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章 他还活着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27章 他还活着

    这群科研人员很积极,其中一个医生,这就急走几步,凑过来把车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胡子原本有要出去的架势,但现在他不仅一点这方面的意思都没有,反倒直往车里躲。

    胡子声调都变了,大吼着说,“你们这帮怪胎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跟这帮科研人员不熟,只好问杨倩倩,那意思,怎么会安排这种人过来?难道胡子是怪物么?要被拉走了搞研究?

    杨倩倩让我俩放心,尤其对胡子说,现在一般医院的医疗技术水平还不行,这次给胡子种牙,只能找这帮专家才行。

    胡子也不给杨倩倩面子了,反驳说,“妹子,你当哥是二百五呢?不就补个牙么?用什么高科技?”

    杨倩倩欲言又止,赶巧的是,突然间,站在车外的医生摸着后腰,拿出一把电棍来。

    他这人也真够狠的,一点没犹豫的让电棍啪啪啪的出现电火花,还果断的对着胡子的胳膊戳了过来。

    胡子一时间抖得很厉害,连上下牙都直打架。这么一来,他也被弄得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这医生扭头喊了句,“帮忙。”其他医护人员七手八脚的,把胡子硬生生拽了出去,放在移动担架上。

    我看不下去了,也不想不管胡子。我一脸怒意,也要下车。但杨倩倩伸过来一只手,一把按在我手掌上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她细腻的手心了,我顿了顿身子,一扭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杨倩倩问我,“胡子被带走,你有什么可担心的?”

    我回了句,“他们不靠谱。”其实这话有个言外之意,我也怕胡子被这些害了,别把命丢了。

    杨倩倩很聪明,品出我的想法。她立刻接话说,“如果警方真想对胡子做什么?你认为会用现在这种很笨拙的方法么?”

    我一时间哑口,想想也是,我俩就是个线人,无权无势的,想对付我俩,招儿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耽误,医护人员带着胡子迅速离开了,消失在门诊大门里。等我下车冲进去一瞧,这里人山人海,全是看病的,哪还有他们的影子?

    杨倩倩随后赶过来,安慰我几句,甚至让我信她就得了,别的不要多想。

    我带着一种纠结感,最后妥协了。我跟她上车后,杨倩倩带着我来到南湖家园。这里很出名,是哈市不错的小区。

    我没料到新住所在这里,杨倩倩停好车后,带我来到十一楼的一个住宅前,她早就有这住宅的钥匙,这时掏出来,分给我两把。按她说的,等胡子回来了,让我再分胡子一把。

    凭此我也觉得,胡子没有事,不然还犯得上给他留钥匙么?

    再说我随着杨倩倩进了这个住宅后,我被这里的环境震慑到了,很干净,一切井井有条,而且家私家电齐全,装修不错,看起来能住的很舒适。

    杨倩倩问我,“怎么样?这里的卫生被我弄得不错吧?”我实打实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随意参观了一遍,三室一厅,尤其让我喜欢的,是客厅的大液晶电视和布艺沙发。

    我坐在沙发上试了试,但总觉得有点蜷,或者这沙发有点矮的缘故。杨倩倩看在眼里,跟我说,这沙发能调整高度的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从哪下手,杨倩倩让我躲在一旁,她双膝跪在沙发上,撅着屁股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要换做别人,比如是胡子用这种姿势,我并没多大感觉,但杨倩倩身材很好,外加穿的还是黑色连衣裙,她现在这么一跪一撅的,先不说她露没露点,反正一下子把我心里一股邪火勾搭起来了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我对杨倩倩都有想法,之前有个乔装时,我更是强吻了她。

    我盯着杨倩倩的屁股,原本试着压着邪火,但她或许因为调整沙发费劲,突然又扭了扭屁股。这让我彻底绷不住了。

    我也是个男人,几乎在头脑发热的情况下,我贴了过去,从后往前的把她紧紧抱住了。

    杨倩倩立刻感觉到了,尤其感觉到我的不老实。她突然停了下来,还板正的跪着。

    我双手乱摸一通。如果杨倩倩要是热情的回应我,我估计接下来我保准邪性上头。但杨倩倩一直没配合我,反倒拿出耐心等待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的理性渐渐又回来了,我停下不老实的举动,盯着她,甚至对准她的头发闻了闻。

    杨倩倩叹了口气,说你眼瞅着有结果了,还得给小家伙树立榜样,咋还这么有贼心呢?

