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章 消声手枪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12章 消声手枪

    方皓钰跟我说,他可以不忠诚他的女人,但他女人一定要死心搭地的终于他,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。

    我看他情绪这么激动,也懒着在这种问题上跟他争论。我打心里琢磨,他所谓的千古不变的道理,真不知道是从哪个地摊书籍上抄来的。

    我俩又熬了半个钟头,还没胖女孩的动静。方皓钰略发急躁了,时不时的看着表。

    我倒是没再刺激他。最后他掐着表,说再等五分钟,如果那胖妞还不乖乖回家,他保准会用消声手枪,把整个欢乐今宵的人全屠了。

    我真有点担心了,也知道方皓钰做的出来。

    我跟他一定紧盯着ktv的大门。赶巧的是,眼瞅着五分钟时间将至,胖女孩穿着一身很素气的衣服,挎着一个女式包,溜达着往外走。

    方皓钰原本一脸狰狞,这一刻又跟二皮脸似的,变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对我使个眼色,等胖女孩走远一些后,我俩闷头出了胡同,沿着街边跟踪上了。

    这胖女孩的家估计就在附近,她也并没太多的警惕心,没留意身后。等她钻进一个胡同时,方皓钰拽了我一下,我俩一先一后赶过去。

    这胡同没那么黑暗,里面每隔十米吧,就有一个点着黄灯泡子的路灯。方皓钰喊了一句,“聪聪!”

    我头次知道这胖女孩叫啥,但打心里特想吐槽,心说咋起了个狗名呢。

    胖女孩很诧异的一回头,当她看到有两名陌生男子正靠近她时,她敏感上了,问我俩是什么人,要干什么?

    我止步不前,方皓钰却快走几步。

    胖女孩别看是个女子,但能在果敢这里活下来,岂能没个彪悍劲儿?她把背包拿到手里,使劲抡上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不想误会继续这么下去,他指了指自己,提醒说,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胖女孩猛地一顿,又借着昏暗的环境仔细辨认。

    都说女人细心,依我看,这话一点都不假,胖女孩很快认出方皓钰,甚至这一刻,她都丢下背包,老公、老公的念叨着,向方皓钰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胖女孩这体重,还如此快速的扑到方皓钰的怀里,方皓钰冷不丁的差点被弄摔了。但他左腿往后一支撑,把平衡感找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场面,心境一时间很复杂,另外我心说,这一口一个老公的,他俩啥时候私定终身了?

    方皓钰趁空对我摆手,还说,“兄弟出去把风,我跟聪聪单独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我本来就不想当“电灯泡”,借着这机会,理所当然的先撤了。

    我守在胡同口,蹲在一个相对黑暗的地方。这大夜里的,尤其这里本就不是啥黄金地段,压根没人。

    我守个胡同,倒没啥难度。我本以为方皓钰会快点套话,让聪聪说一说虎帮的事呢,谁知道很快的,胡同里传来一男一女那种的叫声。

    我扭头瞥了一眼,又看了看夜空。今晚有些阴天,外加气温也不高,我心说这俩人露天就这么整,也不怕冻得慌。

    我并没留意是从哪个方向射来的,反正突然地,我脑袋上传来咚的一声响,随后有个小东西落到我身旁的地上。

    这把我疼的,一时间脑袋特别胀不说,双眼还差点流出泪来。

    我使劲搓着脑袋,让自己好受些,又急忙往地上看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小空弹壳,它很明显,我几乎一下就看到它了。我不知道谁把它射来的,但我联系起好几件事来,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我把小弹壳捡起来,摆弄一番。我发现这里面并不是空的,还藏着一团纸。

    我费劲巴力好一通,才勉强把这纸团抠出来。我还特意往胡同里看了看。

    方皓钰和胖女孩还在激情中,这让我多多少少放下心。我把纸条摊开,这上面有一行话,是用铅笔歪歪扭扭写的“一切准备就绪,勿担心,配合悍匪为主!”

    我没见过花蝴蝶的字,不过能猜到,除了她还会有谁?

    我心里涌上来一股兴奋感,心说老子千盼万盼的,警方总算赶到了。但我也对她这话的意思不完全理解,我猜花蝴蝶就在附近,也试着走出胡同,往四周瞧了瞧。

    花蝴蝶压根没露面的意思,我放弃找她的打算,又捏着纸条,想怎么处理它。

    方皓钰是个很心细的人,我怕把纸条撕碎了,或者随意撇开的话,万一被这变态发现,我就被动了。

    我最后一横心,把纸条揉巴揉巴,放在嘴里嚼起来,又一口气吞到肚子里了。

    这颗小弹壳,我没扔,毕竟上面没啥记号,就算被邓武斌的人看到,也不会犯啰嗦。我把它藏在鞋帮子里了。

    我又等了二十来分钟,胖女孩从胡同里出现了。她一时间有些衣衫不整的,尤其裤裆那里给人一种紧巴巴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她一点不在乎这些,带着一副幸福感,跟我打声招呼,就悄悄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望着她的背影,心说方皓钰不会只顾着嘿咻,啥话都没套吧?

