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剧毒解药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16章 剧毒解药

    我想了很久,试图对这些疑团有个合理的解释,但最后还是无头绪。

    我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待着,我又看了看时间,给摩托打火,向老宅开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并没遇到岔子,而且闹鬼老宅的位置偏僻,这大夜里的,在其附近也基本没什么人。

    我把摩托停在老宅大门口,又拎着皮箱往里走,但没走几步呢,我听到胡子的怒吼声。

    他喊道,“方皓钰,你个狗日的,给我个解释,为何遇到危险了,把我兄弟撇下,你自己跑回来了?”

    我听到这话时,明白两件事,一是方皓钰还活着,不仅没被虎帮的人逮住,而且还逃回来了,另外,让我感动的是,胡子不顾势单力孤,为我鸣不平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才叫兄弟呢,至于方皓钰的不仗义,我压根不想深究,尤其在我眼里,他就是一个警方要抓的嫌犯而已,我俩也根本不是什么真兄弟。

    我又快走几步,等进屋的那一刻,我故意往旁边的墙上一靠。

    邓武斌这些人很警惕,我刚一露面就被他们发现了。方皓钰原本被胡子说的低着头,现在看到我后,嘿嘿冷笑上了。

    这时我把箱子藏在身后,观察着他们。而胡子是最后看我的人,当他知道我还活着时,这爷们反倒骂骂咧咧上了,说你个狗日的,怎么这时候才回来报道?想死兄弟了。

    能感觉出来,胡子先后说了两个狗日的,别看都是骂人话,但意义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我没理胡子,反倒一举手,把皮箱亮在众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邓武斌他们明显一愣,方皓钰随后吹了声哨,又急忙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接过皮箱,宝贝似的反复摸了摸。邓武斌问我,“这皮箱怎么拿来的?”

    我早就编了一套瞎话准备着呢。我告诉邓武斌,刚刚我跟虎帮的人搏斗一番,边打边逃的,最后发现一辆虎帮的面包车,我想抢车,没料到车里人多,我没抢成,但那车里也放着这个皮箱,我舍命把它抢了过来,又抢了一个路人的摩托,这才逃了回来。

    我现在混身上下有不少的血,这是我掉到垃圾桶里时,从光头身上蹭到的。而被这血一衬托,更增加了我话语的说服力。

    邓武斌听的连连点头,最后叹了口气,说不愧能抢劫运钞车,果然有一手。

    胡子听完是一脸的担心,问我,“身子伤到哪了?”

    我不想在这问题上深说,也怕露馅。我就没理胡子,一转话题问方皓钰,“我也不知道这皮箱是不是咱们那个,你好好检验一下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已经把皮箱放在地上了,他正蹲在旁边,拨弄密码呢。

    这时他头也不抬的回答,“差不了!”随后他还很快输入好密码,喊了句,“开。”伴随咔的一声响,这皮箱居中裂开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方皓钰摸着缝隙边缘,又摆弄几下。我看的没那么清晰,只知道他似乎对一处地方动了些手脚。

    之后他放心大胆的把皮箱打开了,那一大瓶氰化钾,又暴露在我们眼前。

    我们都围了过去,原本邓武斌这些人一脸的喜悦,但很快的,他们都拧起眉头。

    我们在国内出发前,一起打开箱子看过,甚至来到果敢后,也看过箱子里的情景。原本这一瓶氰化钾,装的满满的,现在却只有小半瓶。

    方皓钰连连说邪门,又小心的把这个大瓶子捧了起来,轻轻晃了晃。

    小半瓶的氰化钾,在瓶中来回的逛荡着。邓武斌他们一同看向我,甚至邓武斌还拿出一副狐疑的样子。

    没等我说啥呢,胡子急了。他原本带着脾气,这次这股火又顶上来了,他问,“邓爷,你们不会以为这毒化物被我兄弟做过手脚吧?尤其这玩意又不是可乐,我兄弟总不能一路回来时,口渴喝了一些吧?”

    邓武斌又看着方皓钰。方皓钰摇了摇头,出面解释说,“这跟张柱兄没关。”

    邓武斌让方皓钰给个解释,但方皓钰一时间支支吾吾上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还没完,不久后,老宅外面出现亮光,是从远处天空折射过来的,整整好一片的红。

    我们都注意到了,也一同走出去查看。

    我当然不会以为这是火烧云,另外看方向,好像是同盟军基地有啥事了。

    邓武斌嘀嘀咕咕几句,我没听清他说啥,但随后他给我们说,“谁去基地那边看看,到底出啥岔子了?”

