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4章 人肉炸弹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14章 人肉炸弹

    我仔细听着手机,想知道对面会出现什么声音,到底是10086的客服?还是一个陌生人的语调?

    我等了少说三五秒钟,方皓钰也有些犯懵了,他把车减速,往路边靠去。

    我实在熬不住,喂了一句。正当我想挂电话时,听筒里传来一阵很清脆的童音,她嘻嘻嘻的笑着。

    我毫无准备,冷不丁被吓得,差点站起来,而且我现在处在轿车中,这么一站的话,脑瓜子肯定会磕到。

    我当然不会笨的以为对方真就是一个顽童,她一定用了变声软件。

    我也怕她是花蝴蝶,所以我拿出小心警惕的样儿,还特意减小了听筒的音量。

    这童音笑了一会就停了,她又冷冷的说,“知道么?你们绑的胖东是傀儡,是虎帮以防意外,特意为敌人准备的礼物,这人体内装了个休眠的定位炸弹,而且连他自己也不知道,但你们抓住他后,带他出了原定的安全范围,炸弹被启动了,还有一分钟就要爆炸。温馨提示,再不跑的话,你们也会死。”

    我又喂喂几句,对方拿出不跟我多聊的架势,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我握着手机,愣愣看着方皓钰,而且经过刚刚的对话,我直觉认为,这人也不是花蝴蝶,她更是用了什么变号软件,给我打电话时,故意改变了她的号码,

    方皓钰问我怎么了,而胖东呢,催促的问,“是不是虎帮的人?快把我送回去,一切有商量。”

    我瞥了胖东一眼,也不知道咋的,我看他就来气。我猛地下手,用枪托对准他脖颈狠狠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胖东惨哼一声,身子一软,彻底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没理胖东,把刚刚的通话内容,一字不差的说给方皓钰听,这期间我也撩起胖东的上衣,看着他的肚皮。

    他整个肚子上,只有小腹右侧有个刀疤,乍一看像做过阑尾炎手术。

    我心说难道炸弹是从这里送到胖东的肚子里了?但他能一直活着,对炸弹不排斥,想想这也是个奇迹。

    方皓钰对刚刚的电话半信半疑,他也来不及追查这电话是谁打得了。他叫上我,赶紧下车。

    我离开轿车时,顺手把胖东电话揣到兜里。我俩故意退到离轿车五米开外的地方,这附近也都是一片巷子,我们蹲在一个胡同口,方皓钰掐了掐表,跟我说,“等一分钟,是真是假,一试就知。”

    我赞同的点点头。接下来这一分钟,让人有种很难熬的感觉,另外我和方皓钰也交流下看法。

    方皓钰沉着脸,说打电话这人不简单,竟知道咱们做了什么事。随后他不多说啥了,闷头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等时间到了,捷达里面没任何异常,方皓钰狞笑了一声,招呼我起身。

    赶巧的是,我俩刚站起来,没等走几步呢,捷达里哄得一声响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不仅仅是捷达的车身狠狠抖了一下,还有一股夹着碎肉的红雾,从车里出现了。

    捷达车的玻璃全碎了,这股碎肉被一股力道带着,喷射而出。我看着一小团黑影奔着自己脸上飞来。

    我在潜意识的带动下,往地上一蹲,险之又险的把这一劫躲了过去。方皓钰比我惨一些,一股血肉射在他身上,让他脏兮兮的。

    方皓钰盯着自己的身子,简直快崩溃了。但他并不是害怕,估计跟他原有的洁癖习惯有关。

    我看着眼前这一幕,一时间彻底呆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嘀嘀咕咕一番,最后问我,“咱们带着这一坨碎肉找虎帮,还能换回皮箱么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而且接下来我俩要做什么,我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我想缓一缓,然后再跟方皓钰商量一下。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远处出现两个摩托,它们目的性很强,对着我俩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有个摩托司机还单手握着车把,腾出那只手上,拿着一把手枪。他对着我俩这边,砰砰的开火。

    枪声异常刺耳,在我和方皓钰身前,还冒出两股烟来,这都是被子弹打的。

    我知道情况不妙,招呼方皓钰赶紧逃。方皓钰反倒气的哇哇叫,摸出消声手枪,对着那两辆摩托还击。

    方皓钰的枪法也很一般,但这次蒙大运蒙上了,有个摩托司机中枪,身子一踉跄,从摩托上滚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摩托还在行驶过程中呢,他这么一摔,落地后又滚了好几圈。另外那个摩托,拿出宁死不退的架势,专门对着方皓钰开火。

    方皓钰的手枪子弹有限,尤其之前还用掉几颗,当他打光之后,还嚷嚷着,让我把枪借他。

    我没听他的,心说好汉不吃眼前亏,他傻啊,非得跟敌人死磕?

