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尖刀砍脖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1章 尖刀砍脖

    我紧张的不行了,甚至都觉得,这是我自打生下来之后,遇到的最惊恐的一刻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差不多,我俩几乎紧贴在一起,试图这么样的寻找安全感,还一起不放松的正视着逃犯。

    他反倒拿出一副很悠闲的样子,歪着脑袋打量着我们。

    僵持了几秒钟,他突然先嘿嘿笑了,我俩都被吓了一跳。他还踱着步,试图绕到我俩身后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不可能给他机会,他绕一点,我俩就转一点,一直跟他保持正面相对。

    他走了小半圈,似乎也走烦了,又抬起头,看着夜空上的明月。今晚月亮特殊的圆,他还特意赞了句,“好美,不是么?”

    胡子傻愣愣,竟也抬头看了看。我一直盯着逃犯,心里骂了句,美个屁!

    等他再次低下头,又用生涩的汉语跟我们说,“我给你们两次机会,让你们逃,但你们不领情,这很不给人饭子。”

    我挺犯懵,心说什么是饭子?我猜他想说面子,只是太不懂汉语,把饭子和面子记混了。

    我没在乎这些,逃犯啧啧几声,不满的继续说,“再一再二不再三,我得惩罚你们,恩是卸胳膊还是卸腿呢?”

    他还往我俩身上瞄来瞄去的。我和胡子都直毛楞。胡子上来彪劲了,跟我念叨句,“拼了,先下手为强。”

    我原本觉得,这逃犯既然能跟我们说话,就说明这事还有缓,我们跟他沟通沟通,运气好的话,就能无伤而退了,但胡子突然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还左右手各拿一只装石头的袜子,对着逃犯呼呼轮上了。

    光说他这几下子,还真挺有威力的,不是打对方脖颈就是砸心窝的。可惜的是,他对手是个连警察都奈何不了的逃犯,更是一个身手出奇敏捷的狠角儿。

    逃犯很轻松的后退了几步,就把胡子这几招化解了,他最后又伺机往前一凑,对着胡子狠狠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我听到咚的一声响,胡子这么大的身板子,这么大的体重,竟硬生生被逃犯踹的往后飞出去半米,双膝着地的跪在地上,两只袜子也脱手了。

    胡子疼得脸都扭曲着,不过斗志尚在。他挣扎站起来,嘴里骂咧咧的,一把从我手里抢过手电筒。

    我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,这一刻特想问胡子,“你这么做,老子用啥?”

    但压根没时间说这些呢,胡子又把手电筒当棍子使,对着逃犯再次冲过去。我知道一场硬仗不可避免了。

    我放下其他念头,只等着伺机“补枪”,说白了,一会胡子跟逃犯缠斗到一起了,我就偷偷溜过去,用肩膀或腿攻击敌人下半身,一旦把他撂倒了,剩下的都好办了。

    但一看逃犯就不想跟胡子继续纠缠了,他一摸后腰,拿出一把泛着乌光的尖刀,闷喝一声,对着眼瞅打到眼前的手电筒使劲一挥刀。

    伴随砰的一声,手电筒上瞬间出现一个火电,随后电筒断为两截,还灭了。

    逃犯往前再次一凑。我隔远看不太清楚,他貌似舞了下刀,砍在胡子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喊了句,“胡子!”胡子没理我,身子软绵绵的,整个人跟烂泥一样瘫到地上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就剩下我自己了。我知道就自己这身手,还不如胡子呢,根本连丁点赢的希望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呵呵笑了笑,趁着逃犯一分神,我猛地一扭身,往墙头扑了过去。但我刚摸到墙,没等爬几下呢,头上方就出现一个黑影。

    我抬头一看,一时间傻眼了都。逃犯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,此时不仅站在墙上,还蹲着跟我对视呢。

    我哇了一声,一松手,又摔了回去,坐了个大屁蹲。

    逃犯嗖的一下蹦下来,向我大步走来。这么距离一近,我压力极大。但我潜力也被激发了。

    我都不觉得疼了,玩命的从地上爬起来,扭身疯跑。

    我冲着瓦房去的。这一刻我想的很清楚,先躲到房子里,至少有个门挡着,等逃犯破门而入了,我再破窗而出,跟他绕圈捉迷藏,不信绕不晕他!

