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章 割头的液压剪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55章 割头的液压剪

    铁驴当先摇头,说凭他经验来看,这红脸汉子没问题。

    胡子倒是有一肚子的牢骚,等铁驴说完,他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,这案子并不大,至少跟他出狱后接手的其他案子比,明显不在一个数量级上,但也就是这种小案子,调查起来却异常费劲,原本找到林伟峰的嫌疑,结果断了,现在一看,这红脸汉子的线儿也断了。

    我细品胡子的话,一方面我完全赞同,这都过了几天了,我们跟原地踏步差不多,但另一反面,我却挺想得开。

    因为以前我和胡子调查案子,都是警方给我俩派具体任务,而这次,我俩完全是放开手脚的自行做调查。

    我俩又不是科班出身,也不是正规警校毕业的,能一脚深一脚浅的查到现在,也实属不易了。

    我安慰胡子一通。铁驴也接话说,“这几天再等等乌州法医检查的结果,或许能有新发现。”

    但铁驴这话主要是针对我俩的,他随后一转话题,说他不再跟这个案子了,想明天就回到哈市,至于这案子的后续进度,他会安排乌州刑侦队长来跟我俩合作。

    我猜铁驴回哈市也只是一个中转,他最终目的,很可能是藏地。

    铁驴没多待,我俩把他送出派出所。我看了看时间,这都后半夜了。

    我不想大半夜的再折腾回宿舍,就跟胡子一商量,我俩随便在这派出所里找个小会议室,躺着睡到天亮。

    我印象中,等到了早晨,经济学院有课。既然现在好几个线索都断了,我只能把精力放在王爵身上。

    而且我也准时去听课了,但我发现,王爵缺席了。接下来一整天,我也一直找他,他最后却连寝室都没回。

    我心里有点敏感了,给胡子打了个电话,让他嘱咐下当地的线人,尽快调查王爵这个人,尤其最好也查一查王爵父母。

    胡子一口应了下来。另外乌州刑侦队长,也就是那个八字胡,给我来个电话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,法医对人头的检查有结果了,而且还是通过模拟实验,确定了隔断脖子的凶器。

    我听到这时,忍不住连连催促。

    八字胡随后提了三个字,“液压剪。”

    我对这种剪子很陌生,甚至打心里还纳闷呢,心说什么剪子这个高级,竟还是液压的?

    最后八字胡也说了另一个悲观的结果,因为冯豆豆的人头被煮烂了,外加整个头颅上没其他外伤了,所以法医找不到更有利的线索了。

    我跟八字胡没那么熟,说完正事,我俩也没胡扯,立刻结束通话。

    我念叨着液压剪的字眼,又立刻找到胡子,跟他询问一番。

    胡子比我年纪大,还在社会上混过,比我多不少见识。他倒是知道液压剪,还跟我比划一番,说液压剪长什么样,另外他举例,说液压剪一般用在破拆和救援上,能快速有效的把防盗门窗、钢筋防护栏之类的金属物剪断。

    胡子随后还啧啧几声,说用液压剪割断一个人头,这明显是大材小用了。

    而我想不明白的是,这类工具本就很难见,凶手又是怎么得到的呢?而且这帮经济学院的学生,又哪有这么恐怖的家伙事?

    当然了,从凶器上追查线索,也是这案子的一个突破口,但我和胡子就此商量一番,压根没啥好头绪。

    这样到了一天后的傍晚,我坐在寝室里,跟刘正宇聊着天,除我俩之外,寝室再无他人。

    我本想跟刘正宇套套话,打听下王爵的事,因为我有个感觉,刘正宇似乎跟王爵的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但我跟他扯来扯去的,话题跑偏了,最后谈到养狗的问题上了。

    刘正宇有个外号,叫狗人。我原本不清楚他这外号的由来,但这次刘正宇对养狗的话题很有兴趣,就此说了一大堆,我算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刘正宇在乌州读大学,而他家也是本地的,在市郊有房子,他父母在外面打工,他在读书期间,也在市郊养了一堆大型犬。

    刘正宇养狗真有一套,怎么选狗、怎么配种、怎么训练等等,他分析的头头是道,尤其他跟我强调,“狗的祖先是狼,所以狗也是有野性的,从小就宠着养,狗不可能开心,也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本领。”

    我听到最后很好奇,多问一句,“你养这么多大型犬,每年得投入多少钱?”

    刘正宇伸出五个手指头,说他不仅赔钱,每年还少说挣五万呢,因为经常有狗贩子来买狗,甚至也有军队的人来挑选好狗。而得到的钱,足够他的学费和生活费了。

    光凭这儿,我对刘正宇有些刮目相看,我心说弄不好这小子是所有同学中最能挣钱的。

    我发自内心的对他竖了下大拇指。刘正宇却没觉得有啥,反倒苦叹说,“我会挣钱有啥用,同学们还不是看不起我?甚至叫我狗王。尤其女孩子一听到我这外号后,更是对我不屑一顾。”

    我想跟他再说点啥,至少安慰或鼓励他一番。赶巧的是,这时包子和程啸结伴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俩勾肩搭背,一脸坏笑着。而且来到寝室后,包子先对我嚷嚷的问,“吃晚饭没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。包子打了个响指又说,“正好,留着肚子哈,今晚有活动,咱们寝室和隔壁寝室的哥们凑一起,跟别的学院的女生寝室吃个饭,搞联谊活动啥的,你要吃饱了,还怎么去啊?”

