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章 我是良民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51章 我是良民

    我想说点啥劝劝铁驴,但话到嘴边了,我迟迟没说。

    我观察着铁驴,此刻的他让我完全的陌生,尤其双眼之中流露出来的,是野兽才有的目光。

    我又对胡子使眼色。胡子这不靠谱的货,在如此关键时刻,他竟然误会我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他微微点头,又凑到铁驴耳边念叨,“驴哥啊,捏牙齿不怎么好,你看看,这货的牙上还这么多牙质,多脏啊。”

    铁驴冷冷的反问,“那你有啥好建议?”

    胡子指着林伟峰的手指,继续说,“十指连心,还是拔指甲吧。”

    我突然心里一沉,总觉得今天我们仨要捅大篓子。

    铁驴看胡子的目光都变了,甚至头一次当着我的面赞胡子说,“好兄弟,这招不赖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把钳子一挪,对着林伟峰的食指的指甲夹了上去。他只是稍微用了用力,我却发现林伟峰食指绷得紧紧地,尤其指甲都变得鼓鼓的。

    林伟峰又疼又吓得,脸都没个正常色了。他哇啦哇啦的叫着,也没了刚才嚣张的气焰,对铁驴连连求情。

    铁驴盯着林伟峰,手上又稍微用点劲,等看到林伟峰整个五官都夸张的扭曲后,他又说,“缺指甲可不是少块肉,这东西没了就没了,所以你小子要再不老实,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林伟峰使劲点着头。

    铁驴问他,“有人对你严刑逼问么?”

    林伟峰急忙回答,“哪有的事,条子啊不,警官们对我非常好,非常客气。”

    铁驴脸色稍缓,也把钳子一松。林伟峰急忙查看自己的食指。铁驴又指着林伟峰脏兮兮的身子和一脸的鼻子问,“你看着这么惨,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林伟峰很机灵,立刻解释说,“我惨么?我没发现啊。”

    铁驴摇摇头,对这话很不满意。林伟峰又改口说,“我刚刚自己在审讯室里不老实,晃悠椅子来了,结果摔到了地上。”

    铁驴满意的嗯了一声。而我听到现在,突然认可了一句话,心说恶人还得恶人磨才行。

    铁驴指着关闭的监控设备说,“我们仨一会出去,然后重新进来,到时重新开设备,你小子别说秃噜嘴,懂么?”

    林伟峰点头哈脑的,还说让我们仨慢走。

    我算服了这爷们。而且铁驴带我和胡子出了审讯室后,我发现那套监控设备在审讯室外也能开启。

    铁驴懂这些,对着几个开关摆弄几下后,他又招呼我们重新进屋。

    林伟峰板正的坐在椅子上。铁驴故意拿出诧异样儿,看着林伟峰问,“什么情况,谁打你了?”

    林伟峰按照之前的话,解释一通,尤其他很有镜头感,时不时看着监控说话。

    我们找林伟峰,当然不是为了跟他逗乐解闷来的。随后铁驴掏出手机,翻开我给他传来的那些照片。

    铁驴一转话题问林伟峰,“你小子很风流嘛,解释解释这个。”

    他又把手机递到林伟峰面前。林伟峰原本一头雾水,当看到那些照片时,他瞪大了眼睛,甚至鼻血呼呼往下流。

    也就是现在没血压仪,不然我相信,给他量血压的话,数据绝对远远高出正常值。

    铁驴问林伟峰,“你说说,这照片里的男子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林伟峰又这啊那啊的念叨一通。铁驴等的不耐烦,喝了句,“你就说,是还是不是!”

    林伟峰声音小了很多,一边点着头,一边回了句,“是我!”

    铁驴冷笑起来说,“我记得你好像结婚了,而且妻子是个很辣的主儿,你说这事要是传到你妻子耳朵里,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林伟峰急着摆手,随后又拿出作揖的样子,大有求我们的意思。

    铁驴往椅子上一靠,不再多说,反倒对我和胡子使眼色,那意思,你们问吧。

    我看林伟峰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太好了。我想先让他情绪稳一稳。

    我就特意安慰他几句,那意思,我们这次有案子要查,对他在外面风流的事,不会管那么多。

    林伟峰硬生生挤着笑,不过要我说,这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我又一转话题问,“你认识小梅吧?”

    林伟峰应了一声,还说,“是乌州大学那个学外语的学生吧?”

    我跟他说,“小梅昨晚死了,按目前掌握到的线索,不排除是他杀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就仔细观察林伟峰的表情。我想的是,如果真跟他有关,他多多少少会有所表露。

    结果这个林伟峰,一脸诧异,也不像是装出来的。他反问我,“那**真死了?”

