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章 逃走的无头尸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39章 逃走的无头尸

    有句老话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我现在插不上话,急归急,却只能压着性子,等待时机。

    这俩吊丝又聊了一会儿,露出撸啊撸的字眼。我心中一动。我对撸啊撸有印象,似乎是一款游戏。

    我急忙用手机查起来。当看着网上的资料介绍,我也发现了扎克和韦鲁斯的字眼,合着它们都是游戏中的角色。

    我不由苦叹,心说当线人的知识面还真的是越广越好。但我一直忙于立功赎罪,又哪有时间和精力玩网游?

    我为了能跟这俩吊丝做朋友,这一刻也真是拼了,急忙上网找攻略。我压根没玩过这游戏,看攻略时,大部分全是硬生生记住的。

    我用了一刻钟,少说看了十个攻略的帖子,最后心里有点数了。我又放下手机,继续留意这俩丝的谈话。

    很快的,我抓到了一个空隙,也急忙插话说,“两位哥们,你们这么玩撸根本不对,不能这么打。”

    他俩听完全不服气了,其中一个还主动问,“那你说说,你咋玩的?”

    我偷偷一笑,但面上我没表露,反倒把刚刚记下来的资料,捏合着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我的应变能力很强,这俩丝听的一愣一愣的,最后我说完时,他俩都来兴趣的坐了起来,其中一个竖起大拇指,跟我说,“牛逼啊兄弟,改天一起打一把!”

    我连说好啊。另外那个吊丝,倒是有点不同意我的架势。他又说了他的观点。我假装拿出很感兴趣的样子听着,时不时插几句话,但都是模棱两可的话,主要目的是增进我们之间的“友谊”。

    我发现这俩学生还是嫩,经过这么短时间的接触,他俩竟不把我当外人了。随后他俩坐在床上吸烟,其中一个还问我抽不抽,看我点头后,更是甩过一根烟来。

    而那个瘦男孩不仅不抽烟,似乎对烟也很反感,他很有意见的瞥了我们仨一眼,但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吸了几口后,话题一转,问那俩丝,“两位哥们,我来这寝室有一会儿了,还不知道你们叫啥呢?”

    这俩人也不藏着掖着了,其中一个介绍说,“你叫我包子就行。”他又指着另外那个吊丝,“叫他程啸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连连点头,还包子兄、程啸兄的跟他俩称呼一番。其实对程啸的名字,我倒没啥,反倒是这包子,让我诧异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外号什么时候这么受欢迎了?我记得以前调查幽灵大盗案时,就遇到过一个警方的人,他也叫包子,但此包子非彼包子,我也没在这事上太较真。

    随后我看着丑男孩,问他叫什么。

    丑男孩压根不理我,而包子突然哈哈笑了,跟我说,“他叫刘正宇,但大家也叫他狗王。”顿了顿后,他又补充,“你要觉得狗王不好听,叫他狗人、大狗啥的,都行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狗人这称呼,分明有点骂人的意思,这丑男孩到底怎么惹包子了?竟有这么个外号?

    刘正宇这时也有点忍不住了,一下子坐了起来,一脸怒意。

    包子和程啸不仅没怕,反倒战线统一的一同吆喝一声。程啸更是提高声调问,“怎么着?狗人,不想在这寝室混了是不?”

    包子补充的骂了句,“你妈比的,我看你是不想在经济学院混了吧?”

    我隐隐有个直觉,这刘正宇是个受气包,先不说有多少人欺负他,但能肯定的是,他在这寝室混的很惨。

    刘正宇沉默了几秒钟,他最终没斗嘴,又默默躺了回去。

    包子和程啸一起嘿嘿笑着,程啸还很装掰的捏了捏拳头,让拳头发出咔咔的声响。

    说心里话,我很看不惯,但也没必要在此时此刻为刘正宇出头。我把重点又放在冯豆豆的床铺上,故意装傻充愣的问,“这床上住着谁,我咋没见到呢?”

    我本以为,自己先抛出这个话题,他俩会顺着往下说点啥呢。谁知道包子和程啸一听完,互相看了看,全坏笑起来。

    我被他俩这举动弄得一愣,包子还多说一句,“那哥们啊,这几天估计正潜逃呢。”

    我对潜逃两个字很敏感,而且较真的说,冯豆豆都已经死了,成为一个无头尸体了,又怎么可能潜逃呢?

    直觉告诉我,这里面有猫腻。

    程啸对撸啊撸的兴趣不减,又要跟我俩继续讨论游戏,但我不可能让他这么做,而且在一连番的催促下,让他俩再说说冯豆豆,尤其为何潜逃。

    这俩吊丝也没想太多,这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补充。

    按他俩说的。冯豆豆这色比,追外语学院的一个**足足追了小半年,但在上周,这小子得手了,还带着这去开房,足足做了两天那种事,等退房回寝室时,他双腿抖得厉害,都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包子随后对冯豆豆有个评价,说这哥们是真他娘的尿性。

    我反倒听的越发迷糊,心说他跟外院的女学生开房,跟他潜逃有啥关系?

