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 屠夫之笑(二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63章 屠夫之笑(二)

    我针对这几个问题,一连串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刘正宇靠在椅子上,低着头摆弄着双手,乍一看他并没听到我的话,但沉默一会儿后,他陆续回答了,只是他说话的样子,更像是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们,他恨小梅。因为小梅跟冯豆豆上床,又做了另一个男人的情妇,但就是不跟他。他觉得这对自己不公平,而且有一天晚上,他叫了一辆出租车,偷偷等在外语学院寝室楼下,等小梅被林伟峰接走时,他又一路跟踪,来到大商集团。

    他记住了林伟峰的模样,等日后一打听,才知道林伟峰原来是这大商的老总。另外他找机会套过冯豆豆的话,知道不仅是冯豆豆,连小梅也办了小额贷款,而且欠下的钱不少。

    他有了一套针对小梅的计划,那匿名信也是他写的,目的很简单,他要让林伟峰抛弃小梅,还让小梅从此欠一屁股债,要多惨有多惨。

    说到这时,刘正宇忍不住的狞笑起来,但他没停,又继续往下告诉我们,他之所以杀包子、程啸,甚至是我,因为他觉得既然有王爵给他背黑锅,他为何不多杀几个让他难受的人呢?

    我隐隐猜到了,包子和程啸对他的态度不好,所以这俩人遭殃了,但我对刘正宇,并没做啥出格的事,他之所以也要杀我,估计是因为我是警方的人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刘正宇最后说了王彤彤,其实他原本不打算杀王彤彤的,甚至对王彤彤有一丝好感,但他之前出院时,见到王彤彤喂我饭。

    他受不了了,也觉得这**怎么能对一个男人如此的好呢?

    他又采取盯梢的方式,等王彤彤告别我,离开医院时,他找机会把王彤彤掳到家里,对她施暴,之后残忍的用石锤将她打死。

    我听的心里异常堵得慌,尤其王彤彤的死状,又很清晰的浮现在我眼前了。

    那俩刑警都连连皱眉,甚至厌恶的表情看着刘正宇,而胡子,又忍不住骂咧上了。

    他说,“刘正宇,你就是个畜生,知道不?就你这狗模狗样的,还想找女人?跟你说,你这辈子打光棍吧。”顿了顿后,胡子一捂嘴又说,“抱歉哈,老子好像忘了件事,你小子搂了这么大的篓子,死刑难免,其实现在的刑法太简单了,要按照古代的刑律,你肯定是被凌迟或五马分尸的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胡子说的太狠了,刘正宇突然忍不住爆发了,他恶狠狠的盯着胡子,随后哈哈笑了,拍着胸脯说,“我死能怎么样?杀了那么多人,有这么多学生给我垫背,足够了。”他又看了看我,念叨说,“我永远忘不了强奸王彤彤那一幕,知道么?那丫头身材好着呢,而且那么白,那么嫩,我一边做那个,她一边哭,多美妙啊!”

    这次不由胡子做啥,我彻底压制不住自己了。

    我猛地站了起来,绕过桌子,向刘正宇走去。我还摸出伸缩棍来。这一刻,我想的是,用伸缩棍把刘正宇打残废了得了,尤其是让他四肢全断了。

    胡子和另两个刑警全喂了一声,都起身围在我身边。

    胡子拉着我,让我冷静,随后他凑到我耳边说,“兄弟啊,这犯人都落网了,你何必急于一时,再者说,这监控啥的,都开着,你打他就算打爽了,以后怎么交代?”

    我就觉得自己太阳穴都在乱跳。但我也有一丝理智,知道胡子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我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,又冷冷的瞪着刘正宇。刘正宇反倒拿出一脸庆幸样,阴笑的跟我对视着。

    胡子对其他两个刑警使眼色,让他俩继续审讯,而胡子呢,又抱着我,把我往审讯室外面推。

    刘正宇目送我和胡子到了门口,他吹了声哨,这绝对是气我呢,他还阴阳怪气的说,“两位,不送了哈。”

    胡子猛地站定,扭头看着刘正宇说,“老子看在规矩的份上,一直压着事呢,你他娘的兔崽子,还想乱搅合是不?我去你奶奶的。”

    胡子往回走,又对着刘正宇坐的椅子,狠狠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但他拿捏尺度呢,也没再做别的,最后我俩来到审讯室外,找个靠近角落的桌子,一起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胡子还接来两杯冰水,让我喝着降降火。

    其实我这股火,全堵在心口了。靠冰水降火气,压根没啥太大作用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说,“还是让我慢慢缓一缓吧。”

