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 捏爆它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7章 捏爆它

    胡子拿出较真的劲儿,非问我那女孩是从哪认识的?我不想跟他说,也怕一旦把杨倩倩的事漏出去了,会有我预计不到的后果。我就打马虎眼,随便应付几句。

    这么一晃,我俩一起在出租屋里待到了晚上,我发现自打胡子回来后,我享受不到清净了。

    这爷们爱很大声的看电视,还光着脚丫躺在沙发上,尤其那脚丫子味儿,熏的我直发蒙。

    我本想回卧室睡觉,但没多久手机响了,有短信。

    我拿起来一看,一时间呆了一下,是董豺的。短信说,两个人渣,老子刚回来,你们咋还不来跟我报道?

    我让胡子也看看这个短信,胡子第一反应是充满恨意的骂了句,说是狗改不了吃屎,这豺狗还是那么个德行。

    随后他想了想,又咦了一声,说昨天还没他的消息呢,咋隔了一天,他就出现了?

    这也是我没料到的。我赶紧给董豺去个电话。那边提示占线。我只好先挂了。

    我掐着时间,想一会给他打过去。很快的,董豺给我打过来了。接通后,他先说,“歇歇歇,就他妈知道歇,有新任务了,半个钟头后,老地方见!”

    而且没等我再说啥,他就把电话挂了。我盯着手机,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胡子催问我,说董豺说啥了。我原文转述,而且脑中突然灵光一现,我想到了,这次董豺的嗓音发哑,语调有点变味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也把这问题跟胡子念叨一番,胡子觉得这很正常,还解恨的说,“董豺被那逃犯抓住后,肯定没少受琢磨,弄不好还鼻青脸肿的,至于这嗓子嘛,一定是喊救命喊哑的。”随后他大声说,“爽啊!”

    我让胡子别这样,随后我俩简单收拾一番,连忙出门了。

    我俩的吉利车没了,为了隐蔽些,我俩都选择穿了一件大号的风衣。风衣和丧服一样,都有一个好处,能把每个人特有的身体特征掩盖住。

    我俩还带了帽子。先打了一辆出租车,等到那超市附近后,我俩提前下车,溜达的走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胡子还忍不住跟我吐槽,说警方真他娘的不讲信用,说好一周假期,怎么才过两天就安排新任务了?

    我真是见怪不怪了,反问胡子,“这不是很正常么?”

    就当我俩继续胡扯时,远处一个胡同里,出现一个骑自行车的青年。他穿着校服,一看就是个学生。

    现在都十一点多了,这学生明显不是刚下学,他还染了个扎眼的红毛,一脸痞子样,估计刚去哪鬼混完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又想到以前的自己了,连带着忍不住叹了口气,胡子对这红毛学生有另一个想法,跟我说,“你看他那欠削的样儿,骑个车还来回横着在街上遛弯,也就是这里没啥车辆,不然把他碾到也是白搭。”

    我赞同的点点头。胡子又说,“要不是有任务,我真想给这小子紧紧皮子。”

    我让他别管这事了。但等这学生离近后,胡子还是拿出鄙视的样子,对这学生瞥了瞥。

    学生原本跟胡子对视一下,或许觉得胡子太凶,他又急忙挪开目光。等眼瞅着经过我俩时,没想到这小子有动作了。

    他猛地加速,还一伸手,对着胡子的脑顶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胡子没料到会这样,他帽子被学生拿走了。这学生迅速离开时,还骂了句,“艹你娘的,你牛逼个什么?”

    胡子气的整个脸都狰狞起来,我俩先后扭身,对着学生追去。尤其是胡子,甩开大步,几乎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了。

    红毛学生吓得妈呀一声,也急忙加劲,紧倒腾。而且他毕竟骑得是自行车,比我俩用两条腿跑还是有点优势的。

    最后红毛学生对着一个胡同冲了过去。我和胡子稍微慢半拍,也没犹豫的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胡子还趁空骂了句,说一会逮住了,保准捏爆他的卵蛋。但当我俩看着胡同里,尤其那学生骑得自行车就倒在不远处时,我俩都止住脚步。

    那学生不见踪影了。我觉得事不对,念叨句不好,这就带着胡子赶紧转身。

    没等我俩跑上几步呢,胡同口传来吱嘎一声响,有一辆包面车来个紧急刹车,把路口堵上了。

    面包车的车厢门也很快打开了,从里面下来三名男子。与其呼应的,胡同里也有动静,有三名男子翻着两侧的墙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我和胡子被前后围上了。

    我猜是什么仇家找上门来了。问题是我和胡子刚当线人没多久,接手案子不多。我想来想去,也不知道怎么惹上这种仇家的?

    胡子压根不考虑这些,拽着我往旁边的墙面靠过去。这样我俩贴着墙,也不用考虑身后的危险。

    胡子压低声音问我,“你估计下,能撂倒几个人?”

