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3章 可疑的穷学生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43章 可疑的穷学生

    这人个子不高,穿着一身很破旧的运动服,背着书包,最大特征是他的额头,又扁又鼓。

    我没记错的话,他是冯豆豆的同学,之前上课时,我还看到过他。只是他跟刘正宇一样,不合群,性格有些孤僻,独自躲在一个角落里听课。

    我搞不懂他为何出现在这里,是巧合还是有别的说道呢?

    我静静观察他,他原本没发现我,低着头走着,偶尔还用力的踢着路上的小石子。

    我有种直觉,他很压抑,因为踢石子时,他似乎有种发泄的味道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站起来,扁额头这下看到我了,他猛地一顿身子。我特意对他善意的笑了笑,但扁额头没理我,反倒一转身,这就要离去。

    我不可能让他走,喂了一声,我这就跑起来追他。

    扁额头回头看我一眼,随后加快了脚步。我总共追了少说几十米,最后把他堵在一棵树下。他靠着树,瞪个眼睛看着我,反问,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我被他问的很不自在,尤其让我觉得,自己怎么跟个坏人一样呢?

    我尽量笑着,不答反问,“咱们是同学,我刚调到咱们班,你对我没印象么?”

    扁额头微微点头,示意他知道我,但依旧跟我保持着距离。我不想让气氛这么尴尬,就又介绍自己,又套近乎的。

    等说了好一通,我看扁额头没那么紧张了,我试探的问他,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扁额头回答,“学习。”

    这理由没啥说服力,我心说学习的话,怎么不去自习室?扁额头又问我为啥来这里,我随便编了一句,说赶巧路过。

    扁额头点了点头,又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石凳,说他要去学习了。我没法拦着,而且扁额头坐在石凳上后,总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拿出一副瞎溜达的样子,慢慢转身离开。当然了,我并没走远,等绕了一圈后,我又偷偷溜回来。

    我发现扁额头不见了,估计也走了吧。

    我突然觉得他身上疑点挺大的,尤其我对这个人并不怎么了解,连他叫什么,住在哪个寝室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决定回去打听一下,而且在回去途中,我就给胡子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他既然是宿舍管理员,想找一个学生的资料,应该不难。但胡子的手机迟迟打不通,我心说这爷们躲哪了?咋信号这么差呢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楼后,我特意留意下那个收发室,只有矮大姐在。我又自行上楼。

    三楼冷冷清清的,别说我那个寝室了,我又敲了其他寝室的门,都没人出来开门,我猜这帮学生要么是组团去网吧了,要么就躲哪学习和做别的啥事去了。

    我回到寝室后,睡了一大觉,一直到晚上九点多钟,走廊里才有脚步声。随后隔壁寝室传来开门声。

    我心说有人回来就行啊。我本来肚子都有点饿了,但硬生生忍住了。

    我直奔隔壁,没敲几下门呢,有个男同学就把门打开了。我跟他在上课时有过一面之缘,而且这男同学跟扁额头不一样,很外向。

    我跟他打声招呼。他对我的印象,一定受包子影响了,把我当成撸啊撸的高手了。

    他还很纳闷的问我,“你咋不去网吧呢,听说那帮犊子玩的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我随意应了几句,又问他,认不认识扁额头。他一时间不知道我说的是谁。我又形容了一下。

    扁额头的特征很明显,他听明白后,哈哈笑了说,“那不是癞蛤蟆吗?你咋提起他了?”

    我一愣,心说这人外号咋这么怪呢,尤其他长得哪里像蛤蟆了?

    男同学又跟我解释一番。癞蛤蟆叫王爵,在320寝室,而且整个寝室就只有他一个人住,他家比较穷,生活上很邋遢,大家都不喜欢他。

    其实自打看到王爵的穿衣打扮时,我就知道这人不是个富家子弟。我又试着问关于王爵的事,尤其他跟冯豆豆的关系怎么样?

    这男同学的回答让我诧异,他说王爵是冯豆豆的男佣。

    我想不明白,两者是同学,怎么连男佣这个词都蹦出来了。但没等我再问啥,男同学从衣柜里拿出一个笔记本。

    他急不可耐的打开笔记本,点开一个文件夹,还拿出一脸样儿问我,“哥们,要不要一起看?”

