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 闹鬼的老宅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10章 闹鬼的老宅

    既然邓武斌发话了,我们这些人全绞尽脑汁的想起来。而我绝对是最不用功的那个,趁空还走到窗户旁边,往外看了看。

    方皓钰刚刚惹了一场大祸,我担心有人找到这里,但外面静悄悄的,我把悬着的心又放下来。

    这才多短的时间,胡子却突然有主意了,还当先伸出五根手指,强调说,“夺回毒化物,我有五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们把注意力全放在他身上,我心里的诧异劲儿就甭提了,心说这小子平时笨归笨,但偶尔的灵关一闪,还真不得了,不仅有招儿了,还他娘足足五个。

    邓武斌赞了一句,说不愧是能抢劫运钞车的主儿,够厉害!胡子很受用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我们都催促他快说。胡子很认真的掰着手指头,把这五个办法依次说出来,“坑、蒙、拐、骗、偷!”

    我听完那一刻,有种想损他的冲动。他说的确实是五个法子,问题是太过于笼统了,这也几乎跟没说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邓武斌倒是挺严肃的点点头,又问胡子,“老弟,你就是盗贼出身的,这次任务交给你,把毒化物偷回来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胡子脸色一沉,这次他倒不充大瓣蒜了,急忙摇头说,“让我去民宅小偷小摸还行,但混到虎帮或者去同盟军眼皮子底下偷那么个的皮箱子,我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邓武斌点了根烟,一边很急的抽着,一边琢磨。他一定也知道,让胡子偷皮箱,确实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他又有个办法,念叨说,“偷不如抢。”随后他看着我和胡子,“两位连运钞车都能抢成功了,要不这次也抢一把?”

    我心说这个老匪王忒不地道了,合着他的意思,夺回毒化物这么艰难的任务,就交给我和胡子来办了?

    我想说点什么话,把任务推出去。方皓钰倒是帮了我一把,还没等我说什么,他又插话说,“抢的话,还不如绑呢。”

    邓武斌冷冷看着方皓钰,问怎么个绑法?

    方皓钰回答,“我在果敢刚认识一个妞,爱我爱的死心塌地,而且这妞消息面挺广的,我想通过她,挖一挖虎帮的消息,尤其是虎帮老大平时爱在哪藏着,到时针对这个老大,把他绑过来,用人换物,不就得了?”

    我打心里说,这计划倒真挺靠谱,尤其方皓钰绑架人的手段,我又不是没见过。

    但楼强顺着这计划往下想,又有个疑问。他说,“咱们就算绑架成功,再用人换物了,但也不能在果敢多待了,尤其虎帮肯定会记恨之下抓咱们,接下来咱们什么时候动手抢太阳岛,这很关键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嘿嘿笑了,拿出无所谓的样子,嗤了一声说,“就凭虎帮还改记恨咱们?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听出方皓钰这话里有话了,邓武斌还问,“你跟虎帮接触过?”

    我也没藏着掖着,把刚刚我和方皓钰遭遇的事说了出来,而且我的意思,我俩要不要换个隐蔽的地方躲着,防止被虎帮的人找到宾馆,连累大家。

    方皓钰并没躲得意思,但邓武斌赞同我的观点,还说既然如此,大家这就整体换地方吧。

    他又问骆一楠,“整个果敢有什么临时居住几天的地方没?”

    骆一楠身体衰弱,脑子却不笨。他想了想,点头示意,那意思有。

    邓武斌让大家先把别的事放一放,现在趁着天黑,赶紧闪人。

    就凭这点,让我觉得邓武斌真的很狡猾,甚至警惕心超强。他还让我们六人分批转移,出了宾馆后,在宾馆后面的小胡同里集合。

    我们点头应了下来。邓武斌跟方皓钰先行离开的,随后是我和胡子。我俩下楼时,胖老板没在前台,估计又去哪收拾去了,我俩走的也算一个静悄悄。

    等在小胡同里跟邓武斌汇合后,我怕我们这么一走了之,尤其没补交房钱啥的,别被胖老板怀恨之下告密。

    我也跟邓武斌念叨一嘴。邓武斌早有打算,让我放心。

    我就没再多问,等楼强和骆一楠也来到小胡同跟我们汇合后,骆一楠引路,我们又走了一个多钟头,来到果敢偏郊区的地方,这里有一个黑咕隆咚的废弃的老宅。而且这宅子的面积真不看外形和规模,很像老bj的四合院。

    骆一楠走了这么久,虚弱的直喘气,他又告诉我们,说在战乱时期,这老宅里死过不少老缅人,经常闹鬼,所以平时没人来。

    我隔远观察着,尤其听到闹鬼字眼后,心里毛愣愣的,不过这也反倒说明,这老宅确实很安全。

    我们一起往里走。在进去的路上,我看到地上时不时有干枯的血迹,还有被白粉画出的人的轮廓图案,估计就在这个轮廓里,躺过死人吧。另外我发现了一个裂开的军人头盔。

    骆一楠带着我们,直奔最里面的一个空屋,这个房间很大,不过一进去的瞬间,我闻到了一股很臭很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胡子问骆一楠,“这屋里以前是粪坑么?”我倒有另一个想法,心里毛楞劲儿又上来了。