    我打量这六名男子。他们身子都挺壮,而且肩宽腿粗,这是典型练过身手的人。

    我很不乐观,尤其这也不是吹牛放大话的时候,我告诉胡子,我顶多对付一个,弄不好是半个。

    胡子脸沉下来了,甚至放狠的眯了眯眼睛。我心说他以前也是个大油,在北山监狱也是出了名的能打。我就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,又问你能对付几个?

    我很渴望胡子说他能包圆、包场这类的话,谁知道他微微摇头,说跟我差不多,顶多对付一个半个的。

    我就跟被泼了一头冷水一样,念叨说那还怎么搞?这时我也想耍耍嘴皮子,看能不能以柔克刚。但胡子让我放心,说他有招,也让我机灵点。

    我俩默默等了一会,当这些人又走进一些后,胡子突然放话了,说大哥们,想打可以,但别打脸!说完他还半蹲着身子,特意把脸捂住了。

    我愣了,看着正蹲下身的窝囊废胡子,气不打一处来。我心说求饶谁不会?还他妈让我机灵点。这用的着机灵么?

    那六个男子被胡子这么一说,有人哼了一声,瞧不起我俩的笑了笑。随后这六人盯着我,那意思你什么个态度?

    我挤着笑,想说点啥,胡子却使劲拽我,那意思让我啥也别说了,赶快蹲下来吧。

    我知道胡子没这么面,这次他几次三番让我示弱,我又隐隐有点明白他的意图了。

    我学着他那般,慢慢蹲了下来,还特意装成无助和可怜巴巴的。

    这六名男子又往近了走。胡子拿捏着尺度,他也果然耍滑了,突然间他对我猛喝一声,“冲!”

    他还先站起来,迅速把腰间甩棍拿出来,对着胡同口的方向,猛地冲过去,手上把展开的甩棍使劲抡着,一时间呼呼生风。

    我稍微晚了一步,却也反应不慢,紧紧跟在胡子身后。

    甩棍的威力不可小瞧,这六名男子外加完全没防备,一下子被我俩冲乱了,甚至有俩人还挨了甩棍一下,惨叫几声。

    我俩其实也没好过到哪去,我后背挨了一拳,那疼劲,让我忍不住呲牙咧嘴。但不管怎么说,胡子这策略成功了,我俩真冲出了这六人的包围圈。我俩奔着胡同口,只等再绕过那面包车,接下来的路那么宽广,我俩就想怎么逃就怎么逃了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,这面包车里没啥人了呢,最多剩个司机,谁知道突然地,车厢门里传出嗤嗤的声响。

    我膝盖一阵剧痛,好像被什么东西打到了一样,我身子还一下失衡,对着地面扑通一声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遭遇差不多,他跪的还狠呢,跪倒后,被惯性一带,整个人往前秃噜出去一大截。

    我俩想站起来,一来膝盖不给力,二来那六名男子全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被甩棍打的那两个男子最气愤,他俩骂咧咧的,这就要对我和胡子拳打脚踢的。车厢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嗓音,喝了句,“停手!”

    我诧异的往车厢里看着,与此同时,身后那俩男子竟真听话了,他们拿出一脸不甘心的样子,退后半步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次仇家还是个女的?胡子这时扯嗓子问了句,说到底因为什么,要收拾我俩?

    那女子沉默了,拿出不想回答的架势。

    我趁空往地面上瞧了瞧,发现两枚石头子。我猜它俩是让我和胡子跪地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等又这么静了几秒种后,女子叹了口气,还特意想前靠了靠。这让我隐约能看到她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。因为我总觉得自己见过她,甚至跟她还很熟悉,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她是谁了。

    我还多问一句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女子依旧不回答,反倒说出我俩的名字,“你,是小闷子对吧?至于你,这一脸毛长得,一定是小胡子了!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听这种叫法很郁闷,总觉得我和胡子咋成太监了。

    胡子还怒了,嚷嚷说,他才不叫小胡子呢,应该叫他胡爷!这女子嘘了一声,又指着胡子,问那六名男子,“你们说,他叫什么?”

    这六人口径一致,都很大声的说,小胡子!

    胡子绷着脸,一看就很气愤,但一对六,他压根争不过。女子嘻嘻笑了,似乎这么逗胡子,让她觉得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而我凭这女子这么爱闹爱胡搞的劲儿,反倒更加肯定我认识她。

    她似乎并不想多逗留,又板着脸,一转话题说,“就你俩这身手,还当豁免线人,根本活不到最后的。”

    这次连胡子都听愣了,因为她不仅知道我俩的名字,还知道我们这么隐蔽的身份。

    女子像是喃喃自语,又像是针对我俩的,又念叨上了,“看来真得找他,他虽然是个身手高强的活死人,但有他护着,至少你们命不能丢!”

    我彻底听懵了。她又对着那六个男子一摆手。这六人撇下我俩,陆续钻回面包车里。这面包也不再停留,一溜烟的开走了。

    我特意看了看车牌的地方,它无牌照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我和胡子又安全了,我俩都坐在胡同口,互相看了看,胡子反问我,“刚才那些人从哪来的,难道是大半夜睡不着,出来拿咱俩寻开心的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