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洗劫太阳岛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17章 洗劫太阳岛

    骆一楠完全被好心情影响着,压根不在乎这小石头给他带来的疼痛。

    他随意揉了揉脑袋,跟我们继续说,“刚打探到的消息,同盟军基地出乱子了,还死了不少人。”

    我们仨全听的一愣,方皓钰还忍不住站了起来。他拿出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,让骆一楠再说一遍。

    骆一楠立刻又解释一大通,不过我发现他说的没啥逻辑性,而且都跑偏了,光说同盟军怎么惨怎么惨的。

    最后楼强在一旁忍不住插话,说他俩去军地附近问了好几个人,这几人都说好像是毒泄露导致的这场乱子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被毒泄露的字眼吓住了,但这几人的口径之一,说明十有是真的。

    方皓钰联想力很强,他又反问,“会不会他们真破解了皮箱的密码,提取了部分的氰化钾,但在研究时,操作有啥失误导致泄露了呢?”

    骆一楠和楼强都点头赞同。我其实也是偏向于方皓钰的这个猜测,但面上我对方皓钰他们说,这皮箱是我从虎帮人手里抢来的,其实我心里清楚,是10086的神秘人给我的。

    我搞不懂她到底有何神通,不仅破解了皮箱的密码,还把另一半的毒化物弄到同盟军的基地了。

    我很想立刻跟警方取得联系,问一问这前因后果,问题是,没这机会。

    我们五个又都耐心的等起来,过了一刻钟,邓武斌带着毒伞枪出现了。他还拎着那只已经空了的大瓶子。

    这表明毒化物转移的很成功,这毒伞枪也无疑成为一种很厉害的生化武器了。

    邓武斌显得很累,来到我们身边后,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方皓钰主动递过去一根烟,让邓爷吸几口,提提神啥的。但骆一楠压根没这么心细,他又念叨一番,把最近得到的情报跟邓武斌说了。

    邓武斌刚开始听着时,没啥感觉,但当知道基地乱套后,他猛地一抬头,一扫之前的疲惫。

    他狞笑着,连连说好。随后他跟我们强调,“天时地利人和全来了,洗劫太阳岛,就在此刻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也早有心理准备了,尤其基地氰化钾,对我们下手是绝佳的机会,但当听到邓武斌这么做决定时,我还是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之前抢运钞车时,完全是一个演习,而这次我俩跟这帮悍匪洗劫赌场,却是真枪实刀。

    这里面有多危险,我不得而知,另外警方有啥计划?何时动手?这几乎都快成了我的心病了。

    邓武斌很有效率,也不等我们发表啥意见,他这就做出计划。

    按之前胡子打探的消息,这太阳岛跟一般国内的地下赌场不一样,因为在果敢,黄赌毒合法化,这太阳岛就光明正大的挂牌营业了,而且看规模,它就跟个封闭的超大型的棋牌室差不多。

    这赌场有一个正门和两个后门。正门包括一个对外的大门门脸、一个十多米长的封闭式走廊,以及一个通往赌场的铁门,大门倒没什么,就是带着装饰的木质门,而那铁门却很厚,不仅防弹,还能屏蔽电子辐射,换句话说,只要进了铁门,这封闭的赌场里,就没有任何的手机信号了。至于后门,说白了就是应急通道,平时都是锁起来的,也没有人进出。

    赌场的大门全天24小时都守着一个看门人,铁门处守着两个带枪保安,赌场内也有真枪实弹的巡逻人员,另外这赌场内有个小屋子是仓库,这也是最值钱的地方,里面放着赌资,也就是少说几百斤的麻古。

    邓武斌的计划,我们先去正门,把守门人和保安都解决掉,然后他和楼强带着防毒面具打开铁门,冲到赌场里,用毒伞枪发射氰化钾毒气。

    我们其他人守住铁门,也让铁门死死关住,来个闷猪头,等五分钟过后,这赌场里的人全死绝了,我们全体人都带着防毒面具冲进去抢麻古,抢劫时间只有八分钟,到时不管抢了多少,时间一到就撤。

    我们最后奔着西北方去,跟邓武斌提前联系到的直升机汇合。

    我一边听一边品,不得不说,这计划很完美,而且按我直觉,十有是能洗劫成功的。

    邓武斌看着我们,我们都先后点头表示赞同,邓武斌这就掏出手机,他一定趁空换了果敢的新卡,这时一边拨了个号码,一边往外走。

    当快走出门口时,手机接通了,他喊了句,“沙坤将军在么?”

