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章 坑蒙拐骗偷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47章 坑蒙拐骗偷

    我和胡子又翻箱倒柜的找起来,但一刻钟过去,我俩还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我心里暗暗焦急,心说再拖一会儿,王爵他们要是下课回来了,我俩真就白忙活了。而且这期间矮大姐也一直没露面。

    我没别的法子了,问胡子,“小侯去哪了?要不你打电话问问她吧?”

    胡子回答,说自打小侯被他气到了后,就消失了,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躲着呢。但胡子也挺听我话的,虽然拿出一脸不乐意的样子,却还是拨了电话。

    响了没两声,矮大姐竟然拒接了。胡子气的骂了句娘,而我看着胡子的表情,突然冒出另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我还差点拍自己脑门,心说真是笨啊,我咋变得这么憨了呢?

    我笑嘻嘻的凑到胡子旁边。胡子被我这样子弄得不自在。我比划着手势,跟他说,“胡子哥,要不你施展下偷盗的绝学?反正寝室门都是一般货,你把它撬开不就得了?”

    胡子一哆嗦,跟我说,“兄弟啊,拿钥匙开门和撬锁这是两个概念,我现在可是正经人,你可别让我乱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反驳他,那意思,规矩是死的,咱们为了破案,又不是去偷东西。

    胡子犹豫上了。我拿出死劝的架势,但没说几句呢,我电话响了。拿起一看,是铁驴的。

    我猜警方调查小梅男友有啥结果了。我急忙接了。

    铁驴很严肃,问我和胡子在一起没?我应了声。铁驴又让我和胡子立刻赶往行政楼,还是老地方,说有要紧事。

    我想让他再细说说,谁知道他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我听着嘟嘟声,无奈的摇摇头。我和胡子这就动身,但这么一来,收发室没人了。

    按道理说,这里不能空着,问题是,现在小侯也不在。胡子引用我的话,说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他索性来了个锁门,对此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俩赶到行政楼的那个会议室,在推门的一刹那,我看到铁驴正背着双手,一脸郁闷样的来回踱步呢,而且整个会议室里,只有他一人。

    胡子问,“怎么回事?”我趁空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铁驴摆手让我俩坐好,他又骂了句娘,跟我俩说,“调查出来了,那人叫林伟峰,在大商百货顶楼的总经理室上班,不过他就是个总经理,这大商集团可不是他的资产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应声点头。随后铁驴脸色一变,又说,“这人天生不老实,以前惹过几次事,但他有点邪门歪道,认识点狐朋狗友,每次总会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,有两次来警局,也是没多久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。所以一提到这人,当地警方都有点头疼,这次查案,也变得有些棘手。”

    我细品着铁驴的话,胡子压根没想那么多,还立刻接话说,“驴哥,你怕这个姓林的了?”

    铁驴急了,说我一个堂堂特案组的,岂能怕这么个小蚂蚱呢?

    胡子哼一声,又问,“那你怎么不把他抓回来调查?”

    铁驴盯着胡子,就好像说,你咋这么笨呢?虽有铁驴又解释,“咱们想调查林伟峰,最好的当然是把他带到警局录口供,但这也是棘手的所在,咱们现在没具体证据指出他就是小梅的情妇,更不能证明他跟小梅和冯豆豆的案子有关,所以一旦处理不好,这疯狗别反咬咱们一口。”

    胡子这下听明白了,也皱起眉头。而我一直默默听着,也有了个计较,但我不想先说,就又插话问,“驴哥,你经验丰富,有什么办法没?”

    铁驴叹了口气,说有时候真是逼不得已,所以要用点非常手段。

    他又竖起五根手指,念叨,“五种办法,坑蒙拐骗偷。”

    胡子听的一愣,我则偷偷瞥了胡子一眼,心说这俩人还总不对付呢,合着他俩有时候说出来的话,倒是挺一致的。

    我也没顾得上调侃,反倒让铁驴说说,“具体怎么个坑蒙拐骗偷?”

    铁驴说,“我找个理由,请林伟峰来警局帮个小忙,其实我是想把他拖住。同一时间,我会安排人手让大商百货的顶楼的电路出现点问题。你俩呢,冒充外来的维修人员,去顶楼修电路,但趁空务必溜到林伟峰的总经理室,看看能收集到啥有用的证据不?只要能证明他有嫌疑,接下来他也别想离开警局了,我直接把他带到审问室去。”

    胡子听完忍不住竖大拇指,但我有个疑问,问铁驴,“为啥不偷偷去林伟峰家做调查呢?”

