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章 借种(二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85章 借种(二)

    我和达瓦拉拇都站在草屋外面,而且在胡子办那事期间,我俩也没法回去。

    就凭这一件事,达瓦拉拇对我的印象不错,在我俩互相对视那一刻,她还赞了句,“同样是男人,你比较靠谱!”

    我都不知道怎么接话,只是尴尬的笑了笑,但打心里却说,我也不是啥好鸟,只是我这只鸟,有底线有追求罢了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话题一转,又问我,“咱们要等多长时间?十分钟够不?”

    我简直不敢相信达瓦拉拇这么问,心说她以前也接触过男人,做过那事,但她接触的都是啥德行的?难道一个个全十分钟而已?

    我先很肯定的摇摇头,又打心里深思熟虑起来。

    凭我对胡子的了解,这爷们在那方面的花样挺多,要是让他敞开了弄,估计得一两个钟头吧,这次他出于被迫,因此打个折扣的话,我心说五折咋也够了,那就是少说得半个钟头以上。

    我把这话回答出来。达瓦拉拇听的眨巴眨巴眼,又低声嘀咕一句,但说的啥,我听不清。

    我俩也不想一直这么干等着,我心说既然休息不成,那就趁这功夫,办点正事。

    我跟她商量,我俩这就各自在村落里转悠一番,打探下消息啥的,尤其问一问,之前这帮土著人吃的人肉是谁的?

    我心说既然这人肉上有戒指,一定也是个外来户。但在得知最终结果前,我不敢往细了想,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很赞同我这个临时的计划,我俩这就兵分两路。她往村头走去,我则朝北溜达的走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发现大峡谷的天气真不怎么好,现在才是上午,太阳却高高挂在头顶了,尤其阳光很毒。

    我顶着如此烈日,先后“拜访”了三个草屋,无奈的是,屋子里都没人。

    等来到村落最北面时,这里还有一个破不溜丢的小屋,我看它这架势,估计里面也没人呢,外加这时候我热的一脑门汗。

    我决定歇一歇脚,就随便找个空地,一屁股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没有扇子,只好用手使劲扇着风。这样没一会儿呢,那破不溜丢的小草屋里有动静了,有个脑袋从屋门处探出来。

    我第一时间就留意到了,还顺带看了一眼。这是个梳着马尾辫的女土著。

    要在平时,我在大街上遇到这种打扮的女子,或许不以为奇,但在这种村落里,无论男女都那么土气,很多人往往随意的披头散发。

    这女土著能有如此发型,较真的说,倒算是潮人了。另外她年纪也不大。

    我本来还想要不要跟她打探下消息呢?但我又觉得,这么个小丫头,能知道个什么?

    而她原本也有些惧意,等观察我一番后,她竟又突然拿出一副鼓起勇气的架势,从草屋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兽皮,双手放在身前,一边走,双手一边摆弄着。

    我没急着说啥,观察她。她就这么来到我身前后,认生的问了句,“你、你是新来的那个大仙么?”

    我应了一声,而且考虑到自己“仙人”的身份,我又故意挺了挺腰板,让自己精神些。

    我以为这丫头片子接下来会问我一些神神叨叨的事呢,甚至让我给她算算命啥的。我倒没那么抗拒,心说胡扯一下也好,之后看情况再决定跟她打不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我等她往下说。她支支吾吾的,每次话到嘴边,但都被她硬生生咽了回去,就这么又过了好半天,她终于鼓起勇气,问了句,“大仙,你知道我多大了么?”

    我不相信的啊了一声。我心说自己是遇到狠角了。而且我相信,别说自己这么个神棍了,就算是个真有道行的高僧,也一定回答不出这种问题。

    她一脸期待的等我回答。我没招了,更不想因为这事砸了自己仙人的招牌。

    我最后呵呵笑了,说了句很含糊的话,“小妹妹,你不到二十吧?”

    她连连点头,又伸手比划说,“十六了。”

    我暗自松了口气,心说自己总算把这问题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而这女土著,压根不转话题,又在刚才那话的基础上,补充一句,“大仙,我长大了!”