    胡子原本默默听着,现在忍不住啪的拍了下桌子,吼着说,“你难道不知道她死了么?说,他奶奶的几把的,是不是你雇人做的。”

    林伟峰一哆嗦,甚至身体还一滑,差点秃噜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他主要看着铁驴,说话也结巴上了。他说,“老大啊,你们可别瞎说啊,我一个正经商人,一个大大的良民,不可能做杀人的勾当的。”

    我听他这话,咋听咋别扭,尤其连大大良民的词都蹦出来了,我冷不丁想起汉奸了。

    铁驴没回答啥。胡子倒是追进不舍,一口咬定,绝对是林伟峰做的。

    林伟峰越发的紧张,但要我说,这人能当上大商集团的总经理,也绝对不是运气,他在如此状态下,还能顶住压力,至少逻辑很清楚。

    他跟我们说了几件事,尤其是前天上午,他收到一封匿名信,这信告诉他,小梅跟校内一个叫冯豆豆的同学,总做那事。另外小梅很能花钱,不仅信用卡透支了,还在社会上借了一笔小额贷款。

    林伟峰本以为这信是假的呢,但在午休时,他又突然较真上了,而且他有些朋友就跟小额贷款的那些人有接触。他让朋友帮忙查一下,没想到不仅真有这事,小梅借的还很多,目前利滚利的,都欠了对方小十万了。

    林伟峰最烦自己的女人背叛他,昨天晚上,他把小梅接出来,还特意质问这件事。

    小梅原本全盘否认,但架不住林伟峰的连续逼问和套话,最后全承认了。林文峰一怒之下,把小梅甩了。

    小梅跟他就是包养和被包养的关系,图个钱!但他压根没想到,“分手”后,小梅竟然死了。

    我对那封匿名信很感兴趣,问林伟峰,“那信呢?”

    林伟峰说他看完后,并没觉得那信有啥用,就随手丢到碎纸机里了。

    胡子呵呵笑了,又说,“忽悠,你他娘的接着忽悠。而且你说这么多,也没法证明你没杀人吧?”

    林伟峰一下子急了,反问,“那你有啥证据证明我杀人了?”

    看胡子动怒了,林伟峰又像想起什么一样,对铁驴伸手说,“警官,把你手机的照片拿出来,让我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铁驴稍微一迟疑,又掏手机。

    林伟峰当着我们的面,翻着几个照片,特意强调说,“你们看看,这些妞哪个比小梅差?我缺女人么?对那么个出轨的,我有必要大动干戈么?”

    胡子嗤了一声,说你不是很牛么?在乌州认识这个认识那个的,随便找个人帮你动手,这也不难吧?

    林伟峰一脸苦笑,说他是吹牛掰,不然真有那么大的人脉,他何必在乌州这小地方混呢。

    我细品着林伟峰的解释,说实话,他是话粗理不粗。

    这时门口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来者敲了三通门后,就自动推门进来了。我扭头一看,是老雷。

    他现在换了一身警服,跟我们仨说,“林伟峰的律师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还有些担心的看了林伟峰一眼。铁驴盯着林伟峰问,“你小子一会见律师时,知道怎么说么?”

    林伟峰连说知道,他还对老雷摆手,指着自己鼻子说,“这是我自己撞得,跟警官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老雷一脸诧异,他一定想不明白,怎么隔了这么一会儿,林伟峰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呢。

    铁驴不想多待了,招呼我和胡子,一起先撤了。老雷倒是顶替我们仨,又坐在审讯室里了。

    铁驴带着我俩,随便找个角落坐下来,一起聊了几句。

    铁驴的意思,他认为林伟峰没杀人。我目前也偏向于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铁驴显得有些急躁,还看了看时间说,“原本倒没啥,咱们破这个案子,可以一点点来,但现在不行,必须尽快破案了。”

    我猜他之所以急,是因为古惑和魔盗的事。

    铁驴还给刑侦队长去了电话,我们仨又去了小会议室,大家一起针对这案子开了个会。

    警方派出法医,对冯豆豆的人头做了检查,但我发现,乌州警方效率不高,尤其检查结果,可能还得一天才能出来。

    另外冯豆豆和小梅的死,牵扯出来了林伟峰,但林伟峰现在的嫌疑并不大。其他方面,目前也没有突破性的进展。

    我觉得铁驴急归急,但这案子,真有可能被硬生生拖成冷案处理。

    我们这些人讨论了一六八开,我发现那些刑警说的都是套话了,没啥好的见解。

    我离开学校的时间已经不短了,我还是想回到学生堆里挖线索去。

    我就提前告辞了。胡子倒是把精力放在小额贷款上了,还跟几个刑警讨论,看怎么样的在这方面做深入调查。

    我独自离开警局后,打了一辆出租车,回到途中,我坐在后座上默默琢磨着案情。

    没料到突然间,我电话响了,而且看着号码,是既让我熟悉又让我敏感的10086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