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 尸吻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64章 尸吻

    我看着这一个个尸柜里熟悉的尸体,一时间情绪波动很大,尤其很巧合的是,离我最近的,就是装着王彤彤的尸柜。

    我曾叮嘱法医,让他好好“照顾”王彤彤,他做到了。王彤彤被穿上衣服不说,脸也很干净。

    她静静地躺在那里,就像睡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我当先凑到王彤彤的尸柜旁边,默默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保安不知道我跟死者什么关系,他有点发愣,而八字胡呢,对保安一招手,他俩主动去了一个角落里。

    胡子倒是没动地方,但他微微扭头,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我都不知道自己沉默了多久,这期间我想起王彤彤以前的一幕幕,眼眶都有些湿乎乎的了。

    我倒是谈不上有多爱她,问题是,当她死了后,我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。而且我也不在乎她是不是一具尸体了,摸着她的脸颊,随后我对着她,鞠了个躬,又对着她的嘴唇,吻了过去。

    毫不夸大的说,这就是跟尸体接吻呢,尤其冷不丁的,我感觉到王彤彤嘴唇上的阵阵凉意。

    八字胡和保安都有反应,尤其保安,这、这的念叨起来,还使劲的挠着头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他想让我别这么做,但又不好意思开口。

    胡子只是咳嗽几声。

    我没理会他们的反应,等抬起身子后,我又对王彤彤鞠了两个躬。

    我心里有些压抑,叹了口气,又对包子他们的尸体念叨说,“走好,兄弟们。”

    我对保安摆手,让他把尸柜都关上吧。保安急匆匆的照做。

    八字胡和胡子都来到我身边。胡子问我,“接下来你还想见哪个尸体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而且整个尸库里,我并不认识其他尸体,也没必要非得瞧瞧。

    我们结伴走了出去。当感受到外面的丝丝凉风时,我整个人冷静了下来。我想的是,死者已矣!

    我跟八字胡说,“咱们回去吧。”随后我又念叨句,“这案子彻底了结了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我和胡子在乌州又待了两天,等确认没我俩什么事后,我们坐上了开往哈市的火车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和胡子的真实身份并没公开,在上车那一刻,矮大姐还给胡子发微信呢,问胡子调到哪个岗位了,怎么不当寝室管理员了?

    胡子抽空跟矮大姐回了几句,不过矮大姐拿出依依不舍的样子,又跟胡子说了不少肉麻的话。

    我劝胡子,那意思,让你在办案期间沾花惹草的,怎么样,这下惹麻烦了吧?

    胡子却拿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让我放心,说他有打发矮大姐的办法。

    我总不能这一路上都跟胡子谈论矮大姐,就一转话题,说起别的来。

    最后等火车开到中途时,胡子想起杨倩倩了,因为我俩上次做完任务回去时,杨倩倩就准时接站了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羡慕的目光,说我真是命好,竟有这么个美女子能不离不弃的陪在我身边。但他随后又拿出开导自己的样子,掏出手机说,“其实我也有不少妹子,咱可不眼馋你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那点底子,心说那些妹子不都在微信上找的么?

    我跟胡子也是实打实的兄弟,索性不藏着掖着的跟他说,“你找那么多妹子有啥用?只求数量不求质量,就跟你穿衣服一样,你哪有一件像样的衣服,全是地摊货,还都是劣质品,你怎么就不能买一个好点的名牌呢。”

    胡子明白我的言外之意。他不吭声,但这就开始绷着脸,删除微信好友。

    从乌州到哈市并没多远,我们在下午三点多,就到站了。

    我在火车到站前的一个钟头,就给杨倩倩发了短信,告诉她,我和胡子回来的准确时间,还问她来不来接我俩?但杨倩倩一直没回复,而且现在看着站台,我并没发现杨倩倩的身影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一样,仔细打量一大圈后,对我喂了一声,又试探的问我,“兄弟啊,你家倩倩是不是变心了?”

    这话听的不怎么舒服,我连说不能。

    我本来没打算当着胡子面给杨倩倩打电话,但到了出站口,我实在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好久才接通,我问她,“看到我的短信了么?”

    杨倩倩应了一声,随后又说,“你和胡子去住所等我,我手头工作太多,咱们晚上见!”

    我回了句好,等把倩倩的话转述给胡子后,这爷们还净想好事了,说今晚上准能吃上杨倩倩做的一桌大餐。

    但我俩回到住所,眼巴巴等到晚上十点多,也没见到杨倩倩。

    我俩不得已,只好叫了外卖,点了些烧烤。我哥俩聚在客厅,一边喝酒一边撸串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这么安慰自己的,杨倩倩要么是加班呢,要么是太累了,索性直接回家了。但又过了小一个钟头,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胡子猜是杨倩倩,还跟我说,“我穿的是不是太休闲了?要不要回避下?”

