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 霹雳火机炮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24章 霹雳火机炮

    方皓钰直接落到了地上,原本他还没没啥大碍,至少落地后头脑还清醒着,但我巧之又巧的压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方皓钰跟个蚕蛹一样,猛地弓了下腰,随后他俩眼一闭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有这么个人肉垫子做保护,在头脑几乎发胀的情况下,踉踉跄跄站了起来。我觉得自己跟踩在云中一样,一脚深一脚浅的,但还是坚持着抬头看。

    胡子正在下坠,虽然他能一直抱住软梯不撒手,却也有崩溃的前兆了,他整个身子有些发横。

    我大嚷着,让他别慌,我能接住他。我还把双手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怪我,这时候直升机又开始移动了,在这种力道的带动下,胡子最终落位跟我想的有些出入。

    我眼睁睁看着他跟我来个擦肩而过,伴随砰地一声,他面冲下的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我晃晃悠悠的,跑过去扶他。当把他翻了个面之后,他疼的五官都扭到一块去了,大咧嘴着。

    他的嘴全是血,我吓得心都悬在嗓子眼了。我心说这人都吐血了,岂不伤到五脏六腑了?

    我使劲摇着他,问怎么样了?胡子回应我的是猛地打了个嗝,伴随的,他嘴中出现一个大泡泡。

    我怀疑这泡泡是一口浓痰,被胡子吹了出来,尤其这泡泡上面还挂着一个断牙。

    我不嫌脏不脏,当发现胡子有些呼吸困难时,我果断的抠着大泡泡。在这泡泡破裂的一瞬间,胡子又能喘上气了。

    他状况没我好,渐渐昏迷起来。

    我看看他,又看看方皓钰,这才反应过来,心说邓武斌还没下来呢,而且这个匪王才是最关键的人物。

    我又抬头,这么一观察,我看傻了。

    伴随直升机的不断升高和移动,软梯最末端离地少说七八米高了,而邓武斌正爬到尾端了,看着地面,他犹豫着不敢跳呢。

    我心说他再耽误下去,只能离地越来越高,另外他要是一直趴在软梯上,就这么一路熬下去,最后被带到沙坤那里,迎接他的后果十有是个死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原因也很简单,他一个光杆司令,外加兜里没啥钱,这么白让对方空跑一趟,换谁能受得了?

    我对着邓武斌又是大喊又是摆手的。他留意到我的举动了,也一定被我的举动影响到了。

    邓武斌暴喝了一声,一发狠之下,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看的心里扑通扑通乱跳,离地这么高,我怕这么个老人别摔出个好歹来。

    但邓武斌当过军人,更懂一些身手。他耍了个技巧,故意倾斜着身子往下跳的。在空中他还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在刚接触地面的一刹那,他整个人往前滚了出去。看得出来,他想借着翻滚,把高速下坠带来的力道转换掉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叫了一声好,不过很快的,我又愣住了。

    邓武斌滚了好几圈,他原本落地位置就在悬崖边上,外加这次作用在他身上的力道实在太大。他滚啊滚得,最后直接落下悬崖了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他娘的怎么算?说邓武斌自杀的话,说得通,但说是被我忽悠死的,也有一番道理。而且抛开这两个层面,结果让我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邓武斌滚下的地方,隔了得有半分钟,也没见有人爬上来。我一颗心冷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这时山下方传来喊叫声,估计用不了多久,同盟军的人就会冲过来。

    胡子和方皓钰都重度昏迷了,单凭我自己,尤其没有枪,只有腰间带着的伸缩棍,我怎么跟这帮人打斗,怎么逃出重围?

    我一时间特别累,伴随身体一软,我单腿跪在了地上。这也是我头一次觉得,自己有种无力感。

    我四下望着,最终控制不住自己的傻乐起来。

    实际上却没那么悲观,沙坤的直升机原本都飞出很远了,突然间,它炸开了。好大一团火苗在空中出现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着。原本天很黑,我什么都看不出来,我还纳闷呢,心说那直升机怎么搞得,难道质量不过关?行驶过程中自燃了?

