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悬崖坠尸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5章 悬崖坠尸

    我和胡子刚刚的一顿折腾,早就让衣服不是个味了,我俩中途都把上衣脱了,不然一直被熏着,保准会翻白眼。

    我只穿着里面的衬衫,胡子穿着一件大背心。其实我裤子也总隐隐飘上来一股虫子味,但在这荒郊野外的,我总不能把裤子脱了,就穿一个大裤衩子来回跑吧?

    等我俩爬到山底下时,抬头一看,山顶的火光都没了,我也不知道上面啥情况了,但这一刻,我俩都累得不行了,又一商量,休息一会,缓缓体力再说。

    这时我们还找到一条小路,看方向应该直通向毛屯那边的。我俩就在路边找棵树,一起坐着靠在上面。

    没多久,远处出现两束光,是汽车灯发出来的。我俩立刻注意到了,胡子还嘿嘿奸笑起来。

    我心说他这又犯哪门子邪?我就多问了句,“来的是车又不是女人,你至于这么兴奋么?”

    胡子反驳我,“你懂个屁呀,凭咱俩这状态,真要熬着跑到毛屯,双脚肯定全磨出水泡了,现在提前逮住一辆车,这得省多少力气?”

    我品他这话的言外之意,尤其他强调的是“逮”字,我心说合着这小子上来贼心了,要抢车。

    我看胡子说完就把裤腰带抽出来了,这就要起身。我把他拦住了。我跟他说,“你先等等,别跟个土匪山炮似的,咱们好说好商量的先去问问,车主真要不载咱们的话,你再来硬的行不?”

    胡子持悲观态度,跟我说,“知道么?现在这人啊,不如以前热情,别说遇到咱俩了,就算遇到一个即将要死的老人,他们都不会救的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他太偏激了,就又强调让他老实点,千万别乱来。胡子最后应了一声,我俩一同起身,对着灯光照来的方向,一路小跑过去。

    那辆车很快发现我俩了,还特意开了远光灯,往这边晃了晃。我俩被刺的眼睛生疼,还不得不用手遮挡了一下。

    等离得近了,这车还停了下来,驾驶位的车窗被打开了,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。

    我盯着司机,一时间愣了一下。他戴着警帽,估计是附近派出所的,这大黑天的过来巡夜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可是好事,也省了我不少口水了。我让胡子一起高举下手,证明我俩没拿武器,我又准备往前凑,但胡子抢先了,他屁颠屁颠的溜了过去,跟这民警说我俩是线人,之前执行任务时,被逃犯抓了,刚刚好不容易逃了出来。也希望他能帮个忙,带我俩回派出所,之后我俩会联系上线,把第一手掌握到的情况反映出来。

    民警原本拿出防备的样子,盯着我和胡子,但当他听完胡子这番话后,竟放松下来,还对着副驾驶喊了句,“小吴,你看看,这爷们是不是毛屯的虎子?”

    副驾驶上也坐着另一个民警,他探着身子看了看,很肯定的点头说,“没错,就瞧这德行,肯定是他!”

    我不认识虎子,但听这语气和这名字,我能肯定这叫虎子的,智商绝对高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胡子还没反应过来呢,继续跟这俩民警解释,说他叫胡子,古月胡,不是虎子!

    这俩民警根本不信,还都哈哈笑了,其中一个又说,“傻虎子啊,你今晚上跟谁出来放风了?而且咋又出门忘吃药了呢。”

    我意识到气氛有点不对,尤其胡子被这俩民警这么一通埋汰后,他脾气上来了,脸一沉,把拳头捏的嘎巴响。

    我急忙上去解围。我比胡子聪明,先报了几个人名,这都是市局刑侦队的。

    随后我又强调,“两位警官认识这几个人不?我们身上确实有任务,也实在情况紧急,你们快跟他们联系核实下我俩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这俩民警当然跟刑侦队有过接触,而且也对队里的人有了解。有个民警脸色一变,又掏出手机,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这期间他还把车窗摇上了。我听不到他说了什么,等车窗再次摇下来后,这俩人态度变了,司机还说,“上车吧!”

    随后他们立刻调转车头,这就往附近派出所赶去。我和胡子坐着软乎乎的车座上,这一刻甭提多舒服了,我俩还扛不住的睡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这时的派出所只有值班民警,他们倒是对线人不错,当即有人给我俩找了两套干爽衣服,带我们去了小会议室,那意思让我俩在这里歇着,另外还递过来两份快餐。

    我本来挺饿的,当打开餐盒一看,我骂了句他娘的,因为配菜有红烧肉。

    我看着红烧肉就想起之前吃的人肉了,一点胃口都没了。但胡子不管那么多,拿起筷子,先夹了一大块红烧肉塞到嘴里。

    他吃了一会儿后,看我光盯着快餐不动筷,忍不住损我说,“你脑袋被猪逼夹了?这么香的肉,咋不吃呢?”

