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5章 注射死刑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65章 注射死刑

    胡子这话,把杨倩倩彻底激怒了。她也不在我怀里靠着了,猛地站起身,凑到胡子面前,对他狠狠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胡子也不傻,立刻往旁边一避。杨倩倩瞪了胡子一眼,胡子还拿出一脸无奈的样子看着我,那意思就好像问我,他说错了么?

    杨倩倩没在多待,嘱咐我早睡后,她这就要下楼。

    我急忙跟了出去,其实是想送她,不然这大半夜的,她一个女孩家家的,别出啥岔子。

    但我只把杨倩倩送到了小区门口,她拦了辆出租车,还死活让我送到这就行了。

    我一琢磨,出租车能直接把杨倩倩送到家门口,没啥可担心的。

    我跟杨倩倩告别,等一闪身回到住所时,胡子还拿出怪眼光看我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打心里还犯迷糊呢,我解释了几句,而且也把方皓钰明天的事说了说。

    胡子对方皓钰没啥太大感觉,他连纠结都没有,直接摇头说,“我明儿睡懒觉,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也没太劝他,而且胡子还想看会电视。我索性先躺在床上了。

    一晃到第二天早晨八点,杨倩倩准时找我。当她看到只有我衣冠整整的站在门口时,就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胡子还躲在卧室打呼噜呢。我俩撇下胡子,一起下楼。

    我问杨倩倩呢,“要不要找陈法医?”杨倩倩摇头说不用。我俩打了一辆出租车,直奔北山监狱。

    我发现自己的证件还挺好用,等进了监狱,在通往行刑区的路上,有好几个关卡。我都是一亮证件,就立刻变得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我们最后来到一个空场地,这里是北山监狱的一个角落,场地上停着一辆白色中巴车,但车玻璃都被黑布罩住了。

    杨倩倩跟我解释,说这车两个月前运来时,上面还有二十多个座椅呢,现在全被拆除,车内也被改装了。

    我听的点点头。她又带我往车前方走,顺着车门上去了。

    我打量整个车里。

    这里有灯,现在还亮着。我发现整个车厢被隔成两部分,我们所在的这边,空间比较按杨倩倩说的,这是观察区,另一部分是执行区。

    这两部分中间有一个小推拉门,门上还有一块单向玻璃。我透过玻璃,能看到执行区的场景。

    那里有一个小型的床铺,看得出来,这床是用铁合金或铝合金做出来的,给人一种很冰冷的感觉。在床铺旁边,还放着一个特制的小泵和一个贴着封条的小箱子。另外整个车厢内还有摄像头、麦克、音响和小型洗手池这类的设备。

    其实这刑车本身并没什么,但我身在其中,隐隐有股子阴森森的感觉,也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想缓一缓,就没跟杨倩倩说话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一刻钟,有人打开观察区的车门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看到我和杨倩倩时,并不显得多意外。杨倩倩给我解释,说这是这次的行刑指挥官,叫李东。

    我急忙称呼他为李警官。他这人,长得就是个大众脸,没啥特别,不过不怎么爱说话,而且很随意的嗯了一声,就算是回应了。

    随后不久,执行区的门也被打开了,陈法医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看不到观察区的情景,但他也不在乎这边有没有人。他把小箱子的封条撕开,把它打开。

    我看到里面放着三只注射器,里面都充满了液体。

    陈法医这就忙活着,把三只注射器都跟小泵连接起来。

    我有个猜测,问杨倩倩,“这三支注射器就是行刑用的吧?”

    杨倩倩点头,又解释,“一会注射时,有先后顺序,分别是大剂量巴比妥、肌肉松驰剂和高浓度的氰化钾。”

    我听到氰化钾时,脑中冒出一个念头。我心说方皓钰他们这帮悍匪,本想用氰化钾洗劫赌场,但造化弄人,这次他却要被注射这种剧毒之物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。杨倩倩又说了一些一会要出现的情况。

    李东原本沉着脸听着,这时插话说,“两位,还是少说一些吧。”

    杨倩倩跟李东应该很熟了,她立刻捂嘴一笑,做了个抱歉的东西。而我倒是觉得,现在还没行刑呢,他咋这么多事呢?

