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8章 杀人动机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58章 杀人动机

    胡子被我这举动弄得一愣,他还问,“你咋了?”

    我心不在焉的把鸡腿捡起来,但也没啥胃口了。我反问胡子,“王爵是凶手的话,他的杀人动机是什么?”

    胡子哈哈笑了,拿出一副很懂的样子,还特意把椅子往我这边挪了挪。

    他抿了一口酒,权当润润嗓子了,然后说,“王爵杀了不少人,咱们先从冯豆豆说起吧。这个人,借了高利贷,又吸毒,对了,你还不知道吧?那晚你之所以迷迷糊糊的蹲在厕所,因为吸了冯豆豆的烟,那烟里有烟土,而且不止你,刘正宇他们也因为吸了烟土后太迷糊,才被王爵有机会下手的,不然一寝室三个小爷们,咋也能把王爵降服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,胡子伸手边比划边说,“你看,冯豆豆是吃喝嫖赌抽,几乎啥都干,这人就是个地道的盲流子,他还逢人就说王爵是他的奴隶,王爵跟这种人长时间接触,肯定受欺负,尤其欺负久了,王爵压抑的不行了,就彻底爆发了,把冯豆豆杀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点点头,又示意胡子继续。

    胡子说,“第二个死者是小梅,她倒是跟王爵没关,完全是被贷款逼的,以及被林伟峰骂了一通,她想不开,选择了跳楼。”

    我继续点头,另外我也强调一句,“这两个人的死,你这么解释也说得通,但接下来呢,王爵为何杀包子和程啸?”

    胡子一脸严肃的回答,“激情杀人!这也是警方的态度。想想看,王爵本来都逃了,但他没盘缠。这年头,没钱干啥都不行,所以他不得已,又回寝室拿东西。赶巧的是,他发现315寝室门开着,他一定这么想,反正老子杀过人,多杀几个也无所谓,他就拎着凶器,偷偷走进去一顿噼里啪啦。”

    说心里话,我不认可胡子刚才说的,我还重复念叨一句,“激情杀人?”

    胡子嗯了一声,举例说,“比如有人藏着一个炸药包去地铁里引爆。你想啊,这人压根跟那些受害者不认识,之所以引爆,就是图个痛快,抱着能杀几个是几个的心理,而王爵杀包子和程啸,也应该是这态度。”

    他看我还有些不信,多补充一句,“这也是乌州警方给出的说法,很官方很权威的!”

    我没接着说啥,闷头琢磨。

    胡子使劲摆着手,那意思让我别乱想了,尤其证据确凿的,王爵柜子里还藏着死人头发呢,这事差不了。

    胡子让我专心调养,说这案子我们哥俩已经弄完了,他这个管理员也当腻歪了,等过几天,我俩就回哈市。

    他还把杨倩倩搬出来,问我,“隔了这么久,你想没想你家的倩倩啊?”

    我脑中浮现出倩倩的身影,另外我也想到铁驴和藏地了,我整个心一下绷得紧紧地,心说弄不好我俩回到哈市都歇不了几天就得转战藏地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没把这观念说出来,不然岂不让胡子提前担心么?

    等我俩把熟食消灭的差不多后,胡子离开了。

    一晃到了第二天。医生一大早就过来给我检查。我好好睡了这么一宿后,感觉自己的状态回来了,脑子也没啥不舒服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我问医生,“我可不可以出院?”医生的答复是,你还得住院观察三天。而且他又说了一堆很专业的话,那意思,我没养好就出院,会怎么怎么危险的。

    我没那么容易被忽悠,打心里觉得,这医生说的太狠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医生并没多逗留,检查完就转身去了其他病房。我无聊的待了一上午,

    等到中午,我苦熬等胡子来送饭。其实医院也提供餐饭,但太清淡太难吃了。

    我也是真没料到,胡子没来,王彤彤却拎着便当出现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她跟谁打听到我的信息的,反正当她出现在病房门口时,我看着她,突然诧异了。

    王彤彤很关心的先问我几句,还搬个椅子坐在我旁边,把便当全打开。

    我心说好嘛,又是皮蛋粥又是炒菜和肉汤的,她这便当倒是真丰盛。

    王彤彤说她跟朋友打听了,也特意买了这些适合我的食物,希望对我恢复有帮助。

    她还拿个勺子,非要喂我。我本想拒绝来了,但我要是不吃这饭,很可能就浪费了。

    我依着王彤彤,她怎么喂,我就怎么吃。另外王彤彤也追问我那晚发生什么了?