    不久后,八字胡找到我们,他坐在我俩身边。我猜他一定知道点啥了,所以这一刻,他特意安慰我几句。

    我回忆着整个案子,想起小梅跳楼的那个晚上,我躲在外语学院宿舍楼附近的小树林时,曾遇到一个可疑的黑影,他还留下了网格状的鞋印。

    我怀疑这黑影也是刘正宇,我跟八字胡说,让警方搜查刘正宇家和宿舍时,重点找一找这种鞋。

    八字胡一口应了下来。原本他想多陪我一会,无奈他这个刑侦队长的工作繁重,没到一支烟的时间,他电话就响了两次。

    他跟我俩抱了个歉,又急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又闷坐起来,各自吸着烟,但意外的是,很快我手机响了,拿起来一看,是铁驴的。

    接通时,铁驴那边有很大的风声,我怀疑他是不是坐车或开车呢。

    铁驴倒不在乎风不风的,对我哈哈笑着说,“兄弟,听说乌州那案子被侦破了,而且要不是你的坚持,这案子就成冤案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我应了一声。铁驴又话题一转说,“我听说真凶嘴巴很脏,胡乱说话,刚刚你在审讯室,差点动手揍他对不对?”

    我心说这铁警官倒真有两把刷子,人在外地,却这么快就知道这边发生的一举一动了。

    而且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索性来了个沉默。

    铁驴告诉我,“你当时就算真动手了,就凭你爹你妈罩着,肯定没事,所以放心打。”

    我对这话非常敏感,让铁驴细说一说,但铁驴意识到自己说秃噜嘴了,哼哼呀呀几声,把这话题绕回去了。

    他说,“你小子别为那凶手生气了,知道么?他一身的罪,下场肯定是枪毙,但枪毙里面是有猫腻的,当他跪在地上,行刑警官用枪指着他脑袋时,他整个人处在崩溃的边缘,尤其枪响那一刻,他会听到,甚至会吓尿的。所以”铁驴沉默起来,似乎考虑要不要继续跟我说。

    我让他别藏着掖着了,连连催促。

    铁驴说,“到时等刘正宇行刑时,我会跟行刑的警察打招呼,让第一发子弹是哑弹,那时刘正宇会有什么样的滋味?只有他自己知道,而且这种死法,绝对跟死两次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我听完第一反应,是紧紧闭上了眼睛,也回答说,“驴哥,我代表那些死去的同学,谢谢您了。”

    铁驴没多聊。我俩很快结束通话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直在警局待到了晚上,我俩其实早就想找个地方歇一歇,但又怕有什么事需要我俩帮忙的。

    最后八字胡忙完了,跟我俩一起找个小饭馆,吃了点饭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喝了一些酒。不得不承认,有时候酒是好东西,能让我把烦躁的情绪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八字胡还跟我俩说了说这案子的新进展。按刘正宇交代的,冯豆豆剩余的尸身和王爵的尸体找不到了,因为他把这俩人杀了后,用棉被裹着,用石锤把他俩敲烂了,最后刘正宇还用液压剪,把这俩人全弄碎了,喂狗了。

    另外警方也按照我说的,重点找那双有网格鞋底的鞋,但目前还没啥发现。

    我猜刘正宇或许把那双鞋丢了,而且这也不是啥重要线索。我就没太在乎与较真。

    八字胡以前就对这案子有个评价,说这是他当刑侦队长后,见过的最血腥最暴力的案子,这一次在饭桌上,他又把这观点强调了一遍。

    而我听他说完事,忍不住的突然苦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把八字胡和胡子都弄得一愣,他俩一同看着我。我又强调两个字,“真是幸运。”

    胡子咦了一声,问我幸运在哪?

    我跟他俩说,“刘正宇是天生的屠夫,而且心思缜密,想想看,他现在还是个学生,就已经如此了,如果这次被他逃脱,等他再长大一些后,会什么样?”

    八字胡脸色一沉。胡子接话说,“或许整个乌州都会被他闹得天翻地覆。到时不知道有多少人葬身在狗肚子里,不知道有多少人被石锤和液压剪弄的死无全尸呢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示意胡子这话说的没错。八字胡想了想后,长长叹了口气强调,确实是幸运。

    我们这顿饭,足足吃了两个多钟头,最后我和胡子都面红耳赤,但八字胡掌握着尺度,并没多喝。

    我们结账走人时,我又想到王彤彤了。我跟八字胡提了一句,问王彤彤尸体在哪呢?

    八字胡回答,“死的几个学生的尸体,都在殡仪馆呢。”

    我绝不是临时的心血来潮,我跟八字胡说,“方便么?我想看看这些死者。”

    八字胡说没问题。我们开着一辆警车去的。

    殡仪馆值班的两个保安都认识八字胡,而且这俩人,还非常热情,估计是因为八字胡是刑侦队长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我们来到尸库,有个保安一路陪着我们,他最后指着一个角落的一排尸柜,跟我们说,“这些死者,都在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