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章 特警的手腕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50章 特警的手腕

    我反复品着铁驴的话,另外我想到了幽灵大盗案,当时我和胡子在夜里遇袭,古惑倒是出现过,救了我俩一次。从这方面看,较真的说,铁驴的话也在理。

    但我又有种直觉,他话中所指的,并不是这个事。

    铁驴说完就一直沉默着,看得出来,他在调整自己的情绪。又过了几秒钟,他长叹了一口气,似乎这一口气也把他心里的压抑排泄出去了。

    铁驴一转话题,说警局安排了正有经验的刑警,正在对林伟峰做口供。我们仨现在要做的,就是等待了。

    他又带着我俩从后门进了警局。

    我们找了一个小会议室,一同坐进去。这里还有两套衣服,是我和胡子当维修工前换下来的那两套。

    我俩又重新把它们穿在身上。铁驴没理我俩,把腿搭在桌子上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忙了这一大通,也有点小累了。我对胡子使眼色,那意思,咱哥俩也各找舒服的姿势,休息一会吧。

    我比较直接,拼了三个椅子,直接躺在上面了。胡子体格壮,躺在椅子上的话,椅子宽度不够。

    他索性学着铁驴,也搭起脚来。当胡子刚有这举动,就难受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挺纳闷的看着他,心说他怎么了?

    胡子又对着兜里摸了一通,最后拿出来一把尖嘴钳子。这钳子原本是他撬锁的工具。

    我记得离开大商集团前,他把工具都放回箱子里了,没想到还落下一件。

    胡子也挺无奈的挠着脑袋。铁驴趁空睁了下眼,他倒是挺直接,念叨句,“卧槽,这可是公家的工具,你小子敢私藏?”

    胡子想解释几句,但没等说呢,铁驴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把尖嘴钳子抢过去,揣到他自己兜里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看的一愣。铁驴不再理我俩,又闭目养神。我心说他这举动,貌似也是个私藏吧?

    但我犯不上因为一把钳子,跟铁驴再较真。

    我们等了有半个钟头,有人推门而入。我看着来者,冷不丁心里一哆嗦。

    这是个中年警察,只是他警服上分布着血点子。看颜色还挺鲜艳,应该是刚刚溅上去的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是谁,而且我也严重怀疑,这哥们是不是走错屋了?

    但铁驴看了这警察一眼后,反应很大。他一个猛子站起来,凑到这警察身边,又问,“老雷,怎么搞的?你打林伟峰了?”

    老雷骂咧几句,说他怎么能打人?尤其现在上头抓的严呢,严刑逼供是要受处分的。

    我听明白了,换句话说,这老雷就是审问林伟峰的警察之一。而我又指着他上衣的血点子问,“既然没用私刑,这又怎么说?”

    老雷拿出一副很陌生的架势,看着我。铁驴趁空解释几句,说我和胡子是特案组成员。

    老雷立刻对我的态度客气很多。他也回答说,“那林伟峰是个滑头,刚刚我问了他一大通,他压根拒不回答,还说等他律师来的。我可不拖到那时候,就想吓唬吓唬他。我把监控的设备都关了,但没料到随后林伟峰对着桌面撞了一下,把鼻子弄破了,还喷了我一身血。”

    胡子先念叨句,“这林伟峰是不是出门忘吃药了,咋自残呢?”

    而我听完倒吸了一口冷气,心说这小子果然是滑头,他这么做,到时就说老雷打他了,而且无凭无据,老雷无疑惹了一身骚。

    铁驴直拧眉头,问现在林伟峰在哪呢?

    老雷说,“还被控制在审讯室里了,但那小子在警局有熟人,好像他律师也知道他来警局了,正在赶来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铁驴念叨说,“这事不好办了,想跟林伟峰套话,一定赶在这律师来之前。”

    我赞同铁驴的说法,问题是,没剩下多少时间了。林伟峰也肯定打定主意跟我们死磕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对审问都不拿手,在这事上也没啥发言权。

    老雷拿出一脸的晦气样儿,让我们到时一定帮他说说话,至少能证明他没打过人。

    我持悲观态度,心说我们的话能有啥威力么?另外感觉得出来,老雷很怕因为这事惹上麻烦。

    铁驴自行吸了根烟,其实他哪是吸烟,几乎一口接一口的,不到半分钟,这烟就没了。

    铁驴借着这状态,也飞快的琢磨着什么呢,最后他也不管场合,随意唾了一口。

    我看他的口水都发黄,估计跟吸太快有直接的关系。铁驴拿出一脸倔强的架势,连说了几句好。

    他让老雷快去洗洗血点子,不然再拖一会儿,很容易洗不下去。他又招呼我和胡子,“走,陪你们铁哥一起会会这个林伟峰去。”

    胡子第一反应是吐了下舌头。而我没啥表露。

    我们一起来到那个审讯室的门口,这时这里聚集了好几个警察。他们隔着单向玻璃,一边观察着林伟峰,一边窃窃私语着。

    我隐隐听到老雷的字眼,估计他们正在讨论老雷呢。

    我们仨的到来,让这些警察及时闭住了嘴巴。而且他们还拿出忙着做事的架势,四下散开了。

    我们仨站在窗前,我看到林伟峰的鼻子上塞了两团纸巾,有一团纸巾都变红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翘着二郎腿,嘴里嘀嘀咕咕,不知道说啥呢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看他的长相和外貌,想起方皓钰了。因为他们都有种成功男士的意思。胡子更是很形象的给林伟峰起个外号,说他咋跟电视里的西门庆那么像呢?

