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章 打闷棍(二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67章 打闷棍(二)

    我想对这贼的太阳穴打一拳,虽然现在黑灯瞎火的,我或许打不准,但只要沾个边儿,这贼肯定就会弱下来。我到时想怎么擒他都随便了。

    我这算盘打得不错,没料到贼先出手了,他抬起右腿,对我一顿踹。

    他也绝不是乱踹,不仅速度很快,而且很有针对性。先是我大腿,其次是小腹、胸口,最后是肩膀和脖颈,反正看趋势,是越来越往上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被逼的手忙脚乱,前几脚都被我避过去了,但踹我胸口那一脚,我很倒霉,挨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我怕自己脖子再中招后,整个人就废了。我只好往后退了几步,跟他拉开一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这贼还很张扬,把右腿笔直的高高抬起,摆着姿势,跟我连连冷笑说,“小子,就凭你还想跟我打斗,差的远呢!”

    要在平时,如果有人这么嘚瑟的跟我说话,或许我会懒着计较啥,对此嘿嘿一笑,就算拉到了。但现在不行,尤其这贼还在我家里呢。

    我绷着脸,知道自己遇到硬茬子了,我心里没乱,压着性子想了想。

    我打算用老更夫教我的奇招了。但环境太昏暗,我吐口水就免了,不然也容易吐偏。

    我想打他裤裆的主意。

    我等了一会儿,觉得时机可以了,我喝了一声又冲过去。

    我假意还要打他的太阳穴,等他想踹腿防御时,我故意一个虚晃和躲避,绕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我伸出两只手,做成爪子样,对他裤裆狠狠抓去。

    这贼看出我的意图了,哇了一声,提前往后一退。我步步紧追,而且自己也绝对成了一个现实版的梅超风。

    这贼身手真不赖,我一系列的抓扯,都被他避开了,他趁空喊了句,“你个流氓!”

    我没心情反驳他,打心里却说,流氓是针对异性而言吧,我俩都是大老爷们,又何谈流氓呢。

    我加快手上的动作,而且我跟这贼一追一退的,最后来到墙角。他靠着墙,实在退无可退了。

    我相信再给一点时间,自己绝对能得手。谁知道突然间,我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响,我整个左肩胛骨和后脖颈上,也传来一股剧痛。

    我整个人迷迷糊糊的,甚至眼前一黑,忍不住的跪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我背后还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,他说,“老巴,你真是年纪大了,怎么被一个后生欺负到这德行了。”

    这贼,也就是老巴,气的直骂,说谁知道这小子招数这么怪呢。

    我这时心里也冒出另一个念头,心说家里不仅进贼了,还他娘的一下来两个。

    我不想晕倒,使劲深呼吸着,试图熬过来,但我身后那个贼咦了一声,说这小子咋这么能抗呢?

    他又给我狠狠来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后脖颈上再次剧痛,随后我俩眼一翻。

    我原本晕的不太彻底,尤其脑子里乱糟糟的,好像有个小人在我脑中打拳一样,他在教我一些招数。但很快我又迷迷糊糊察觉到,似乎有人给我喂水。

    这水有啥味,我记不住了,反正喝了它,我彻底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再次睁眼时,我看到自己正在一个又窄又长的房间内,这房间窗户很多,一个挨着一个的,也没啥家具。

    我心说自己这是在哪?等稍微缓了缓后,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,心说这不会是什么地下实验室吧?我被那几个贼抓走了,他们还把我弄到这里偷肾啥的?

    我急出一脑门虚汗来,还立刻完全清醒了。我腾地一下坐起来,四下看了看。

    胡子在不远处,也躺在一个小床上,但他身上没缠绷带,也没啥动过手术的迹象,只是昏迷着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自己,发现没啥异常。这时有个挺高挑的女子从远处的一排座椅上站了起来,迎面冲我走过来。

    她还很善意的笑着,问我,“警官,你醒了?”

    我瞪着她,也确定不认识她。我没急着说啥,反倒对着就近的一个窗户看去。

    这窗户外很空荡,偶尔能看到白色的云朵,而且离我们很近。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心说老子这是在飞机上么?

    但我以前坐过飞机,里面都是一排排的座椅,而眼前这里,座椅很少,甚至还有两张小床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有些懵,不过也有个猜测,问这女子,“这是专机?”

    女子点点头,又笑着说,“咱们正在飞往西藏的途中。”

    我有点明白了,心说什么贼,那分明是警方的人,把我和胡子掳走了,强制让我们去西藏。而且再较真的想一想,我之前跟杨倩倩打电话时,她嘱咐我晚上睡觉要开窗户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的住所,是十一楼,这么高的楼层,那两个贼不可能爬上来,但杨倩倩这话,一定也有言外之意,甚至暗示我,晚上会有人进来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气的想笑,觉得警方太有意思了,既然想让我和胡子来西藏,为何不明说,还非得弄这么一出?

