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 北山监狱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28章 北山监狱

    我和杨倩倩吃完饭后,杨倩倩收拾着碗筷,还围着围裙,自行在厨房洗洗涮涮。

    我又打开了电视,想知道那个特殊频道的故事还继续进行着没?但那频道已经换了别的节目,正上演着过了气候的老电影。

    我无聊之余,偷偷看了杨倩倩几眼,主要是欣赏她的好身材。

    我发现杨倩倩中途拿出手机摆弄一番,似乎在发短信。看架势,她不像是有要紧事,但此时的她双手沾满了洗涤剂,又何必这么着急呢?

    我没多问,杨倩倩发完短信看我时,一瞬间还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一晃到了晚上九点。杨倩倩问我启程不?她指的是我俩去北山监狱。

    我点头示意说行。我俩打了一辆出租车。刚一上车,司机很痛快的问我俩去哪?

    我琢磨着怎么能含蓄的把司机诓到北山监狱去,不然直截了当的说目的地,我怕把这司机惊到。

    杨倩倩却提前插话,让司机去市警局。

    司机跟我一样,很明显诧异了一下。司机看了看我,又看看杨倩倩,念叨句,“原来是两位警官啊。”

    我听完杨倩倩的话直犯嘀咕,心说我们中途去警局做什么?

    杨倩倩不跟我多解释,碍于司机在场,我也没那么刨根问底。一刻钟后,我们来到后门。

    我有一段时间没来这里了,没想到这里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。后门装了读卡器,老更夫也没在门旁守着。

    杨倩倩一掏兜,拿出工作证,对着读卡器贴了上去。伴随嘀的一声,读卡器亮了一下。而门里面的值班室也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一个老头急三火四的走了出来,还拿出点头哈脑的样子,对我俩打招呼,他手上动作不减,正迅速的开门。

    乍一看这老头时,我心说老更夫是不是吃错药了,咋变得这么积极和巴结人了呢?

    但仔细一瞧,不是我师父。我纳闷了,忍不住问倩倩,“原来的老更夫呢?”

    杨倩倩正往门里走呢,她明显顿了一下。我差点没停住,撞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也没法进门了,只能耐着性子等她,我还问呢,“你是不知道么?”杨倩倩摇摇头,回答我,“最近藏地那里不太平,老更夫为此事头疼呢。”

    我记得花蝴蝶跟我说过,古惑去藏地了。我猜跟凶宅自杀案有关。我听倩倩这话的意思,心说难不成老更夫也去了?

    我绝不怀疑老更夫的身手,但他毕竟年纪大了,还这么拼的话,老胳膊老腿的,受不了。

    我自打回来后,警方也没给我发手机,我想跟杨倩倩借电话,也不管时间不时间的,这就要跟老更夫通个话。

    杨倩倩一直很顺从和疼我,这次她却拒绝了,还让我别担心,说老更夫没离开哈市,这时估计躲在哪个地方睡觉呢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她说的真的假的。我随着杨倩倩一路走到警局后院。

    杨倩倩带我去了法医门诊,她说警方给我留了一套衣服和证件,她一直替我保留着。

    随后她打开一个铁皮柜,把衣服和证件拿出来,一股脑的递给我,当然了,除了之外,还有让我熟悉的伸缩棍。

    我看的一愣一愣的,尤其这套衣服是崭新的警服,不过它的颜色比一般警服要深。我不想穿,但架不住杨倩倩的好一通劝。

    我发现这警服很合身,杨倩倩还替我继续整理着装。我趁空看了证件。这是一个警官证,但证件里面写着,我归属于北虎部队。

    我太知道北虎部队了,这可是国内特种兵部队的王牌。我心说自己怎么一下子成了特种兵了?另外军人怎么拿着一个警官证呢?

    我忍不住哑言失笑,跟杨倩倩说,“警方给我的,是个假证不?但拜托,假证也要尽量贴近实际,怎么弄出个四不像来?”

    杨倩倩一点玩笑心里都没有,反倒认真的解释,“这证件肯定是真的没错,而且这只是给你的临时证件,以后还有新的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迷迷糊糊,也多问了几句,杨倩倩拿出充耳不闻的样子,最后她对我的着装满意了,又带我从警局后院提了一辆警用私家车。

    还是她当司机,带着我一起向北山监狱奔去。

    我承认,这大半夜的,往这里奔,一路上都让我觉得冷飕飕的。另外不管再来几次,我都抹杀不掉心里的那种回忆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带着手铐脚铐,坐着警车从这里出来。那是我们当豁免线人的头一天。

    等这辆私家车来到监狱门口时,杨倩倩按了几下喇叭。值班室出来两个警察。这俩一看就不是啥好货,个顶个的脸红,估计正偷偷喝酒呢。

    其中的大肚子,认得我们的车牌,他喊了句,“都啥时间了,有啥事明天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他还挺横的,杨倩倩点了我一句,说这大肚子跟市刑警队长是亲戚。

