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 屠夫之笑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62章 屠夫之笑

    我和胡子出了屋子后,我发现屋外躺着一条死狗,它同样浑身裹满了树脂,但脖子处漏了一个大洞,估计是胡子的杰作。

    另外刘正宇躺在不远处,整个人昏迷了,他的左太阳穴附近还红肿了一片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一起,把目光放在刘正宇身上。胡子还说,“兄弟,我是不是下手太重了?但也不怪我,当时他跟个疯子一样,还指挥那怪狗攻击我,我才急眼的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没说什么。胡子又把手机掏出来。离开这屋子后,他手机信号满满的。

    胡子想给刑侦队长八字胡打电话,让警方快过来。但他刚翻到号码时,我一伸手,把他手机捂住了。

    胡子一脸不解的看着我。我冷冷回了句,“等一会,我有事还没做。”

    胡子不明白我啥意思。我走到刘正宇身旁,盯着这个畜生,一时间怒火全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想起那些死去的学生,更想到了王彤彤,尤其刚刚她的尸体还流出一滴眼泪。

    我对准刘正宇的肚子,狠狠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胡子念叨句,“娘啊。”其实他一定看出来了,我用的力道有多猛,看我还要踢,他急忙拽住我,又说,“兄弟,把刘正宇交给警方吧,你这么撒气可不行,弄不好会惹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我不理胡子,还推了他一下,让他去一边站着去,只看着别说话了。

    胡子犟不过我,只好妥协。我又连续对刘正宇的肚子踢了四下,最后刘正宇硬生生的疼醒了。

    他状态不是太好,很虚弱的哼哼呀呀着,甚至只能半睁着眼睛,估计身上都没啥力气了。

    我蹲下来,拽着刘正宇的脖领子,把他强行拎起来。我盯着他,又举起拳头,对他右太阳穴狠狠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伴随砰的一声响,刘正宇再次晕倒。我其实还想再踢他一顿,但发现他嘴里嗤嗤往外流血。我怕自己真这么做了,他可能再也醒不来了。

    我把他狠狠丢在地上。胡子默默看到现在,也实在忍不住的再次凑过来。

    他跟我念叨,“你说的好听,就让我看着,但刘正宇现在这德行,到时警方问到了,咱们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我心说这小子时而聪明,但时而也忒笨了。我点了他一句,“还用什么解释?咱们抓凶手时,他抵抗太顽强,我们不得已,只好出此下策,动用武力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拿出顿悟的样子,连连说好。

    我趁空给八字胡去了电话,也简要把这里发生的事说了说。

    八字胡原本拿出一副没兴趣的样子,但听完时,他声调都变了,可见他心情啥样。

    他让我俩等着,还说他这就带人过来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估算了一下,警局到这里的路程不短。我不想干等着,又自行回到屋里,拿黑布把装着王彤彤的铁笼子裹住了。

    我这么做的意思,是不想王彤彤赤身的,一会被大家见到,但我也不能给她穿衣服,因为不能破坏现场。

    另外我再次来到院子里后,发现那几个狗崽子又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曾经放过狠话,要把刘正宇养的这些狗全杀了。其实现在我就有这个机会,但我又一琢磨,算了吧,这些狗无罪。

    我招呼胡子一起,要把这些狗崽子全弄到笼子里。大部分狗崽倒还老实,有一个一身黑毛的,在胡子抱它时,它呲牙咧嘴的,还想咬胡子呢。

    胡子一下子来气了。他拎着这狗崽的尾巴,把它在空中抡了一圈,最后狠狠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我听到砰的一声响,这狗崽也死透了。

    胡子骂骂咧咧的,说要不是考虑到这狗的年纪如此幼他弄不好会把它啃死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佩服胡子的奇葩,尤其他的杀狗法子,绝对是这世上最奇葩的。

    我俩没在院子多逗留,一起出了院子,蹲在门口吸烟。

    又过了十分钟,三辆警车一同开到。我发现八字胡没少带人,从三辆车里,先后下来了不少刑警、痕迹专家以及一名男法医。

    八字胡看我和胡子一身狼狈,尤其我胳膊上还挂彩了,他对我俩安慰好一通。

    随后他又带人要往院子里冲。我喊了句等等。这些警察全看着我。我把男法医单独拉到一边,跟他说,“你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男法医一脸莫名其妙,但言语上很尊敬我,反问说,“警官,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让他一会做现场检查时,别太折腾王彤彤的尸体,尤其别让她的身体暴漏在众人之下。

    男法医似乎明白了什么,急忙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没继续待在这里,因为我想快点处理下伤口,不然别弄出破伤风来,另外被狗咬了,这也不能忽视。

    八字胡叫来一个得力手下,他开车带我和胡子去了就近的医院。

    我被做了检查,拍了片子,还打了狂犬育苗。

    这名陪同的刑警,其实还有一个任务,等他觉得我没啥事了,尤其我胳膊上还被缠好绷带了,他掏出本子和笔,想让我和胡子说一说之前的经历。

    他这是做笔录呢,我倒是没啥,胡子脸一沉,跟刑警说,“这位兄弟,你咋这么不会办事呢,咱都是自己人,我哥俩现在很疲惫,也都受了伤,需要调整下,你不会晚点时候再问么?”

