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章 自拍狂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49章 自拍狂

    保险柜角落里放着一个红色u盘。冷不丁看到它,我想到果敢的太阳岛赌场了。当时我跟着邓武斌他们洗劫赌场时,也拿走一个u盘。我一直怀疑那里有巨大秘密,但无奈后来丢失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依旧毫无犹豫的把u盘拿到手里,还和胡子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胡子又把目光放在老板台的笔记本上,问我,“你刚才摆弄时,这笔记本有密码么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。胡子脸上现出一丝冷笑。我俩也不管合同了,一起来到笔记本前。

    我把u盘插进去,很快电脑上有提示了。我进到u盘里看了看。这里面有无数份合同的扫描件。

    我耐着性子大体查看了一遍,除了合同,并没其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胡子原本旁观着,这时忍不住骂了句,说没啥大用。他也拿出不感兴趣的架势,这就要把u盘拔出来。

    但我突然有个想法。我记得电脑有个隐藏功能,能把某些文件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念叨一番。胡子拿出怀疑的架势,随后他还把我推开说,“让老子试试。”

    问题是我和胡子都不是电脑高手,这也不怪我俩。我俩蹲了那么多年的牢子,这期间压根接触不到新事物,尤其是电脑。

    胡子显得很笨,一会点这儿一会点那的。看得出来,他想让隐藏的文件显示出来。

    我帮不上什么忙,又等了半分钟吧,我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。我想到那个秃顶了,心说他或许知道怎么弄。但我又怕真把他叫来了,他不得把我俩这个电脑盲笑话一番?

    我掏出手机,默默的在网上搜索起来。网上有很详细的步骤。我看的很仔细,最后放下手机时,我看到胡子都一脑门的汗了。

    我故意反问他,“还没弄好呢?”

    胡子急的都骂咧咧起来。我又让他闪一边去。我纯属来个现学现用。

    这把胡子看的,一愣愣的。而且当我让电脑取消隐藏功能后,这u盘里多了一个叫g文件夹。

    我当然不认为这文件夹里全是游戏。我果断的点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形容不好这一刻的感受。这文件夹里是一个个的视频,每个视频都用阿拉伯数字来编号。

    我拉倒最下面,发现最后一个视频的编号是三百多。

    胡子随意点开一个视频。里面出现一男一女,俩人都脱得精光,男子的脸看不到,他俩正办那事呢。而且这男子的小腹上有个刺刀的纹身。

    胡子念叨句,“原来是小电影啊。”我没回复,不过也算是默默赞同胡子这话了。

    胡子突然来了兴趣,指着这名正剧烈运动的男子,跟我说,“知道不?小闷,咱们看着爽,其实这男子很难熬的,他正举着摄像机呢,不然拍不出这画面来。”

    我瞥了胡子一眼,心说他咋又跑偏了。看胡子还想继续这话题说点啥。我及时插话问,“你咋这么懂,难道以前做过这行?”

    胡子脸色很不好看,哈哈笑着摇头,说他当过贼而已,哪拍过这玩意?

    我跟他一直是难兄难弟,很了解他这个人。我心说他现在这反应,咋更像是欲盖弥彰呢?

    胡子又随机点开了一个视频。这同样是个小电影,里面的女子变了,但男子的小腹上依旧有那个刺刀纹身。

    胡子啧啧几声,说姓林的到底什么毛病?怎么收集的都是同一个男人拍出来的小电影呢?

    但他刚说完这话,就拿出一副突然明白什么的表情,扭头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其实早就明白了,这一刻也没理胡子,急忙掏出手机,给铁驴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铁驴问我这边怎么样了?我不答反问,“驴哥,林伟峰还在警局做客么?”

    铁驴说是,随后又跟我抱怨,说这小子,被刑侦队长陪着,一直吹牛掰呢,还在口干之余,喝了快一壶茶了。

    我心说能喝茶可是好事。我又把新发现跟铁驴简要说了说,最后点了铁驴一句,“铁大警官,一会儿你也陪林伟峰喝点茶,最好还能陪他一起上厕所撒个尿,到时看看他小腹上有纹身没?”

    铁驴嘿嘿笑了,回了句,“遵命,大人。”随后他让我等消息,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现在还不能确定这视频是不是林伟峰自拍的,但我也想留个证据。

    我掏出手机,让胡子随意点开一些视频,尤其让每个视频出现的女人都要不一样。我对着屏幕拍照。

    我俩折腾了好一通,我打心里也细数着,一共拍了十二个有不同女子的视频照片,胡子念叨句,说这男子倒是艳福不浅。

    而且又过了没多久,胡子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我以为是铁驴有消息了,但胡子拿起手机一看,眉头一皱,说这号码他不认识。

    我俩盯着来电沉默稍许。我建议胡子,接了看看。

    胡子这手机,听筒音量大。他接电话后,我隔远也能听到。打电话这人,声调很冷,问胡子,“你俩去总经理室这么久了,还没好么?”