    我心说看什么,等对着屏幕仔细一瞅,好家伙,全是小电影。

    男同学拿出自豪感,跟我介绍上了,说这个文件夹全是欧美的,这个全是日韩,至于这么嘛,他极力称赞,说全是偷拍和自拍类的,最刺激。

    我真怀疑他怎么弄到这么多小电影的。但我一时间对这个兴趣并不大。在他再次邀请下,我索性借着尿遁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总不能跟一个发情的小爷们继续套话,不然鬼知道他会做啥出格的事。

    我去320寝室门口转了转,这里黑着灯呢。我正纠结接下来做什么呢,胡子来电话了。

    接通后,他先问我,“在没在宿舍?”我嗯了一声,谁知道这爷们又用命令的语气让我下楼,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我心说他才当几天管理员,咋就摆谱了。但我没较真这些,急匆匆跑下去。

    胡子正坐在收发室里,秃噜秃噜吃大碗面呢。我也饿了,索性把面碗抢过来,也吃了两口。

    这期间我还把王爵的疑点跟胡子念叨一番。胡子说等回来的,他再查一查。

    这话有言外之意,我问他要去哪?

    胡子指着自己,又指了指我,说不仅是他,我一会也要出去蹲点。

    我让他说全乎了,到底有什么任务?胡子说警方在今天下午对小梅展开调查,据说这丫头的男友,不是学生,她反倒是被校外某个人包养了,而且小梅总是在很晚的时候,被一辆黑轿车送回寝室来。

    刚刚警方确定,小梅没在寝室,很可能又跟男友约会去了。我俩这次的任务,是躲在外语学院的宿舍楼下蹲点,看能不能挖到小梅男友的相关资料。

    这话言外之意,警方认为小梅男友有重大嫌疑,其实我对这观点并不反对,问题是,我白天又得当学生,晚上又要蹲点的,有点吃不消。

    但我想了想,还是不想把这个任务推掉。我又看了看时间,差不多快十点了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快点吃完,早点动身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,这次胡子混入学校,还是开车来的。这车是个宝来。我俩倒是省着找蹲点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胡子开车,最后把车停在外语学院宿舍楼的下面,我俩舒服的往车座上一躺。

    胡子并不知道小梅长什么样,我把小梅的特征念叨一遍,其实也好记,染的红头发,白肤色。而且这大晚上的,本来人就少,想留意到小梅,并不难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并没轮岗,都四下观察着。但过了半个多钟头,我手机响起提示音,是微信的。

    我微信并没加几个人,我首先想到杨倩倩了,心说难道她找我?但杨倩倩在我执行任务期间,并不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我好奇的拿出手机看了看,发现是有人加我。

    我怀疑是不是被谁摇一摇了,但点开一看,这人的头像是那个文静女,她微信名叫王彤彤,应该也是真名。

    我给她留了电话,没想到她不给我打电话,反倒用这种方式联系我。我想跟她打听下小梅,就立刻通过了。

    但没等聊呢,胡子嘘我一声,说正主儿出现了。

    我抬头一看,有一辆出租车停在宿舍楼下,有个女生刚下车,正往宿舍楼里走呢。

    她背对着我,我看不清她长啥样,只知道她一头红发。

    胡子问我,“这是不是小梅?”我打心里不确定,因为看不到她的正脸。

    这女生来到宿舍楼的门口后,还蹲在地上,似乎捂着脸哭呢。胡子念叨句,“这小娘们咋了?难道被男友抛弃了?”

    我盯着那出租车瞧了瞧。出租车并没停留,一转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并没理会出租车,现在最想做的,是确认这女孩的身份。我让胡子等我,我这就偷偷溜下车。

    我跟小梅认识,这大晚上的,我并不想跟她巧遇,不然没法解释,所以我打着隔远观望的架势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么巧,我刚接近,这女孩从地上站起来了,还拿出一副狠了心的样子,迅速往宿舍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我没法跟她保持距离了,急忙加快脚步,想跟上去。

    但这个宿舍楼管理的很严,我刚进大门,就被一个大妈发现了。她从收发室冲了出来,问我,“你哪个楼的?不知道这里是女寝么?”

    我看她那态度,知道连谈都没得谈。外加我往里一看,那女孩已经走上楼了。

    在大妈连连催促下,我不得已,又一转身,往回走。

    胡子把这一切都瞧在眼里,等我回来后,他问,“是正主儿么?”

    我没法确定,只能无奈的一耸肩。我又想到胡子也是管理员,就让他去试试。

    结果胡子一脸愁容,说他也不是管这个宿舍楼的,也没法试啊。

    我琢磨招呢,手机又嗡嗡响上了。我让胡子盯紧点,又拿手机一看。王彤彤主动给我发消息了,而且她拿出一副不乐意的架势,问我为啥通过好友后不理她。

    我特想吐槽,心说她不是也没理我么?而且就因为她这么质问,我索性真的不理她。

    又等了几分钟吧,王彤彤看我还没动静,突然又发了个消息,“我有小梅的猛料,你想知道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