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章 洗劫太阳岛(四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20章 洗劫太阳岛(四)

    想想也是,眼前这情景,确实能够让楼强大吃一惊的了。

    楼强一时间也不提五分钟的事了,愣愣看着这一切。而方皓钰呢,在楼强一声吆喝下,他拿出茫然的目光,扭头看着楼强。

    隔了几秒钟,方皓钰猛地回过神来,他又掏出手机看了看,骂咧一句,还立刻从钢铁怪物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较真的说,他是半跳半滚下来的,最先落地的,是他的四肢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后,顾不上疼不疼的,跟我们嚷嚷,“抢钱要紧,别的事就他娘的是个屁!走、走!”

    我们被楼强带路,一起冲进了太阳岛。

    在经过那说长不长、说短不短的走廊时,也就走完一多半,我身体就莫名的不舒服起来。

    我猜这里有稀释的氰化钾气体。为了保险起见,我们都选择把防毒面具戴上了。另外当我们鱼贯的走进铁门后,我看着眼前的一幕幕,说实话,着实被震撼的不轻。

    地上密密麻麻躺的全是人,有些人是死透了,整个脸紫了吧唧的,瘆的慌,有的人还残喘着最后一口气,哆嗦着身体,无助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离铁门越近的地方,躺的人越多,我猜大家都抱着一个心态,想从铁门逃出去,有些尸体上,还流着血,带着枪眼,估计都是邓武斌和楼强的杰作。

    邓武斌此刻正站在一个赌桌前面,把桌上的麻古和零散的人民币,全往背包里塞呢。

    他看到我们都过来后,没时间质问我们为何晚了。他一边打手势一边跟我们含含糊糊的说起话来。

    其实他带着防毒面具,说话并不方便,所以更多的是以打手势为主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们,一会分成三组,第一组三个人,主要针对赌桌上的赌资第二组需要两个人专门去“仓库”,把里面存着的麻古全拿走而第三组就一个人,他还指定是楼强,让楼强重点守着门口,防止洗劫期间,外面有意外和危险的出现。

    我们全都点头,也立刻行动。

    我不想面对这么多人,尤其还得从死人手里抢东西,我就带着胡子,向“仓库”奔去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邓武斌、方皓钰和骆一楠,他们针对赌桌开始动手了。有个将死之人,也真是不走眼,方皓钰站在他身旁,抢赌桌上的麻古时,他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,颤颤巍巍的伸手,拽住方皓钰的裤腿了。

    他一脸哀求样儿,希望方皓钰能救一救他。而方皓钰冷冷盯着这人,随后猛地抬脚,对这人的脸上狠狠踩去。

    我们这些人,穿的全是硬地皮鞋。方皓钰这一脚,力道又大,尤其最后实打实踩上了,他还故意拧了一下。

    结果啥样,可想而知。我心说这人不仅必死无疑,还被毁容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来到仓库时,我先盯着这里面打量一番。这里面积不大,充其量二十平,在两侧靠墙的地方,放着一个个木头柜子。

    这让我想起药店了,尤其是卖中药的地方,往往都有这种上面布满一个个小抽屉的柜子。

    但药店里的柜子,装的是药材,而这里的小柜子,装的可都是麻古。我冷不丁形容不好心里的感受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把背包拿下来,把里面东西一股脑的倒出来。

    我俩一人一个柜子,凑过去,各自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我抽出一个个小抽屉,把里面装的密密麻麻的麻古,全倒在包里。这是个让人心跳加快的时刻,每一抽屉代表的,可都是一笔数量不小的钱。

    我估计我和胡子彻底被豁免后,我俩一人要有一小抽屉的麻古,绝对能安安稳稳过完下半辈子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速度都不慢,大约过了一支烟的时间,我俩就把这两柜子的麻古全劫走了。但我俩也没急着离开这里,而且这一刻,我俩都把目光放在另一个角落的玻璃柜上。

    这玻璃柜用的是黑玻璃,隔远这么一看,压根不知道里面装的是啥。我和胡子很好奇,我打心里还这么合计,能跟麻古一样都放在这里的,应该东西不差。

    我俩凑过去,这柜子上了锁。我俩一没钥匙,二来也懒着找钥匙了。

    我俩用枪托,对着玻璃一顿猛砸。伴随噼里啪啦的声音,这层黑玻璃全碎了。我看着里面,冷不丁差点花眼。

    这里面分六层,每一层要么放着一根根闪亮的金条,要么放着手表或者首饰这类的,其中一个戒指,明显被人用过,但上面镶着的彩钻,足足有豆粒那么大。

    我猜这些东西,都是赌客的,他们输没钱后,就用贵重物品赊账,另外在最底层还放着一个u盘。

    胡子突然间哇了一声,也因为太大意了,差点把防毒面具弄下来。他赶紧又使劲把防毒面具扣紧,还立刻把贵重东西,往背包里塞。

    我慢了半拍,而且先拿的,是那个u盘。

    胡子看到后,狠狠拽了我一下,还连连摇头,那意思,你笨啊,这破玩意值个屁钱啊,赶紧拿金条。

    我倒是觉得胡子真笨,这u盘里面的数据,很可能是无价的,或者说其价值能把麻古和金条甩出几条街去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看,邓武斌那些人没人监视我,我赶紧把u盘揣到兜里了。

