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章 午夜亡魂曲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33章 午夜亡魂曲

    小乔笑嘻嘻的,针对胡子的问话,她选择避而不谈。胡子倒是拿出一副较真的架势,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对胡子使个眼色,那意思,先别急着点破。老更夫也张罗着,让我俩别关站着了,赶紧入席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人,坐在这么个大包房里,显得有些空荡荡的,但老更夫一边让服务员上菜,一边又跟我们胡扯起来,让气氛并没有多尴尬。

    而且老更夫天生是个乐天派,时不时的,我和胡子都会哈哈笑应着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次到底是谁请客,但很大手笔,我们只有四个人,却足足点了十八盘菜,把这桌子都摆满了,天上跑的、水里游的、地上爬的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另外让我没想到的是,这次就当我们举杯时,老更夫似乎想到了什么,变得一脸愁容,还蜷在椅子上,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气氛一下凝重了。我也顾不上喝酒了,把杯放下,问他怎么了?

    老更夫念叨说,“古惑和魔盗去了藏地,最近一点起色都没有,还连连失利!”

    我头次听到魔盗,估计是谁的外号。我记得自己最后见到古惑时,还在查幽灵大盗案呢,顺带着,我猜魔盗会不会指的就是幽灵大盗。

    我问了句。老更夫点头承认了。我心头震了一下。古惑和魔盗可都是高手,但他俩去藏地,肯定是抓那个会用蛊的逃犯去了,那也是个硬茬子。

    我想让老更夫再详细说一说,古惑和魔盗到底摊上什么事了?

    老更夫从侧面回答我这个问题,说魔盗的那个小猴死掉了。

    那小猴可是幽灵大盗的宝贝,甚至一提起它,我还产生一丝忌惮心理,尤其那猴子是个变种不说,还特别机灵。

    老更夫的意思,他今晚跟我们聚一聚后,很可能也要赶往藏地,去做一个帮手。

    我不想老更夫这么拼命,很真心实意的劝了几句。但看架势,老更夫听不进去,他还告诉我,这次把小乔介绍给我们,以后有啥事了,我俩可以直接找小乔。

    小乔原本正喝着酸梅汤呢,这时从背包里拿出两部手机,递给我和胡子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从果敢回来后,警方就一直没给我们发新的手机,我俩这两天也就一直没有电话用,小乔这举动,赢得了胡子的好感。

    我接过手机后,摆弄一番。这手机看着很不一般,光说壳子就很厚实,而且没贴什么商标,这让我觉得,它很可能是个特制货。

    小乔跟我俩强调,“这手机的si是复制的,用的是你俩原来的号码,另外它是卫星电话,换句话说,它几乎不受限,信号一直很棒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没用过卫星电话。胡子来了兴趣,举着手机,满屋子走了一圈,最后他还去走廊里溜达上了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很明显,想知道小乔说的是不是真的。但我心说他个笨蛋,我们现在在市里,哪里信号都不弱,又怎么验证?

    而且等胡子回来后,老更夫也缓过来不少,不跟我们谈藏地的事了,他反倒问我俩,“之前协助调查邓武斌的案子,都遇到哪些事了?”

    我跟警方做过口供,也跟杨倩倩提过我之前的遭遇,所以这次轻车熟路,逻辑很清晰的再说了一遍,尤其我还提到了10086。

    胡子别看跟我一起办的案子,但头次听到10086,他听的诧异连连,最后还忍不住念叨说,“他娘的啊,这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我也一直想不明白。我又看着老更夫和小乔。这俩人的表情出乎我意料,压根没什么诧异样儿。

    老更夫自饮了半杯啤酒,突然说了句,“雕虫小技而已。”

    小乔也立刻接话说,“现在时候未到,不然我早就想收拾收拾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我隐隐察觉到,他俩似乎知道10086的底子,但在我和胡子追问之下,他俩都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接下来我们不聊正事,光是胡扯和喝酒了。我、胡子和老更夫,倒是挺有兴致,也喝了不少,小乔压根滴酒不沾,吃的也很清淡,尤其我们抽烟时,她故意把椅子往后挪一挪,还把包房的窗户打开了。

    这顿饭吃了足足两个多小时,等散局后,我和胡子结伴离开了,老更夫和小乔没急着走,看样儿他俩还想单独聊一聊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路溜溜达达的回到住所。胡子有些醉了,他在犯懒之下,身体一软躺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他现在有个不好的习惯,爱磨牙。他现在一边咔咔的磨着牙,一边跟我念叨,“好酒啊,好久没喝这么爽了!”