    像我们这种被放出来的线人,肚里确实没啥油水,但胡子这话说的太难听了,我也反驳他,说你脑袋好,被驴踢过、被门挤过,还被飞机膀子刮过。

    之后我也没太解释为啥不吃饭,只推脱实在没啥胃口。

    胡子眨巴眨巴眼,又说,“既然你不吃也别浪费嘛。”他把红烧肉都夹走了

    等我俩缓过劲来后,有民警还过来给我们做了笔录。我和胡子把之前遭遇很详细的说了,这民警原本只是例行公事,但渐渐地,他听得把脸沉了下来,估计他打心里一定被震慑住了。

    这期间我也没隐瞒的说,那凶手把肥女大腿肉吃了。当胡子听到这时,终于明白我为啥不吃红烧肉了。好一段时间,他脸色都很不自然,脖颈一动一动的。好在他自控能力强,没吐出来。

    做完笔录,民警转身出去了。我以为没多久就会有市局刑警过来呢,谁知道我没猜对。

    一晃到了第二天上午,我和胡子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呢,会议室门被打开了,有个姓许的民警,把我俩叫醒了,还说这就带我俩去个地方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没多问,我也知道,像警察这帮人,很多都没耐心烦,最烦别人问这问那的,我也没必要在方面跟他们怄气。

    我俩坐上一辆猎豹,这车一直开到毛屯附近。

    这里不仅有山,还靠着一片海。我们最终奔着海滨去的。这里的海滨,有一部分是有沙滩的,遇到周末或节假日,有不少人会到这里来游泳,另外有一部分是悬崖峭壁,在峭壁底下是波涛汹涌的海浪,这里不管啥时候,都没啥人。

    而这辆猎豹最终奋力的开到一个悬崖上边。我看到,这里已经停了三辆警车了,还站着不少人,包括我认识的一个熟人杨倩倩。

    她也留意到我俩了,碍于这么多人在场,她没跟我们说话。

    我们下车后,许民警还把我俩交给另一个刑警。这刑警的态度很一般,带我俩来到悬崖旁,一起往下看。

    我发现,这下面的海面上,有一块突出的岩石,此时岩石上还有一个死人,他面冲下,很明显是摔下去的,出的血也把岩石很多地方都染红了。

    海中有蛙人,他们正试图爬到岩石上,把尸体弄下来。这刑警让我俩好好认一认,死者是不是那名逃犯?

    胡子呵了一声,我也特想吐槽,心说这他娘的隔了少说一百米,他当我俩啥眼睛,能看清楚?

    我没那么直接,含蓄的表达了这个意思。刑警念叨句,“真他妈没用!”但也没强迫我俩。

    我们又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,之后一起下了悬崖,来到就近的一片沙滩上。

    这时尸体被一艘船运了过来,蛙人合力,把尸体抬到沙滩上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又被带到尸体旁边,原本尸体是面冲下,当杨倩倩把尸体翻了个时,我突然心头一紧,这绝对是被吓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尸体的脸都变形了,即是被摔得,又是被海水泡的,都有膨胀变大的架势了。

    我先摇头,跟杨倩倩说,“我认不出来。”杨倩倩指着尸身,跟我说,“没关系,你再看看这外形,跟那逃犯相符不?”

    我又照她说的做,给我感觉,身材倒是相符。胡子还发现,这尸体腰间挂着一个刀套,只是刀不见了。

    胡子比量一番,很肯定的下结论说,“没错,就是那杀人狂!”

    杨倩倩稍纵即逝的露出一种古怪表情来。她又等着我的结论。我脑海里正有一个疑问呢,我记得逃犯勃颈上有个豹子头的纹身,虽说眼前这尸体的脖颈也血肉模糊的,但我总觉得,这不像被纹身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也没急着回答。胡子却又替我跟杨倩倩说,“你看小闷这样,明显被尸体的死相弄出阴影了,你就别问了,肯定是那人,错不了!”

    杨巧巧嘀咕了一句,我没听清她说的啥。她又叫人把我俩带离现场。我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很巧杨倩倩也往这边看呢,我俩对视了一下。我总觉得她眼神挺怪的

    谢谢你们这些老书迷,能继续挺我。另外大家手里有推荐票么?别忘了给我投一投啥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