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章 温水煮蛤蟆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79章 温水煮蛤蟆

    我和胡子不甘心这么死去,我俩都进行最后的奋力一搏。

    不过说的好听,是搏,其实我俩也真是使不出啥力气来,现在正急速往下落着。我俩只能胡乱的挥舞手臂,乱蹬着脚。

    这么下落了一段距离,绑着我俩腰间的绳子意外的碰到了一个凸起的石子。

    它被这石子一带,顿了一下,这也在无形中帮了我和胡子一把。我俩下坠的力道被抵消了一些。

    但这毕竟只是个石子,扛不住更多的力道,绳子把石子勒断,我和胡子继续往下落。

    接下来我严重怀疑是幸运女神眷恋我俩,绳子又碰到了好几个凸起的石子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被一拽一停的,这么秃噜了一通,而且每次绳子都把石子勒断了。最后绳子又挂在一棵树上。

    这树原本横着站在悬崖之上,它彻底让我和胡子停下来。

    我俩被绳子拽着,跟两条死狗一样,当啷在空中。而且我腰部很疼。

    我难受的直咳嗽,也试图乱扭着身子,让自己别再大头冲下,能正常的攀爬在绳子上。

    胡子比我难受,尤其他还反胃了。他顾不上让身子竖起来,就这么面冲下,咧开大嘴,哇哇吐上了。

    一股股污浊物,往悬崖下方喷射而出。

    我盯着胡子,想要不要凑过去帮忙,但我又怕自己乱动之下,反倒害了胡子,毕竟我俩现在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中。

    在胡子快吐完的时候,我们头上方又出现了一个黑影,她急速下坠的同时,还哇哇惨叫着。

    我听声辨认出来,是达瓦拉拇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紧,心说她撇下我和胡子逃跑时,就把绳子割断了,她现在压根没什么法子能让自己停下来,要这么摔下去,结果很悲观。

    我跟她毕竟是一伙的,而且自己一个爷们,总不能见同伴落难而没作为。

    我品着她下落的轨迹,也伸出双手来,想试着能不能把她接住。

    其实我这么做很冒险,但顾不上这些了。

    我也很努力,尤其当达瓦拉拇眼瞅着落到我身前时,我还深呼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我做好一切准备,意外的是,达瓦拉拇下落的轨迹突然变了一下。我搞不懂为何会这样,反正最后我双手跟她来个失之交臂。

    我眼睁睁看着她整个身子经过我眼前,又嗖嗖的下落。

    我喂了一声。达瓦拉拇只是惨叫着,并没回答啥,很快我听到扑通一声,似乎是达瓦拉拇落水了。

    我整个人有些发愣,心说原来我们下方还有一个湖或者池塘。

    胡子这时缓过劲来,他还试着游荡着绳子,向我靠了过来,最后死死拽着我一只胳膊。

    我们头上方的那棵小树,也因此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先念叨句,“咱哥俩大难不死,真他娘的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我把达瓦拉拇的事先放一放,又把精力放在自己和胡子身上。我先赞同的应了一声,而且伴随的,也难受的咳嗽几下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抬头看着,想接下来怎么办的好。

    胡子的意思,我俩一起往上爬,只要配合好,保持统一的节奏感,我们最后能坐在树上。

    我也觉得坐在树上至少比被绳子勒着腰强多了。

    我应了一声,我哥俩这就一同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悬空爬绳子,这很费体力。而且当我俩勉强爬上去半米多的距离时。我俩都一愣,胡子还妈呀了一声。

    在树上方的区域,原本黑乎乎的,现在黑暗中还出现了一群绿点。这是骨蝇来了。

    我哥俩要再没有啥防范措施,一会保准成为骨蝇喷射酸液的标靶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顾不上爬树了。我想到刚才的水声了,又跟胡子建议,快把绳子弄断,咱俩躲到水里去。

    胡子连连应着。

    我俩都想把折叠刀拿出来,但现在的姿势很别扭,我俩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    胡子试了几下后,彻底放弃了,不过他还有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他咧开嘴,对着绳子狠狠咬了上去。我听到绳子上传来咔咔的声响。

    我是不得不佩服胡子的牙口,而且没几下过后,胡子身子先一松,紧接着一下沉,他先撇下我,往下落。

    而少了胡子,挂在树上的绳子急速秃噜起来,我也开始下落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下方到底是什么情景,一时间又害怕起来。我扯嗓子喊了几声。