    铁驴趁空又点了根烟,一样是吸的超快。我偷偷瞥了他一眼,心说这哥们吸烟这么频还这么快,肺部能受得了么?

    但铁驴吸烟只是一个辅助,随后他把烟头一撇,脸现一丝狠色,招呼我俩一起进了审讯室。

    林伟峰之前肯定跟铁驴打过照面,他看到铁驴时,呦呵一声,而且又来脾气的猛拍桌子,指着铁驴骂,“我说嘛,乌州这帮条子跟我称兄道弟的,怎么可能抓我呢,就是你,这个外来的货,不自量力的敢动我。”

    铁驴抱着胳膊,那意思让林伟峰继续说。胡子倒是听的脸一沉,指着林伟峰喝道,“你他娘的嘴巴别那么贱啊!”

    林伟峰跟胡子对付几句,又指着我们仨说,“你们都是外来的吧?告诉你们,不管老子犯了什么事,别打我主意,我有律师有钱,谁能动我?”

    我头次见过这么张狂的人,而且我听他放狠话后的第一反应,是想笑。

    我心说他这样的还有张狂的本钱么?要是把他拎出来,跟蹲在北山监狱的方皓钰比一比,方皓能甩他几条街。

    林伟峰又骂了好一通。等他说累后,铁驴一扭头,指着一处角落跟我俩说,“看到没,监控设备都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看了一眼,那里只有一个黑玻璃罩子,而且不透光,我压根看不到里面有啥。

    铁驴走过去,摆弄几下,跟我俩继续说,“我确定这设备现在都关着呢。”

    林伟峰一直盯着铁驴,这时还把堵在鼻子上的纸巾抠出来,他又指着鼻子说,“我刚刚被警察打了,怎么着,你们还想动刑么?我可警告你们仨,死条子,老子跟媒体很熟,到时往死了曝光你们,你们以后保准被开除”

    这话并没说完呢,铁驴猛地窜了出去。我发现他这人,胖归胖,却很敏捷。

    他凑到林伟峰身旁后,没犹豫的飞起一脚。这一脚正好踢在林伟峰的椅子上了。

    伴随咣的一声响,林伟峰跟椅子一起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林伟峰原本鼻血刚刚止住,现在被这么一弄,两个鼻孔又嗤嗤喷血。他费劲巴力的拿起来,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铁驴,你、你的念叨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也直犯懵,我心说这驴货是不嫌事大么?而且咋故意留下把柄了呢?

    铁驴一反常态,直冷笑。他不在乎林伟峰的表情,又猛地凑到林伟峰身前,拽着对方的衣领,猛地把林伟峰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也是个很经典的自由搏击的招数,叫背摔。林伟峰短期内,再次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林伟峰倒地后直哼哼,但也念念不忘的骂着,说你们等着,老子搞死你们。

    铁驴让我俩把林伟峰拽起来。他趁空回答说,“怕?你说的没错,老子确实怕过。八年前,执行任务时,我一身伤的逃到一个林子里,面对五个国外的特工,我怕过!三年前,我跟三名狙击手对峙时,也怕过,吓得忍不住哆嗦。但最后我活下来了,那些人全成了一具具尸体。”

    铁驴唾了一口,又说,“你这么个淫棍和兔崽子,能让老子怕么?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听的直愣,胡子还念叨句,“他娘的啊,原来你这死驴这么厉害!”

    铁驴瞥了胡子一眼,又说,“你也不比我差哪去吧?当年名震一时的惯偷,一夜之间撬了十多户,偷了一大兜子的大哥大!”

    胡子脸上不自然,似乎不想回忆起这种往事。

    铁驴没时间跟我俩多聊,又拽着林伟峰,把对方狠狠推到桌子上。他又一摸兜,拿出那把尖嘴钳子。

    铁驴一脸狰狞,对着林伟峰的脖子掐了一下。林伟峰哇了一声,嘴巴忍不住张开了。

    铁驴把尖嘴钳子递过去,又掐在林伟峰的一颗门牙上。

    我看到这儿,心里砰砰直跳。我心说这驴货是要发飙的节奏么?

    我也因此隐隐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求推荐票和月票,尤其月票,长啥样的?我都快忘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