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章 洗劫太阳岛(二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18章 洗劫太阳岛(二)

    我也真是拼了,硬生生抢在方皓钰开枪的开头,对着小武的肚子狠狠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被这力道一带,小武惨叫着退回到小休息室里。我相信自己没看错,有那么一瞬间,小武还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武本来就瘸,这一下他彻底来了个倒地不起。方皓钰举着枪,歪着脑袋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用余光留意到这一幕,一时间身子都起鸡皮疙瘩。我怕方皓钰别秃噜手,这样一发子弹下去,我还当什么线人,争取什么豁免,这一刻就得到阎王殿报道去了。

    胡子急忙凑到方皓钰身边,我不知道他跟方皓钰要说什么,而且我没时间管这些了。

    我冲到小休息室里。小武正挣扎着要爬起来。我用膝盖压在他胸口,这么控制他。

    小武继续挣扎,我把身子往下探了探,压低声音跟他说,“兄弟什么都别问,赶紧装死。”

    这屋里很黑,只有一点点从外面射进来的光线,但我发现小武一脸不解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个笨蛋,怎么这个时候还犯懵呢?我伸手对他双眼抹了一下,强行让他闭眼。之后我掏出消声手枪,对着一处空地,嗤的射了一发子弹。

    枪声虽然轻微,但我相信,屋外的方皓钰一定能听到。隔了这么一两秒钟,尤其嗤声过后,小武有些明白了,他开始一动不动的。

    我往屋外走,赶巧方皓钰要往里冲。我拦住他,念叨说,“死了!”

    方皓钰狐疑的劲儿又上来了,他还说,“别没死透,这次尽量不留活口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个头,胡子这时也凑过来,我跟胡子一起拽着方皓钰,我的意思,让他放心,而且现在更重要的是,多留子弹。

    方皓钰最后妥协了,我们三个急匆匆的又赶到铁门处。

    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,两个守着铁门的保安,全横尸在地上,他俩脑门各中了一枪。

    我看的暗暗咂舌,佩服这些悍匪的枪法。邓武斌压根没歇的意思,一边举着毒伞枪,一边试着推了推铁门。

    看的出来,他用的力气不但铁门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邓武斌咦了一声,方皓钰眼睛尖,指着铁门右下方说,“看这里!”

    我们把目光挪过去,这里有个小方块,凸出在铁门之上。我们也都带着手电筒。我抢先把手电筒拿出来,对着照过去。

    这小方块上有个电子屏,屏幕中有个眼睛的图标。

    我隐隐猜到这是啥了,但一时间咬不太准。我反问其他人,“这是高级密码锁?”

    邓武斌和方皓钰同时点头。邓武斌还骂了句,“妈的,咱们打探的消息漏了一点,没想到这铁门还有如此玄机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直嘀咕,心说现在这帮悍匪杀了人,又被铁门拦在这里,抢不成赌场,接下来怎么办?

    方皓钰蹲在这小方块前面,想了想。也真得说他这脑瓜不白给。

    他指着那俩死去的保安,说很可能这俩人的眼虹膜就是解锁密码,咱们试试。

    邓武斌立刻和楼强一起,强行抬起一个尸体。

    这尸体刚被挪动时,双脚还微微有些抖动呢,估计是神经反射,另外他的脑袋呼呼往外流血,当啷一地的血点子。

    我们没管这些,最后邓武斌和楼强把尸体的脑袋强行对准小方块的屏幕贴了过去。

    方皓钰还特意把这尸体的眼睛扒开。

    我们其他人都在旁围观。我发现很神奇的是,小屏幕是自动感应的,突然横着出现一束绿光。

    这绿光还从上往下的扫射着。我们耐心等了三四秒钟,这绿光把尸体的眼虹膜扫描完了,但铁门没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邓武斌沉着脸,骂了句,“他娘的。”方皓钰也有点泄气。

    而我发现,这尸体被扒开的眼珠里有血,我怀疑或许方皓钰猜对了,这眼珠确实是铁门的密码,但现在眼球被血挡着,导致眼虹膜读不出来。

    我正犹豫要不要说呢,方皓钰咦了一声,他也想到这一层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嫌恶心不恶心的,对着眼珠子抠了抠,还抹了抹。之后那绿光又扫了一遍。

    我听到咔的一声响,这铁门真的开了一道门缝。

    方皓钰嘿嘿一笑,说成了。邓武斌和楼强赶紧准备,他俩这就戴好防毒面具。邓武斌在戴的前一刻,还跟我们其他人严肃的说了句,“五分钟,牢牢给老子守住门口。”

    我们都点着头。方皓钰还一脸狰狞的回了句,“放心!邓爷。”