    我挑几个被袭的细节跟她说了说。

    王彤彤听的呼吸都加重了,我最后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,“我其实挺菜的,不然换做别人,或许早就把王爵擒住了。”

    王彤彤让我千万别这么说,而且她反倒认为我很勇敢,要换做一般人的话,可能早就王爵用锤子砸死了。

    能看得出来,她说这些时,眼中充满了浓浓的爱意。这并不是我本意,我也不想因为调查一个案子,还跟一个女学生擦出爱情的火花了。

    但有句老话也说,情人眼里出西施。我就算真是个怂货,在她眼里,或许也是个英雄吧。

    我拿捏尺度,没再说那晚的事了。我俩随后又聊了一些别的。

    我以前不怎么了解王彤彤这个人,而这次有机会这么一聊。我发现她倒真是个不错的女孩,另外她还说起小梅了。

    她的意思,小梅父母昨天来学校了,尤其小梅母亲,哭的稀里哗啦,说他俩一直宠着女儿,怕女儿吃苦受累,等好不容易送女儿上大学,以为一切会越来越好,没想到竟出了这么一档子事。她母亲还说老天不公,不然为何这么对待他们两口子?

    我纯属突然冒出个念头,问王彤彤,“你对小梅的死怎么看?”

    王彤彤说她心里替这老两口难过的同时,也有另外的想法。她认为小梅从小被娇生惯养的,这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虽说有句话叫穷养儿、富养女,但这个富养,也并不应该是宠。小梅没吃过苦,长大后她来到校园,就更没自立的能力了,而且她一直想追求高质量的生活,对物质更加在乎,所以她才会当了林伟峰的情人,甚至产生了透支的消费,又不敢告诉父母,这才借了小额贷款,酿成之后的悲剧。

    我不主观评论王彤彤这观点到底是对是错,但她能说出这番话,让我觉得,这丫头很懂事,而且我隐隐有个观点,心说谁要是做她男友,似乎也不赖。

    我俩又聊了一会儿后,病房外出现另一个人。这也是我没料到的一个熟人刘正宇。

    他原本拎着一个旅行包,看架势这是要出院。他特意来到我的病床,或许是想跟我告别。

    他发现王彤彤也在这里时,忍不住的一愣,甚至看着王彤彤喂我吃饭时,还流露出羡慕的表情,不过这都是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他很快摆正心态,跟我说,“柱子,我不陪你了,先走一步,回家好好歇一歇。”

    我怕他心态不对,尤其别因为王爵的事,心里有啥阴影。我特意针对此事,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刘正宇摆摆手,说他很好,也想开了。

    我记得昨天见到他时,他还蜷在床上,双眼通红呢,而现在的他确实变了很多。光凭这儿,我多多少少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我没多留他。他还问王彤彤呢,“要不要一起走?”

    王彤彤还想多陪陪我,就果断的摇摇头。刘正宇突然的,表情怪怪的,我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呢。

    但他这就跟我俩告别。

    半个钟头后,王彤彤也离开了。按她说的,下午有课,等明天她再来看我。

    她走前有要亲我的意思,我回避开了。王彤彤脸一沉,点了我一句,“咱俩交杯酒都喝了,你忘了?”

    我没接话,但王彤彤转身离开时,我也下了病床,偷偷目送她一段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剩我自己了,而且我吃饱了。我待着没事,就靠在床头,望着窗外。

    我的大脑在不经意下,又开始乱琢磨起来,尤其想到了王爵的案子。

    我之前就不认可王爵的杀人动机,现在更想到几个疑点。

    林伟峰接到过匿名信,也正是这封匿名信,让林伟峰把小梅甩了。外加冯豆豆死后,小梅没多久就跳楼了。

    我总觉得这不像是巧合,而且就算王爵杀了冯豆豆,他又上哪把尸身藏起来?那可是整整的一具无头尸体,想把它处理掉,并不是一件容易事。

    我突然冒出个很大胆的念头,这案子很可能并没侦破,要么王爵有帮凶,要么王爵只是个顶雷的炮灰,真的凶手,此刻或许正逍遥法外呢。

    我明白,自己这个大胆的念头,并没太多的依据,甚至警方对这起连环杀人案已经有说法了,再想翻案,难度很大。

    我不想把这观点说给警方听,另外也不指望警方再能对这观念引起重视。

    我本想不再胡思乱想,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思路。

    我觉得死的这么多人,似乎全围绕着乌州大学的经济学院,围绕着315寝室。而315寝室还有一个幸存者刘正宇呢。

    我听他说过,他在郊区有家,还养着一群狗。如果他是凶手或者是帮凶呢?

    这并不是说我对刘正宇有偏见,但这个家,倒是能为作案提供很多便利条件。而且我现在除了吃和睡,在医院也没别的事可做。

    我心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既然自己有这么个“荒唐”的念头,为何不去刘正宇家看一看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