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7章 分批潜入(二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37章 分批潜入(二)

    铁驴原本摇着头,看样子打定想让胡子当捡垃圾的。但我拿捏尺度的又劝了两句。

    我发现铁驴很尊重我的意见,尤其这种尊重,不像是朋友之间的,更像是一种尊重上级命令的架势。

    这让我想不明白。较真的说,他是我的上级才对,怎么有种反其道行之的感觉呢?

    铁驴最后下个决定,我俩等消息,他先去想办法给我俩弄学生和管理员的身份,随后我俩乔装一番,混入校园查案。

    我们仨没在会议室多待,不得不说,铁驴是个精力很旺盛的人,折腾到现在,他还没累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表,说眼瞅着天亮了,他也不歇着了,这就先行离开。而我和胡子,一时间没啥事要做了,我俩就近找了个宾馆。

    我俩开的是标间,我还跟胡子念叨一句,“要不要找个三人房?给铁驴留一个?”

    胡子对铁驴印象并不怎么好,听我这话,他一咧嘴,说还订啥三人间了?等那驴货来了再说吧。

    我俩入住后,没继续讨论案子。等先后洗完澡,我俩各自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胡子很快呼呼睡起来。但这个宾馆的床很软,我冷不丁睡不习惯。我有个笨招,趴着睡,而且每次难以入睡时,我这么趴一会,都会很有效果。

    我还闭着眼睛数绵羊。一晃当我数到二百多个时,手机意外的响了。

    我怕明天铁驴找我俩时,我别听不到铃声,所以特意把手机放在枕边,还把铃声调到最大。

    这下可好,这手机音量很猛,我本来已经有点睡意了,现在却冷不丁被吓得一跳,也精神了。

    我把手机拿起来看着来显。胡子也被弄醒了,他迷迷糊糊的骂咧一句,还问我,“谁打来的?”

    这号码很陌生,我没理会胡子,先接听了。

    听筒里没人说话,反倒传来了弥撒曲。我心里激灵一下,猜到是10086了。

    我没料到隔了几天,她又开始骚扰我了。我喂了一声,对方压根不说话,持续几秒钟后,她还主动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直无奈。这时胡子又催问了一句。我推脱说,“是个扰骚电话。”

    胡子冷不丁来了脾气,说原本就衰,摊上个犟驴当上线,怎么又有人打骚扰电话呢?

    但胡子只是说说,随后他翻个身,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我挺头疼,心说要是10086时不时就扰骚我,我还怎么睡了?

    我想把手机直接打静音,但纠结一番后,我又放弃这个打算,心说再品品吧。

    我也忘了刚刚绵羊数到哪了,就从头数起。这次数到三百多时,我变得昏昏沉沉的。

    这是好现象,估计用不了多久,我就能在梦中找胡子去了。

    邪门的是,手机突然又响了。在铃声刚出现时,我也猛地睁开眼睛,而且一脸无奈的表情。

    胡子估计是困大发了,这次虽然迷迷糊糊也醒了,但他连问都懒着问,还把枕头压在脑袋上。

    我倒是不用再听他的吐槽了。我拿起手机,看着来显。

    这次号码很熟悉,是宋浩的。我并不觉得是10086,不然她怎么可能如此神通广大,连宋浩的电话都知道,还特意改了号码冒充宋浩呢?

    我一边调整音量,让铃声变一边起身去了厕所。

    我不想让胡子听到,这倒不是说我特意防着胡子啥的,我只是想让他睡个安稳觉。

    我坐在马桶上,把它权当做是椅子,等接通后,我没急着说话,静静等着对方先问。

    但对方也没急着说啥,这么沉默几秒钟后,我试探的开口,“宋警官?”

    他应了一声,而且以前他只是你、你的称呼我,现在连他也改口了,立刻回了句,“张警官。”

    我让他叫我小闷就行了。宋浩笑了笑。他打这电话,也绝非跟我瞎聊来着。客气几句后,他一转话题,问我跟新上线见面没?怎么样?

    我打心里觉得,他既然是我的老上级,我也没必要隐瞒什么。我简要跟他说了说。

    当宋浩知道我去了乌州,要接手校园杀人案后,他又跟我说,“我在乌州认识几个朋友,都是我那一批的警校同学,你可以再跟我详细说说这次的案子,尤其你要做什么。我看能不能联系朋友,帮一帮忙啥的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这倒不是不错,也没想到宋浩能当我的贵人。我更详细的念叨一番。宋浩听的很仔细。

    等我说完了,我又等他的回复,甚至都做好准备,要是他提供朋友的联系方式了,我好能及时记下来。

    但宋浩只对我强调一些注意事项,甚至还说了一堆套话,让我务必小心等等,压根不再说帮忙这一茬了。

    这把我弄的直迷糊。最后宋浩让我多休息,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我盯着手机,心说这爷们什么时候成了光耍嘴皮子的主儿了?我也不能总在马桶上干坐着,就拍拍屁股,又回到床上。

