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章 消失的笛声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71章 消失的笛声

    别看对方吹得是笛子,但听了这么一会儿的调调,我品出来了,吹的是弥撒曲没错。

    我记得来藏地前,10086跟我说过在藏地相见的话。我相信自己绝不是多想,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一看,我几乎能肯定,10086来了。

    我刚刚拉了一大通,肚子也没那么疼了。我就赶紧收拾一下,提上裤子,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很操蛋的是,这时笛声还停了。我四下望着,眼巴巴等了能有十几秒钟。

    这院子里很空,别看天黑,但哪里躲没躲人,我能一目了然的看出来。

    我先排除这院子,之后凭着回忆,我觉得10086应该离我不远。我又把注意力放在旱厕后面的墙上。

    这墙的另一面,也是一个院子,是寺庙的另一个客房。

    我心说难道10086躲在墙那边吹得笛子?

    我打量这堵墙,它并没多高,撑死小三米。

    我隔了一段距离开始助跑,又一脚蹬在墙上,借着这势头往上一扑,让双手稳稳抓住墙头了。

    这墙头并不怎么平整,分布着不少小石块。我冷不丁被弄得手掌有些疼,但不在乎,反倒借着它们使劲。

    最后我半个身子都挂在墙头上,也探头往对面看。我做好心理准备了,甚至警惕心也很强,但当看清那边的情景后,我忍不住尴尬的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对面的院子里也没灯,但在挨着墙角的地方,蹲着一个人,这人举着蜡烛,把裤子脱了,正嗤嗤撒尿呢。

    我可不认为这是10086,而且很明显,这是个住在寺庙的女客人,不然一个大老爷们,他想这么撒尿也撒不出来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的好了,这么一耽误,墙头上有个小石块松动了,还一下子掉到对面去了。

    那女子被惊动了,咦了一声。我看她这就有要扭头的架势,就吓得急忙从墙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这种高度上,毫无防备的往下落。我还一下子踩秃噜了,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我暗骂晦气。但没等我爬起来呢,胡子捂着肚子从屋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隔远还扯着嗓子喊上了,“小闷,你个不靠谱的,你不说上完厕所喊我么?”

    我对他急忙摆手,示意他别吵。但胡子不管这么多,凑过来后,又眯着眼睛盯着那堵墙,念叨说,“你刚才神神秘秘的做啥呢?靠,老子也得瞧瞧。”

    我想拦胡子,问题是胡子太有效率了。他跟刚刚的我一样,也是助跑之下,对着墙头扑上去。

    胡子身高摆那呢,外加他比我会用劲儿,这么手刨脚蹬的,没几下就爬到墙头了。

    胡子一脸好奇的正探着脑袋四下看呢。突然间,墙对面传来一个女子撕心裂肺的嗓音,“臭流氓,半夜偷看老娘撒尿,你找死!”

    随后我眼睁睁看着一个扫把,对着胡子的脸上狠狠拍去。

    胡子算是惨大发了,挨了这一下子,他双手一松,整个人扑通一声落了下来。而且他实打实坐了个大屁蹲。

    墙对面那女子还忍不住的骂了两句,那意思,再耍流氓的话,她就叫主持了。

    胡子没空回答,这时拼命的揉着脸,似乎让自己好过一些。

    我不想让胡子一直这么坐在地上,就试着把他拽起来,也问他,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胡子恶狠狠瞪我一眼,估计还有一些损我的话都到嘴边了,但他刚刚这么一摔,一定是刺激到肚子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忍不住了,把我扒拉到一边,使劲捂着屁股,念叨说,“艹啊,快拉出来了。而且他还紧紧倒腾的两条腿,往旱厕奔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,又平静下心情,回忆着那笛声。

    但笛声不再出现,我在院子里四下走了一同,也没发现啥线索。

    胡子这人,上厕所不爱关门,他把我的一举一动都瞧在眼里。

    胡子好奇上了,喂了一声,还对我摆摆手。

    我又走到旱厕旁边。胡子说,“你小子今晚上是不是吃错药了,又鬼鬼祟祟的瞎溜达啥呢?”

    我问胡子,“刚刚有没有听到啥声响?”

    胡子一愣,又嘿嘿笑上了,让我靠他近点,他知道我想找啥。

    我完全太在乎那笛声了,也没多想,甚至往前这么一凑,我半个身子都进茅坑了。

    胡子嘘了一声,看我一脸严肃的表情,他又一绷脸,紧接着伴随嗤嗤的声响,他竟放了个屁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一副很爽的样子,反问,“你是听这声吧?”