    但我漏掉了一个很严重的事,这瓦房里还有一个中了虫毒的肥女。

    我好不容易冲到房门口,刚把门打开,没想到这肥女就站在门里面。她眯眯着眼睛,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我,反正她怪叫的呃了一声,随后像一堵大山一样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喊了句娘啊,急忙试图推住她。

    细想想,我也不是练举重的出身,尤其身子还相对单薄,哪有那么大的力气?我只是稍微扛了一下,就再也扛不住的被肥女扑到了。

    我躺在地上,肥女坐在我身上,她还忍不住的直扭身子。

    我相信自己没看错,她一身的肥肉都在乱颤着,我没放弃抵抗,使劲抓着她胸口那俩饽饽借劲,想把她挪走。

    给我感觉,她这身肉也很邪门,跟棉花糖一样,出奇的软,这让我有种有劲却抓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肥女压根不觉得疼,继续扭着身子。我估计真要持续下去,没多久自己就得晕了,甚至硬生生窒息而亡。

    在这命悬一线的时刻,没想到逃犯意外的救了我。他原本躲在一旁看着,也不知道出于啥原因,他叽里咕噜骂咧几句,似乎是他那地方的土话,他几步走过来,跟拎小孩一样把肥女拎起来,又喝了句,“滚!”就把她跟丢沙袋一样,丢到一旁了。

    随后他伸过一只手过来拽我,要把我弄起来。我这时都有要翻白眼的架势了,也忘了现在啥处境了。

    我还跟逃犯念叨一句,“谢了,兄弟!”但一瞬间我又反应过来了,一脸惊悚的看着逃犯。

    逃犯嘿嘿一笑,回了句,“甭谢。”就举起刀,对着我脖颈砍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听到砰的一声响,心说完了。我俩眼一闭

    我以为自己死了呢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被熏醒了。这味道很刺激,是油灯发出来的。我一边咳嗽,一边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在一间封闭的木屋里。

    屋顶挂着一个油灯,发出微弱的亮光,把这里弄得极其昏暗,另外逃犯就蹲在不远处的一个铁锅前,另一个角落里还蜷曲的坐着肥女。只是此时的肥女,不再了。她似乎昏迷了,耷拉个脑袋,身上披着一条红毛毯。

    此时我的脖颈特别疼,就好像要断了一样,我有个猜测,刚刚逃犯用刀背砍了我,所以我侥幸还活着。但看现在架势,他明显把我掳了。我一激动,想站起来。等刚有起身的动作,我很郁闷的发现,自己被绑在一个小椅子上,压根动不了。

    逃犯原本正盯着铁锅愣愣发呆呢,被我这一闹,他回过神,扭头看过来。

    我紧张上了,而且这时逃犯还把脸上的面罩摘了。这让我能看到他的真面容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人太狰狞了。他五官倒不咋吓人,只是右脸颊上,有一条一寸来长的伤疤,这像是被野兽挠出来的,这条伤疤的尾端还紧贴眼角,能想象得到当时他跟野兽搏斗的场面有多凶险,野兽这一爪要是稍微偏差一点,他这个眼珠就废了。

    另外他脖子侧面还纹着一个豹子头。我不知道这代表的是啥。

    他打量我的同时,还怪笑几声,随后拿出一副贪婪的表情,大步走了过来。要不是我特意往后板着身子,他的脸肯定都贴到我脸上了,最后我俩用几乎鼻子挨着鼻子的距离,对视着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,心说这怪物,到底想什么呢?

    许久后,他把脸往后缩了缩,跟我说,“我爷爷说过,这世上有完美寄主的存在,我本来不信,因为没有人会这么厉害,能抗住金蚕蛊的毒性甚至不死,但我错了,活生生的完美寄主就在我面前。”随后他还流露出一副极其欣赏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本来迷迷糊糊,心说什么寄主不寄主的,跟我有屁关系,但听完整句话,我明白了,心说老子就是!还是个专门伺候虫子的寄主?

    我想说点啥,问题是压根说不出来。逃犯的思维方式也绝对跟正常人不一样,他一转话题,竟又说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话。

    他说可以把我放了,毕竟要给朋友一个面子,而且他也很喜欢我这小子的性格。

    我先是诧异,心说有这好事?之后我又纳闷,心说哪个朋友?没等我再多想呢,他扭过头,指着那个铁锅说,“我饿了,相信你也饿了,这样吧,咱们一起吃顿肉,也就用个把钟头的时间,然后你就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表示自己不信,也不想吃。他脸一沉,不再说啥,径直走过去,掀开锅盖,一股热气从里面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锅旁边还有两只铁腕,他把两只碗都盛满了肉和汤。把其中一只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发现他用刀很厉害,趁空摸后腰,拿出刀,看似随意的对我身上割了两下,我整个身子一松,上面的绳子断了。

    他一手举碗,一手举刀,冷冷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猜自己要不吃这肉,就是不给他“饭子”,下场是啥不言而喻!

    我心跳的厉害,还忍不住喘着粗气。我强压着性子,问他,“这肉不会有毒吧?”

    逃犯用尖刀戳起一块肉,放到自己嘴里嚼了起来,这是用实际行动跟我表示,这肉干净!

    我心说去他娘的吧,有肉吃,还能活命,这便宜事上哪找去,我就一横心,豪爽的把肉接了过来,还把最大的一块肉放到了嘴里

    想问问,这世上什么肉最好吃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