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章 坠尸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44章 坠尸

    我真是忍不住了,尤其这话太有威力了。我立刻回了一句,“什么猛料?”

    没想到王彤彤一下子炸锅了,连续给我发消息,一边呵呵一边质问我,那意思,我就知道你喜欢小梅,但你也不照照镜子,你配么?而且小梅男友很厉害,小心把你打残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不断出现的新消息,一阵阵头疼。

    胡子也听到我手机总嗡嗡响,他低头看了一眼。这小子嘿嘿一声,并没多说啥。

    而我考虑了一小会,等王彤彤不再发消息后,我回了一句,“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王彤彤又呵呵一句,给我发来两个照片。这照片的尺度有点大,是她和小梅在寝室的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里,她和小梅都只穿着内裤,她上面套了个白色外套,而小梅呢,直接是三点式了。

    王彤彤留言问我,“睁大你的眼睛瞧瞧,我可比小梅漂亮多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时间有点发愣,胡子看完后,不仅笑的更邪乎,他还主动念叨说,“小闷哥,你行哇,这才来几天,就泡到一个这么正的妞?”

    我瞪了胡子一眼,让他也别多想。但胡子有他的理由,说你俩要是一般关系的话,她怎么能给你发这种照片呢?

    随后胡子故意用肩膀轻轻撞我一下,催促说,“咱俩有啥不能说的,你告诉我,上床没?我保证不跟杨倩倩说。”

    我实在没法跟他沟通,索性一转话题,反问他,“你跟小侯处的咋样?”

    胡子一诧异,反问道,“你怎么知道小侯追我呢?”没等我回答,他连连摆手说,“老子也是有底线的,那矬娘们跟我身高至少差了十六厘米,我跟她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我品着他这话,尤其十六厘米这个词,怎么让我觉得有啥猫腻呢。

    但胡子不跟我多絮叨啥了,我耳根因此清静不少。

    这期间王彤彤还带着脾气的骂我几句。我不想跟她撕破脸,想了想后,我编瞎话跟她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我告诉她,我是被同学所托,去找小梅递话的,本来今天课上,我想把同学写的情书转给小梅,但一直没等到机会。

    随后我又把王彤彤夸了一番,说她身材真好等等。

    王彤彤一定是信我了,发了几个脸红的表情,最后她又发来一堆消息,说让我别误会她,她不是那种不正经的人,而且可以让我来外院打听下,追她的不少,她都看不上眼。但自打我今天一出现,她就被我的睿智吸引了,另外我身上散发的气场,让她觉得,我是个真男人,也是个做大事的主儿。

    我没料到王彤彤对我的评价会这么高,至于她说的气场,很抽象,我猜应该跟我的经历有关,毕竟走南闯北破了几个大案,我身上肯定有那些学生没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知道自己跟王彤彤聊天的目的,也没因此动情啥的。我跟她又胡扯几句,随后话题一转问,“对了,你知道小梅男友是干啥的么?这也是我同学托我问的。”

    我自认这句话没啥,也点名道姓的隐隐告诉王彤彤,是我同学的事。但王彤彤压根不聊跟小梅有关的话题,还点我一句,让我同学也死心吧,追小梅不合适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吊胃口呢,把我急的够呛,尤其我很想知道刚才上楼的是不是小梅。我又奔着这个话题,问王彤彤。

    王彤彤再次敏感上了,回复说我骗她,其实哪有什么男同学,分明是我喜欢小梅罢了。

    我本想回一句,说她误会了,但这消息发不出去,她竟然把我拉黑了。

    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往车座上一靠。我还看胡子一眼。胡子说我太急了,咋不再好好哄哄这小娘们呢。

    我先把王彤彤的事放一放,又跟胡子商量着,怎么能确定刚刚回来的是不是小梅。

    胡子一脸犹豫样。我猜他有啥招,也点了他一句,如果小梅真在宿舍楼上了,我俩这么蹲点还有意义么?

    胡子最后掏出手机。我发现他的微信比我的热闹多了,全是各种留言。

    他找到其中一个,问了句,“妹子,再不?”

    我看着对方微信头像,一时间觉得很熟悉,但又联想不起来这人是谁。我盯着头像直皱眉。

    胡子倒是及时给我解惑,还把这头像点开放大,说这就是小侯。

    我差点忍不住惊讶的张大嘴巴,而且不得不佩服,这艺术照被拍的,简直绝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小侯就有回信了,她先回了个羞答答的表情,又问,“帅哥哥,你找我。”

    我被她这肉麻的话弄得,直牙疼。我还特意瞥了胡子一眼,心说他刚刚不是还誓言坦坦的说有底线么?咋都跟小侯一口一个妹子,一口一个帅哥哥的叫起来了?