    我算服了他,也不跟他瞎扯了,一转身,先回到屋子里。

    我掏出根烟吸上了,也借着这劲儿提提神。

    在一根烟刚抽完时,胡子回来了,而且这小子闻到烟味后,连说他蹲坑蹲的鼻子难受坏了,也跟我要了根烟吸起来。

    10086的事,其实胡子也知道,但他不知道最后最后几次10086给我的电话。

    我这次没瞒胡子,跟他念叨几句,尤其也说了刚刚笛声的事。

    胡子听完第一反应,骂咧一句,又跟我说,“咱们跟那怪娘们儿多大仇啊?竟然追到藏地来了?”

    我倒是隐隐有一个解释,跟胡子说,“我觉得会不会是我身上有什么秘密,尤其跟我父母有关,10086因此想靠近我。”

    为了增加这话的说服力,我还把九师傅说我的那番话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胡子压根没把九师傅当回事,他听完嘘了一声说,“九师傅就他丫是个神棍,你听他胡诌白咧干嘛?”

    随后胡子又打了个哈欠,说甭多想了,睡吧!

    我心说他这人倒是乐观,而且他躺床上没多久就呼噜上了。

    我自己琢磨来琢磨去的,也没个新思路,最后也只好先躺下。我考虑要不要把门上锁,甚至再狠点,我跟胡子轮岗啥的,不然10086别突然溜进来。

    但话说回来,10086神出鬼没的,原本都有机会杀了我俩,但她没做这。我觉得我哥俩提防她,没啥实质上的作用。

    我索性跟胡子一样,心大了一把,也这么的睡下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,10086并没出现,但我和胡子又各自去了两趟厕所,全是跑肚拉稀。

    等第二天上午,眼瞅着快到寺庙开饭的时间,达瓦拉拇来了。

    这时的我和胡子,少说瘦了十斤。达瓦拉拇发现了我俩的变化,但她竟不说安慰我俩的话,反倒称赞说,“你俩现在的状态,很好!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同指着各自的脸,我还接话说,“这状态很好?没看我俩下巴都尖了么?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进一步解释,说我俩刚从外地来,只有把肚子里存的外地食物全清空,外加败败火后,再吃本地食物,才能适应。

    胡子低声念叨一句,说败火的方法多了去了,咋不给我俩找十来个老娘们呢?

    当然了,达瓦拉拇耳朵敏锐,这话绝对被她听到了,但她只是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这就要带我俩离开,还说接下来带我们吃顿油水足的,给我俩肠胃好好补一补,另外要准备的东西都齐了,我们下午就去执行任务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对这个寺庙也没啥留恋的,听达瓦拉拇说完,我俩很配合的一同起身。

    这客房并没我俩的家当,也不用收拾。我本来还寻思,跟九师傅告个别啥的,但九师傅还是没露面。

    我们出了寺庙后,我看到门口停着一个摩托。

    这摩托看着很一般,全身墨绿色的,但它轮胎很宽,我印象中,某些军用摩托的车胎才会这样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先坐上车,当起司机。她又对我和胡子摆手,让我俩快上来。

    我故意慢了半拍,因为不想自己被夹在中间,不然前有达瓦拉拇,后有胡子的,那滋味不好受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想到一块去了,甚至看我这么慢吞吞的,他又使坏,故意凑到我身后,使劲推我。

    我没必要跟他死磕,尤其达瓦拉拇还等着呢。我心说算了,自己牺牲一把,挨着那个假小子吧。

    我先上了摩托,胡子紧随其后。达瓦拉拇还是把车开的飞快,连转弯时都不减速。同时她也担心我俩被甩下去,所以叮嘱我俩,让我们都搂紧了。

    胡子倒是挺彻底,紧紧抱着我的腰。而我很无奈,其实不想搂达瓦拉拇,问题是,这么一来,自己没个借力点,很容易出危险。

    胡子还拿出一股旁观瞧热闹的架势盯着我。我处于安全考虑,只好搂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发现达瓦拉拇看着很假小子,但腰挺细的,甚至身上也有淡淡的女人香。

    胡子隔着我,也盯着达瓦拉拇的腰。他一定也有这方面的想法,还啧啧几声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突然降了下车速,我不知道她心里想啥呢。而我打心里念叨一句,心说这丫头,非得处处弄得那么强势,打扮也跟假小子似的,要像正常女人那样,打扮打扮自己,不也挺好的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