    我算明白了,合着人家有后台撑腰,而且这么晚到监狱的警车,十有是为了调查案件,他仗着刑警队长罩着,就不想开门了。

    我问杨倩倩,“你跟刑警队长熟不?”这话言外之意,要不要找这大肚子的亲戚打声招呼。

    杨倩倩说不用那么麻烦,她还叫着我一起下车。

    我揣着糊涂,而且下车后,等我俩走到大肚子面前时,杨倩倩还让我把证件掏出来给对方看看。

    我总觉得这不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么?尤其那证件乱七八糟的,能有啥效果?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这俩警察看着我的警服时,态度有了变化,那大肚子甚至还使劲揉了揉眼睛,拿出不可思议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被他弄得很敏感,不知道这大肚子咋了,另外我也想试试,到底拿出证件后会有啥后果。

    我把证件掏出来,递了过去。大肚子和同伴都挤在一块了,这哥俩还很默契的一起打嗝,估计喝酒喝多了。

    他俩一起看着证件。突然间,他俩跟触电一样,站的笔直,对我敬了个礼,喊了句,“长官!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被吓到了,而且潜意识影响下,我回了个礼。

    我从没敬过礼,只能凭印象的照葫芦画瓢,而且很尴尬的是,我用错手了。

    杨倩倩看到这,忍不住抿嘴一乐。那俩警察一直紧张着,压根没留意到这个细节。

    杨倩倩偷偷拽我手一下,我把手放了下来。俩警察恭敬的把证件递过来,又屁颠屁颠跑去开门。

    我跟杨倩倩上车后,我握着证件,不住的摆弄着。我真搞不懂,这四不像的证件,有这么好使么?

    我们把车往里开,最后我俩一同去了接待室,这里还有一个人早就等着我们呢,就是赵哥,那个老狱警。

    他跟我有印象,但看我这次穿着警服出现时,他愣住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,尤其之前都是以重刑犯和线人的身份见他的。我主动喊了句,“赵哥。”接下来没说啥。

    赵狱警忙着接话,他叫我小闷警官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只有我们俩,这气氛保准越发的尴尬,但杨倩倩插话了,她让赵狱警带着我一起去看看方皓钰。

    赵狱警点个头,这就领路。

    我对北山监狱的内部还算熟悉,我看着路线,最后我们来到s牢区的入口处。

    当然了,在我们打开通往地下的门时,有两个探照灯还是及时的照了过来,赵狱警摆了摆手,两个探照灯迅速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想到了古惑和长臂猿,这俩人都是s牢区的重刑犯,只是古惑后来被“招安”了。

    我俩来到底层后,赵狱警当先带路。我依次走过牢房时,都往里看了看。还是那些熟悉的面孔,还是那些罪恶滔天的重刑犯。

    而且就当经过长臂猿的牢房时,他又站在牢房门前,双手抓着铁栅栏,看着我直啧啧。

    我跟他对视着,上一次来这里,他把胡子坑惨了,我也知道他的本事,所以特意提防着。

    长臂猿突然爆发了,忍不住的好一通骂,说凭什么这小兔崽子的命这么好,出去协助破几个案子,现在连条子都当上了。

    他这话,也引起其他重刑犯的不满。

    赵狱警还是老套路,喝着让这些人安静下来。长臂猿压根不听赵狱警的,反倒指着我,连连摆手说,“兄弟,你凑过来,让我好好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站着没动。长臂猿吹起口哨,连连损我说,“你怎么这么怂?老子不像新来那位似的,也不吃人也不变态的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其他犯人一同瞎起哄。我倒是从长臂猿这话里品出点什么。我心说难道他说的是方皓钰?

    我摸着后腰,把伸缩棍拿了出来。我当着长臂猿的面,熟练的摆弄着伸缩棍。

    这武器是个宝贝,也是个攻击人的利器,长臂猿这个老油条,当然识货,他有点忌惮我了,也不找茬了。

    其他犯人没了这个挑事的,就不咋起哄了。

    我问赵狱警,“方皓钰在哪?”赵狱警看着最里面的牢房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,古惑走了后,那牢房一直空着,这次改为关押方皓钰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当然没古惑那么恐怖的身手,但他身上背负的人命太多了,按罪论刑的话,他倒是真能坐上这s牢区的第一把交椅。

    我看赵狱警也没跟我一起过去的意思,我让他在这等我。我踱步往那边走。

    赵狱警还提醒我一句,“小心一些,那牢门被换了,上面按了一块玻璃,你站在门外观察一番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轻轻应了一声。而且等离近后,我隔着那玻璃窗,看到里面的情景了。

    我本来还猜测,这时候方皓钰这个变态在做什么,但我是怎么也没料到,实际上他会是这个样子

    大家有推荐票的,每天都给我留一留啊,这本书受众面有些窄,而且别的作者推荐票都成千过万的,咱们这也就是别人的零头,所以需要大家一起帮帮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