    接下来我手机消停了,而且一晃到了第二天中午。胡子比我醒的早。

    我本想再赖一会儿床,但这缺德玩意,估计是满口牙又弄得他不舒服了,他把房间里的烟灰缸拿起来,对着咬上了。

    这烟灰缸是厚玻璃做的,胡子这么一咬,噪音很大,乍一听就好像有人正用废报纸擦着玻璃。

    我想睡也睡不着了,只好起床,无聊的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我俩随后还一同吃了午餐,当然了,为了图方便,在就近的小饭馆解决的。

    等到了下午,胡子问我,“还没铁驴的消息么?”这也问到我心里去了。

    我特意看着手机,并没未接来电。胡子又说,“还是你给那驴货打个电话问问吧,他对你的态度好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真没想到,连胡子这种憨货也看出来铁驴对我的异常关照了。

    我拨了铁驴号码。电话很快接通,但铁驴先压低声音对我说,等一等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再做什么,甚至给人感觉很神秘。我没再说啥,通过听筒,我很快还听到开门、关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之后铁驴声音提高了不少,跟我说,“刚刚跟乌州大学的校长开个文学探讨会,哎,真没办法,谁让咱是个文武双全的人才呢,知道不?要不是你这个电话,我正发言呢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又开启胡扯模式了,而且他又继续吹嘘好一通。我懒着听,打断他说,“问你个问题,老张家养的鸽子,在老李家下了个蛋,你说这个蛋到底属于谁?”

    铁驴托着长调,呃、呃了几声,回答说,“当然是老张家的了,毕竟鸽子是他养的。”

    我学着胡子那样,嘘了铁驴一句,又告诉他,“鸽子蛋鸽子蛋,所以这蛋当然属于鸽子了。你连这个都搞不清,还在什么研讨会上发言呢?”

    铁驴嘿嘿笑了,他也不胡扯了,而且他当然知道,我打这个电话的目的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,正在张罗着呢,不出意外,下午就能办妥,我和胡子今天就会混入校园。

    我既然知道当前情况了,就不跟铁驴多聊啥了。撂下电话,我跟胡子提了一嘴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俩一直等到傍晚五点多钟,铁驴再次来电,问了我俩的地址。很快来了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这出租其实也是挂着羊头卖狗肉,估计是警方的。

    我俩坐着出租车,司机没问我俩具体去哪,他把我和胡子直接带到一个按摩院。

    这按摩院生意不咋好,不过它也不指着这个挣钱呢,外加一般按摩院,想搂金的话,多多少少沾点黄,这按摩院既然是警方的,肯定要中规中矩,所以没竞争优势很正常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去了最里面的包房,也见到了铁驴。

    除我们仨以外,还有两个负责乔装的师傅,我和胡子一对一的让乔装师傅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我被改了很典型的学生头,穿上相对阳光一些的衣服,还戴了个眼镜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完全相反,被乔装师傅特意打扮的很老很土气。胡子不服气,时不时就感叹,说当个宿舍管理员,也不用变得这么沧桑吧?

    铁驴也没闲着,他拿着一沓子资料,蹲在我俩旁边,一段段的念起来。

    这都是需要我俩特别留意的信息,比如乌州大学什么样,我俩混入的宿舍周围又是什么地形等等。

    按铁驴说的,乌州原本就不是省会,这所乌州大学也不是什么一流的学府,所以每年都没招满,很多寝室都有空名额。就说冯豆豆的寝室,原本包括冯豆豆在内,只住着四个人,现在还有两个空床位。

    而我呢,用的还是那个化名,叫张柱,本来是数学学院的学生,刚刚被转专业,调到了经济学院,“正巧”住到了冯豆豆的寝室里。

    我一直用心的记着,不然自己毫无了解的就混入大学,很容易露馅。铁驴最后还让我牢记一点,在调查期间,一旦有校方的人刁难我,就把马书记搬出来。

    胡子在这方面不如我,铁驴最后重点针对他,又多念了几遍资料。胡子还是记得不扎实,甚至有几个地方,还记错了。

    铁驴气的直损胡子,那意思,你咋这么笨呢?胡子却反驳,说铁驴口齿不清,念得太模糊了。

    我没理会他俩,等乔装完毕后,我先上了一辆警用私家车,这里装着我的学生行李和一些用品。

    私家车一路直奔学校,最后停在了经济学院宿舍楼下。

    在别人读书的年纪,我就已经蹲了牢子,所以当进入大学校园那一刻,我对这里有种莫名的感觉,尤其脑海中还冒出一种神圣感来。

    但在我刚要下车的一刹那,这神圣感完全被抹杀掉了,因为一个东西,从天而降,砸到了私家车的挡风玻璃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