    这刑警连连说是。胡子又把他打发了,那意思,我哥俩饿了,要吃点东西去,等缓过来一些后,再自行去警局做笔录吧。

    如果我和胡子还是线人,估计这刑警当场就会发飙,但此刻的他,一脸笑意,也当先撤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对附近不熟,所以胡子带着我,瞎转悠一番。最后我俩来到一个小餐馆,胡子点了两份蒸饭。

    其实我压根不饿,也没啥胃口,但就是想喝水,我又点了饮品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坐了很久。胡子看我闷闷不乐的,跟我说,“看开点,人死不能复生,好在真凶落网了,这也是对那些亡魂最好的慰藉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胡子说的在理,尤其有句老话叫节哀顺变,但我也是个人,也是有感情的,一时间也真绕不过这个弯儿来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钟头吧,八字胡给我打电话。他告诉我,刘正宇醒了,还被带回警局了。他问我俩要不要回去。

    我缓了这么一会儿,其实身子反倒越发的不舒服,不过听到八字胡这番话,我又立刻来了动力。

    我一口应下来,而且撂下电话,我跟胡子立刻出发。

    我们赶到警局时,八字胡出门迎接的我们。我留意到,他手里带着资料本。

    我隐隐猜到他的意思了,其实他想借机把笔录做了。

    我不想为难八字胡,我跟胡子先去了会议室,我俩你一言我一语的,把遭遇讲给八字胡听。

    八字胡脸色直下沉,最后评价说,“我办案十六个年头了,头次听到这么危险的事,你哥俩真是幸运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而胡子呢,反驳八字胡说,“老哥,不是我乱吹,这次算啥,对我俩来说,小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八字胡来了兴趣,让胡子说说,我俩还破过什么案子。

    我偷偷对胡子使个眼色,因为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胡扯上。我转口问八字胡,“刘正宇在哪呢?”

    八字胡说,“一号审讯室。”随后他又解释,“这审讯室在乌州是个传奇,因为在它里面,破获了无数个大案。”

    我不想听审讯室的历史,跟八字胡随意应了一声,就跟胡子立刻赶到这审讯室。

    这里面除了鼻青脸肿的刘正宇以外,还有两名刑警,这哥俩搭班子,一个问话,一个做记录。

    他俩也认识我和胡子,当我和胡子进来时,他们立刻点头示意。而刘正宇呢,看着我时,眼中流露了很浓的杀气。

    我可不怕这一套,甚至这一刻,我也有了杀意,想把这不知好歹的畜生,直接千刀万剐了。

    但刘正宇发现我不善的目光后,他竟然怂了,又一低头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总不能干站着,我俩又站来两个椅子,坐到刘正宇对面。

    我问两位刑警,“什么进度了?这兔崽子招供没?”

    刘正宇立刻瞥了我一眼,似乎对兔崽子这个称呼不满意。那俩刑警倒是一同回答,说凶手很配合,也跟咱们说,希望坦白从宽。

    胡子哼了一声,骂咧说,“狗几把的坦白从宽!如果这都可以的话,老子出去杀个人,把对方捅死了后,嘴里还一句对不起,这就没事了?”

    我摆手示意,让胡子想别说了。我又从刑警手里接过笔录。

    我看着上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按刘正宇说的,他之所以杀冯豆豆,是因为仇恨。

    他跟冯豆豆原本是关系好凑合的室友,俩人都爱追女生,但他每次都落空,冯豆豆次次都得手,尤其他跟冯豆豆一起追小梅时,冯豆豆还把小梅上了,最后当着刘正宇的面儿炫耀一番,甚至也借此把刘正宇埋汰一顿,包括人格上的侮辱。

    另外冯豆豆有一次当着包子和程啸的面,打了刘正宇,这导致包子和程啸都觉得刘正宇怂,从此也看不起刘正宇,总对他打打骂骂的。

    刘正宇想过忍,但最后实在忍无可忍,他精心设计了一个局,借着请吃狗肉的名誉,把冯豆豆带回家中,趁冯豆豆不注意时,还用石锤将其打死,又用液压剪将其脑袋割了下来。

    刘正宇觉得自己跟冯豆豆的仇太大了,他想让所有学生都吃冯豆豆的肉,所以他趁夜把冯豆豆的脑袋送到食堂里。

    另外不得不说的是,他之所以选择食堂,一来他跟王爵关系不错,也从王爵嘴中知道食堂的一些事,尤其哪里的窗户有漏洞,怎么能偷偷溜进去等等。二来他当时考虑到退路,知道一旦人头放进食堂的话,警方肯定会察觉到,他想让王爵替他自己背黑锅。

    他也算是个心思缜密的人,这一步步计划执行的极其周密,尤其当我头次去315寝室时,他怀疑我是警方的人,就把我也算计在内,一步步引导我,试图让我怀疑王爵,掉进他的圈套之中。

    我看完之后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胡子忍不住骂了句娘。

    我此刻也想着另几件事。我心说那写给小梅的匿名信,是不是他的杰作?另外他杀冯豆豆的动机是有了,但小梅呢、王彤彤呢,以及包子和程啸呢?他们的死,又为何?

    查阅了不少校园凶案,包括那几个有名的案子,设计了这一卷,大家看的如何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