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 毒物再现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15章 毒物再现

    我急得一时间心都砰砰乱跳。我知道,绝不能让这些人冲过来。

    我举着消声手枪吆喝几声,眼见着没啥效果后,我一狠心,对着冲在最前面的两个壮汉,嗤嗤打了两枪。

    一发子弹打在一名壮汉的胳膊上,另一发打在另一个人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这俩人都惨叫一声,尤其胸口中弹的壮汉,眼瞅着出气多、进气少,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剩下两个敌人全停了下来。他们被我的凶悍震慑住了。我趁机又扯嗓子喊几句,让他们都他娘的老实点。

    我还往前走了几步,想找机会,绕过他们逃走。

    如果一直是目前的局势,我逃走的可能性很大,但计划不如变化快,突然间胡同口又有动静,有六个虎帮的人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也都拿着砍刀,甚至还光着膀子,这么一显,让他们肩膀上的虎字异常醒目。

    我心里直叫苦,而且他们的出现,无形中也让眼前这几个敌人的信心大增。

    胳膊受伤的那位,更是熬着疼痛,呲牙咧嘴的盯着我,往前迈了一步。

    我迫于压力,又往后退,重新回到垃圾桶的旁边。

    我带的这个消声手枪,弹容量一共就七发,加上刚刚开的几枪,剩余子弹压根没多少了,也不可能把所有敌人都击毙。

    我抱着一线希望,对着刚来的六个人吼着,甚至故意扬了扬手枪,试图在声势上取得优势。

    但虎帮的人很邪乎,他们都不怕死,这些中,还有人在我刚吼完又喊了句,“兄弟们,一起冲,不信砍不死这孙子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一共跟狼似的嗷了一嗓子。随后他们举着刀,一同往我这边冲。

    我心说坏菜了,这一刻我急的还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垃圾桶靠着的那面墙不算太高,我踩着垃圾桶,应该能爬上去。

    我也不跟这帮人死磕了,对着他们嗤的来了一枪。在他们被吓到的一瞬间,我把枪别在裤腰带上,又扭头手脚并用的爬上垃圾桶。

    这垃圾桶没了盖子,我只能踩着它的边缘借力,之后我猛地往上一跳。

    我双手勉勉强强抓住了墙头,也亏得这上面凹凸不平,让我有借力的地方。但当我想往上爬时,发现一时间有点费劲。

    虎帮的人一看到我有逃跑的动机,他们反倒彻底放下戒备心,一窝蜂的挤了过来。

    有人带头喊,“砍啊!”这些人举着刀,对准我双腿一顿猛剁。

    我可不想双腿残废,不然下半辈子可怎么活?我没法子,慌乱之下只能抬起双腿。

    好在我和这些人有个高度差,这么一来,我勉勉强强的躲过一劫,这些刀全砍在我双腿下方的墙面上。每一刀下去,不少碎土屑都噼里啪啦往下落。

    我发现虎帮这群人里,有个聪明的,他是个光头。他突然一狞笑,猛地跳了起来,而且他还在空中抡起了砍刀。

    我脑袋里嗡了一声,尤其看对方力道和砍刀砍过来的方向,是正奔着我屁股来的。

    我整个身子悬在墙面上,想闪避已经来不及了,关键时刻,我有了个笨招。

    我拿捏着尺度,突然对这跳起来的光头,狠狠踹了一脚。这一脚只是揣在他胳膊上,但也就是这么一借力,我双手再一用劲儿,一下子我趴到墙头上了。

    我又好一通的手刨脚蹬,让自己最终毫发无伤的坐在上面。

    我心里连喊了几句老天爷,也认为接下来自己再翻墙一跳,就彻底安全了。我对着虎帮的人骂几句,那意思,你们才是龟孙子呢,怒老子不奉陪了。

    但这话说的太早了,我又往墙对面一看,傻眼了。

    对面贴着墙根的地方,刨了个面积很大的深坑,估计是维修地下管道啥的,这坑少说三米深,我心说老子真要往下跳,岂不得摔出个重度残废来?

    那些虎帮的,看我还没逃,外加刚被我反骂几句,他们怒火又上来了,也重新有了抓我的希望。尤其那个光头,气性真大。

    他对同伴们说,“我先往上爬,如果不幸被这孙子整死了,你们记得,抓到他后,活剐了给我报仇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嗷嗷的叫着。光头身体很灵巧,跟个猴子似的,嗖的一下跳到垃圾桶上。

    他叉着腿,稳稳踩着垃圾桶的边缘,之后挥舞着砍刀,这就要找下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我又把消声手枪拿出来,举着它,对准光头,我还喊了句,让他想明白点,人这辈子就一条命,他真要意气用事,死了就是白死。

    光头压根不听这些,反倒恶狠狠的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算服了这爷们,心说我跟他之前又没梁子,更没嫖过他老婆,多大仇?他为了个虎帮,至于么?

