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章 神秘男友(二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46章 神秘男友(二)

    现在是上课时间,但我并不知道小梅的班级具体在哪上课。我到了外语学院教学楼后,就依次在各个阶梯教室找上了。

    我绝对是非常有耐心,足足排查了好几个,最后来到第六阶梯教室的门口后,我看到了王彤彤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依旧坐在后排,不过一脸倦意,估计昨晚也没怎么休息上。而她旁边的座位还是空的,这表明啥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我偷偷躲在门口,又四下打量,发现了毛寸头和他那个同伴。他俩低着头,并不知道干啥呢。

    今天讲课的不是杨教授,而是一个年轻的女教师。我不知道自己冒然闯进去会不会被她批评,但我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我推开门。也怪这破门带响的,伴随嘎吱一声,所有人都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女教师倒是好脾气,只是看着我,并没说啥,而毛寸头皱着眉,盯着我。我没理会其他人,专门对他摆了摆手,那意思让他出来。

    毛寸头愣了一下,随后冷笑着,站起身来。至于他那个伙伴,这时也配合着往外走。

    除他俩之外,王彤彤也有表现。她看着我,诧异的都有要起身的动作了。

    我并没太露面,这时又退到教室外面,大约过了小十秒钟吧,毛寸头和同伙走到我面前。

    毛寸头很横的推了我一把,反问,“你个狗垃圾,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心说他嘴巴真臭,但这是在教室外面,不方便多说什么。我故意指着远处的楼梯口,回答说,“兄弟,有人找你。”

    毛寸头一脸不以为意的问,“谁啊?”

    我推脱说自己也不太清楚,好像是经济学院的。

    我故意弄得模棱两可的话,而毛寸头呢,骂咧了一句,说哪个不开眼的想找我麻烦?

    他带着同伴,这就往楼梯口走。我紧随其后。等走到人少的地方时,我发现他俩都有动作,各自拿出一个手撑子来。

    这玩意是打人用的。我没料到他一个学生,不好好读书,竟在身上藏这种东西。这一刻,我突然有一个念头,想借机好好收拾他俩一下了,权当给他们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我们一先一后进了楼梯口。这里空无一人,毛寸头问,“人呢?你小子别诓我哈,不然老子给你扒皮。”

    我连说不能,但趁空绕到毛寸头的身后。我猛地对他小腿踩去,而且我用了九成力道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,毛寸头惨叫一声,还忍不住腿一软,跪在地上。我趁空又对准他的脖颈,狠狠打了一拳。

    毛寸头眼前发黑,无力的拄着地,一边冒虚汗一边大喘气。

    他同伙反应并不快,这时意识到不好时,已经晚了。我又扑到他同伙的身前,还拽住了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我本想把他狠狠摔到地上,但考虑到这里都是楼梯,别一摔之下,发出太大的声响。

    我又临时变招,对他膝盖踹了一脚,等逼他跪下后,我又对他脖子切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可以说都败在我同一招之下。

    我给他俩缓一缓的时间,趁空我也把手撑子全抢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举着手撑子,顶在毛寸头的脖子上,这让他不敢乱动了。毛寸头到现在还犯懵呢,反问我,“哥们你是谁派来的?我跟他有梁子么?”

    我让他别说这些用不着的,我问他,“说说小梅男友的资料吧。”

    毛寸头拿出一副怪表情,闭口不语,而他同伙,跟他的脸色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是怎么回事?我也没时间拖着,就又伸出另只手,对着毛寸头的眼睛压去。

    毛寸头及时闭住了眼睛,但我压着他的眼皮,稍微一用力,他疼的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我让他别打小算盘,再不说,我就把这眼珠子压爆。而且说完后,我又施压。

    毛寸头忍不住直求饶,也彻底松嘴了。他告诉我,小梅男友是个狠角色,乌州的大商集团,就是他的产业。而且这人在黑白两道都吃得开,有豪车有别墅,资产堪比国内一线首富

    我听到后期,忍不住对着毛寸头抽了一嘴巴。我心说让他说这人的资料,不是吹捧这人呢,另外我对乌州不怎么熟悉,心说大商集团又是啥?很大么?但光听这名头,倒真有个“大”字。

    毛寸头很怕我,这、这的结巴起来。我问他,“知道这人叫什么名字不?”

    毛寸头和同伙都摇头,毛寸头说他只知道这人姓林,而且林老大每个月给他和他哥们各两千块,让他俩守着小梅,别让其他男同学有机可趁。

    我真想笑,心说这俩人跟校园外的悍匪真不是一个等级的,每月两千块就把他俩收服了?

