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夜见活死人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8章 夜见活死人

    我想了老半天,但一时间没啥头绪。我暂时把这事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我俩不能一直在胡同口干坐着,很快我俩都拍拍屁股站起来,又警惕的赶到超市。

    超市老板正悠闲的嗑着瓜子,看着网络电视呢,对我俩的到来,他很诧异,还问了句,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有些莫名其妙,我告诉他,是董警官要找我们。

    超市老板表情一愣,随后怪笑起来,跟我说,“兄弟啊,董警官还失踪着,怎么可能找你们?”

    我心里原本就有这么个预感,但被他证实后,我心里还是咯噔一下,心说怪不得董豺声调那么怪,合着是假冒的,也一定是刚才那伙人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佩服,他们造假技术真高明,不仅能模仿董豺的声音,甚至我掏出手机再次看了看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想到一块去了,我俩翻出那条短信,核对一遍后,胡子先说,“号码没错啊!”

    我瞥了胡子一眼,心说对方要么就是在董豺失踪前,复制了他的si,要么就是用了什么软件,模拟董豺手机号给我们打电话发短信。

    超市老板观察我俩的表情,他也不是笨人,收起之前玩笑的心理,问我俩,“到底发生啥事了?”

    胡子接话,想把刚刚发生的一切跟超市老板说说。我却急忙抢话,告诉超市老板,说是个线人转的话,说董警官回来了,估计这线人跟我哥俩开玩笑呢。

    超市老板一脸释然,也呵呵笑几声,摇摇头,大有讽刺的架势,就好像说,线狗就是线狗,都不靠谱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也不多待了,随便聊了几句后,转身出了超市,又一同回到出租房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没再出啥岔子,等接近一周假期尾声的那个晚上,警方再次有人给我俩打电话。

    他先说了暗语,我和胡子跟他对上号了。他又说他是我俩的新上线,叫宋浩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称呼他为宋警官,他留了个农家院的地址,让我俩尽快赶过去,说有新任务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应下来,而且撂下电话,我跟胡子就往那赶。

    这个农家院在市郊,跟其他农家院不同的是,这院子前堆了个草垛子。这草垛子其实就是个摆设,内部被钢架支撑着,是空中的,便于藏匿车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来到农家院门前后,本着不敢大意的原则,先特意看了看这草垛子,这里面停了一辆摩托。我把心放下。

    等进了农家院,我们在一个小屋里跟这位宋警官见面了。

    他长得很文静,肤色白净,个子也不高,另外跟董豺区别最大的是,他面上看着也很和善,永远笑呵呵的。

    我听别人说过,有些人“表里不一”,面上看着什么样,或许心里是另一个样。看着宋警官,我自然而然的生出警惕心。

    胡子这人藏不住事,偷偷还对我做了个动作,那意思,这次的新上线咋这么娘炮呢?我只是默默笑了一声,算回应他了。

    我们聊了一会儿,宋警官又说起正事。他告诉我们,“再过两三天吧,你们要去祖国最南面,接手一个新案子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详细说,“南海那里有很多远航公司,去海外做渔业捕捞。但有几个人举报,说某公司存在非法雇佣劳工的现象,警方想派人来冒充劳工,上船出趟海,收集下罪证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听是听明白了,但心里都有疑问。我想的是,这听起来也不是啥大案子,至于找我们这种豁免线人去么?

    胡子想的另一个方面,还藏不住话的接着问,“宋警官,咱们这是北面,这一南一北,跨度这么大,为何不在当地找线人呢?”

    宋浩笑了,摇头回答说,“那公司的盘子做的很大,人脉也广,当地人去了,反而容易露馅,但你俩去,就因为离得远,面生,所以更妥当一些。”

    胡子明白的点点头,也不多问啥了。

    宋浩再次强调,说这任务确实没什么,让我俩别那么紧张。随后他还吐槽,按他经验来看,我俩这次真是捡个大便宜,跟出海旅游一样。

    反正被他说得,等我俩离开时,心情都不错。另外我也真没料到,就在同一晚,杨倩倩还给我打来电话。当时我和胡子都回到出租房里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来显,一时间心里感觉怪怪的,等接了电话,杨倩倩先嘻嘻笑了。

    我总不能啥都不说,就听她笑吧?我稍微顿了顿,又问她,“你找我们,是跟渔船有关的事么?”

    杨倩倩一愣,反问我,“什么渔船?”