    我猜他这电话,是想联系直升机了。方皓钰拿出争分夺秒的架势,趁空又跟我们几人继续讨论一番。

    他让骆一楠和楼强再去偷两辆摩托,最好是加满油的,方便我们行动。

    骆一楠和楼强应了一声,再次急匆匆离开。方皓钰又让我和胡子快点收拾东西,准备闪人。

    我们这次洗劫太阳岛要用的防毒面具和枪械等东西,其实早就备好了,我们分成六个背包,依次把必需品装进去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方皓钰还把遗留在老宅内的垃圾收拾一下,特意打包到几个塑料袋里。这看似再做无用功,其实我明白,方皓钰心思缜密,不想让老宅里留下我们藏身过得痕迹。

    我们折腾了足足二十分钟,骆一楠和楼强去而复返,而且俩人都得手了,弄来两辆几乎崭新的摩托。

    我们六个人,两两一组,在离开老宅的那一刻,邓武斌还带着我们五个,一同面对北方跪了下来,叩了几个头。

    邓武斌带头喊着口号,要我说,这就跟出师表差不多了,主要目的是激发我们的斗志。

    方皓钰他们情绪越发的高亢,我和胡子都只是装装样子。

    我们又都露出胳膊,六个人,六个烙着邓字的胳膊紧紧围成一个圈。

    邓武斌他们的悍匪本色全都暴露出来。最后我们坐在摩托上时,都一脸的狰狞样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同坐一辆,胡子当司机,我俩的摩托不露痕迹的稍微落后一段距离。胡子趁空跟我念叨,“小闷,咱哥俩咋办?一会真他娘的参与么?”

    我轻轻叹口气,反问他,“不参与的话,你还有啥办法?”

    胡子卡壳了。我们的车速都很快,不到半个钟头,我们就来到太阳岛的门口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有点偏僻,但灯火通明,门前停着一排排的豪车,甚至在一个角落,还躺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两个人,他俩一身血点子,我估计一定是赌博时出啥岔子了,要么是欠了赌资,要么是出老千啥的,反正看那样子,他俩被打的挺惨。

    我当然也没把精力放在这俩人身上。我们把三辆摩托都停在门口附近,一同下车。

    邓武斌带头,我们六个一起往赌场里走。

    这是我头次来赌场,要放在平时,我可能有一丝的好奇和兴奋,但现在,我心跳很快,甚至总觉得周围空气都凝重了,给我很强的压力感。

    我也留意着赌场的看门人,我怕遇到小武。不然迎接他的,很可能是死的下场。

    但好在这看门人面生。他也早早发现我们六人了。他原本坐在门口旁的一张椅子上,这时站起来,迎着我们走过来,还问了句,“几位兄弟,看着眼生,是头次来么?”

    方皓钰快走几步,来到看门人近处,他还拿出优雅的样子,回话说,“朋友介绍的,听说这里是发财捞金的地方,我们这次带了两千万,试试运气。”

    看门人听的眼睛一亮,随后他盯着我们各自的背包,又问,“拿的是现金?其实你们知道么?太阳岛更欢迎的筹码,是麻古!”

    我猜看门人之所以这么说,是在点话呢,想让我们入赌场后,主动把现金换成麻古。

    方皓钰不理看门人这话,反倒一边掏兜一边说,“两千万现金太多了,我们带卡来的,你看看这卡,在太阳岛能刷不?”

    看门人盯着方皓钰。其实方皓钰压根没卡,他突然掏出消声手枪,对着看门人的胸口,嗤嗤的来了两枪。

    每一枪下去,看门人的胸前就冒出一股血来。楼强很机灵,及时扑了过去,紧紧捂住看门人的嘴巴。

    看门人死前这声惨叫都没发出来,被硬生生憋在嗓子眼里了。

    自从接触邓武斌这些人以后,我看到太多的死人了,也见怪不怪的,对这看门人的尸体不那么害怕了。

    邓武斌又对我们使眼色,那意思往里走,通过走廊,奔向铁门。

    楼强轻轻把看门人的尸体放在地上,他跟骆一楠的身手不错,所以这次轮到他俩当先锋了。另外紧随他俩之后的,是急不可耐的方皓钰和邓武斌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都打定主意,最后进去,这样一旦遇到危险了,我俩能最快最及时的退出来。

    谁知道当我刚进太阳岛的大门时,走廊旁边还有一个很简陋的小休息室。这小休息室一看就是用隔断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小休息室有动静,门一开,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人还是我最不想见到的小武,当他看到我们拿着枪时,愣住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也突然站定脚步,方皓钰原本离我们不太远,他也发现小武了,而且这小子念叨句,“妈的,怎么还有个看门的?”

    他这就要举枪。我心说糟了,为了保住小武的命,我喝了一声,突然冲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