    我被这话弄愣了,更不知道她说的又是结果又是小家伙的,到底指的什么。我当然也怀疑过,她的意思,是说我要结婚了,也马上有儿子或女儿啥的。但这都哪跟哪呢?连八字都没一撇呢。

    杨倩倩又扭了几下,借机从我怀中挣脱。她就跟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问我饿不饿?

    我和胡子坐火车时,确实吃了不少东西,但都是零嘴,没有主食。现在被她这么一问,我觉得肚子有点咕咕叫。

    我点头示意。杨倩倩抿嘴笑了,说这住所的冰箱里有蔬菜和鲜肉,她正好给我露一手,也让我尝尝她的厨艺。

    我本想跟她一起忙活一下,至少洗洗菜啥的,但杨倩倩让我乖乖的坐在客厅看电视,一会只等着吃就好了。

    我看她如此坚持,就放弃了之前的打算。

    我本着怎么舒服怎么来的架势,坐到沙发上后,还把双脚搭在茶几上了。

    我打开电视后,发现里面的频道很少,只有十来个。我找了一圈,最后对一个讲故事的节目挺感兴趣,尤其这讲故事的人,看着不怎么正规,操着一口很浓的东北口音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都能上电视?不就是个东北山炮么?

    我压在想笑的冲动,细细听着故事。他用自述的口吻,说他怎么悲惨,尤其少年时期,父母被杀了,他早晨起来后,发现自己握着刀,父母死在他身旁。

    这跟我的经历几乎一模一样,我立刻敏感上了,而且再往下听,他告诉我,他后来蹲了监狱,也知道父母是被别人害死的,他只是倒霉的替罪羊。

    我留意到,这个频道没有lg,不是个正规频道。而且这山炮再往下就没讲了,拿出欲知后文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的架势,跟我拜拜了。

    我愣愣看着电视,这时杨倩倩正在厨房切着菜呢,还时不时哼着歌。

    我跟她喂了一声,想问她几句。但她压根没听到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走了过去,但等离近了后,我话没出口呢,看着菜板,我整个人被震撼住了。

    杨倩倩跟一般人切菜完全不同,她不用菜刀,反倒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一个小解剖刀,正熟练的剔肉呢。

    我突然有这么个反应,这哪是做饭,分明在尸检呢。

    杨倩倩很快也留意到我了,她扭过头,摆手让我快回去。我盯着她“挥舞”的解剖刀。我太清楚这种刀片有多锋利了,如果一个不小心,割到我身上的话,那指定是一个大口子。

    我让她别激动,我乖乖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半个钟头后,我们开饭了。杨倩倩很有效率,做了三个拿手菜,有荤有素,而且不得不承认,她刀工很好。

    杨倩倩还让我依次尝了尝,问我好吃不?我挤着笑,其实心里那股别扭劲就甭提了。

    我俩当然不能光吃饭啥都不聊。我问她最近工作怎么样等等这么的话题。

    杨倩倩随意的回了几句,之后她话题一转,问我,“你上次做任务时,听说接触个变态?你跟我说说他呗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到方皓钰,尤其想到他的变态劲儿,让我忍不住的有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挑了几件事,跟杨倩倩念叨下。这期间我也时刻观察着杨倩倩的表情,如果她有任何不适感,我绝对会适可而止。

    但杨倩倩听的很专心,也没啥这方面的表现,等我说完了。她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她这是啥意思,是喜欢方皓钰的变态?还是厌恶他杀了这么多人?

    杨倩倩又给我碗里夹了一口菜,等我正把菜送到嘴里时,她突然来了句,“知道么?方皓钰在北山监狱。”

    毫不夸大地说,我好像被电流击中了一样,甚至一顿之下,我手一松紧,筷子还落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我盯着杨倩倩,不可思议的问了句,“啥?”

    杨倩倩再次很认真的念叨一遍,随后还反问我,“你想见见他么?现在他做完了口供,供出了邓武斌的很多事,就等着宣判了,但结果不乐观,十有是注射死刑。”

    我一时间思绪万千,我想的是,方皓钰落网后,再怎么也轮不到北山监狱吧,而且他更应该被关押在江州。另外不考虑这些问题,我知道他难逃一死,我确实想在他死前再看看这小子。

    我把筷子捡起来,紧紧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杨倩倩还等我的回复呢。我琢磨稍许,又问她,“什么时间能探监?”

    杨倩倩回答,“你想去的话,随时!而且”她顿了顿,最后没再说啥。

    我明显感觉到,杨倩倩有话,却碍于什么,没法跟我说,尤其这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
    我把精力都放在方皓钰身上,我看了看时间,这都下午了,我下个决定说,“那就今晚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