    胡子看我一愣,又拿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点着头,随后他自以为是的拿起两根金条,也往兜里揣。

    我再次被胡子这彪呼呼的劲儿打败了,我心说u盘这东西,我偷偷匿下来倒没啥,你揣金条是怎么个意思?尤其真要被邓武斌发现了,他们会怎么看你?

    我扒拉他一下,把他手里金条抢过来,主动丢到我背包里了。

    胡子隔了这么一小会儿,也明白过来了。他叹了口气,只是这叹气声被防毒面具一影响,传出来时像猪叫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没时间把这玻璃柜里的东西全揣走,正当还有最后两层没洗劫时,方皓钰冲进来,哇啦哇啦几声,还打手势,那意思快撤。

    我倒是没啥舍不得的,胡子眼巴巴看着遗留的贵重物品,他也真忍不住,最后顺走了一块手表。

    我们仨出了仓库,跟邓武斌汇合,别看这才多久没见,但我们的背包全鼓囊囊的。

    邓武斌嘿嘿狞笑着,带头往铁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我发现人的精神头很重要,我们抗着背包,都很沉,尤其方皓钰和骆一楠刚刚跟钢铁怪物死磕,都多多少少受了点伤,他俩此刻却一点带伤的状态都没有。

    等彻底出了赌场大门,大家都把防毒面具摘了,邓武斌看着那报废的钢铁怪物,同样愣了一下,但几乎立刻的,他又把精力放在那三辆摩托上。

    三辆摩托运气不错,或者说,它们停放的位置好,刚刚钢铁怪物的机枪扫射,并没打中它们。

    我们全上了摩托。邓武斌和方皓钰同坐,我和胡子同坐,骆一楠和楼强同坐,我们的背包,都放在两人之间,这样被夹着,保险一些。

    邓武斌跟我们快速说着话,他的意思,接下来我们要往西北方向全速逃亡了,这一路上会很累,但也很关键,只要能跟沙坤派来的直升机汇合,我们就真的发财了。

    他要求其它摩托全跟紧他开的摩托,务必别掉队,而且一旦谁掉队了,我们不会等他。

    方皓钰一脸怪笑的点着头,而其他人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邓武斌喊了句出发,他还这就给摩托打火,但没等摩托开出去呢,不远处的天空突然出现一个烟花。

    这玩意,往往在节假日能看到。我们此刻做贼心虚,也一起看着烟花,非常敏感。

    方皓钰骂了句,又问,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我们没人回答他,而我心跳突然加快了,我在想,会不会是警方,他们要行动了。

    我还敏感的四下看着,心说这次抓捕邓武斌的可别是特警,尤其这帮身手高强的条子都不认识我和胡子,可别在擒匪过程中,把我俩也伤到或毙了。

    邓武斌很老练,他不在烟花的问题上多纠结什么了,喊了一嗓子,“先集中精力撤退,别管其他幺蛾子。”

    随后伴随着摩托车嗡嗡的马达声,三辆摩托箭一般的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这一组,胡子当了司机,他绝不是故意玩命的,但为了跟上邓武斌,他把摩托最后都开到一百二十迈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感觉?一般四个轮的轿车,在高速上也就开到一百二十迈,我们这种两个轮的摩托,底盘又轻,轮子又少的,开到一百二,我就觉得整个人飘来飘去的,尤其别看胡子给我挡风呢,但从他身上溢过来的风,还是把我头发吹得乱舞乱荡。

    我隔着两个背包,也不管难受不难受的,紧紧搂着胡子的大粗腰。

    估计胡子是被我搂的太紧了,他偶尔会回头跟我吐槽,让我松开一些。

    我心说屁啊,我真要大意了,从摩托上摔下来,估计都能被惯性带的,在地上滚个二三十米才停下来,这要这样,我岂不摔零碎了?

    我也扯嗓子嘱咐胡子,让他别理我,小心盯着前方,尤其如此高速下的摩托,真要压到一个石头子,都有可能翻车的。

    胡子连连应着,让我放心,但他只是嘴上这么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我没办法让邓武斌这些人减慢速度,就只能提心吊胆的跟胡子一样,继续熬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