    我强行拽着他,一边往胡同里跑去,我一边拿出消声手枪,对着敌人打了机枪,当然了,这几枪纯属是一种掩护。

    我俩头次来这里,对这个胡同尤其路线并不熟悉,但我俩没时间研究,只能闷头乱跑。

    这片巷子还真不而且越跑越给我的感觉是,我俩撞到鬼打墙了。

    我俩也不清楚又来了多少敌人,反正渐渐的,我听到四面八方都是别人的吆喝声。他们互相喊着话,那意思抓到我俩,最好是活的,等押回虎帮了,交给老大发话。

    我都不敢想,一旦我和方皓钰被活擒了,会有什么下场。

    最后我俩来到一个死胡同里,看着眼前高高的水泥墙,我和方皓钰一同止步。

    我跟他说,“快点回头,看能不能逃出去。”但说这话时,我心里都没底,因为不远处全是脚步声

    方皓钰盯着死胡同最里面的垃圾桶,他有了另一个法子。

    他让我快去整理下垃圾桶,争取我俩能躲进去。而他呢,又对着自己衣服狠狠撕扯上了。

    他弄了一条碎布,把它随意撇到左手边的墙上,这给人造成一个假象,以为我俩是翻墙跑的。

    这垃圾桶是那种绿色的大塑料桶,有圆形盖子。这期间我也凑到垃圾桶旁边了,还把盖子挪开,往里一看,一瞬间我都想吐。这里面飘出来一股馊馊的味道不说,桶里什么垃圾都有,包括被用过的手纸、长毛儿的白菜梆子以及各种食品袋。

    如果还有别的法子能用,哪怕累点麻烦点,我也绝对不会蹲在这垃圾桶。但现在我没其他好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口气,一下跳了进去。在落到垃圾桶的一刹那,我有点眩晕,但我强撑着对着方皓钰摆手。

    他正往垃圾桶这里冲呢,而且我相信,他打心里一定比我难熬。

    他几乎是绷着狰狞的脸跳进来的。随后他一边蹲身子,一边举着盖,把盖子稳稳盖在垃圾桶上。

    我使劲捏着鼻子,用嘴呼吸,这能稍微让我好过一些,另外我不敢喘粗气。

    这里黑咕隆咚的,我并不知道我俩熬了多久,反正隐约间,我听到有脚步声过来,之后这脚步又远远走开。

    最后方皓钰掐了我手背一下,他又把脸凑到我耳边,轻轻念叨说,“兄弟,差不多了,咱俩把垃圾盖慢慢举起来,看看周围啥情况。”

    我回了句好。我俩一同行动。当垃圾桶刚露出一个缝隙时,从外面刮进来一股小风。

    我闻到后,觉得这是我有史以来闻到的最新鲜的空气了。我贪婪的吸了一口,之后跟方皓钰继续托着盖,往直了站。

    我能借着缝隙,慢慢看到垃圾桶外的情况。刚开始一片乐观,但最后我看到一排皮鞋。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。等我和方皓钰完全站起来后,我盯着眼前这六个壮汉,觉得自己脑门热乎乎的。

    这六个人,全拿着砍刀,还都一脸阴笑的看着我俩。

    有个年纪大的壮汉,估计是这些人的头儿,他先开口说,“狗东西,里面味道好闻么?”

    随后他脸一绷,喝了句,“说!谁派你俩来的?”

    这期间我都没咋听他说话,我打心里掂量着,一会真打起来,我俩逃走的机会有多大?

    方皓钰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,他突然嘿嘿一笑,把垃圾桶的盖子一把抢过去,他把盖子当盾牌来用,又抓了一把垃圾,对着这六个人撇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手天女散花,实在是太狠了,有个白菜梆子,正好糊在老壮汉的脸上,我都听到吧唧一声。

    方皓钰举着盖子,跳出去跟这些人打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说打有点严重了,他故意低着身子,拿出借缝就钻的架势,往胡同口撤呢。

    这帮壮汉倒是有把子力气,问题是脑筋不咋灵,他们举着砍刀,光对准盖子猛砍了。一时间噼里啪啦声响不断。

    方皓钰还对我大喊,“兄弟,开枪。”

    我迫于无奈,把消声手枪拿了出来。我对着老壮汉的腿上,嗤的打了一枪。

    老壮汉惨哼一声,而且这一嗓子,也把其他敌人弄清醒了,他们撇下方皓钰,全盯着我。

    方皓钰终于得空能逃脱了,他逃到人群外面后,丢下盖子,拿出百米冲刺的架势,不仅一路不停歇的奔到胡同口,随后他一转身,彻底消失在我视线范围内。

    我这一刻心情极其复杂,也把方皓钰祖宗十八代骂了一大遍。我心说这个没义气的货儿,咋不等等我。

    老壮汉蜷曲在地上,捂着伤腿,看手下还没动作,他急了,又喊道,“别活擒了,他奶奶的,砍死这孙子,最好把他剁成肉馅。”

    其他四人骂咧咧的,也都跟磕了药一样,全举着砍刀,向我冲了过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