    但碍于杨倩倩的面子,我没多说啥。

    气氛一下子沉默了。陈法医把注射器弄好后,又给小床上铺了一层软垫子,还让音响播起了很轻柔的音乐。

    我知道,这都是照顾方皓钰呢,尤其听音乐能让他死的时候,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此时的方皓钰会有什么心情,但我不去多想这些,继续默默等起来。

    又过了大约半个钟头,车外有人用沙哑的声音喊话,“今天的天气不错,很晴,是个走人的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猛缩了一下,甚至眼前差点一黑。我听出来,这是方皓钰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隔着观察玻璃,死死盯着执行区的车门。

    车门被打开后,方皓钰带着手铐,被两个狱警押了进来。

    多少日子不见,方皓钰消瘦了很多,尤其下巴尖尖的。他穿着监狱服,双手紧紧捏着那个魔方。

    他看不见我,只是四下打量着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两个狱警把他按在床上,又用软绳给他绑了个结结实实。这期间方皓钰把魔方放在胸口上,一直没抵抗,反倒静静的看着魔方。

    李东看到这,跟我俩念叨说,“这犯人的心理很强大,我还是头次见到这么淡定的呢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他不是强调让我俩少说话么?怎么现在又忍不住瞎念叨了。

    杨倩倩随口应了一声。李东又跟我介绍一会的过程。我这一下算明白了,心说这爷们允许他自己多说,而别人多说啥就不行。

    我懒着跟他较真,而且看他这么热心介绍的份上,我权当被科普了。

    我边听边点头。等执行区一切准备就绪后,那俩狱警先后下了车。这么一来,执行区只有陈法医和方皓钰了。

    李东用麦克喊了句,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陈法医点点头,又凑到方皓钰身边问,“还有什么遗言么?可以跟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突然怪笑了一声,又冷冷打量这陈法医。他目光让陈法医不自在,陈法医不得不挪下眼睛,防止跟方皓钰对视。

    方皓钰又说,“我光着身子来的,现在光着身子走,虽然曾经弄了点钱,但都被充公了。另外我还有个心肝宝贝,就是这个魔方。我本想带着它一起离开,但实在舍不得,我想把它送给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陈法医追问,“是谁?”

    其实听到这,不仅是我,杨倩倩和李东也都往玻璃窗前凑了凑。我们都想知道,这个让方皓钰死前还惦记的人,会是谁。

    方皓钰缓了缓,说出两个字来,“小闷!”

    我一时间愣住了,心说自己跟他有这么熟呢,他竟把这唯一的“遗产”留给我了。

    杨倩倩和李东也都拿出很怪的表情看着我。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尴尬的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陈法医倒是默念几句,把人名记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拿着一根针头,把它刺到方皓钰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这针头也连着一根导管,这导管最后分成三根,分别连接着三支注射器。

    陈法医把小泵启动了,伴随着嗡嗡声,第一支注射器的药剂全被射到方皓钰的体内。

    方皓钰盯着车顶看着,此外忍不住的深吸了一口气。我估计他体内一定有啥感觉了,但第一支注射器里装的全是巴比妥,说白了,这就是镇定剂,并无致命的效果。

    很快第二支注射器的药剂也被射到了方皓钰的体内。他这次完全没啥大反应。只是嘴里嘀嘀咕咕的,不知道说些啥。

    我盯着小泵,第三支注射器慢慢动了,这表示致命的氰化钾正慢慢夺去方皓钰的性命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紧捏着拳头。而赶巧的是,方皓钰也突然捏着拳头。

    他浑身哆嗦着,脖颈上都露出青筋来。我目光一直放在方皓钰的身上,一刻不在离开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十多秒钟,方皓钰身子慢慢软了下来,也不哆嗦了。

    陈法医还把手放在方皓钰的脖颈上,品着脉搏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刻是难熬的,其实也没多久,但我却觉得好像过了几个钟头。

    陈法医最后探了探方皓钰的鼻息,又拿起麦克风说,“他死了!”

    李东用麦克风回了句。而我看到,方皓钰的双手有点痉挛。我问杨倩倩,“确定死了?”

    杨倩倩回答,“方皓钰心脏突然停止跳动,导致血管里的血液流速减慢,但血管会本能的收缩,想用自己的力量帮助血液循环。这导致了现在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我整个人看的有些木纳。杨倩倩又把推门打开,跟我说,“犯人已经死了,你现在可以去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我稍微犹豫一下,但又迈步走到执行区。

    陈法医正把魔方拿起来。

    我顺手接了过来,还揣到兜里。陈法医诧异的看着我,其实他这诧异有两方面意思,一来或许他没料到我会在观察区,二来他不理解我为什么抢魔方。

    我只跟陈法医简要说了一句,“我是小闷!”

    之后我不理陈法医的表情,又凑到方皓钰的身前。

    他就跟睡着了一样,双手也不怎么痉挛了。我看他脑门上还有不少汗珠,估计是死前身子难受,硬生生憋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伸手过去,把这些汗珠擦拭掉。另外这么一接触方皓钰的脑门,我感觉到一丝的冰凉。

    其实他还有体温的,这丝冰凉,或许也跟我现在的心态有关。

    我摸着他的脑门,整个人又木纳起来,但没持续多久呢,怪事来了

    求推荐票,大家有的,别忘了给我投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