    我意识到这是个很危险的任务,也就没急着开口。楼强和骆一楠倒是接话了,那意思交给他俩吧。

    我把摩托车钥匙递过去,这俩人急匆匆的坐上摩托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老宅里就剩我们四个了。我们回到屋里,一起观察毒化物。

    邓武斌有个担心的地方,他说,“咱们先不考虑缺失的氰化钾去哪了,但必须验一验瓶内剩余氰化钾的毒性,确保它还能威力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听的连连点头。我四下看了看。这老宅里连个老鼠都没有,我就招呼胡子,那意思,一起出去找个活物。

    胡子应了一声,这就要随我往外走。其实我暗地里也打着一套算盘呢,想跟胡子私下说说我的遭遇。

    但没等走几步呢,邓武斌把我俩拦住了。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膛,说这次让他亲身试验吧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全诧异了,胡子更是提醒一句,“邓爷,这他娘的是剧毒,你要中招了,咱们就算立刻去医院,都很可能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邓武斌点头,说他对氰化钾的毒性很了解,也知道这玩意威力有多大。但随后他又话题一转,说他既然能想到用氰化钾洗劫赌场,自然有他对氰化钾的预防办法。

    他走到老宅角落里,拿起一个背包。他从背包里翻了好半天,最后找出一堆小瓶小罐,还有几个注射器。

    我猜这都是邓武斌趁这几天的时间,从果敢买到的。

    邓武斌用注射器从各个瓶瓶罐罐里抽出一些液体来。方皓钰也凑过去,仔细看着邓武斌的举动。他也懂药理,这是一种变相的把关。

    邓武斌最后拿着一个充满白色液体的注射器,回到皮箱面前,他还举着这个注射器,跟我俩说,“这里面是依地酸二钴和组氨酸钴等有机钴盐类的溶液,这两种药,也是治疗氰化钾中毒的最有效的解药。”

    他又把胳膊露出来,自己给自己打了一针。

    我细想想,自打接触邓武斌以来,这是我最佩服他的时刻,他一个匪王,还敢以身试毒,真可谓有胆色。

    邓武斌冷不丁挨了这么一管子药,他出现了一些不良反应,尤其脸色撒白,额头全是汗。

    但他咬牙硬扛着,又让方皓钰弄一点氰化钾出来,给他注射。

    方皓钰找来一个小手电,紧紧咬在嘴中,借着这光线,他又很仔细的从大瓶中抽取氰化钾。

    我发现方皓钰最后抽的都精确到每一毫升了。邓武斌躺在地上,示意自己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给他打了一针,不过只是推了一小点,就不敢再往下了。

    氰化钾的剧毒反应来的很快,邓武斌疼的一脸扭曲,甚至也忍不住的蜷曲着身子。

    胡子看到这里,一脸愁容的跟我交流下眼神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想想看,如果邓武斌真因意外死掉了。我俩这次的任务,又是费劲巴力的接近邓武斌,又是不远千里来果敢的,真有点白忙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趁空掐着时间,大约五分钟过后,邓武斌开始好转,脸上也渐渐有血色了。

    我们仨都没说话,又过了一会儿,邓武斌自行坐了起来,他揉着身体,估计疼的很难受吧。

    他跟我们很肯定的说,“这氰化钾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们仨点点头。邓武斌又说事不宜迟,他这就要把毒化物灌在毒伞枪的子弹里。

    我本来很好奇,想看看邓武斌是怎么操作的,但邓武斌很敏感,带着皮箱和毒伞枪以及若干设备,他自行去了旁边的空屋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个邓爷也真够抠的,怕我们偷偷学艺不成?

    等就剩我们仨时,方皓钰主动递过来一支烟,还对我说,“兄弟”

    他这话乍一看会让人不解,不知道他突然来这么一句的意思,但我猜,他是想针对他舍弃我逃走的事道个歉,只是他话到嘴边了,却硬是说不出。

    我一摆手,主动说,“没事!”

    方皓钰咧嘴笑了。我们仨不敢打扰邓武斌,只能干坐着苦等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个多钟头,老宅外有动静,楼强和骆一楠回来了。他俩进来时,还都一脸的兴奋。

    骆一楠经过这两天的修养,身子几乎恢复了,而且他的悍匪本色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举着消声手枪,对着屋顶嗤的来了一下子,又跟我们说,“有好事!”

    这一颗子弹,也激起一大股碎土屑,尤其有个小石块还砸在骆一楠的脑袋上了。骆一楠一时间又疼的一咧嘴。

    我看他这德行,心说什么好事?难道他想告诉我们,天上掉了个石头子,把他砸到了?

    新建个qq群,384058245,目前就我自己,大家有兴趣的,可以加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