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4章 新上司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34章 新上司

    宋浩的意思,他以后不再是我们的上线了,我俩因为表现良好,彻底调离哈市警局,归省公安厅管了。

    我以前就有过类似的猜测,尤其上一次调查邓武斌时,宋浩就已经有对我俩撒手不管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觉得,宋浩这人虽然偶尔会忽悠人,把大事说但对我和胡子还行。我和胡子要是一直跟着这个上线,也算不错。

    我在电话里跟他沟通一番,那意思,我和胡子不想离开他,也希望他能跟警方说一说,继续当我们的上线。当然了,我这么说既有场面话的意思,也有点发自内心。

    宋浩一直笑着,也很明确的告诉我俩,说他只是个小警察,每月挣着死工资,没有那么大权力决定带不带我俩,另外他适当透漏一些,说我们的新上线是个牛人,让我们好好珍惜。

    我能感觉得到,我俩的上线是改变不了了。我又一转话题,想约他出来吃个饭。毕竟以前合作过,我们来个好聚好散。

    宋浩很委婉的拒绝了,但他强调,要是以后我俩有拿捏不定的事,可以找他。他帮着参谋下。

    最后宋浩说了个地址,其实就是之前经常碰面的那个农家院,宋浩让我俩这就过去,见见新上线。

    我又说了些客气话,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这辈子,注定是个劳苦命。我俩没法继续享受晚上的美好时光,换上一身风衣,急匆匆的出发了。

    我俩先打车,去了农家院近边,又改为步行,警惕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农家院门口时,我盯着那个草垛子,先偷偷观察一番。这草垛子只是个摆设,里面停了一辆摩托。

    胡子对这摩托没啥大感觉,但我看着心里一紧。我太认识它了,前几天那个晚上,铁驴和那个驼背男子,就是骑着这摩托假冒劫匪的,最让我印象深刻的,是这摩托的车把上插了个小红旗。

    胡子看我总直勾勾的盯着摩托,他不解的问,“兄弟,你咋了?”

    我不想跟胡子多说啥了,就只是摇摇头,示意没什么。胡子当先,我紧随其后,胡子敲了农家院的大门。

    胡子用的力气不大也不但很有节奏感。农家园里迟迟没动静。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,胡子说,不会是新上线还没来吧?

    我没法回答,而且为了这点小破事,我俩总不能再找宋浩。

    胡子又有个计较,试着推了推院门。这院门并没锁,伴随吱的一声就打开了。

    胡子往里走。我和他真没料到,这院门会被动了手脚,突然间,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落了下来,还当不当正不正的扣在胡子脑袋上。

    这是个铁盆,里面并没装着水。胡子没被砸的多严重,但操蛋的是,这盆的边缘还系了个绳子,绳子末端连着一个小石块。

    铁盆扣在胡子脑袋的瞬间,这小石块被绳子拉扯着,又往下落了一段,最后很准确的砸在胡子裤裆上。

    胡子整个脑袋都扣在盆里,也因为敏感部位吃疼,他闷闷的嗷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我急忙动手,要把盆摘下来。这时农家院里传来一个人嘿嘿的笑声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黑衣服,还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小板凳上,要是不注意,还真难以发现。

    胡子捂着裤裆,我扶着他,问他怎么样?胡子呲牙咧嘴的,摇摇头,示意没啥大事。

    这黑衣人也不坐着了,站了起来,大步走过来。他对胡子刚刚的举动很不满,念叨说,“你的警惕心太少了,要是一直这样的话,咱们以后怎么成为同事?”

    我借着月光打量他,他是铁驴,尤其他那大长脸,太有代表性的标志了。

    胡子对铁驴没啥印象,但看在他是我俩新上线的份上,胡子并没多说啥。

    我盯着铁驴,他也看着我,就这么持续一会儿后,铁驴说,“既然我成为你们的新头头儿,以后规矩就得按照我的标准来。”

    他让我俩稍息、立正一番。这是军队平时经常做的事,我和胡子既没当过兵,也没经历过这类的训练,被铁驴这么一喊,我俩很不规范的做着。

    铁驴继续不满意的摇着头,按他说的,军姿很重要,这也是一个人的精气神的完全体现,所以站立必须要达标。

    他做了个示范。我发现别看他是个胖子,但站起军姿来,真有一手。甚至我拿出挑剔的眼光看了一番,连丁点毛病都挑不出来。

    铁驴又对我和胡子说了一系列的注意事项。我还好说,胡子就惨了。或许胡子天生当过贼,骨子里有贼的烙印吧。铁驴让我俩站立的时候,注意收腹挺胸,我照做后并没什么,胡子挺胸时很难收腹,等收腹时,腰板又被潜意识影响的,自行弓了下来,显得贼兮兮的。

    这把铁驴气得够呛,他还忍不住跟胡子骂咧几句。胡子的直脾气又上来了,跟铁驴你一言我一语的不对付。

    我旁观到这儿后,也真搞不懂警方怎么想的。我心说咋把这俩冤家弄到一起了?

