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章 衣柜里的恶臭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52章 衣柜里的恶臭

    我一下子敏感起来,甚至握着手机的手还忍不住加重了力道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持续响着,最后连出租车司机都扭头看了我一眼。我带着一股复杂的心情,往后座的角落里挤了挤,这让我有种心里有底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按了接听键。这次不再是女童音了,反倒是一个女子甜甜的声音,她问我,“小白狐,进来可好?”

    我知道这白狐指的就是我,问题是这么个外号让我觉得别扭,甚至这也不该是老爷们该叫的。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,先反驳一句,“叫我小闷。”

    10086嘻嘻笑着,而且压根不理我这茬,继续说,“我最近听到个消息,小白狐,看来我们马上会在藏地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紧,她刚刚这一番话,包括的信息量太大了。

    不等我再说什么,她就把电话挂了。我对着嘟嘟的断线音,喂喂了几声。

    我最烦她说话总说一半,而且我忍不住的骂咧一句。出租司机听到后,完全误会我了,说怎么了?跟你女友吵架了?

    我不想跟出租司机说话,打定主意不理他。但这人太热心肠了,一路上喋喋不休的跟我提了很多建议,那意思教我这么一个学生,怎么能哄女孩子开心。

    我看在他好心好意的份上,也没出言反驳。但等出租车开到宿舍楼下时,我一点不留恋的立刻打开车门,“逃”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进楼,我看到矮大姐在收发室里坐着呢。赶巧她也正盯着门口。

    她看到我后,立刻站了起来,急匆匆往外走。我猜她找我,无非是为了胡子。

    我现在没心情跟她扯用不着的,而且心里一直压着两颗大石,一个是案子,一个是10086。

    我打定主意回避,在她往外走的期间,我紧忙倒腾双腿,嗖嗖的跑到楼梯口。

    我没停歇,一口气来到三楼。

    我没料到,现在的三楼很热闹,尤其320寝室门口,聚了好几个人,其中也有包子。

    但此时的包子,拿出一脸恶心样,还捂着鼻子,正往315寝室这边走呢。

    我挺纳闷,不知道这是怎么了。我迎着包子,先问了句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包子使劲扇着鼻子,嘀嘀咕咕的,又推又拽的,让我赶紧回寝室。

    我更加迷糊,等我俩一先一后回到315。包子大喘了一口气,拿出一副舒畅的样子,他又找了一截手纸,对着鼻孔挖起来。

    我给他一些时间,随后追问。包子跟我解释,“刚才哥几个想在王爵的寝室磕扑克,但不知道那穷鬼怎么搞的,把寝室弄得那么臭,我实在熬不住,被熏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对臭这个字眼很在意,又问,“怎么个臭法?”

    包子整个人身子一软,他虽然没回答,但借着这种行为告诉我,那种臭法很猛烈。

    也不能说我敏感,反正我突然想到了尸体。冯豆豆的无头尸还没被发现,我心说难道是灯下黑?一直在王爵寝室中呢?

    我不跟包子说啥了,猛地一转身,对着320寝室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包子不知道我为啥跑,还喂喂几声叫我。

    我没理他,当来到320门口时,聚在门口的同学都散开了,但我发现寝室里不仅有王爵,还有刘正宇。

    刘正宇正蹲在一个椅子上,摆弄着手机。我的到来,也引起他的一次抬头。而王爵呢,正拿着扫把,清扫卫生呢。

    我跟王爵见过一面,他跟上次一样,对我很敏感。当看到我后,他连清扫都不做了,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我趁空往里走。刘正宇突然开口问我,“柱子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没法正面回答,反倒话题一转说,“听说这寝室有臭味,在哪呢?”

    王爵使劲摇头,说哪有什么怪味?

    这期间我使劲嗅着鼻子,但寝室窗户已经被打开了,外加风不小。被这么一吹,我什么都没闻出来。

    我留意到,这寝室只有一个床铺上有被褥,换句话说,应该是王爵住的。

    我走到这床铺下,拽了拽他的衣柜。这衣柜没被锁,几乎一下子就被我打开了。

    这里面放着一叠叠的衣服,而且衣服很旧,都是几乎落伍的款式了。王爵不敢跟我对视,低个头问我,“干嘛打开我衣柜?”

    刘正宇也把手机放了下了,盯着我。

    这时包子冲到了320的门口,他也看到了这一幕。他一脸不解的又喂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没在这衣柜里发现尸体,但这衣柜里也没飘出来臭味来。我打定主意再找一找。

    我凑到窗边,把窗户关好,这么一来,屋里没风了。

    我就贴着窗户站着,也跟这几个人胡扯起来。

    王爵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聊着,包子趁空也走到320寝室里。而刘正宇呢,对我不感兴趣,又抱着手机看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三五分钟,我终于闻到了那股臭味。包子没夸大,这臭味很够劲儿,我闻了一口后,就反胃想吐。另外也让我感觉到,这臭味跟臭鸡蛋的味道很香,甚至就是尸臭。

    我顺着味道,起身找了一番,最后我站在一个被锁着的衣柜前。我能肯定,尸臭就是从这衣柜里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指着衣柜,问王爵,“钥匙在哪?”

