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章 妖孽人生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08章 妖孽人生

    我太了解方皓钰这个笑,可以说,每次一笑,必有灾祸。

    我心跳都忍不住加快了,但那几个军爷压根没这方面的觉悟。方皓钰毫无征兆的,猛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刀疤脸枪口一转,立刻指着方皓钰。方皓钰高抬双手,示意自己并没危险。他本身长得就文绉绉的。刀疤脸想了想,又解除警惕,一边把猎枪对准其他人,一边盯着魔方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方皓钰也看着魔方,开口说,“知道么?这魔方是个宝贝,而且有一个人所不知的秘密,这秘密背后,更是天价的财富。”

    刀疤脸被这话吊起了胃口,咦了一声。他手下对方皓钰打手势说,“你滚过来,告诉老子,这秘密是啥?”

    方皓钰一直拿出示弱的样子,举着手慢慢靠近。

    刀疤脸这人一看就有私心,他不想让手下听到这个秘密,索性一手提枪,一手接过魔方,让手下去一边站着。

    方皓钰来到刀疤脸身边,但迟迟不开口了。

    刀疤脸催促着说,“你小子要是敢打魔方的歪主意,想把它抢回去的话,我扒了你的狗皮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抬头盯着刀疤脸,突然间,他脸沉了下来。要我说,他想动手的话,也给我来个信,至少有个照应,但他竟选择独自行动了。

    他用左胳膊猛地把猎枪的枪筒夹住了,又腾出右手,对着刀疤脸的双眼挖去。

    我用挖这个字来形容,一点没错。方皓钰真狠,当碰到对方眼睛后,没一丝的停留,伴随刀疤脸的一声尖叫,他两根指头进入眼中。

    一个人就算再胆大,也怕失明,因为失明会带来黑暗,会从心往外的让一个人的灵魂胆颤。

    刀疤脸又疼又怕之下,顾不上别的,双手抓住猎枪,还把食指摸到扳机上了。

    这期间他也跟方皓钰较着劲呢,想把枪夺回来。方皓钰原本身子单薄,根本争不过对方,但这小子很聪明,抱着枪筒,把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想凑过去帮忙,但刚走了不到一半路程,猎枪的枪口就对准了我。我脑袋里嗡了一声,急忙往旁边一闪。这次的积极躲避绝对救了我。

    伴随砰的一声响,一发子弹打在我原来待得地方,还把后面的沙发打的露出一堆堆小洞,这沙发质量并不好,一时间还飞起一堆皮革屑。

    方皓钰跟刀疤脸继续争执着,这次枪口指向了一个要救援的手下,砰地一声响过后,这手下成了一把漏壶,浑身上下,不下十处都在流血,他也立刻死在当场。

    我怕局势再这么发展下去,会死更多人,尤其那些男客人和小姐都在附近呢,这都是无辜的人。

    我摸出伸缩棍,扯嗓子对方皓钰提了个信,又猛地往前凑。

    我本意是对准刀疤脸握枪的胳膊狠狠来一棍子,让他再也开不了枪。但实际上,方皓钰又捣乱了。他持久力长,现在眼见控制住刀疤脸了,他还猛地来了一把爆发力,把刀疤脸的身子往下一压,让刀疤脸的脑袋往前一凑。

    我原本对准刀疤脸的胳膊,已经抡起伸缩棍了,谁知道突然间,刀疤脸的脑袋又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来不及换招,眼睁睁看着伸缩棍打在他脑瓜子上,还传来咔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这声响让我想起了大锤碎西瓜,而刀疤脸呢,一下子身体发软,哆嗦着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方皓钰喊了句好样的,又急忙夺猎枪。这一系列的变故,发生的太快了。等剩下那三个手下想围过来时,方皓钰已经举着猎枪,站了回来。

    方皓钰一脸狞笑,问这三个手下,“哪个不怕死?嗯?老子毙了他!”

    三个手下一脸死灰样儿,但其中有个矮墩,眼珠转了转,有了计较,跟其他两个同伙说,“这猎枪只剩两发子弹了,咱们一起上,他毙不掉咱们仨,活着的那个,去门外喊人,到时把这俩兔崽子大卸八块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心头一震,心说这真是亡命徒,都处在下风了,竟然还有这么极端和疯狂的念头。

    方皓钰听到这儿,一脸狰狞的看着矮墩,念叨说,“你他奶奶的挺能煽风点火嘛,也真不是个东西,竟忽悠两个同伴来送死,这样猎枪没子弹了,你就能逃命了对不对?”