    铁驴说,“林伟峰是大商集团外聘来的,在乌州只住统一安排的宿舍,所以他有啥秘密的东西,肯定会放在总经理室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铁驴看了看表,说事不宜迟,让我俩这就去警方下设的一个秘密地点,等待新命令。

    铁驴还给校方的人打个电话,安排一辆车在行政楼门口等我俩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跟他告别,在刚出行政楼的一刹那,我看到,这车是个奥迪6,另外很巧的是,我俩还看到矮大姐了,她捧着一个资料夹,看架势正奔着行政楼走来呢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我俩时,故意扭过头去,大有不理胡子的意思。胡子气的骂咧一句,说这臭娘们,脾气咋这么大呢?

    随后我俩一先一后钻到6里。

    我并不认识这个司机,他也没跟我俩多说什么,这就挂档,准备开车。

    但突然间,车外传来矮大姐的声音。她大喊着张柱和李可帅,我和胡子互相看了一眼。我俩都挺纳闷,心说这矮大姐发什么神经,怎么又叫我俩呢?

    胡子喊了句等等。这6原本都开出去了,最后硬生生被司机来了一脚急刹车。他一脸不解的看着我俩。

    胡子把车窗放下来,矮大姐这时已经跑到车窗外了。她笑眯眯的,跟我俩嘘寒问暖一番。

    胡子一脸纳闷样儿,而且矮大姐态度这么好,他也不好意思绷着脸,就随意的应了几句。

    我原本也越发的犯懵,搞不懂矮大姐这是咋了?但我发现,矮大姐说话的同时,总是不是看着司机和打量这辆车。

    我突然明白了,这6是校方的车,而且能配这种专车的,在学校职务肯定不低。矮大姐一定以为,我跟胡子认识校领导呢,这才尽弃前嫌的巴结我俩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狠狠鄙视矮大姐一通,而且看矮大姐还没聊完的意思,我拽了胡子一下,又对司机喊了句,“兄弟,开门吧!”

    司机原本就有些不耐烦了,他听我的话,猛地起车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矮大姐还对我俩挥手呢。胡子关好车窗后,一脸不解的笑了几声。我没对胡子解释啥,也懒着解释。

    这6把我俩送到一个按摩院,也就是警方下设的那么秘密地点了。我都想吐槽了,也真不知道警方怎么想的,为啥对按摩院和超市如此情有独钟呢?每次设立的秘密地点,都选这两种地方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被一个“按摩小姐”带路,来到最里面的一个包房。

    这还是个套间,有个老者接待的我们。他这人一看就不整虚的,上来直说正事。

    他让我俩立刻去衣柜里拿衣服和工具箱,先换好了再说。

    这衣柜在一个小屋里,胡子比较积极,但等他把衣服和工具找到并捧出来后,我和老者都看的一愣。

    我把其中一个上衣举起来,让其展开,露出它背上的五个字:专业刮大白!

    我问胡子,“咱们这次是电路维修工,穿这种刮大白的服装,真的好么?”

    胡子直眨巴眼。我又特意去了一趟,找到两个很普通的工作服。

    我俩换衣服期间,老者还摆弄着工具箱,跟我俩解释说,“这箱子有两层,上一层全是有关电路维修的工具,这也就是为了做做样子,而第二层装的全是撬锁有关的工具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随后也摆弄一番,熟悉一下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纯粹的等待了。我对老者身份很好奇,试着套话,想知道他是警察还是线人?

    老者别看一大把年纪,但很敏锐,压根不上钩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个钟头,老者电话响了。他拿起来简要说几句话就又把电话挂了。他让我和胡子走按摩院的后门,那里有白色面包车再等我俩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佩服铁驴的办事效率。这才多久,就把前期工作全搞定了。

    而且等我和胡子出了后门,我看到这面包车还有字呢,写的是,金宇维修。

    司机是个秃顶,跟我和胡子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,他催促我俩快上车。

    这秃顶的车技也很棒,对路况也很熟,几乎没怎么减速和停车,就把面包车开到大商百货的楼下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大商百货,在乌州这种小地方,并没太多的高楼大厦。这大商一共就七层,但在当地,也算规模不小的了。

    我以为这次任务,只有我和胡子参与呢,谁知道秃顶也下车了,还主动把工具箱拿过来,带头往里走。

    胡子一脸不解的问,“兄弟,三个人一起去总经理室找证据,是不是人手有些多了?”

    这秃顶回过头,回答说,“你俩去收集证据,我专门负责修电路,不然咱们打着维修的旗号过来,最后又修不好的话,怎么交差?”

    胡子恍然大悟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们仨直接坐电梯上七楼,这里是大商百货的行政办公区,秃顶打了个电话,有个办公室出来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子,她态度并不怎么好,大有不把我们当回事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我们也没较真,随着她一直来到这楼层的最里面。中年女子指着配电室,跟秃顶沟通起来。

    而我这一刻,把目光都放在不远的一个房间上了,这房间挂着总经理室的门牌。

    这两天右眼总疼,就是以前手术那个眼睛,累一点它就闹,愁人。不过我会把握尺度,每天保持两更的。另外留言我都看了,谢谢大家的鼓励,我偷偷懒,就不一一回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