    估计也就落个十米吧,伴随噗通一声,我进水了。

    水面远不止我想的那么柔软,尤其我是摔进去后,一时间被水面打的,浑身都疼。另外等整个身子彻底入水了,我也顾不上疼了,取而代之的,是被烫的整个人被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我没料到这里的水能如此的热,估计少说四十来度。而且我眼前阵阵发黑,大脑都差点当机。

    我不断给自己鼓劲,心说活下去,老子一定得活下去!我还急忙脱下背包,游起泳来。

    我原本游的就一般,这次一急,竟然上半身用起了狗刨,下半身用起了蛙泳的姿势。但这么游,看着很掉架子,实际上很有效果。

    我身子嗖嗖往上窜。伴随噗的一声,我脑袋还浮到水面之上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凉快了好多,还忍不住叹了口气。但等睁着眼睛仔细一看,我整个心又一沉。

    那些冒着绿光的骨蝇,正在水面上乱窜呢。我这么一冒泡,它们陆续发现了我,正要围过来。

    我心说自己真要被这么多骨蝇喷酸液,尤其这酸液还都射在脸上的话,最后岂不会成了一个骷髅脸?

    我吓得深吸一口气,又急忙潜进去。

    我这次不再游泳,而是任由身子下沉。我有个估算,心说自己咋也能憋气憋个两分钟。这期间老子打定主意是躲在水里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这算盘是不错,但没料到这水的深处,竟有漩涡。

    突然间,我感觉到周围的水都动了起来。我的身子被这么一带,也不受控制的旋转着。

    我头次遇到“水下龙卷风”,也不知道最后它会被我折腾成啥样?

    我纠结上了,觉得现在前有狼后有虎的,我怎么做,面临的都是致命的危险。

    这么一耽误,水下漩涡更猛烈了。我整个身子的转速也渐渐加快。

    我决定先摆脱这股漩涡再说。我也试着游起来,但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我拼尽所有力气,换来的却只是勉强死磕了一下。

    最后我嘴巴还咧开了,哇的一声,喝了一大口热水。我脑袋也被影响了,变得胀胀的。我没放弃努力,不过又喝了几口水,我整个身子发沉,意识迷糊起来。

    我在昏迷前,最后有个感觉,好像有什么东西冲了过来,它很强,能摆脱漩涡的力道,还能带着我,一点点的逃离漩涡。

    我并不知道这东西是啥,是人还是怪物?因为随后我晕的那叫一个彻底。

    等渐渐再有意识时,我迷迷糊糊觉得自己好冷,就好像掉到西伯利亚的冰窖里一样。

    我想试着让自己暖和一下,但控制不了身子。最后我在冻得直哆嗦的状态中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我首先看到的,是自己正趴在一个人的身上,而且我闻到了一股很浓的女人特有的体香味。

    另外再一辨认,这女子正是达瓦拉拇,她平躺着,脑袋歪歪到一侧,而我不仅实打实的趴在她身上,嘴巴还贴着她的脖颈,乍一看跟吻她一样。

    我呸呸几口,急忙抬起脑袋,四下看了看。

    不远处是一个大湖,别看在夜里,但这湖上冒着一缕缕的白气。我猜这就是我们刚刚落水的那个湖。

    我很纳闷,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怎么自己会和达瓦拉拇腻歪在一起呢?难道是她刚刚把我救了,但等把我拖上岸后,她实在扛不住,晕了过去?

    这么想其实也有说不通的地方,因为我俩现在这姿势是我上她下,她不可能晕了后,还能把我抱到她身上来。

    另外我扭了扭身子,突然感觉到,自己的隐蔽地方硬的跟个棒槌一样。

    我知道,老爷们睡觉时,会发生类似的生理反应。我怀疑自己现在就处在这么个尴尬的时期,我不想再继续趴在达瓦拉拇的身上了,尤其这也很不雅。我急忙一滚身,落到旁边的地上。

    我身子也有些僵硬,所以并没急着坐起来,反倒一点点的活动一番。

    等四肢好受一些了,我又盯着达瓦拉拇,还探了探她的鼻息。

    她呼吸虽然弱一些,但好在均匀和稳定。这证明她没啥大碍。

    我稍微放下心,又站起来,四下打量一番。我想找胡子,也实在放心不下这个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。

    我现在没有手电筒,看的不远,只能一点点的寻找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来到湖边,望着远处,看到一个圆咕隆咚的黑影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是什么东西?石头么?但又隐隐觉得不是。我往前凑了凑,这下看清楚了不说,而且我还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那黑影是胡子,他撅着屁股,跪在地上,整个身子往前探着,而他的脑袋,不见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