    王爵摇摇头。刘正宇插话说,“王爵就有他自己衣柜的钥匙,这衣柜并没主人,想找钥匙,当然得联系楼下的管理员了。”

    包子嘘了一声,说楼下那个侯姐,太他娘的凶了,另外这两天新来那个管理员,除了总爱查寝,也不管别的事嘛。

    这话言外之意,我要想跟管理员借钥匙,太难了。

    其实换做平时,我还真懒着管臭不臭的。但这一次,我都等不及了,更懒着去借钥匙。

    这衣柜的锁很一般。我拽着把手,使劲晃了晃。

    刚开始几下,并没啥明显的效果,但我又加了把力气,而且还用膝盖狠狠顶了一下。

    包子他们几乎看愣了,包子还说,“哥们你悠着点,把这衣柜弄坏了,可是要赔的。”

    我可不管赔不赔钱的,最后在我又一次猛拽之下,锁彻底坏了,伴随咔吧一声响,整个门都差点掉下来。而且这么一来,我们都能看到衣柜里的情景了。

    这衣柜里空空的,但在最底下,趴着一个超大的死老鼠。

    这老鼠估计死了得有一段时间了,皮肤不仅烂了,尸体下方还都烂出水来,另外有肉呼呼的白蛆,正趴在鼠尸上一拱一拱的。

    我知道自己误会了,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包子看到这一场景后,恶心感又上来了,他捂着嘴巴,拿出箭一般的速度,冲出了320寝室。

    我让了让地方,让王爵把这老鼠尸体扫走了。

    刘正宇倒是没啥太大的反应,反倒啧啧几声说,“王爵啊,你平时都经常吃不饱肚子,怎么你的寝室能有老鼠呢?这老鼠太没眼光了。”

    王爵不吱声。

    我没料到包子去而复返,还带来其他几个同学。他们拿出避而远之的架势,远远看着那死老鼠,另外这几个人还调侃起王爵来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把王爵叫癞蛤蟆,现在呢,他们又拿老鼠做文章,说王爵找不到女友,实在是孤独寂寞了,索性养了个母老鼠。

    另外说着说着,也有人嘲讽王爵,还翻了一笔旧账,说王爵以前也不知廉耻的追过外语学院的女生,写过情书啥的,结果呢,那女生当着所有人面,把情书念出来,最后当众撕毁。

    王爵原本没啥反应,但包子这些人越说越厉害,最后一起耻笑他后。他彻底爆发了。

    王爵把扫把往地上一愣,扯嗓子喊着。

    我也头次发现,这小子真要发怒了,嗓音真不低。

    他说,“我家里条件不好,父母为了供子女读书,起早摸黑在田里干活,还点着蜡烛为人烫衣服,五毛钱一件,但这又怎么了?我不忍心父母为我吃苦和操劳,他们年纪大了,辛苦了一辈子,怎么能再增添他们的负担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去卖苦力,给学校超市和食堂打杂,甚至为了节省洗热水澡的几块钱,我整个冬天坚持洗冷水澡,为了能多挣钱,我还给同班同学洗衣服。但我偷了抢了?有什么说不出口的么?”

    “另外我是农村来的,原本踏入校园那一刻,我带着淳朴老实的本分,但最后呢,我到乌州大学看到的是什么?大部分人不爱读书,一天到晚,除了玩游戏就是谈论哪个女孩性感,哪个女孩床上功夫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我比你们都坚强,我为自己骄傲,我对的起父母,对的起自己,对的起同学。可总有那么些人,总有意无意的歧视我,甚至对我的人格蔑视,有意思么?”

    我听完受到的冲击很大,冷冷的打量着愤怒的王爵,而包子这些人,脸全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包子还拿出一副狠劲,咬牙切齿的说,“怎么着?你个穷比是不是皮痒了,我们哥几个把你踹一顿,你是不是就舒服和老实了?”

    王爵使劲拍着胸脯,砰砰直响,他又吼着说,“打呀,有本事打呀!”

    包子这些人往前凑,甚至要把王爵围起来。

    我觉得既然没发现尸体,就别为难王爵了,另外我也不想包子他们惹事。

    我拦在王爵前面,又向包子走去。

    我故意推着包子。包子原本抗拒着,想绕过我。但我的力气比他大多了,甚至我脸一沉,这也让包子有些顾忌。

    王爵绝对是侥幸逃过了一劫。等带着包子他们出了320寝室后,我又随便劝了几句。

    他们四下散开了,包子跟我一起回了315。他心里还憋着气呢,当我面骂王爵,那意思,这穷比现在是越来越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,竟都懂得还嘴了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也想着王爵这个人,不过却是另一个方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