    楼强吆喝着,有力拽铁门。

    邓武斌在一旁举着毒伞枪伺机准备着。当门缝又大了一些后,邓武斌举起毒伞枪,对准门里,嗤的打了一发子弹。

    我看到这子弹在射出去的一刹那,就开始冒着烟了。

    邓武斌没停,陆续把子弹全射出去。这期间门缝又开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我顺着往里看。赌场里原本一片热闹,有正坐在赌桌前面豪赌的客人,也有旁观的。庄家要么在卖力吆喝,要么在耍着色子等等。而自打白烟冒出,但凡闻到白烟的客人,全咳嗽和呕吐起来,更有甚者,立刻蜷曲在地上抽搐。

    一时间赌场里大乱。这结果在邓武斌意料之中,他也对这情况很满意。

    他对楼强一摆手,这俩人跟豹子一样,一边对着铁门里嗤嗤的打枪,一边弓着身子,溜到赌场里。

    我们当然怕这白烟会漏出来些,等这俩人进去后,就一起很积极的动手,把铁门又关上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掏出手机,找到秒表功能,这就开始计时。

    他还把手机举起来给我们看,强调道,“五分钟哦。”

    我们不想一直在铁门处逗留,毕竟赌场正门口更重要,而且就算有人赶过来救援,也得先经过大门才行。

    我们又走了出去。原本看门的那个倒霉蛋已经死了,这次换成方皓钰坐在那把椅子上,他拿出一副看门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、胡子和骆一楠,都没椅子坐,但我们不在乎这个,全或蹲或站的各找地方休息起来。

    我左眼皮一直在跳。我记得有句老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,但我的左眼皮如此跳着,绝对跟财和灾没关,而是被我心情影响着。

    这一赌场的人,我相信到最后会全军覆没,这是多少条命啊?我没法细算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警方都到这时候了,为何还任由邓武斌这些人行凶,而且这责任到底谁来负?

    我担心的看了胡子一眼。胡子正巧也看着我,我俩目光都有些呆,也没啥眼神上的交流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倒心情不错,他问我俩,“这次得手后,咱们都会分到巨额财产。两位兄弟,考虑过用这钱干什么么?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没回话。胡子更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皓钰连连冷笑,说他想在泰国生活,又或者去乌克兰晒晒太阳也不错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俩地方有什么好?为何让这个变态如此留恋?我心不在焉的随意问了一嘴。

    方皓钰解释说,“泰国的特色是人妖,那些人,别看还有男人的那点家伙事,但胸部奇大,比女人的狠多了!想想看,蹂躏起他们,会是多么的一种享受。至于乌克兰嘛,听说那里的女人,个顶个的丰乳肥臀,我也想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我是真服了这变态,也没接话。

    方皓钰嘘了一声,说我和胡子今天怎么不在状态呢?随后他又跟骆一楠聊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要我说,骆一楠才是真的不在状态才对。方皓钰说刚刚的话时,他一直心事重重的,这次方皓钰喂喂两声,才把他叫过神来。

    而且没等方皓钰跟他再聊啥呢,我们左手边的方向,出岔子了。

    那里原本有个小瓦房,连玻璃都没有,窗框被水泥封着,门上更是被交叉的钉了两根木板,乍一看让人以为,这房子是废弃没人住的才对。

    谁知道突然间,这房间里传来轰的一声响,门更是被撞得飞了出来。连带着,门两旁的墙都塌了好一大块。

    我们愣愣看着,我都不敢相信,这里面慢慢出来的,竟然是一个吉普不像吉普、坦克不像坦克的钢铁怪物。

    它有吉普车的车身,不过比我见过的最大号的吉普车,还整整大出好几圈,另外它整个车身很厚,很明显被改装过,裹了一层厚厚的钢甲,连车前方的挡风玻璃处,都被包裹的差不多了,只在驾驶位前方,留了一个直径也就一尺来长的黑玻璃。

    再说它车前盖上,架着一挺重机枪,这机枪一多半都镶嵌在车前盖内,但枪口完全无遮挡,在这怪物行驶出来的途中,枪口还能左右来回转动着。

    至于它的下方,用的不是履带,而是八排轮胎。饶是如此,轮胎压到地上,还能让地面微微凹陷下去,可见这钢铁怪物有多重。

    在我们还没回过神时,它就观察完了,将枪口对准方皓钰。

    方皓钰吓得怪叫了一声,整个人往旁边一扑。在他刚离开的一瞬间,钢铁怪物的机枪开火了。

    枪声真响,伴随震耳欲聋的哒哒声,一排子弹狠狠打在那把椅子上。

    椅子一瞬间四分五裂,而且它身后的墙上,也被子弹穿透,裂开不少口子。

    方皓钰喊了一嗓子,我耳朵嗡嗡响,压根不知道他喊的是啥,但猜测他是在告诉我们,“快躲。”

    我四下看了看,心说往哪躲?而且也就是之前不知道太阳岛赌场还有这么个秘密武器呢,不然打死我都不会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