    我一时间还想说点啥,但话到嘴边了,还没等说出去呢,这光头的脑袋瓜子上传来咔的一声响,伴随的,还有一个血雾出现了。

    我离得近,看的清清楚楚。这场面很瘆的慌,也特别震撼人。

    光头表情停留在死前那一刻,是那么的狰狞。但他身体一软,整个人直接落到垃圾桶中。

    不仅我愣了,脚下那些虎帮的人也愣了。怪事还没完,很快老壮汉的脑袋也开了花。

    他原本躺在地上,这一次脑袋开花,喷溅出来的血,让地上瞬间出现好一大片的血点子。

    虎帮的人中,也不知道谁念叨句,“这小子会妖法!”

    这些人全害怕了,而且很默契的一同扭头,往胡同外逃去。有的人为了能逃得快一点,连砍刀都撇了。

    我坐在墙头,看着危险分子就这么撤退了,一时间觉得自己在做梦。其实我也隐隐猜到了,有人用狙击枪帮我呢。

    我怀疑是花蝴蝶,也借着自己站得高看得远的优势,四下观察着。

    但突然间,离我很近的墙头上冒出一股烟来。这分明表示,狙击手有射杀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激灵,外加被潜意识影响的,我想躲避。但我整个人坐在墙头,本来很难有平衡杆,这下可好,我一侧歪,从墙头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奔着垃圾桶去的,估计要没有光头的尸体垫背,我很可能跟一桶的垃圾来个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但我也没好过到哪去,落在光头尸体上后,差点跟他来个脸碰脸。另外被我下坠的力道一带,垃圾桶还渐渐倾斜,最后重重滚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我跟光头的尸体一先一后的滚出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我趴在地上,没等喘口气呢,眼前的地面上又冒出一股烟来。我吓得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猜那个狙击手正瞄准着我,甚至只要他愿意,再扣动一次扳机的话,我这条小命就交代到这了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大喊几声,其实我也想喊花蝴蝶的名字,但怕泄露秘密。

    隔了足足有十秒钟,没有子弹再打过来。但我衣兜里,突然传来手机铃声。

    我揣着胖东的电话呢,也没料到这时候会有来电。

    我摸着衣兜,把手机拿出来一看,心里咯噔一下,来电显示果然是10086。

    我接通了,喂了一声,不过音调有点尖,这跟我心情有绝对的关系。

    还是那个女童音,她让我赶紧按照她说的办,不然狙击枪伺候。

    随后不等我接话,她说,“前方路口左拐。”我真搞不懂她是谁,但真不敢耽误,毕竟我身边躺着的两具尸体,都是出自于她的杰作。

    我爬起来,一边接着电话,一边踉踉跄跄的跑出去,等刚一左拐。她又下命令,“前方直跑,经过第二个路口后,右拐。”

    我冷不丁想到导航了,尤其她这么喊着,跟导航提示音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我刚开始还有点方向感,最后完全懵了,就知道左拐右拐的。

    大约用了一支烟的时间,我呼哧气喘的出了整个巷子,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我面前,停着一辆摩托。这摩托破不溜丢的,貌似像是被偷来的,而在车座上,放着一个皮箱,这皮箱也是邓武斌这些人连做梦都想夺回来的那个装毒化物的箱子。

    女童音嘻嘻笑了,让我赶快拿着皮箱跟邓武斌他们汇合,随后她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心中实在有太多的谜团了,我喂喂几声,甚至立刻的,我又给10086打电话。

    但电话里提示我,是空号!

    我盯着电话,又看了看那摩托和皮箱。

    我现在还没离开险境,尤其谁知道虎帮的人会不会出现?

    我暂且不想那么多,跑到摩托旁。我发现钥匙就挂在摩托上,我试了一下,摩托立刻打着火了。

    我开着摩托,拿出最快的速度,离开这里。而且我故意绕远了,这样能防止一路上跟虎帮的人碰上。

    我并没直接回到老宅。最后停在一个自认安全的隐蔽处,我趴在摩托上,借机缓一缓身体。

    我摸着那个皮箱,脑袋里也想着,警方到底要做什么?尤其狙击手都到位了,想抓邓武斌,应该没那么难吧?

    我又联系起瑞果雨林的一幕幕,总觉得,自打接触到邓武斌后,原本要抓邓武斌的这个任务,变得更加错综复杂,甚至谜团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