    我想到了尸臭。

    而骆一楠呢,也不跟胡子藏着掖着,说这屋子原来囚禁了几十名老缅军,最后同盟军用火,把他们活活烧死了。

    胡子呸呸几口,急忙捂住了嘴巴。方皓钰反倒变态的猛嗅了嗅,拿出很享受的样子,而其他人的反应,都跟胡子差不多。

    等我们又适应一些后,邓武斌叫上我们,一起蹲在这屋里。

    估计在这一路上,邓武斌就一直琢磨着方皓钰的话呢。他原本很警惕,并没详细说怎么抢太阳岛,现在他却一改之前的态度,把计划全盘托出。

    按他说的,这次抢劫,我们得手之后,再盗两辆摩托,往果敢西北方逃去。他会提前联系沙坤的人,租对方一辆直升机,在果敢西北方等着我们。我们坐上飞机后,往缅甸的木姐市逃去,再一路往南,奔向内比都,一旦到了那里,我们就安全了,接下来想怎么逃,是去泰国,还是去美国,那都方便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沙坤这个人,甚至可以说,这人的名字简直如雷贯耳。他是金三角名著的军阀和我没料到邓武斌竟攀上了这号人物,而且他这后续计划安排的,也很周密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咋搞的,一时间脑门发热。邓武斌又看着方皓钰说,“你说的以人换物的计划,绝对可行,而且咱们以免夜长梦多,夺回毒化物后,就立刻动手,先用一半的毒化物,把虎帮的总部投毒,一旦那里乱起来了,同盟军肯定会派人去救援,我们再趁乱抢劫太阳岛,能抢多少是多少,然后撤离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听的直狞笑,还拍手称好。而楼强和骆一楠,也都先后赞同,说邓爷这计划可行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趁空表示支持,问题是,我心里的状态完全相反,心说这帮悍匪是越发的玩狠得了。

    楼强随后又把他买枪的遭遇说了出来,尤其枪的价格,让他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邓武斌听的直皱眉,他还有个小动作,摸了摸怀里。我猜他这次带来的钱,真的没那么多。

    楼强问邓武斌,“如果我们不买枪,用原来藏在瑞果雨林的枪,行不行?”

    邓武斌想了老半天,我们都没去打扰他,最后邓武斌说,“咱们那批枪,可以用,但抢劫太阳岛,最关键要有毒伞枪,这玩意儿原本是二战时期外国间谍用的。而且这种枪不打常规子弹,外形像个雨伞,却能射出喷毒药的子弹,我们对太阳岛投毒,必须得靠它。”

    楼强连续念叨毒伞枪的名字,把它牢牢记住。

    邓武斌最后又制定个新计划,跟我们说,“楼强加上骆一楠,一起负责去弄毒伞枪,如果一般枪械的子弹的价格能接受,再买一些子弹就足够了。至于其他人,我要去采购一些东西,到时好对毒伞枪做一些改造。胡子你继续对太阳岛踩点,尤其务必弄到赌场内的结构图,方便行动。至于你和方皓钰。”他指了指我又说,“你俩想办法把虎帮的头头给绑了,以人换物的夺回氰化钾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点头应着。我担心我和方皓钰没法出门,也提了一嘴。方皓钰连说放心,那意思,他有办法。

    邓武斌让大家别管那么多了,先休息,等明天一早,统一行动。

    我们也不怕鬼不鬼的,一同在屋里躺下来。我想起小武了,就是那个给太阳岛看门的逃跑线人。

    等大家都睡得差不多了,我偷偷叫上胡子,我俩一起来到外面。

    胡子误会我了,刚来到外面就看着我俩的脚踝,因为这里有跟踪器,他绝对以为花蝴蝶跟我取得联系了呢,他又问,“花蝴蝶有什么安排么?”

    我一边保持着警惕心,品着鬼屋里的动静,一边摇摇头。胡子忍不住吐槽,说警方真他娘的坑爹,都这时候了,他们再不有啥行动,我们可就真成悍匪的一分子了。

    我赞同胡子说的,但我也问他,“如果警方真不出现,咱哥俩到底怎么办?”

    胡子没个主意,他还反问我,“难道凭咱俩,能把这帮悍匪抓回国内去?”

    我没这个信心,而且还有几天时间这帮悍匪才行动呢,没到最后一刻,我觉得我俩都不应该对条子们灰心意冷。

    我不跟胡子讨论这个话题了,又压着声音,把小武的情况说给胡子听。

    胡子先是很诧异,最后他又笑了,说这是个好事,至少他跟小武攀攀交情,等挖赌场内部的资料时,能省不少事呢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劝胡子,“小武这人,也防着点,别跟他露咱们的底细,万一他不想回国,可别把我俩卖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应了一声。但没等我俩再说点啥,鬼屋内出现一个人影,他迅速走了出来,还歪着脑袋看着我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