    我又追问几句,看得出来,他俩是真不知道太多了。

    我警告他俩,今天的事别告诉姓林的,也不能跟外人提起,不然被我知道,指定把他俩双腿打瘸。

    他俩吓得连连发誓。其实我还可以放更狠的话,但又觉得,对付这俩学生,打断腿这类的,就足够用了。

    我让他俩快滚。他俩拔腿就跑,连手撑子也不要了。

    我把手撑子揣到兜里,又稍微休息半分钟左右,我也走出了楼梯口。

    我想先跟胡子汇合,再联系铁驴,让警方查一查这姓林的具体资料。没料到在经过阶梯教室的门外时,王彤彤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把我拦住,问我为啥来这儿。我心说你又不是我媳妇?我至于跟你解释这解释那的么?

    我试图绕开她,但我一有动作,她也急忙往旁边一挪身子,继续堵着我。

    我俩对视着,王彤彤说,“你知道么?小梅昨晚跳楼了,警方正在调查。”

    我不想跟她说太多话,尤其怕说秃噜嘴了。我绷着脸念叨句,“你把我吓到了。”我趁她一分神,一个猛窜,彻底把她摆脱了。

    我怕她追我,索性一路小跑。

    等回到经济学院的宿舍楼时,我又去了收发室。我发现胡子还在喝咖啡呢,这绝不是第一杯了。

    我估计他是真的又累又罚,但又不想睡觉。我劝他,差不多得了,喝那么多没好处。

    随后我又把刚刚查到的资料跟胡子说。胡子原本不知道这事,听完第一反应,他骂咧一句,说这姓林的既然能收买学生当打手,也很可能雇凶杀人。

    随后他具体分析道,“想想看,冯豆豆把姓林的情妇上了,他一赌气,找人把冯豆豆整死了,而这情妇小梅呢,毕竟被别的男人染了一水,他越看越不爽,就打啊骂啊的,让小梅受不了了。小梅一个女孩子,受不了这么大打击,昨夜更是一发狠,从楼上跳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直愣。胡子却对自己的分析很满意,还啪的一下拍一巴掌,最后说,“行了,这案子水落石出,可以结案了。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眨巴眨巴眼,跟胡子说,“你以后可别当警察,不然经你手处理的,保准全他娘的是冤案。”

    胡子还不服气呢,说冤在哪里?

    我反问他,“你说了一六八开,证据呢?你别说破案就靠你的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胡子不吱声了。我紧忙又给铁驴打个电话,把小梅男友的事跟他说了。

    铁驴比胡子靠谱,回答我,这就派人去调查。

    等撂下电话,我又想到王爵了。现在是上课时间,王爵的寝室没人。

    我问胡子,“你能打开320寝室的门不?”

    胡子点点头,但他很敏感的问我,“320咋了?”

    我把王爵的事跟他念叨一番,又催促他快找钥匙。

    我想的是,如果王爵有嫌疑,或许我能在他寝室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呢。

    胡子原本答应好好地,现在却犹豫起来,对我支支吾吾的,手上也没啥动作。

    我问他什么情况?胡子说,“作为一名优秀的管理员,我私下打开寝室门,这是要犯错误的,弄不好会被开除的。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损他,那意思,你当管理员原本就是临时的,而且破完案就下岗了,你还犹豫个什么?

    胡子最后妥协了。他从档案柜里拿出一个小抽屉,这里面密密麻麻,装的全是钥匙。每个钥匙上还被贴了一个胶布,写着寝室号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说,“咱们就从这里面找钥匙吧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这么一抽屉的钥匙,心里直苦叹,但细想想,也没别的好法子了。

    我跟他一同找起来。

    我俩足足用了一刻钟,而且绝对没遗漏的把所有钥匙都排查一边,但还是没有320的钥匙。

    我问胡子怎么回事?胡子直嘀咕,说不科学啊,钥匙都在这呢。

    我琢磨着,胡子毕竟是新来的。我又跟他建议,找小侯问问吧。胡子一听小侯的名字,脸沉了下来。他摇摇头,说小侯不理他了。

    这让我很诧异,尤其昨晚见到矮大姐时,我特意给胡子美言几句,怎么隔了一天,他俩就关系破裂了呢?

    我追问几句。胡子说,“今早我回来时,小侯趁着学生们都在睡觉,这宿舍楼还挺清净的,她非要跟我亲热。我有任务在身,怎么可能动歪念头呢,就态度很粗暴的把她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料到矮大姐这么主动,另外我可不信胡子这理由,心说他能有这觉悟?

    我反问他,“还是因为矮大姐太矮太磕碜了吧?你没感觉?”

    胡子没再回答啥,不过哼了一声,也算是默许了。

    我跟他不再讨论矮大姐,反倒琢磨着,怎么能找到320寝室的钥匙,因为这才是关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