    我盯着这女子,估计这是个有特殊身份的空姐吧。我想跟她说点啥,但最终话没出口。

    我踉跄的下了床,又凑到胡子身边,我使劲掐他人中。

    他昏迷的太深了,掐人中不太好使,我又对他身上敏感的地方,比如大腿根或腋下啥的,狠狠来了几下。

    胡子脸上先有一抽搐的表情,之后慢慢苏醒,还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我把我们这对难兄难弟的遭遇,跟胡子念叨一番。胡子原本还懵懵的听着,最后在我说完的那一刻。他嗖的一下坐起来,念叨句,“什么?”

    空姐试着安慰胡子几句。胡子绷着脸,而且要我说,他脸那么紧,连个皱纹都没了。

    他对着空姐一顿大吼,那意思,我哥俩也是人,现在更是特警,组织上怎么能这么对我俩呢,不行,老子现在浑身上下,尤其心脑血管都疼,另外心里堵得难受,估计是受到很严重的创伤了,所以警方必须德给我俩损失费,一人一百万。

    我知道胡子是耍浑呢,而且他也真不会说话,什么叫血管疼。我还是头次听到这么个疼法呢。

    我没急着说啥,那空姐又耐着性子安慰几句,但看胡子压根不听她说,她也来脾气了,扭身走到一个座椅前,一屁股坐下来,对我俩来个不理不睬。

    胡子不管那个,甚至继续骂骂咧咧的。

    而我觉得,差不多就得了。我还耳语一番劝胡子,那意思,这空姐也是个给组织打工的,你想跟她要钱,她能有么?

    胡子跟我不藏心眼,立刻压着声音接话说,“老子咽不下这口气,咱俩被这么虐待一番,总该要点啥吧?”

    细算算,我和胡子被掳到飞机上之前,只是去酒吧喝了些酒,压根没吃啥东西,现在也有些饿了。

    我心说我俩也别指着要什么损失费了,赶紧吃点东西,垫垫肚子吧。

    我就对她空姐喂了一声,又说,“都自己人,我哥俩饿了,你给弄点吃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空姐也没那么小家子气,这时又站起来,走到我们面前,问我俩想吃什么?

    胡子白了这空姐几眼,又掰着手指头说,“来盘锅包肉,再来个牛肉炖柿子,而且要用铁锅端上来,下面点个酒精块啥的,对了,还有啥荤菜,也整几样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和空姐都听愣了。空姐脸色又不怎么好看了,跟胡子提醒,“警官,这是在飞机上,你点的那些菜,做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胡子又抱怨上了,说我俩这是要去西藏,那是啥地方,纯高原地区啊,弄不好以后就得天天吃土豆了,怎么着,警方不给损失费就算了,连好菜好饭都不能供一顿么?

    我其实也知道,这空姐实在为难。我就又插话,让她别听胡子的,随便准备点吃的就行了。

    空姐对我态度不错,又甜甜笑了一下。而等她转身离开后,胡子却对我一咧嘴,说你小子,啥时候这么好说话了?

    这空姐也准备的挺快,没多久,给我俩端上来六种吃的。我猜这里面也有祝我俩一路顺风的寓意吧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各自挑着吃起来。空姐原本站在我俩身边,拿出伺候我俩的意思,但等我们快吃完时,她又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两套衣服。

    这两套衣服都被整整齐齐的叠着。她递过来后,强调说这是上头特意给我俩的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两套衣服,第一感觉,它们材质不一般,我还摸了摸,那种手感,以前从没有过。

    我问空姐,“这衣服有啥说道没?”

    她回答说她知道的也不多,但有一点肯定的是,穿上这衣服后,不怕一般的刀刺,甚至被钝器击打后,也能削弱钝器的攻击力。

    胡子啧啧几声,先把衣服穿好了,还笔直的站着,跟空姐说,“老子可不信这衣服有这么神奇。”

    空姐没往下接话,而我却对胡子使个眼色,那意思,你傻么?说这种话,难道让这空姐找来一把匕首,噗嗤、噗嗤的捅你一顿,你才信?

    我不知道胡子懂不懂我这眼神的意思,但他也没继续找茬。

    又过了不到半个钟头,飞机开始着陆了。空姐跟我俩说,她只负责在途中照顾我俩,一会我俩下机后,会有一个西藏的特警接我们。

    空姐还说出这特警的名字,叫达瓦拉拇,用中文翻译的话,意思是月亮仙女。

    光凭这翻译,我和胡子都猜到了,这是个女特警。

    胡子一直是个色爷们,尤其当知道这女特警名字这么美丽后,他还忍不住的嘿嘿贼笑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