    我不懂她说这个干什么。更绝的是,随后她双手一扯,把身上的兽皮弄掉了。

    她的小酮体,一时间完全展露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我长这么大,头次见到十六岁女子的身子,看的一愣的同时,心里冒出一个念头,她可真嫩。

    小丫头也不避讳,指着自己的饽饽,又指着自己的下体说,“村里那些男人,都希望跟我发生关系,让我给他们生孩子,但我不想,也觉得他们不优秀,所以他们都骂我,嫌弃我,说我是个败家子。”

    我挺纳闷,心说她选择守身如玉,这跟败家挂不上钩吧?但我也立刻释然,心说这村里人的中文不好,用词方面不太准确。

    另外我也品出这小丫头的言外之意了,她能当我面脱衣服,或许是看上我了,想跟我发生关系。

    我还是那句话,没那种兴趣,尤其对方才十六岁,还受法律保护呢。

    我顶着一脑门的热汗,急忙给兽皮捡起来,一边强行给她穿上,一边念叨说,“小妹妹,现在的天太冷,你别冻着!”

    这小丫头的脾气还挺犟,尤其看我竟有这种举动,她双眼还红了,一边挣扎着不穿衣服,一边反问我,“大仙,我是处子之身,而且我不漂亮吗?怎么就入不了你的法眼呢,我要求不高,就希望能有个优秀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我压根来个充耳不闻。这小丫头也挺有招的,索性猛地一扑,坐到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一抬头,就能清清楚楚看到她胸口。她用双手搂着我,主动的亲着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这时我隐隐闻到一股子体香味,一定是这小丫头身上散发出来的,外加我正值壮年,被这体香一影响,突然间我有些把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我脑中出现一个小人,他不断地诱惑我,还告诉我,这里是大峡谷,哪有什么法律保护的说法,这么美的小妹妹,不享用的话,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了,跟小丫头亲起嘴来。

    小丫头挺会,还不断地嗯嗯着,这更加重了我心头的一股烈火。

    但我俩没亲两下子呢,我脑中又冒出另一个小人,他对我大喊,别冲动,不然某干年后的某一天,会有一个深肤色的小孩找到你,当着杨倩倩和你那些朋友面,大叫你爸爸。

    我承认自己又被吓住了,在浑身一哆嗦之后,我还清醒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原本拿出一脸幸福的模样,但留意到我的怪异后,她一脸不解的看着我,稍一犹豫,她又主动的亲我脖子,看架势,还是想。

    而我压根没啥了,为了摆脱她。我一时间想到个笨招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背后不远处的地方,喊了句,“那是什么东西?毛茸茸的,鬼么?”

    小丫头毕竟年纪被我一下子忽悠住了,而且带着一丝惧怕感,她迅速从我身上爬下来,扭身往后看着。

    我就等她下去呢,而且我嘴上不停,让她快看,还说那东西就躲在她家的草屋后面。

    小丫头怕归怕,却有股子勇劲儿,她急忙穿好兽皮,又往草屋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我是不等她了,紧忙倒腾双腿,趁空撒丫子跑。

    我这速度,跟百米冲刺差不多,也一口气不停的,最后来到我们住的那个大草屋前。

    我和达瓦拉拇离开时,我特意在屋门前放了一垛子干草,现在干草没了,又被人放回到那草垛子上了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是什么情况,顺带着,我往草屋里看了看。

    这里只有胡子一人,他倒是把裤子穿上了,但光着膀子,坐在草垫子上,正用笔和纸画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笔和纸是从我们背包里拿出来的。我好奇之下,也不打招呼,直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胡子趁空抬头看了我一眼,我发现他那脖子简直没法看了,全是一个个的红印,估计是被胖女亲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问胡子,“完事了?”

    胡子瞪了我一眼,说我不够意思,不过立刻的,他又一咧嘴,捂着裤裆说,“他娘的,都肿了快!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咋安慰他好了,另外我又盯着那张纸。

    这上面画了两张人脸。我又问胡子,“你咋这么有闲情逸致呢,画什么蜡笔小新啊?”

    胡子一下子急了,还把纸张举起来,强调说,“这是铁驴和咱师父,我想画他们的人头像,然后跟村里这帮土著打听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听完这话,再次仔细看了看。说实话,这两个人头像,跟铁驴和老更夫压根就没像的地方。

    胡子却较真上了,又问我,“你严肃些,这次看完,你还认为这是蜡笔小新么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。胡子哼一声,把纸张又拍到腿上,念叨说,“我最烦别人不认同我的画功,还是你识货嘛。”

    我其实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呢,这时又冷冷看着胡子,吐槽说,“你画的我敢肯定,是忍者神龟!”