    我不想让他俩在这种无聊的事上多费精力,就适当劝了劝。我还点了铁驴一句,“这次找我们来,是不是有任务了?”

    铁驴瞪了胡子一眼,最后一摆手说,“今天的军姿就站到这儿吧,咱们去屋里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我俩随着他走进一个瓦房。这里有一口大锅,里面装满了炒饭。

    铁驴找来三个大碗,用盛冒尖的方式,足足弄了三碗饭。

    我们仨一人捧一只碗。这灶台旁边也没椅子,我和胡子学着铁驴,一起蹲在地上。

    铁驴说今晚的正事,就是一起吃炒饭。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也再次被这么个新上司的逻辑打败了。

    胡子倒是一乐,说正好饿了,正愁着吃点啥呢。

    我们没筷子,铁驴带头吃起了手抓饭。我形容不好这一刻的感受,反正觉得双手捏着一大把炒饭,油腻腻的。

    铁驴这人挺怪的,对我俩吃饭的态度也不满意,尤其他边吧唧嘴边强调,“老爷们吃饭,一定得有老爷们样儿,你俩看看我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铁驴观察一番,我只觉得铁驴吃态不咋滴,并没觉得他有多爷们。而胡子忍不住的试了试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胡子牙口太好了,他这么一吧唧嘴,我听到咔咔声传了出来,而且我相信自己没看错,有一次胡子的牙上还迸射出一个火星子。

    铁驴一定早就知道胡子嘴里的秘密了,他对此并不见怪。

    我们又吃了一会,等半碗饭都被消灭后,铁驴说,“你们细看看这炒饭,里面的鸡蛋是不是很怪?”

    我观察起来。这饭里的鸡蛋不怎么黄,反倒有种乳白色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猜测的反问,“是用蛋清做的么?”

    铁驴坏笑着告诉我俩,这不是真的鸡蛋,全是男人的那种液体被煎熟了后,当鸡蛋用的。另外再看看饭里的肉丝,知道么?全是人肉的。

    我本来就觉得着炒饭味道怪,发腥发涩的,我以为这饭是铁驴炒的,他这个二百五,一定是没等油彻底开了,就把饭倒在锅里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一看,完全不是这么回事。我跟胡子并不是雏儿,之前协助查案时,也吃过人肉,所以我俩对人肉不人肉的,并没多害怕,反倒是那液体这个字眼,恶心到我俩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也不吃了,全扭头,对着地面哇哇吐上了。胡子吐得那叫一个彻底,甚至还抠了抠喉,让自己吐了好几拨。

    铁驴针对此事,又教育上我俩了。反正说来说去,那意思他就对此不在乎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最后没了胃口,蔫头巴脑的蹲在铁驴旁边,光是看着他吃。

    铁驴把他碗里的饭完全吃光,打着饱嗝跟我俩吐露实情了。他说这炒饭没啥特殊说道,之所以刚刚他说和人肉啥的,完全再逗我们呢,也想间接培养下我俩的意志力。

    我发现我跟胡子才来农家院多久,就被他几次三番的调戏了。我并不是坏,而是想也不露痕迹的整整他,不然他别因此上瘾,天天以调戏我和胡子为乐趣。

    我盯着自己身前的饭碗,把它拾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偷偷咬了自己指甲一下。我指甲稍微有点长。这一嘴下去,就弄了个断指甲出来。

    我把它藏在饭里,又故意假装不知道的观察一番,随后我拿出一小团粘着指甲的饭粒。我把它递给铁驴看,还强调说,“长官,你说这饭没问题,但里面怎么能吃出人的指甲呢?”

    铁驴盯着断指甲,尤其两个眼珠瞪得跟铜铃有一拼了。

    铁驴连连说不可能,还说他就是想吓唬吓唬我俩,怎么可能真的吃出人肉来呢。

    这次他顾不上说我和胡子,轮到他自己扭头哇哇吐上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再怎么吐,也只是吐点脏东西而已,铁驴吐得那叫一个有气势,我离他那么远,还能隐隐闻到飘来的胃酸味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给铁驴缓歇的时间,这期间我打心里也琢磨一番。

    我猜铁驴之所以让我们吃假的人肉炒饭,未必只是借题发挥而已,很可能我们这次有任务,还跟人肉啊,炒饭啊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我让铁驴别绕圈了,直说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