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章 邪灵魔方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29章 邪灵魔方

    方皓钰整个人盘坐在最里面的角落,还耷拉个脑袋,蜷曲着身子。

    他双手、双脚和腰间都挂着铁链子,就跟个困兽一样。我站在门前等了几秒钟,也没见他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我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,心说这哥们到底是晕了还是死了?我忍不住的对着铁门狠狠拍了两下。

    伴随着砰砰声,尤其玻璃都跟着抖了抖,方皓钰慢慢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个俊小子,给人一种高富帅的感觉,但此时的他,灰头土脸,一身邋遢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铁门上的玻璃是单向的,换句话说,只有我能看到他,而他看不到我,谁知道完全不是这么个情况。

    方皓钰看清外面情景后,突然暴怒了。他猛地站起来,大吼着,“原来是你,你个畜生啊!”

    随后他还往我这边冲了过来。方皓钰的爆发力强,冲刺速度很快,而且让人没想到的是,挂在他身上的铁链子就是个摆设,随着他身体一动,这些铁链子全自动松脱开了。

    我怀疑警方不会糊涂到没把铁链子系牢,反倒是方皓钰耍了什么诡异,把铁链子全搞定了。

    他冲过来的同时,还呲牙咧嘴一番。我发现他嘴里全是血,尤其牙床子上,更是红呼呼一片。

    我仗着有铁门挡着,也没急着动。方皓钰似乎压根没注意到铁门,最后硬生生撞在了上面,他的嘴还贴在玻璃窗上,在上面留下了一个血印。

    我这下有些忍不住了,往后退了退。方皓钰狰狞的跟我隔着一层玻璃对视着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,先说了句,“方爷!”

    方皓钰继续狞笑着,连说几个好,随后反问我,“我把你当兄弟,就算老子身上背了那么多人命,杀了那么多人,我也没对你怎么样吧?甚至抢到了钱,得到了好处,我都会分你一些,你怎能如此对我?”

    如果站在客观的角度,我想反驳他,道理一堆一堆的,但此时我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方皓钰沉默稍许,又问,“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?告诉我!”

    我想起一句老话,死也要做个明白鬼!我本来可以不跟他说这些用不着的,但最终我选择了脱口而出来了句,“我叫小闷!”

    方皓钰连连念叨,“小闷!闷哥!闷爷!”随后他使劲抽自己嘴巴说,“我真他娘的笨啊,当时在江州,有个妞叫你闷骚哥,我就没多想!那妞应该是个傻警察,当时露馅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我没接话。方皓钰对着铁门猛砸猛打一番,甚至嘴里连连咆哮着。

    他发了这么一通火,双手被弄得伤痕累累,但出乎意料的,他态度上很快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,哀求我说,“闷爷!兄弟知道自己难逃一死,但死前求你个事。警方前阵没日没夜的想撬开我的嘴巴,但我不可能让那帮死条子得手,最后他们玩阴的,把我的魔方拿走了。你行行好,把魔方拿回我,让它陪我走完最后的路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一直觉得魔方对方皓钰有特殊的含义,而且这魔方又没啥危险,就是个玩具而已。

    我看着方皓钰的表情,心软了下来。我脑海中回忆着跟他在一起的种种,在这种状态下,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方皓钰兴奋地不行了,对我连连称谢。随后他哈哈大笑着,扭身往回走,坐在角落里,一边晃悠着身子,一边扯头发。

    我默默站在外面,原本我想再待一会儿,但赵狱警那边也不知道咋搞的,又把其他犯人激怒了。

    他们嗷嗷乱叫着,还有人使劲拽着铁栅栏。

    赵狱警极力维护着秩序,而我放弃了继续留下来的打算,往他身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俩一起离开s牢区,途中赵狱警问我,“你和方皓钰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没回答,赵狱警很识趣,没在多问。等我俩回到接待室时,杨倩倩正在摆弄着那个魔方。

    我没料到魔方会在杨倩倩手里,尤其看那架势,她压根不会玩魔方,纯属瞎掰呢,另外她倒是对魔方上每个格子的字感兴趣。

    此时接待室只有我们仨,但我还是觉得人太多了。赵狱警本来坐下来后,正吸烟呢。

    我含蓄的跟他说,“赵哥,刚刚麻烦你忙活这么一通,真是过意不去,你好好找个地方休息下吧!”

    赵狱警哪能不明白我的言外之意,他点个头,当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剩下我和杨倩倩后,我坐到她旁边。杨倩倩盯着魔方,叹了口气,先问我,“知道方皓钰为何这么变态么?”