    这矮墩一脸诧异,就这表情,分明是说,方皓钰猜对了。

    他眼珠子又转来转去的。方皓钰厌恶的呸了他一口,调转枪口,对着他果断的砰的来了一枪。

    这矮墩原本打着精明算盘,现在却反倒提前成为一个尸体。他死的也真惨,方皓钰开枪时,故意抬了抬枪口,让他脑袋彻底裂开了,尤其他的五官,几乎凹了进去。

    另外那两个手下,全被方皓钰的狠劲吓住了。其他客人和小姐,也全吓得直叫唤,至于那女老板,更是不济事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嘴里念叨说,“完了完了,虎帮的人死在我们店里了。”

    我头次听到虎帮这个词,感觉像是当地一个什么组织,但我没时间想太多,尤其枪声连续响了三次,要是外面还有军爷,岂不都听到了,而且会很快赶来支援?

    我跟方皓钰说,“此地不可久留。”方皓钰点点头,我俩又把被这几个军爷抢走的东西都抢了回来,我问那些小姐,“有后门没?”

    只有那胖女孩,悄悄指了个方向。

    我和方皓钰急忙撤退,在离开这里时,方皓钰又对着跪在地上的两个军爷开了一枪,一发子弹过去,外加这还是散弹的形式,两个军爷全中枪了,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我和方皓钰溜出后门时,我听到街上传来笛声,估计这是一种报警吧。

    方皓钰四下看看,指着一个不起眼的胡同,我俩先后溜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胡同里充满了垃圾味儿,那叫一个熏鼻子,另外地上总有水坑,估计也不是啥好水,但我跑的时候,却故意往水坑里踩一踩。

    我鞋上全是血点子,被这么一弄,也当做一次清洗了。另外我默默数着,我俩足足钻了五个胡同,最后来到一个比较僻静的街头,方皓钰拄着腿大喘气,我索性占一把便宜,靠在他背上,趴着喘气。

    方皓钰也不顾现在气短不气短的,摸着怀里,拿出那个魔方。他看着魔方后,一脸怪笑。

    我压根笑不起来,反倒催促他,“接着跑吧,先回到果壳宾馆再说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盯着魔方,嘀嘀咕咕念叨几句,又听了我的建议。我俩几乎绕了一个大远,最后从果壳宾馆后门进去的。

    我发现这果壳宾馆不对劲,看着很杂乱,尤其后门处,还横七竖八的丢弃着被褥和衣服。

    我和方皓钰互相看了看,我俩又冲到前台。

    这时的前台,更是杂乱不堪,连原本用来登记的电脑都没了。胖老板正躲在前台后面,抱个脑袋,也没留意到我俩的出现。

    我喂了一声,没想到胖老板带着哭腔说,“军爷啊,随便拿,只要不杀人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隐隐猜到了啥,方皓钰还走到前台,把胖老板强行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胖老板看到我俩时,冷不丁有些不敢相信,又缓了几秒钟,他才明显松了一口气,跟我俩说,“两位真是命大,刚刚发生动乱了,有军爷过来抢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我反问他,“是同盟军还是虎帮的?”

    我这么问并非瞎猜,因为在欢乐今宵,就是假军人,也就是虎帮的人在浑水摸鱼。

    胖老板没料到我懂得这么多,他眨巴眨巴眼,又解释道,“虎帮就是同盟军下设的一个帮派,军方没法明着抢,就暗中操控虎帮行凶作恶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头皮发麻,心说刚刚方皓钰杀了虎帮的人,岂不是说一旦露馅了,我们就不得不跟整个同盟军结仇了?

    方皓钰也拧着眉头,明显琢磨着啥呢。

    胖老板不等我俩再问,一转话题,指着楼上说,“兄弟,你们住的房间也被抢了,刚刚你们的老大和同伴回来过,知道被抢了后,又急匆匆赎货去了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骂了句妈的,一转身往楼上跑去。

    我没那么急,让胖老板好好说说,“到底什么是赎货?”

    胖老板结结巴巴的解释,说虎帮的人抢完东西后,先汇总在一起,堆放两天,这期间要是有人带钱过去跟虎帮商量,还可以把抢走的东西再买回来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,心说这虎帮做事真挺阴险的。这时候楼上传来方皓钰撕心力竭的一声吼叫。

    我撇下胖老板,急忙往上跑。当我冲到屋子里时,看到骆一楠一脸是血的晕倒在床上,而藏着毒化物的床底下空空如也,那个皮箱不见了。

    至于这屋子其他地方,也明显被翻了一大顿。

    我对其他失物并不在乎,反倒是那皮箱丢了,让我整个心几乎都堵在嗓子眼了。

    我想到rb广岛和长崎了,因为那两个地方都被原子弹炸过,而那个皮箱,一旦被同盟军不慎打开,又一不小心让毒化物泄露出去的话,会是什么效果?

    我想整个果敢,会死不少人,也有不少人被毒化物影响,或许疯疯癫癫,或许成为残废等等。

    方皓钰气的在屋里来回暴走,甚至使劲扯着头发,而我忍不住默念句,他娘的啊,玩大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