    我跑到胡同里,方皓钰这兔崽子,上半身还穿着衣服,下半身的裤子,都脱到膝盖下方了。而且这都完事多久了,他竟然还没穿上。

    他心情也不错,正冷笑着掰着魔方呢。

    我问他怎么样了?方皓钰跟我说,“按聪聪给的消息来看,绑架虎帮老大的事,必成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解释,“虎帮一共有三个头头儿,一大两小。两个小头头平时处理帮派内部的事,很少露面,而且不管去哪,都有不少小弟跟着,很难下手。但那个大头头,叫东哥,基本上就是个甩手掌柜,平时除了跟同盟军联系下,商量一些事以外,其他时间都在逍遥快活。

    而他逍遥快活的地点,也很固定,每隔两天的晚上,他就去一个叫留情阁的ktv,那里面有他的骚铁子。”

    我品着方皓钰的话,又反问他,“东哥身边的保镖多不?”

    方皓钰伸出两根手指说,“就两个人,听说他俩的身手不错,但现在这年头,身手再好也不行,咱们有枪嘛。”

    我赞同的点点头。方皓钰说了接下来的计划,这次绑票,就我俩就足够了,下手地点,就在留情阁的门口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和方皓钰没在胡同里逗留太久,等回到老宅时,邓武斌这些人都睡下了。

    邓武斌睡得不太死,我和方皓钰刚来到屋里,他就醒了。方皓钰没跟邓武斌细说绑票的事,只是做了个手势,示意一切都在计划中。

    邓武斌赞许的笑了,而我也笑了。我想起一句话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天时间,邓武斌他们都把各自负责的任务完成了,尤其那把毒伞枪,被楼强和骆一楠花高价买了过来,之后邓武斌背着我们,对这枪做了一系列的改装。

    他真是个用枪的天才与行家。这毒伞枪最终看起来就是个雨伞的形状,但伞柄是枪膛,里面装了十发特殊子弹。

    这子弹到时被灌上氰化钾,射出去后会喷汽,把氰化钾最快速的扩散出去。

    而我和方皓钰的绑票计划,几乎成为火烧赤壁前那最关键的东风了。

    我俩也没偷懒,方皓钰还偷来了一个小轿车,一到天黑,我俩就把轿车停在留情阁附近,等待东哥的出现。

    一晃又到了一个夜里。我和方皓钰躲在车里,正盯着留情阁门口观察时,有个路虎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是之前并没有过的情况,这路虎的车前盖上,还纹了一个很大的老虎脑袋。

    光凭这儿,我俩都意识到,是虎帮的人来了,但一时间还确定不了是不是东哥。

    方皓钰原本懒散的靠在座椅上,现在更是嗖的一下坐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路虎停好后,从里面下来两个人,一个是胖子,估计得有二百斤,尤其那肚子,一看就是喝酒喝出来的,另一个身子很壮也很板正,紧紧跟在胖子后面。

    这胖子留个短发,只穿着一个背心。我看到他右肩膀上,也纹了个字,是汉字的虎!

    我问方皓钰,“这是不是下手目标?”方皓钰跟我念叨,“听说东哥有个外号也叫胖东,眼前这胖子,差不了!”

    我俩一直目送东哥进了ktv,另外我又观察着,发现路虎没熄火,司机也没下车。

    我猜另一个保镖,就是这司机了。

    我问方皓钰,一会怎么把东哥掳走?方皓钰没急着回答我,反倒搓着手心。

    他考虑的时间很长,我猜他也一定考虑的很细。足足一刻钟后,方皓钰又跟我说,“咱们不知道这胖东什么时候离开,如果等他出来了,咱们再准备下手的话,不是最好时机,另外咱们去ktv里面抓人,也是不明智的,尤其人多杂乱,那个保镖一定护在胖东旁边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直头疼,而且被他这么一排查,给人感觉,我俩这次压根没法下手了。

    我反问方皓钰,“要是这次任务太难,咱们回去叫人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狞笑起来说,“请邓爷他们来?杀鸡焉用牛刀!”随后他说出一个计划,“我俩现在就下车,把路虎车控制住,尤其把车里那保镖先解决了,之后我俩藏身路虎车内,等着胖东自动上钩。”

    我一琢磨,这法子还算凑合吧。再者说,我们两把手枪,还震慑不住一个人了?

    而且赶早不赶晚,我这就要下车。没料到我刚把车门打开,方皓钰就猛地把我拽了回来,他盯着我问,“兄弟,你干嘛去?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,一脸不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