    我嘘了一声,胡子压根充耳不闻。不过他倒是没跟小侯扯用不着的,又问小侯,“你认识外语学院宿舍管理员不?”

    小侯很纳闷,虽然回了句说认识,但又问,什么事?

    胡子故意扭了扭身子,拿出回避不让我看的架势,又发了一通微信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胡子用了什么手段,反正很快的,他跟我说,“妥了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多耽误了,这就开门下车,直奔宿舍楼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我一直目送着胡子,不过就在这一刻,我俩都忽略一件事,有个黑影,突然从宿舍楼最上方坠了下来。

    它速度很快,还正向着停在宿舍门口的一辆白轿车砸去。

    等我发现到这个黑影时,没等给胡子提醒呢,它就砰的一声,落在这车顶上了。

    白轿车一时间玻璃全碎,车顶也严重变形,凹进去一块。

    我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发生,而胡子更倒霉,他离那个白轿车很近,这一股碎玻璃茬子,全溅到胡子身上了。

    胡子一着急,还踩秃噜脚了,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瞪个大眼睛,盯着白轿车。而我趁空再一细看,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个女人,换句话说,她刚刚跳楼了。而且别看她面冲下,让我看不到脸,但她一头浅浅的红发,肤色发白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忍不住骂了句娘,心说她不会是小梅吧?

    我急忙下车,跑过去先把胡子拽起来。我又凑到白轿车旁边。

    这尸体流了不少血,现在更是把车顶都染红了。我顾不上那么多,伸手过去,使劲掰了掰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我让她能正面看着我。而这一刻,当我认出她确实是小梅后,我身子无力,还忍不住的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胡子看我这举动,隐隐明白点啥,他骂了句,“他娘的啊。”

    原本冯豆豆的案子还没调查清楚,现在竟又死了一个人。我不知道心里啥滋味了,反正有种坠坠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么一耽误,宿舍楼里也有动静,那大妈冲了出来。她原本一脸纳闷,不知道发生啥了,但看到白轿车顶上的那具女尸后,她嗷了一嗓子,使劲喊,“杀人啦,杀人啦!”

    我要不看在她是个老女人的面上,这一刻特想冲过去,使劲抽她一顿。我心说她能不能别捣乱,什么叫杀人啦?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,还言之过早,而且她这么喊,我和胡子岂不惹一身骚了?

    我现在还是学生的身份,如果被这案子牵扯进去,甚至要是因此身份败露的话,就太不值当了。

    我不想在这里多逗留,而且趁着现在还没啥目击者呢,我跟胡子打声招呼,让他搞定大妈,我扭头嗖嗖跑了。

    这大妈又上来邪乎劲儿了,指着我,让我别跑。胡子急忙凑过去,捂住大妈的嘴巴,还在大妈耳边嘀嘀咕咕说着啥。

    我专挑相对隐蔽的地方,但也没跑出去多远。最后我站在一片小树林里,隔远看着外语学院的宿舍楼。

    这时有不少窗户都打开了,有些学生探头探脑的往下看。

    我估计小梅这案子,指定压不住了,明天一早,或许会在学校内传开,警方也会明面调查这个案子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会不会对冯豆豆的案子产生影响,但我现在说什么都言之过早。

    我还吸了根烟,试图给自己压压惊。只是烟刚过半,我无意间的一扭头,看到远处一棵树下,也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里很昏暗,别说看清他的长相了,连是男是女我都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大半夜的,这人躲在这里干什么?我觉得可疑,也往他那边凑过去。

    他看我有动作,这时一扭头,嗖嗖跑上了。我扯嗓子喂了一声,但我这一嗓子,后果是让他跑的更快。

    这树林里并不好走,坑坑洼洼的不说,还全是烂泥。我横穿树林的追人,压根没优势。

    最后等我跑出树林时,他早就没影了。我气的骂了句,但除此之外,我也干不了别的。

    我叉着腰,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乱看着。我发现地上有几个鞋印,应该是那人留下来的,而且这鞋印是网格状的。

    我并不能确定这人为什么逃,更不能确定他有没有嫌疑,所以这鞋印也没啥价值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没对这鞋印有啥想法,反倒是看着自己的双手,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,因为这上面被蹭了不少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