    我又主动问了句。这时我发现刘正宇放下手机,看了我一眼,似乎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我特意扭头看他,但他这话最终没说出来,又把手机举起来了。包子和程啸没在乎这个细节,继续跟我解释,说冯豆豆追的这**,叫小梅,而且小梅已经有男友了,他跟小梅开房,说白了就是挖墙脚,给另外那个爷们带绿帽子呢,所以他爽也爽了,再不潜逃的话,岂不要挨打么?

    我这下算是全弄懂了,而且我有个初步怀疑,心说会不会是小梅男友把冯豆豆杀死的?

    我想针对这话题,再继续问问。很不巧和的是,突然间,寝室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包子和程啸全艹他妈、妈个比的咒骂起来。不仅他俩,我听到门外也传来其他宿舍的咒骂声,尤其最响亮的一个声音,喊的是,“今晚咋提前一分钟熄灯了?老子游戏还没存档哇”

    我记起来了,铁驴跟我介绍乌州大学时,他说过,这学校每晚十一点半准时熄灯。

    包子和程啸也因为黑咕隆咚的,就都没啥聊天的兴趣了。他俩念叨着,睡觉、睡觉!随后也先后静下来。

    刘正宇依旧看着手机,淡淡的屏幕光射在他脸上。我发现这人有些自闭,当留意到我看他时,他特意转个身,背对着我了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叹了口气,心说算了,明天再继续调查吧。

    我躺下后,一直把手机放在胸前。别看现在手机调整震动了,但一旦有啥消息,我也能立刻知道。

    我一边等着胡子的信儿,一边就这样一直迷迷糊糊的入睡了,胡子也没找我。

    一转眼天亮了。我发现大学宿舍的硬板床躺起来很舒服,我这一觉睡得很惬意。

    我想多睡一会。但没多久,有个人站在床边,使劲扒拉我。我睁眼瞧了瞧,是包子。

    他睡眼朦胧的样儿,手里抱个盆,看样子正要去水房洗漱,他还提醒我,“柱子,快起来吧,今早上八点有课,是政治经济学!”

    光听这课名,我就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。我打了个哈欠,回答说,“我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就要继续睡,但包子使劲拽我两下,又说,“你个傻比,政经的老师很凶,而且他特爱点名,你要是逃课了,小心挂科。”

    我连续被他这么弄了两次,心里很不爽,甚至难受的直搓了搓鼻子。

    我心说我也不是真来上学的,更不用参加什么期末考试,挂不挂科跟老子有半毛钱关系?

    我摆摆手,回答说,“随便他点名吧。”

    包子被震慑住了,拿出崇拜的目光,说柱子,你真他娘的是个勇士。

    随后他急匆匆的去洗漱了,而我被这么一搅合,也彻底睡不着了,另外纯属灵机一动,我想到外语学院的小梅了。

    我想借着这一上午,去调查下这个人。

    我从床上坐起来,收拾着被褥。没多久包子回来了,他一脸不解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猜他肯定想,这小子既然不去上课,怎么又起床了呢?

    我懒着跟他解释,反问他,“有课程表没?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包子点点头,从他床下的书柜上,抽出一个笔记本。但也怪我没说明白,他给我看的是经济学院的。

    我又问他,“外语学院的有没?”

    包子拿出一脸顿悟的样子,嘿嘿笑着问我,“柱子,你不会是想去外语学院的教室上课吧?顺带勾搭妹子去?”

    我故意坏笑了一番。包子很够意思,让我等着,他转身出了寝室,估计去找别人要资源去了。

    我坐着吸了根烟,趁空也看了看时间,已经七点半了,而且程啸和刘正宇都不见了,估计这俩人已经吃早饭去了。

    当我这烟刚吸完时,包子回来了。他不仅拿到了外语学院的课程表,还弄来一个小册子,这里面有全校各学院的课程表。

    我一边翻着册子,包子一边跟我说,“你别光看外语学院,法学院和文学院的也别落下,知道不,这几个学院的女同学都漂亮,咱们有机会的话,能艹到一个是一个!”

    其实从昨天来寝室开始,我就发现包子也好,程啸也罢,出口很脏。我心说这都是大学生,怎么骂咧咧的脏话,比胡子和一些杀人犯还多呢。

    我带着一股鄙视感,瞧了包子一眼,但包子压根不知道我怎么想的,反倒误会了,跟我说,“你瞪我干啥,跟你说,上大学图啥啊?不就是来泡妞的么?而且光泡不娶,把那些玩过的女人都留给别人就行了,不用你收拾残局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还做了个使坏的表情,或许他想向我表明,他这可是对我掏心窝的话。

    我挤着笑,“赞同”的点点头,但打心里,我骂了他一句,这王八犊子,真是坏出水了!

    推荐票,求求求,有月票的,也来一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