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章 蚂蝗谷(二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73章 蚂蝗谷(二)

    我之所以这么说,是想起新闻上介绍的了,因为在野外一旦遇到蚂蝗吸血,决不能把它硬生生拽下来,不然很可能会连带着,扯下一大块皮肉来。

    最好的做法,就是用盐袋往蚂蝗身上贴。蚂蝗一碰到咸盐,难受之下,就自动松口了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听我这么问之后,明显顿了一下,但又突然笑了,指着森林说,“小闷警官,你想多了,再说这林子看着这么茂密,怎么可能有蚂蝗呢?”

    我觉得她故意跟我绕圈子呢,尤其蚂蝗跟森林茂不茂密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我也反驳一句。达瓦拉拇眨巴眨巴眼睛,又说,“蚂蝗都待在水里,这树林中就算有池塘和小河的话,咱们避开走,怎么能遇到蚂蝗呢?”

    胡子这时也劝了我一句,那意思,就算有蚂蝗又能怎么样?不就几个虫子么?

    我心说胡子你懂啥。我又多解释说,“蚂蝗吸血的时候,听说它嘴里会分泌麻药和防止凝血的东西,被咬的人很容易血流不止。”

    胡子还是觉得没啥,无所谓的摆摆手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故意拍了拍胡子的胸脯说,“老哥,我现在才发现,你真爷们儿,是个汉子。”随后她特意看了看我,那意思,学学胡子。

    胡子架不住别人吹捧,这一刻还来了兴趣,跟她插科打诨几句。

    我一看,既然胡子和达瓦拉拇达成一致了,自己也别因为蚂蝗不蚂蝗的,就随便退缩了。

    我语气一软,妥协了。

    等我们又稍微休整一下后,达瓦拉拇带头,我们仨一同进了这片森林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似乎对这里很熟悉,她时不时核对下方向,还带我俩绕来绕去的。

    我为了保险起见,把手枪别再腰后面,还把折叠刀拿出来握着。我们走了大约有三个钟头,这一路上,我承认确实没遇到蚂蝗,胡子倒是发现了一个毛毛虫,他也真不忌讳,伸手对着虫子一抓又一捏,就把它挤的浑身冒汤了。

    另外我也估算下我们深入的距离,差不多有三四十里地。最后我和胡子都有些累了,达瓦拉拇其实也没好过到哪去,但她非要死磕,还给我俩鼓劲,那意思你们两个大老爷们,难道就不如一个女子?

    我这人,还真没那么容易受激将法,看胡子都被说的上套了。我强行把他拽住,又摆摆手说,“歇一会儿,顺带补充下体力。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对我这种“反驳”很不爽,不过我们二对一,她也没办法,但她没完全听我俩的,让我们再走半里地左右,然后肯定歇息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搞不懂她为啥强调这半里地,但半里地没多远,我们又坚持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样等我们都坐在地上后,胡子还立刻翻着背包。

    我们的背包中,也带了少量食物,要么是压缩饼干,要么是牛肉干这种的。胡子想吃牛肉干,

    但当他刚把东西拿出来,还没等撕包装袋时,达瓦拉拇一伸手,把胡子拦住了。

    胡子一脸不解的看着达瓦拉拇。而我发现达瓦拉拇的表情很严肃,这让我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不等胡子问,达瓦拉拇先对我竖起大拇指,称赞说,“小闷警官,你不简单,刚刚猜对了,这森林有个别名,叫蚂蝗谷。”

    我脑袋里嗡了一声。胡子忍不住念叨句,“啥?”但随后他又哈哈笑了说,“妹子,你开玩笑呢吧?咱们走了这么久,连个蚂蝗毛都没见到,又何来蚂蝗谷的说法?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抬头看了看天空。现在已经快傍晚了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又说,“咱们刚刚走的路线,我事先找人请教过,所以走的都是安全路径,很少能看到蚂蝗,但不代表整个森林里,就一个蚂蝗都没有。另外”她指了指前方说,“我没看错的话,接下来咱们快到蚂蝗谷的死亡地带,这里没有安全路径,蚂蝗的数量也越发的多。要不出叉子的话,咱们能活着走出去,但要是一个处理不当和不小心,保准会命丧于此。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的脸一直绷着,胡子意识到不对了,他又接话,“你说过,蚂蝗都在水里,但前方的地带,也没水嘛。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继续说,“藏地有旱蚂蝗。而且死亡地带中的旱蚂蝗,还有黑蚂蝗和花蚂蝗的存在。黑蚂蝗个头大,吸血多,一旦被五六只旱蚂蝗咬了,失血量无疑跟输了次血一样,至于花蚂蝗,更不用提了,浑身剧毒,被它咬住,很容易得痢疾。”

    胡子彻底愣了。我顺带着也无奈的瞪了胡子一眼,心说就你刚才傻,被她的软话一弄,结果呢,咱们被她坑惨了。

    而且我和胡子并没记路,这时我俩想原路返回都没法子,外加那两辆摩托,都被达瓦拉拇扎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,达瓦拉拇之所以这么做,是怕我俩提前听到蚂蝗谷后会害怕,但我心说她真是看扁了我俩,我和胡子不惹事,不过真遇到事了,我们也绝不怕。

