穿军服,没带枪,却一身是血,估计是中枪了。

    他并没死透,估计要被及时送到医院抢救的话,还来得及,问题是,没人理他。

    女老板看到我后,也不把我当客人了,大喊着让我帮忙。

    伴随她的喊声,外面又传来几声枪响,我也不想让同盟军有机可乘的钻到欢乐今宵行凶。

    我跑过去,跟女老板合力,把卷轴门放了下来。女老板身子虚,这时又靠在门旁边的墙上,不住擦汗。

    她原本浓妆艳抹的,现在这么一擦拭,我看到她脸上露出不少雀斑来。

    我想起一句话,美不美,卸妆看看。我突然觉得,这话真的很有道理。而且隔了这么一会儿,其他在楼上享乐的客人和小姐,都来到一楼了。

    这些小姐,我都见过,也算脸熟了,除此之外,还有包括方皓钰在内的四个男子。另外那三个,应该都是客人。

    方皓钰的脖子上,有几个红印,像是被人用嘴亲出来的,而在他身旁,紧紧跟随着那个胖女孩。

    胖女孩害怕的搂着方皓钰的胳膊,方皓钰跟我对视一番后,他很明显也知道自己脖子上的惨状,冷冷的对我笑了笑,还用手把脖子遮上了。

    我心说他为了套话,也真没少下血本嘛。

    女老板跟大家说了几句,让姑娘们先上楼躲一躲,至于我们这些老爷们,倒不用那么敏感,坐在一楼就行了。

    一楼就一个沙发,原本是那些小姐坐的。我们这些“客人”,现在却取代小姐的位置,一个挨一个的坐在上面。

    我和方皓钰没说啥,那三个客人却时不时的聊着天。按他们说的,同盟军正在果敢搜查老缅军的人,一旦发现可疑分子,立刻抓捕或开枪击毙。

    我怀疑之所以有这么个结果,是不是邓武斌那几个弹壳的作用?

    另外别看被卷轴门挡着,枪声一响,也会很清晰的传进来。我被枪声刺激的,一直很紧张,但那三个客人和女老板,都拿出一副早就习惯了的架势,甚至三个客人又都喝起了啤酒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个钟头,枪声才彻底销声匿迹。三个客人提出来,今晚就这样了,改天再来关顾,言外之意,他们想走了。

    女老板跟他们结了账,又启动了卷轴门。她还蹲在卷轴门旁边,撅个屁股,借着刚打开的门缝,往外看着。

    我也很想知道,门外什么样了。但我不想冒险蹲在门旁边,就问女老板一嘴。

    她一边观察一边回复说,“街上死了七八个人吧,但没同盟军的人了,一会你们悄悄地,跑出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方皓钰,那意思,咱们走不走?方皓钰没理我,一看他打心里还琢磨着事呢。

    那三个客人陆续都来到卷轴门前,这时卷轴门离地有半人高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女老板到底看到了什么,突然间,她脸色一变,还念叨句,“不好!”

    没等我们再说啥,卷轴门上传来咣咣的响声,整个门直抖动,我猜有人在外面踹门,而且还有人大声嚷嚷着,“开门!”

    女老板对我们使眼色。那三个客人全都往楼上跑。我觉得有些不妙,也招呼方皓钰上楼。

    但方皓钰胆子忒肥了,压根不怕,反倒叫我一起坐在沙发上等着。

    卷轴门又往上升起一些后,有五个人,陆续弓着腰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都穿着军服,但只有一个人拿了一把双筒猎枪,其他人都握着砍刀。

    看他们手里的武器,我觉得他们不像同盟军,这些人也一点军人的样子都没有,反倒拿出强盗的架势。

    进来后,女老板强颜欢笑,军爷长、军爷短的叫着,他们中带头拿猎枪的,是个刀疤脸,他一巴掌抽在女老板的脸上,骂了句,“给爷滚开。”

    其他四人,有两人往楼上走,有两人对准我和方皓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立刻变得很敏感,方皓钰反倒淡定的问,“军爷,我们只是过来玩女人的客人,不是老缅军。”

    这俩人压根不听这个,一边将刀架在我们的脖子上,一边摸着我们的衣兜。

    我兜里没钱,只有那个破手机,这俩人对它不感兴趣,反倒是从方皓钰身上搜出来不少钱,都被这俩人“充公”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脸沉下来。他这表情,被一个军爷看到了,他对着方皓钰打了一巴掌,喝了句,“你哭丧个逼脸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怕方皓钰闹事,又怕他一直这么沉着脸,反倒容易吃亏。我在旁说了几句好话,这军爷总算手下留情,没再抽方皓钰的嘴巴。

    没多久,那三个客人和小姐们全被带了下来。他们跟战俘一样,男女各站一排。

    刀疤脸举着猎枪,虎视眈眈的看着大家,他四个手下,一边搜着男客们的衣兜,把钱和值钱的东西全拿出来充公,一边趁机摸一摸小姐们的胸口,占占便宜啥的。

    胖女孩心有所属,被一个军爷摸了后,她不自然的往后退了一步。这军爷立刻狰狞起来,喝了句,“怎么着?你一个出来卖骚的,还怕被老子摸么?”

    这军爷立刻绕到胖女孩身后,猛地扑了上去,肆无忌惮的啃着胖女孩的脖子,还使劲捏着她肥肥的胸口。

    胖女孩根本挣扎不过,这时还无助的看着方皓钰。

    我心里愁上了,说实话,我可不想方皓钰来一手英雄救美,不然迎接我们的,岂不是那双筒猎枪的子弹么?

    我偷偷拽了方皓钰一把,那意思让他稳住。

    方皓钰对这胖女孩,压根也不是真心的,他倒是真能稳得住,嘴里嘀嘀咕咕几句,我也不知道说的啥,但随后他一摸怀里,拿出那个魔方掰起来。

    刚刚我们只被翻了衣兜,这些军爷一定都没料到,方皓钰怀中藏着这东西呢,尤其他们看到魔方后,全都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刀疤脸眯着眼睛,瞧了一番后说,“看着像是个好东西嘛,你,把它抢过来!”

    他一个手下,瞪个眼睛走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方皓钰还在掰着魔方,而下一刻,魔方就突然被这人抢到手里了。

    这人把魔方拿给刀疤脸,刀疤脸盯着魔方,啧啧几声。我心说糟了,而且我也知道这魔方对方皓钰的有多重要。

    方皓钰原本一直盯着空空的双手,继续嘀嘀咕咕着,随后他慢慢抬头,看着那刀疤脸,又看着这几个军爷,突然咧嘴笑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