    我能品出来,她不知道我俩有了新任务,这时胡子还凑了过来,问我,“谁的电话?”当他观察我的脸色后,又像突然明白什么一样,大声的问,“是你相好的来的电话?”随后他还做了几个很恶心的动作,嘴里呃呃几声。

    这些话也都被杨倩倩听到了,她语调都变了,问我,“你到底跟胡子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知道杨倩倩误会我了,但当着胡子面,我只能“简单”的解释几句。杨倩倩没在这问题上太较真,她又告诉我,让我跟胡子等着,一刻钟后,有尾号188的车过来接我俩,有一个任务需要我俩办。

    我心里直犯懵,心说她又不是我们新上线,咋也安排任务了?

    我还把这事跟胡子念叨一下。胡子对杨倩倩的印象不错,还点了我一句,说别忘了,她给咱俩手术过,不然那怪虫卵留在咱们体内,现在咱俩指不定有多惨呢。

    我承认凭这个,我俩确实欠了杨倩倩一个人情,而且杨倩倩也不是坏人。

    我俩很守时,一刻钟后就站在楼下。那辆车也是很准时的来了。

    上车后,我打量一番,这里就一个司机,没外人。这司机还是市局一个老刑警。

    他不跟我俩多聊,说还得半个钟头才开到地方,让我俩可以趁空睡一会。

    我俩并不困,索性靠在车椅上,无聊的看着窗外。刚开始我俩都没看出什么,等行驶了二十多分钟,我咦了一声,问司机,“警官,咱们这是去北山么?”

    老刑警点个头,还赞了句,“你小子眼睛挺毒的,这次目的地是北山监狱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全炸锅了,因为我俩都是从那里放出来的。胡子敏感的又问,“去监狱干、干啥?”

    老刑警不多说了。接下来的一路,我俩心里都没底了。

    这车一直开到监狱里,最后我俩被老刑警带着,去了接待室。这大晚上的,也没啥探监的。接待室里只有杨倩倩和另一个狱警。

    我俩都在北山监狱烧少说服刑七八年了,对这里的条子非常熟悉,见到这狱警时,我俩都客气的喊了句,“赵哥!”而且我俩也都发自内心的,因为这赵哥,是所有狱警里,脾气出了名的好的。

    赵狱警对我俩也有印象,尤其对我印象非常好,他递过来两根烟,还特意问我,“怎么样?出去后混的还不错吧。”

    我们适当寒暄几句。随后那老刑警说了找我俩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警方最近想找一个狠角儿出去当豁免线人,但这犯人不想走,也很敏感,怕警方打什么歪主意,警方又有了一个办法,想找两个线人做代表,跟这犯人好好谈一谈,说说外面的乐观多形势之类的。

    我听懂了,说白了,我和胡子这次是做说客,忽悠人来了。杨倩倩和赵狱警都在旁附和着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烟也抽了,尤其这三人还是一起出面,我俩总不能不卖面子。我就当先点头,说没问题。

    杨倩倩说事不宜迟,这就让赵狱警带我们过去。

    我们仨起身出屋后,我看方向,是往监区那边走。这监狱总共有三个监区,是关押重刑犯的,b是一般犯人的,而这个监区,是关押精神病的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全想不明白,胡子多问句,“警方咋非要找个精神病出去呢?”

    赵狱警摇摇头,示意胡子说错了。

    如果此时的我俩,还是监狱犯的话,他或许不会多说啥了,但这次他嘴巴一松,又告诉我们,“这监狱除了、b、三个监狱外,还有一个s牢区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我被绕的有点懵,心说这个s又是啥意思?如果b这三个字母代表等级,都是重刑犯了,少说判个十年二十年的,再往上升级的话,也没啥升的空间了吧?

    我让赵哥再详细解释下。赵狱警举例说,“像寺庙或古塔这类的地方,往往有镇的说法,比如镇室之宝或镇塔舍利之类的,而北山监狱存在的意义之一,就是看守这s牢区的犯人,让他们永远逃不出去。至于这次咱们要找的人”他顿了顿又说,“是整个s牢区的大油,别看胡子你也是大油,但在他眼里,你真就跟个刚出生的娃娃一样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胡子脸上挂着一丝的不服,却也被赵狱警的话震慑住了。

    我思路有些乱,甚至想到几天前那个夜里的场景了。坐在面包车里的那个女人,说要找个活死人,我怀疑这两件事之间会不会有些联系?

    这样我俩被赵狱警带着,绕过监区,又来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打开地上的一个门,往下走。

    这不起眼的地方也是整个监狱探照灯能遮盖到的地方。我们下去瞬间,有两个探照灯就射了过来,晃的我俩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这还没什么,越往下走,我越发现这里很黑很“静”,静到能听到滴答滴答的水声,而且我觉得这压根不是水声,反倒像是心跳,这条路,也更像通往地狱的鬼门关!

    推进票每天每个账户都能投,大家别忘了火力助攻一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