    都说人之初性本善,而且每个人生下来就是一张白纸。我也一直有这么个感觉,方皓钰的性格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,跟他小时候的遭遇有很多关系。

    杨倩倩这么一强调,我忍不住问她,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杨倩倩把魔方放在桌上,笑着跟我说,“我原本不清楚,但方皓钰都招了,警方也就都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这跟方皓钰刚刚的话前后矛盾,我就此又多问一句。

    杨倩倩解释说,“别小瞧警方,对待这种嘴巴硬的重犯,警方直接从省厅调来一个心理专家,他通过用催眠术和心理战术,让方皓钰迷迷糊糊的全说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方皓钰当时岂不是说的全是梦话,这靠谱么?

    但杨倩倩不等我再问啥,就把方皓钰当时的招供内容全盘托出。

    按杨倩倩说的,方皓钰的生父不是个东西,在方皓钰很小的时候,就撇下他们娘俩,独自离开了。方皓钰的母亲为了糊口,也仗着自己有些姿色,最后做了一名小姐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当小姐太开放了,她母亲对性这种事,完全没啥概念了,等方皓钰长大一些后,他母亲发现方皓钰很像他的父亲。

    他母亲把方皓钰当成撒气桶,尤其偶尔醉酒之下,又跟方皓钰发生关系。这是种乱轮,责任全在他母亲身上,但方皓钰懂得什么?渐渐的,他有了变态的念头,不仅恋母,还喜欢跟他母亲打扮很像的其他女人。

    他最后找到个魔方,也认为这魔方里住着一个神灵,这神灵能保佑他,甚至在关键时刻,给他引导。

    据统计,方皓钰一共对十四个女子下手,而且在这十四个女子身上,都能找到他母亲的影子。另外警方也从方皓钰嘴里得到了很多邓武斌的秘密,目前正在收网,抓捕那些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我听完方皓钰童年的遭遇后,心里不住感叹,而当我听到十四个受害者时,我心里受到的冲击更大。

    我问杨倩倩,“这么说,这十四个女子的尸体,都在黄埔江里了?”

    我自认这么说没毛病,杨倩倩却摇摇头说,“这些受害者中,只有九人死掉了,尸骨在黄埔江中,警方也联系着蛙人,试图打捞,不过黄埔江如此大,能捞上来的可能性很小。”

    我插话问,“另外那五人呢?”

    杨倩倩无奈的一耸肩,回答说,“那五人性格懦弱,被方皓钰施暴后,既没报案也没有啥举动,选择默默的受着。”

    我想起方皓钰以前说过的一番话,他通过对女人行走姿势和面相的观察,就能不离十的猜到这女人的性格。

    我隐隐觉得,要是从这方面看,这变态也是个天才。随后我和杨倩倩又聊了聊方皓钰的事,当然了,也都是瞎聊了,没啥值得注意的。

    我发现我对这个监狱的接待室,有种很怪的感觉,尤其这里让我觉得很压抑。

    我一想,既然见也见到方皓钰了,也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我提出离开,杨倩倩点头同意的时候,也要把魔方收起来。我把她拦住,尤其一伸手,还把魔方紧紧抓住了。

    杨倩倩不解的看着我。我含蓄的说了句,“这魔方让我做主吧。”

    杨倩倩妥协了。在我俩离开北山监狱前,也跟赵狱警见了一面,我把魔方交给他,也嘱咐他,一定交到方皓钰的手里。

    赵狱警检查着魔方,等没发现这魔方有啥违规的地方后,他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俩坐着私家车出了监狱大门后,这次由我当司机。我一路奔着警局,想把车上交了。

    但刚进市区,杨倩倩靠在座椅上,难受的直咳嗽,最后还捂着嘴巴,大有要吐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心说她不会是晕车了吧?但我从没听别人说过,她这么个警局一号法医竟然晕车啊?

    我没时间多问,急忙往路边靠。车刚一停下来,杨倩倩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我慢了半拍,但也跟了过去。我发现杨倩倩下车后,压根没吐的意思了,整个人似乎也好了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着夜空,拿出一副享受的样子。我可没那种闲情逸致,在这种时间在这么个地方欣赏夜景。

    我催促她,那意思既然没事了就快上车吧。

    杨倩倩没听我的话,还拽着我,非要我跟她溜达一会儿。

    我看她态度这么坚决,尤其还拿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架势。我对她是彻底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我下午对她动手动脚的,她拿出冰冷冷的架势,现在她却对我这么热情,我心说她为何在白天和晚上判若两人呢?

    我没拒绝,最后被她带着,我俩还往一个胡同里走去。

    这里路灯很暗,我俩走的很慢,而且刚走到胡同中间,胡同口传来一阵马达声。我回头一看,一辆摩托出现了,车上坐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这俩人一个驼背,一个是大块头,他俩都穿着风衣,带着黑头罩。

    我心说坏了,这不明显是抢匪吗?而且怎么这么巧?把我和杨倩倩堵在胡同里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