    我瞥了胡子一眼,他穿着大裤衩子,只是光着膀子,没必要那么敏感。

    我让他继续吃,我跑过去开门。在门刚开的一刹那,我望着外面,本想跟杨倩倩打招呼,但一瞬间,我表情僵住了,这话也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外面不仅站着杨倩倩,在她旁边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小生。

    杨倩倩倒没觉得有啥,还跟这斯文小生说,“陈哥,这是我朋友,小闷。”

    我机械的说了句你好。杨倩倩又带着陈哥一起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胡子本来正喝啤酒呢,趁空一回头,当他看到这一幕时,忍不住噗了一声,这一口啤酒,全喷到地上了。

    杨倩倩也把胡子介绍给陈哥。胡子藏不住事,站起来看看陈哥,又看看杨倩倩,念叨说,“我去啊,真被我猜中了啊?而且咋还把新男友带到这来了?”

    杨倩倩听到胡子这话后,脸一沉,回答说,“你瞎嘀咕什么呢?”

    我其实心里好过不到哪去,但也不能让杨倩倩和这斯文小生一直干巴巴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我招呼他俩,一起来客厅坐一坐。

    当然了,现在的客厅,有些狼藉,都是我和胡子吃过的串子。我胡乱的把这些串子全装在垃圾袋里。

    杨倩倩和陈哥全坐在沙发上。杨倩倩又跟我和胡子念叨,“陈哥是沈市省厅的法医。”

    我跟胡子全点点头,胡子轻声念叨,“这是门当户对的意思么?”

    我偷偷踢了胡子一下,那意思,别打岔,让杨倩倩说完。

    杨倩倩继续说,“陈哥这次带着任务来的,对了,是明天几点来着?”

    陈法医插话说,“十点。”

    我对他这个任务很敏感,心说难道又跟我和胡子有关?

    我等着下文,但杨倩倩和陈法医压根不往下细聊了,拿出随意聊天的架势,跟我和胡子又这么说了半个钟头。

    陈法医看了看表,这都快十二点了。陈法医皱着眉头,说他要休息了,不然明天精神不济,别出啥岔头。

    杨倩倩附和了一声。陈法医这就要离开,还说要回警局旁边的汉庭宾馆。

    杨倩倩跟陈法医一起往门口走,我看那架势,她还想亲自把陈法医送到宾馆去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还了得?尤其这大半夜的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谁知道会发生啥?

    我对胡子连连使眼色。

    胡子明白我的意思,他哈哈笑了,快追几步,等挡在陈法医面前时,胡子又说,“这位兄弟哈,你自己路上走多没意思,我送你吧!”

    陈法医连说不用,但胡子不依,还拿出好哥们的意思,跟陈法医勾肩搭背,往不好听了说,他是硬生生把陈法医架走的。

    而我偷偷拦着杨倩倩,让杨倩倩没机会跟出去。

    杨倩倩原本有些不乐意,最后看我这么坚持,她只好妥协。

    等屋门再次被砰的一声关上后,杨倩倩盯着我问,“你是不是也以为我找男友了?”

    我心里当然有这方面的疑惑,但面上我不能这么表露。我还装傻充愣的反问,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杨倩倩叹了口气,随意找个椅子,坐了下来。她拿出很累的样子,揉着太阳穴,等缓了几秒钟后,她又说,“知道么?陈哥这次的任务,是来行刑的,而对象就是方皓钰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睁大了眼睛,也不怪我有这表情,她这话实在够震撼。

    我问,“方皓钰被判了?”

    杨倩倩点头,补充说,“注射死刑,就在明天上午十点。按规矩来说,不允许有闲杂人等去行刑现场,但你和胡子是特例,到时可以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我俩为啥这么特殊,而且这时候我脑袋有点乱,也没较真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另外我纠结上了,心说自己到底要不要过去呢?

    我一时间没回复。杨倩倩知道我想什么呢,她等了一会儿,又反问我,“小闷,你只告诉我,如果你这次不去行刑现场,会不会后悔?”

    我立刻用很肯定的语气回答,“会的!”

    杨倩倩说,“那不就结了?这样吧,明早八点,我接你俩,咱们一起去北山监狱。”

    我随便的嗯了一声,又搬了把椅子,坐在杨倩倩身边。

    我想起很多事来,都跟方皓钰有关。当初我跟他接触时,满脑子想的就是怎么抓他,但现在得知他快死了,我又有点希望他不这么快死的念头。

    我也知道,自己这么想不对。

    我和杨倩倩一直没说话,这种气氛持续了很久,最后杨倩倩身子一软,往我怀里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还安慰我说,“别瞎想了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赶巧的是,这时胡子回来了,他看着我和杨倩倩,一愣之下,又连连摇头说,“不是吧,你们这是玩三p的节奏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