    胡子一脸诧异,立刻反问句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我被胡子这智商打败了,电话那边也是稍微沉默几秒钟,又冷冷说了句,“我在你隔壁。”

    我趁空看了看时间,我俩进来快半个钟头了,也不怪那秃顶着急。

    等胡子撂了电话,我俩把屋里收拾一番,至少来个物归原位。当然了,在收拾那些有猫腻的文件时,我也拍了一些照片。

    随后我俩悄悄撤离,又回到配电室。那秃顶正坐在门口抽烟呢,看架势,他维修的工作都做完了。

    他先问我和胡子,“咱们现在走人还是再等等?”

    我俩也在等着铁驴的消息呢,所以我跟秃顶说的意思,再在这里熬一会。

    如果没人打扰,我们仨在配电室里待着也不错,至少又有空调又有烟抽的。但那中年女子突然间出现了。

    她拿出一脸的刁难样儿,问我们还没修好么?

    秃顶编瞎话,说还差个收尾。我和胡子也装模作样的干活。

    中年女子脸一沉,跟我们提高声调的墨迹一通,那意思,就你们这效率还做维修工呢?大商集团真是瞎了眼,下次说啥也不用你们。

    我原本还压得住火,但她没完没了的架势,让我越来越烦。

    胡子的脸色也不咋好看了,我怕胡子别一发飙,跟这傻娘们吵起来啥的。

    我想说点啥,让这中年老娘们能消停一会儿。我盯着中年女子,打心里琢磨起来。而且也就是这么一多看,我突然冒出个念头来。

    我拿出手机,翻着刚才拍的照片。其中有一个照片里,那脱得精光的女子,不就是眼前这位么?

    只是照片里的她没穿衣服,让我一下没认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特想冷笑。我又故意往中年女子的身边凑了凑。她很敏感,盯着我,也很不客气的问,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我话里有话的说,“大姐,我们仨跟林总的关系都不错,有次吃饭,他也当我们仨的面儿提到你了,说跟你的关系,虽然不是夫妻,但胜似夫妻,铁着呢。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一下子沉默了。我又继续说,“有句老话怎么说的?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,咱们既然都跟林总关系这么近,尤其互相都这么知根知底的,您就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,别说我们技术不精啥的了吧?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脸色数变,又是红又是绿的。就凭她这举动,我一下子肯定了,小腹有纹身的男子,肯定是林伟峰。

    中年女子态度变得很快,接下来对我们客气了很多,而且像故意回避我们似的,说了没几句,她就回办公室了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铁驴电话也过来了。他先肯定的说,林伟峰小腹有刺刀纹身,之后他又让我把证据给他的微信传过去,也让我们别耽误了,迅速回警局。

    我没铁驴的微信,但通过手机号码,找到他了。我们仨一边下楼,我一边趁空把照片传了。

    那中年女子是打定主意不见我们了,派了另一个人,给我们送来三百块,也是这次的维修费了。

    我们对这三百块并不在乎。秃顶还把车开的飞快。

    但他并没直接送我们到警局。我和胡子在半路下了,又打辆车。

    我让出租车去警局后门,这也是我当线人以前的一个习惯,尽可能的不在公众场合露面。

    当我俩下车时,我发现铁驴正蹲在后门的台阶上,握着手机,一脸沉重样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驴货什么情况?我和胡子凑过去后,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铁驴目光有点冷,看着我和胡子,回答说,“藏地那边传来的最新消息,魔盗死了,古惑生死不明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惊,之前我听老更夫说过,古惑和魔盗遇到挺大的麻烦,但没想到会出人命。另外我更没料到,铁驴竟然也知道古惑和魔盗的事。

    胡子想的不多,摆摆手跟铁驴说,“咱们现在有任务在身呢,再说,你对这事这么在乎干嘛?”

    铁驴差点炸锅,还一下站了起来,往胡子身边走去。

    看那架势,铁驴情绪很激动,很可能要动手打胡子了。我不想我们仨起内讧,急忙拦在铁驴面前。

    胡子也意识到不对劲了,他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铁驴骂咧咧的跟胡子说,“你知道个什么?古惑不能死,而且较真的说,他还对你有恩呢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铁驴是跟我说的。我听的直犯懵。

    不等我问,铁驴又补充说,“当初没古惑的话,就没有现在的你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