    但很快的,我又发现一个黑点,正迅速往我们这个方向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心里砰砰乱跳上了,隐隐意识到啥了。

    隔了半支烟的时间,这黑点离我们很近了,我观察到,它也是一辆直升机,不过比沙坤的直升机要好上太多了。

    它浑身是暗色,尤其在月光之下,它都不反光,这说明它这一身的暗色调,材料很特殊,这也给直升机提供了很好的保护色。

    另外它带着两个大螺旋桨,正高速却几乎无噪音的转着,而且它的机身上还挂着一个大炮。

    我把它形容为炮并不过分,尤其这个炮还突然开火了。一条条火舌从炮口里出现,一道道光线向我身后方的山体打去。

    有一个光线还打中一棵树,这树离我并不远,我模模糊糊看到,这个有碗口粗的树,一下子断了。

    我形容不出这个场面了,只想到一个词,机炮。也只有这种大口径的武器,才能打出这么狠的子弹来。

    我对着直升机挥手,打心里想,它能用机炮把沙坤的人干掉了,说明它不是沙坤派来的。它又能用机炮对付同盟军,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直升机飞到我们上空后,不停歇的立刻有下落的趋势,这时机舱门还打开了,这里面的人似乎等不到直升机下落了,有一根根的绳子被抛了出来。

    四五个穿着黑色迷彩服的军人,陆续盘到绳子上,嗖嗖往下落。

    他们的脸上也都画着黑道道,把他们的肤色掩盖住,让他们跟夜色尽可量的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我心说警方终于出现了,而且来的还全是特警。我大喊着,反正为了套近乎,亲人啊兄弟啊这类的词,全脱口而出了。

    但我没坚持到跟他们汇合,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直升机的高强度风吹得,还是哪个机舱里的王八蛋往外撇东西啥的,反正有个小石子突然砸在我脑门上。

    我疼的一哆嗦,之后翻着白眼,彻底的躺在地上,跟胡子和方皓钰一起,成为昏迷人士。

    我昏迷了好长一段时间,再次睁眼时,天亮了。我躺在直升机中,而且满嘴粘糊糊的。

    我心说自己怎么了?不会又吐了?而且吐啊吐的,把自己弄醒了?

    我四下看了看,发现有个穿着迷彩服的胖军人,正拿着一管子让牙膏一样的东西,往里嘴里挤东西呢。

    他长得太丑了,尤其那张脸,还那么长,简直跟驴一样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被吓到了。这胖子嘻嘻笑了,让我别害怕,还特意举着“牙膏”,跟我说,“这里装的是食物,你尽力多吃点,只有保证体力了,才能尽快的恢复。”

    我现在压根不在乎什么食物不食物的,瞪个大眼睛,硬是又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。

    我说,“驴、驴驴成精了!”

    这胖子听完脸一沉,坐在一旁的其他军人,全哄笑起来。我承认,这胖子脸这么一沉,更像驴了,我又被吓了一跳,而且再度陷入昏迷之中。

    之后我睡了一段时间,又醒了过来,这次没有人喂我吃牙膏了,这些军人也没留意我,他们聚在一起,吸着烟聊着天。

    他们的话题都围绕着这个直升机。我听了一会儿,按他们说的,这直升机是武直10,也叫霹雳火,是国内刚刚研发的最新款,没想到这么试飞后,竟这么成功。

    另外我听其他军人都叫那个胖子铁驴,估计铁驴就是他的外号了。

    我当然还想听一听,尤其最好他们能说说有关邓武斌这个案子的事,但我实在精力不济,最后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我睡了好久好久,甚至做了无数个梦。我梦到了方皓钰,他拿着魔方,在我面前走来走去的,又梦到我和胡子一起杀了个大鹅,这大鹅也是个妖精,因为它长着邓武斌的脸。

    等再次醒过来时,我发现眼前一片白。白窗帘白被褥的,我身旁还坐了个正打瞌睡的护士。

    这护士别看一脸倦意,腰板却绷得笔直。就凭这,我猜她也是军人。

    我想喂一声,给她提醒,问题是话到嘴边,怎么也说不出来,最后我憋得硬是咳了一口,这才让护士听到。

    她对我的醒来,没那么大的惊喜,反倒冷冷的凑过来,嘱咐我说,“你别乱动,再休息休息哈。”

    我缓了几口气,这期间我发现自己脑袋很疼,而且还有闷闷的感觉,我忍不住摸了一下,发现脑袋上包裹的全是绷带。

    我急了。护士也急了,说你怎么这么没组织性纪律性呢,让你别动,你非乱动。

    我不在乎她咋说,问我这脑袋到底咋回事,尤其为啥我稍微用力戳一戳,疼的就更厉害呢。

    护士稍微犹豫下,又告诉我,“你昏迷五天,昏迷第二天还做了个开颅手术,不过都小手术啦,别怕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现在身体太差,条件不允许,不然我保准跳起来。我心说开颅还是小手术?那什么才是大手术?

    这护士打定主意不跟我多说啥了。但我又想套套别的话。

    我嘴一软,跟她东一句西一句的胡扯,尤其女人嘛,尤其她现在这年纪,正是爱美的时候,我把她夸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在这种糖衣炮弹下,这护士对我印象大为改观,她也不说我无组织无纪律啥的,反倒赞我是个很坚强的人。

    我心说老子可不是跟你互夸互捧来的。我又话题一转,反问她,“对了,胡子在哪呢?他怎么样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