    我不多说,就只问她,“接下来怎么走吧?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看我的目光有些异常,或许我这么问,出乎她意料吧。

    她顿了顿,又跟我和胡子说,“把衣服尽量弄紧,最好是贴身,然后戴上一次性塑料手套,用绷带沾着浓盐,把四肢上裸露在外的皮肤全绑住。”

    胡子嘀咕几句,其实较真的说,也有骂咧咧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这话是骂蚂蝗谷呢还是骂达瓦拉拇呢,但我叫胡子别说那么用不着的了,一起收了折叠刀,快点准备。

    我们之前的盐袋也没浪费,最后我们整装完毕时,也依旧把盐袋握在手里。这样一旦有蚂蝗落在我们身上,我们可以用盐袋蹭走它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除了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外,还掏出一个小家伙。

    这小家伙很短,而且古里古怪,就好像把两个迷你竹笛捏到一起的样子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试着吹了几下,声音很刺耳。我和胡子都难受的直掏耳朵,我本来还冒出个念头,心说这会不会是昨晚我听到的笛声?但又一仔细辨认,它又不像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解释,“这叫双音笛,也有个别名叫里令。在来蚂蝗谷之前,她特意找了高人请教,学怎么吹它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听完犯懵。胡子还多问一句,“你吹笛子干嘛?难道一会去死亡地带了,你还有那闲情逸致玩乐器?再者说,咋不学别的,比如吉他?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回答说,“你们不知道,在墨脱这里,有门巴族和珞巴族的族人,这两个民族早期善于驱兽和驱虫,用的就是里令。这次进了死亡地带,必须要凭借吹里令,才能压制那些蚂蝗的凶劲儿。”随后她又摆弄几下里令,念叨句,“我为了求到这门技术,费了不少精力,甚至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不往下说了,脸色有点害羞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,我心说难不成她为了学笛子,最后还跟那吹笛子的上床了吧?

    胡子呵呵笑了,或许他也想到这一块了,但他也一定严重怀疑,什么奇葩男人能看上达瓦拉拇?

    当然了,现在这场合,胡子也没太多说啥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问我们准备好了没?看我俩都点头后,她举着里令,一边滴滴答答的吹着,一边先进了死亡地带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慢了半拍,也紧忙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开始,我还是没怎么发现蚂蝗,但随着渐渐深入,我意识到这里有多恶心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黑了吧唧,外表看着还油乎乎直反光的蚂蝗,要么趴在地上,要么抱团的爬在树上,甚至在某些树叶上,也能见到它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我承认自己有点密集恐惧症,尤其看蚂蝗看久了,我心口有些发闷。而且也真的很邪门,在达瓦拉拇吹的里令声下,这些蚂蝗全老老实实的不动,偶尔有几个大蚂蝗,竟能配合着音调,扭动几下身子。

    胡子趁空跟我念叨句,一方面说他来到这里,肠子都悔青了,另一方面,他感叹,说这里跟他娘的地狱有啥区别?

    我心说区别可大了,至少地狱里的鬼是五花八门的,有淹死鬼、饿死鬼等等,但在这里,密布在我们周围的,可都是饥肠辘辘的“吸血鬼”。

    之后我们这么走了挺长一段距离,达瓦拉拇突然站定,她还瞪个大眼睛,仔细盯着前方某一区域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原本在她身后不远处,她这么一停,我俩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,只能往她身边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顺着她的目光一看,发现远处那些老树上,爬着的蚂蝗很多,至少是我们之前途经地方的蚂蝗数量的好几倍,居中那棵树上,还有一只超大的蚂蝗,身上颜色还特别艳丽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这时单手举着里令,不忘吹着曲子,另外她腾出一只手,示意我和胡子她要写字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是有话要说,就把手掌递过去。

    她在我手掌上,唰唰的写起来。我不敢耽误,她写一笔,我就立刻跟着看一笔。

    我打心中还把她写的比划重新组合起来,最后组成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告诉我们,这里有蚂蝗王,很危险。但不要怕!她吹笛子,试着压制这群蚂蝗的凶性,我们仨伺机通过。

    我把这话悄声转述给胡子。胡子听完眼睛眨了眨,又反问我,“这臭娘们说话有谱没,之前说黑蚂蝗和花蚂蝗的,咋又冒出来个蚂蝗王?”

    我示意胡子别添乱了,又对达瓦拉拇使眼色,让她继续开路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特意扭了几下身子,试图用这种方式给自己放松下,随后她保持着现有的音调,往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边举着盐袋,一边拉近距离的紧随。

    我还时不时盯着那蚂蝗王,它似乎比其他蚂蝗还要享受,在笛声中,快速的扭动躯体。

    这一切看似很好,而且没用上一分钟呢,我们就已经走过这片蚂蝗群,再用不了多久,就能彻底离开这里了。

    但达瓦拉拇专注于吹里令,忽略脚下了,而且谁也没想到,这里湿湿的地表中,竟藏着一个骷髅头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这次一脚下去,不仅踩到了骷髅头,还直接一钩扯,让它半个空空的眼眶从湿泥中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整个人是假小子的打扮,但毕竟是个女子,冷不丁看到这一幕,她吓得脸色一变,也别说吹里令了,她忍不住的哇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