    刘正宇听完有个小动作,立刻站了起来,但我对联谊这个词不太懂。

    我就此问了一嘴。包子和程啸拿出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我。包子说,“不是吧?你不是从数学学院来的么?难道数学学院的学生从没联谊过?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怎么回答,只好尴尬的笑了笑,权当是回应了。

    程啸又趁空解释几句,那意思,男女寝室联谊,就是大家找个由头,凑在一起热闹热闹,要是活动期间,哪个男女看对眼了,还能在一起处处对象啥的。

    包子坏笑着凑过来撞了下我的肩膀,补充说,“那个坏比冯豆豆现在不知道躲在哪里乐不思蜀呢,但他可是联谊高手,每次活动后,都能泡到妞,甚至当晚就开房间啥的。”

    我没来由的心里震了一下,心说按这么说,所谓的联谊会,岂不就是大学的相亲会么?

    包子看了看时间,这就张罗着出发。

    我犹豫着要不要去呢,刘正宇倒是积极准备上了。包子和程啸看着刘正宇,脸一沉。

    包子问,“你个狗人要干啥?这次联谊会,没你份,知道不?”

    刘正宇辩解几句,那意思既然是寝室联谊,他身为315寝室成员,就有权参加。

    包子嘘一声,又故意奚落刘正宇一番,那意思,你这种人,天天研究怎么养狗就得了,还谈什么联谊和爱情?

    程啸倒是突然若有所悟的啊了一声,说让狗人去也行,不然少了绿叶做衬托,他怎么去装比呢?

    包子想了想,点头赞同一番。刘正宇看了看我,又盯着包子和程啸。

    我估计他打心里肯定很不爽,觉得这俩舍友不该在我面上这么埋汰他。

    我索性做和事老,也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包子他们仨这就着装收拾一番,尤其都换了一套衣服。我倒没那么积极的换啥衣服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,包括隔壁寝室的三人,一共七名男生,一起有说有笑的出了学校,最后去了一个叫嘉年华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地方离学校并不远,而且看招牌,这三个字让我不知道这地方到底是干啥的。等进去一看,这里既有酒吧的风格,又有娱乐会所和饭店的格局。

    我们去了最大的一个包间,老板提前在这里支了个桌子,也摆好蜡烛,弄得跟烛光晚餐一样,另外桌上还摆着不少果盘和饮品。

    我们七个陆续坐下,又等了半个钟头,有六个女生进了包房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六人,都很眼熟,尤其其中还有王彤彤。我心说好嘛,合着这次联谊的另一方,是外语学院的女生。

    她们都挺外向,别看初次跟男学生见面,但都有说有笑的。

    我们把包房门一关,大家边吃边喝的聊起来。我发现包子这些人,当着女生面,竟都变得吹牛掰了。我猜他们是想给这些女生留个初步的好印象,尤其包子和程啸,这俩人最滑头,还互相吹捧起来。

    我对这些不感兴趣,一直默默听着。之前王彤彤在微信上找我聊过天,也说过对我有好感的话,但最后她还是把我拉黑了。

    我跟她偶尔对视时,故意避开她的目光。但王彤彤却相反,总特意的看向我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能一直这么干聊,最后包子张罗着,让大家做游戏。他们先来一个真心话大冒险,随后又要玩击鼓喝酒的游戏。

    老板特意上了一盘子的洋酒,我留意到,包子这些男生,看着这些洋酒时,都多多少少的坏笑着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帮兔崽子绝对没安好心,一会把这些女生灌多了,正好方便他们继续下手。

    但击鼓喝酒这游戏,得有个人专门负责击鼓,在击鼓期间,其他人传筷子,最后鼓停时,筷子在谁手里,谁就喝酒。

    包子他们都不想当劳力。我坐久了,闷得慌,索性自告奋勇当鼓手。

    我拿着小鼓,咚咚咚的敲起来。其实我也没特意使坏想灌谁酒,完全由着性子的敲打着,等心里突然冒出个念头,不想敲了,我就随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前两次击鼓倒没什么,等到第三次鼓停,筷子正好落在王彤彤手里了。

    大家起哄,包子还特意递过去一杯满满的洋酒,让王彤彤千万别剩,都喝了。

    王彤彤举着酒杯。我本认为她喝就喝呗,谁知道她突然站了起来,指着我说,“这位敲鼓的同学,不能白忙活这么半天吧,来,跟我一起喝杯交杯酒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