    我盯着胡子,我是没好意思反驳他,心说这顿饭喝的全是五粮液,他喝的能不爽么?另外他总打酒嗝,偶尔还直拍胸脯,有要吐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让他别死扛了,想吐就尽快。胡子竟又来了句,说他舍不得吐。

    他赖在沙发上,压根不想挪地方。我也累了,更不想跟他挤在沙发上一同过夜,不然我怕他夜里想磨牙啥的,别把我脚趾头啃了。

    我简单洗漱一番,又独自去了卧室。

    我睡意挺足的,也很快进入梦想,但并没睡多久呢,手机响了。这手机铃声很激昂,是国歌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大半夜的,谁会给我打电话。我本以为是老更夫或小乔呢,或许他们有啥事要嘱咐我,但拿起手机一看,我激灵一下。

    来显提醒我,是10086。我心说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。我们晚餐提到她,她竟在半夜找我了。

    我坐起来,让自己清醒一番后,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习惯性的先喂了一声,但对方没说话,反倒听筒里响起一阵音乐。

    这音乐调子很悲,也很凄凉。在如此夜深人静的时刻,我听的头皮阵阵发凉,另外我隐隐有印象,这好像是弥撒曲,在国外葬礼时会用到的。

    我心说10086是不是忘吃药了,咋给我播这个?我又听了一会儿,实在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我回了句,“你再不说话,我挂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很有效果,曲子立刻停了,听筒里传来清脆的女童音,她嘻嘻笑了。

    随后她嘘了一声,让我别说话,听她讲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就凭接电话后,她这一系列的怪异举动,我有种直觉,她这次找我,一定有啥不一般的事。

    我压着性子听着。她说她是个专职的狗贩子,而且她从来不养狗,一般都是客户跟她说,想要谁家的狗,她就去把这狗捕来,但有些狗难捕,她为了客户的酬金,有时也退而求其次的,把狗弄死。

    她问我,“明白她说的意思么?”我听的直皱眉,打心里还骂了她一句,心说她才是狗呢。

    另外我没正面回答她,反倒让她继续说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说几个月前,有人出大金额,让她去抓一条白色哈士奇,死活不计。她也做了一系列的精心策划,但她发现,这所谓的小哈士奇,其实是一只白狐崽子,只是长得很像哈士奇罢了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白狐比哈士奇值钱多了,所以她临时改了策略,不仅没因为佣金猎杀这条白狐,还耐着性子等起来,因为她知道,这白狐要是再长大一些后,保准更值钱。

    说到这,她的故事全讲完了,她也忍不住对我嘻嘻直笑,打招呼说,“小白狐,你说我这故事精彩不?”

    我久久没说话,满脑子全在琢磨这故事呢。我自打加入线人后,也一度怀疑自己身世不一般,但没人跟我透漏什么。

    这10086一定跟小乔认识,甚至也是知情人。我想套套话,看能不能挖出点什么来。

    我故意装疯卖傻的,跟她胡扯起来。10086倒是很聪明,一直拿捏着尺度,跟我打太极。

    我俩这个电话,又足足打了一刻钟,我都说的口干舌燥了,打心里更是暗暗焦急。这时10086突然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她怎么了,就急忙细听起来。

    10086沉默稍许,我手机听筒里也传来很杂乱的噪音,10086似乎再跑呢。随后她跟我念叨说,“行哇,你小子够阴险,怎么有警察出现了?”

    我听愣了,心说我什么都没做,警察出不出现,管我什么事?

    10086不跟我多聊了,撂下一句话,说过一阵再来找我,也希望我这个白狐在这段时间,能变肥变胖之后,她就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不甘心,但我压根没法回拨,联系不上她。我只能看着挂断的手机,无奈的摇头。

    我因此还发现一个细节,手机上有一个灯一闪一闪的亮着,而且摸着外壳,我发现手机很热。

    我怀疑这手机有啥说道,尤其这还是小乔给我俩的。很可能机身里有啥软件,能监控我的电话,甚至还能对来电进行跟踪。

    我静静坐在床上,想了好一会儿。这期间我还听到胡子在客厅的磨牙声。我最后没啥好办法,只能再次躺下入睡。

    接下来三天,10086没再出现,我和胡子看似又回到了正常的生活当中,但平静之后,往往是暴风雨。

    这一天晚上,杨倩倩还在加班,我手机再次响了起来,来显提示是宋浩。

    这也是我们的上线,我知道有任务了,提醒胡子一句后,我俩凑到一起,我把手机扩音功能打开,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但宋浩的一番话,让我俩异常的意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